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忘了拿男主剧本的他[快穿]在线阅读 - 第73章 女知青34

第73章 女知青34

        严卫国也没多问,说实话,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严卫国心里很不厚道的松了口气。

        虽然碍于责任他愿意娶陶翠,可想到要放弃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将自己与陶翠绑在一起一辈子,严卫国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心里却着实沉到了潭底。

        严卫国抬头看了眼说起自己要跟容倩年后订婚就满脸泛着春光的严琅,心里暗暗下定决心,等过年后回到学校,一定要跟她表明心意。

        虽然现在是学习为重,目前的他也不够优秀,可严卫国觉得自己至少可以在自己还有资格的时候让她知道自己的心意。

        原本严卫国是谨守在礼貌这条线外,想着等自己奋斗两年有了些资本再去跟她表明心迹,可这次回来严卫国却发现,人活着一辈子,有可能会遇见的意外太多了,很多事并不是你计划好了它就会按照计划一条条的发生。

        既然知道严卫国并没有影响到陶翠的名声,严家自然是是谢绝了刘媒婆,且不提陶翠知道后如何庆幸自己给自己留了条后路,严家的日子还是照旧过着。

        腊月二十八,严琅的外公外婆以及两个舅舅都过来了,因为听说严琅定了个姑娘,准备年后订婚,两个舅妈也推迟了回娘家的日子特意过来看看。

        人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人,有时候还是有一点道理的,张大梅的妈是个有生活大智慧的老太太,给两个儿子选了两个人品好的媳妇。

        这样的媳妇,甭管性子是泼辣还是温和,哪怕平时会有些小打小闹,可良心不坏就不会闹得家宅不宁,遇见大事的时候也会愿意伸出援手。

        张大梅这个嫁出去的小姑子性子好,严家的条件也是数一数二的,综合因素一揉杂,严琅舅妈她们跟自己老妈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再加上严琅时不时就能弄点东西去孝敬外公外婆两个老人家,对待她们以及她们的孩子也很大方,大舅妈小舅妈对严琅也是真心以报,这回是也是真的想看看严琅对象是不是好的。

        容倩虽然长得一看就像城里姑娘,好看,气质也好,可容倩性子温和大方,接人待物也很是真诚,张家人对容倩也观感不错,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过了个早年。

        二十八一过,二九三十几乎就是眨眼的事。

        这年头过年的时候顶多就是爆个鞭炮,小孩儿里要是有人能在兜里揣上一盒二踢脚,那就是家里条件特别好的那种了。

        严琅给二姐容倩以及小堂妹买了女孩儿喜欢玩的那种呲花,点了就捏在手里刺啦刺啦冒火药光的那种,他自己就放窜天猴。

        一排好几个斜放在石沿上,严琅蹲在那里用点燃的香挨个儿引燃引线,窜天猴就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咻咻往天上蹿,全村的小孩儿都跑来围着严琅看,见接连飞出去好多个娃娃们就笑着跳着拍手惊呼尖叫。

        小堂妹不喜欢自己手上的呲花,跑去自己二哥兜里摸了麻雷子玩,觉得那种响亮的才够刺激够好玩。

        严胡兰站在旁边陪着容倩看,“每年吃过年夜饭,全队的小孩儿都会跑来咱们家院子里玩,就等着小弟点鞭炮给他们看呢。”

        严琅蹲在一群小孩儿中间笑着又点燃了几个窜天猴,扭头满眼笑的回头看容倩。

        容倩抿唇微微歪头回了个笑,严琅就好像得到了夸奖似的又回去玩儿。

        “怪不得平时他那么大一个人了,在路上遇见小孩儿了他们都会跟严琅笑着打招呼,看起来很喜欢他。”

        之前严琅还吹牛说他是天生招人喜欢,现在看来原来是因为能带着小孩儿玩鞭炮啊。

        这年头玩鞭炮可算是十分奢侈了,小孩儿们家里条件不允许,没办法自己玩,跑来看严琅玩也很高兴。

        更何况每次严琅都会自己玩一会儿就把剩下的鞭炮都分给大家,愿意来找严琅的小孩儿就更多了。

        被分到鞭炮的小孩儿也舍不得当即就点了,一定要放在兜里一直放到过完年开学,带去学校,全班同学都会对他露出羡慕的眼神,然后在放学后被一群同学围着点燃鞭炮,听完那一声响,于是就心里满足了。

        过完年之后就是走亲戚,这年头大家家里的粮食都算不上特别富裕,一般走亲戚也就走那么一两家关系格外亲近的,以免有蹭饭的尴尬。

        过了年之后严琅他们最需要忙碌的就是正月十五严琅跟容倩订婚的事,然后就是出了正月的二月初一送严胡兰出嫁。

        严琅跟容倩订婚并不准备大办,不过严琅送大哥回省城的时候顺便就去了趟城里,弄了辆崭新的飞鸽自行车,另外还给容倩买了一身新衣裳小皮鞋。

        衣服款式比较保守,但这年头就算是过年能穿上新衣服都值得许多人羡慕,更别说订婚男方还给买新衣服新鞋子,那鞋子还是小皮鞋,多稀罕啊,也就城里人才会穿的金贵玩意儿。

        过大年那天严琅去知青点接容倩,不少人专门等在路上看容倩身上的衣服小皮鞋。

        两人订婚也没请人,就一大家人聚一聚,顶多就严琅的外婆家过来了一趟,严琅的外婆单独送了容倩一双自己做的布鞋,布鞋是红色的,上面还用彩线绣了好看的牡丹花。

        这会儿还不大敢用绣鸳鸯的东西,保守起见,外婆就选了喜庆的牡丹花。

        严琅外婆年岁大了当然不可能自己做,她就是拿了当年就准备好的料子,然后指点着两个儿媳妇做的,也算是容倩未来婆母娘家人的心意。

        这个红色绣花鞋按照老规矩是要收着容倩跟严琅结婚的时候穿的,严琅笑嘻嘻的拉着容倩感谢了两位舅妈,又蹭到外公外婆中间坐下,搂着两个老人家的肩膀哄人开心。

        别人如何说严琅败家严全奎夫妻偏心小儿子且不多说,新的一年开始之后,蹲在村里的人不觉得,严琅经常在外面跑,却发现社会风气似乎有了要转变的势头。

        正月二十几号,各个学校开学,刘得胜顺利升到了镇小,还分到了一处一居室的教职工房,许多人都羡慕严胡兰嫁过去就能自己当家作主,跟男人在外面单过。

        正月的倒数第二天下午,严卫国带了个女同学回来,准备一起送严胡兰出门子。

        严家虽然是送姑娘出门,可也忙坏了,严琅倒还算好,揣着手安排好自己负责的部分,完了好能有空跑去容倩身边跟容倩说话。

        下午的时候容倩在跟严胡兰的两个交情好的朋友一起给严胡兰试新娘妆。

        所谓的新娘妆其实也没那么复杂,就是一盒雪花膏一支口红一个腮红,另外就是头发要盘成什么样,上面用上什么花。

        严卫国带回来的对象叫姚雪,是另一个大学里的学生,本人是个省城人,那些化妆品就是她带来的。

        老实说,严琅看见这位未来大嫂的时候还用怀疑的眼神围着自己大哥打了好几个转,这位姚姐姐长得清秀可人,看起来就娇生惯养的,到了他们家看见大白鹅都能叫成天鹅,还特别惊喜的想去摸,结果就被大白鹅叼了手背,眼泪花子都出来了,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

        这样的人,自家那总是板着脸大家长似的大哥到底是怎么骗回来的?

        当天晚上要吃晚饭的时候严琅去厨房端菜,还看见老妈一个人站在厨房里对着大铁锅叹气,可把严琅给乐坏了。

        当然,笑出来的严琅很自然的被张大梅同志扬着锅铲吓唬得端上菜就一溜烟儿跑了。

        严胡兰的妆容最后还是以容倩朋友身份摸过来帮忙的焦玉婷给定下的,怎么说焦玉婷也是几十年后几分钟就能画个上班妆的女性。

        另一方面她也实在看不下去这会儿打腮红非要打成猴屁股的时髦感,怎么说要出嫁的人也是大人物的二姐,几十年后要是被人翻出来这样的照片,那多毁形象啊。

        所以焦玉婷最后还是自己上手,三两下就给严胡兰上了妆,还用腮红给严胡兰眼角斜飞了一抹红晕,倒是有一点山寨版桃花妆的意思了。

        “玉婷这妆画得真好看。”

        “是啊,以后有谁要嫁人,请焦知青过去帮忙画个妆,保管美得新郎官找不着北。”

        “那也得有化妆品,这东西我还见都没见过,哎胡兰,那个是你大哥带回来的对象吗?订婚了没有?看起来可不像是咱农村人。”

        严胡兰照着镜子看自己头上的花,最后上面就选了两朵简单的红色绢花,配着她喜色的妆容挺好看的。

        “那是我大哥的对象,什么像不像农村人的,以后大哥也不可能念完大学还回来种地?”

        严胡兰随口回了来看热闹的人那些个闲言碎语。

        有些人可不就盯上自己大哥了么,严胡兰不至于看不起谁,但如今大哥已经都了对象,并且还带了回来,这种情况下还来说七说八的,严胡兰可就看不起这人的品行了。

        不管大哥跟姚同志最后能不能成,至少现在姚同志是她大哥的对象,严胡兰当然不能任由别人瞎咧咧。

        容倩在旁边笑了笑,温声附和,“是啊,现在可不兴什么高低贵贱的说法。”

        这话听得原本还想说什么的人顿时讪讪然闭嘴了,再说下去那可就是思想觉悟不高甚至产生了思想偏差了。

        焦玉婷在旁边把东西麻利的收拾好,转眼看见了门口露出一双小皮鞋,抬眼一看就对上了姚雪的那双眼睛。

        姚雪本来就是呆着无聊,严卫国跟他弟弟一起出门有事,姚雪就想着进严胡兰屋里听她们说说话,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有人谈论起她,顿时姚雪就感觉进退两难了,进去,会不会让人家尴尬,退出去又显得好像心虚了似的。

        焦玉婷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大人物的大哥姻缘也变了,好在她已经目睹过一次了,再来一次焦玉婷完全淡定接受。

        跟姚雪的视线对上,焦玉婷朝她露出个笑,“姚雪同志过来了?快进来,刚刚她们还好奇的谈论你跟严同志的事呢。”

        焦玉婷这么一说反而让姚雪没那么尴尬了,容倩跟严胡兰也侧身看了过来,朝她露出和善的笑。

        姚雪有了三个对她释放出善意的人,其中两个还很可能就是她以后的家人,姚雪鼓起勇气红着脸努力佯装淡定的走了进来。

        “姚姐姐,你看我的妆好看吗?玉婷给我画的。”

        “姚姐姐坐这边,外面挺冷的,这里背风。”

        因为严卫国跟姚雪是确定了以后要结婚的,严卫国甚至已经在带姚雪回来之前就去姚家拜访过了,所以虽然对外还因为两人没订婚而显得可能有变化,对内严琅容倩他们都已经在把姚雪当成家里人了。

        严胡兰跟容倩都直接喊她“姚姐姐”,这也是严卫国说的,估摸着下一次改变称呼,也要等这两人结婚以后了。

        严胡兰跟容倩作为一个半的严家人,人家都对姚雪露出这样的态度了,再是心里想要看笑话的人此时也不会继续说什么,反而打听起了城里人结婚是怎么打扮穿衣的。

        多聊了几句,姚雪那种不被人接受的格格不入之感倒是消减了不少,等到严卫国跟严琅从果园那边赶回来的时候姚雪已经跟严胡兰容倩以及焦玉婷关系很不错了。

        晚上的时候容倩跟姚雪都留了下来,原本姚雪是跟着容倩一起住在知青点的,这晚上两人就跟严胡兰挤在了一起。

        张大梅忙完了也去姑娘们的房间里说了大半夜的话,可以说这一晚严家的所有人都没能睡好。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

        给你们的惊喜,两更齐发,少有的准时,惊喜?哈哈哈,别忘了上一章的评论区可掉落五十个红包,随机的【揣爪爪

        感谢投雷的小天使:

        奶味脆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1-0100:11:20

        小圆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1-0320:52:21

        榆木浪舟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8-11-0412:46:53

        奶味脆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1-0421:41:16

        向着太阳的方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1-0509:4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