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忘了拿男主剧本的他[快穿]在线阅读 - 第201章 民国未婚妻6

第201章 民国未婚妻6

        容倩从小到大都被祖母拘在身边教养,便是身边的丫鬟婆子都被祖母特意敲打过,脏言秽语轻易近不得身,此时容倩饶是知道千言万语可以反驳回去,却因为经验不足,被气得失了言语。

        严琅看漂亮的未婚妻被气狠了,抬手拍了拍容倩脑袋,手放下来的时候又顺手压了压容倩肩膀。

        唤得容倩稍稍冷静扭头看过来,严琅这才笑了笑,眼角眉梢都是三月春风般温和,说出的话却不那么好听,“真气到了?对于这种污秽小人,你越气他还越得意。”

        容倩无声地呼出一口浊气,一想,确实如严琅说的那样。

        如今都长大了,容复跟容生也就只敢单独遇见她的时候嘴上说些混帐话,或许再在背后搞些小算计,轻易却是不敢对她动手的。

        如果自己真气得做出什么事来,可不就如了容复的意了么?

        容倩甚至开始怀疑容复跟容生每次单独遇见她的时候都要嘴上犯贱说些气人的话,其实追根究底还是因为她真的会被气到。

        这两人在她面前频频称心如意,所以就找她找得更积极了么?

        想通这一点,容倩最后一点气也消了,学着严琅的样子抬眸风轻云淡的看了两人一眼。

        容复被严琅说成污秽小人,虽然这是公认的事实,便是容复跟容生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可当面被人这么说,容复气愤难当,便是一直装模作样看似劝架实则煽风点火的容生也是心里暗恨,面上露出点窘迫羞恼,这白兔怂包有点装不下去了。

        “严琅,你……”

        容复气极,咬牙切齿抬手指着严琅就要骂。

        容倩上前半步挡了一挡,眼神冷淡直视容复,“容复,别忘了你们的身份。”

        说是提醒二人的身份,实则是提醒二人记得自己如今的处境。

        祖母掌家,对两人根本就没有半分亲人的情分,看了这几多年,也已经完全不指望两人在她死后为她摔盆当孝子。

        如此一来,便是最讲究规矩的祖母也能做到随时将两人赶出家门。

        容家现在本来就落魄了,如果今天容复敢直接得罪严家唯一的少爷,相信祖母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提前把这事儿给办了。

        容生有些小聪明,脑子转得快,听容倩这话顿时吓得一个激灵,不敢煽风点火了,赶紧把容复的嘴给捂住,垫着脚凑到容复耳边说了两句话。

        原本还面目狰狞气得胸脯跟风箱一般剧烈起伏的容复一愣,一身好像能把天都捅穿的气势瞬间消弭。

        跟在两人身后看戏的小厮也觉察到不对劲了,连忙上前点头哈腰让大少爷消气。

        严琅垂着眼帘,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小矮子,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来。

        严琅腹诽容倩是小矮子,这话就很不讲道理了,虽然站在严琅面前的时候容倩头顶确实只到他肩膀那里,每次要看他的时候都要仰着脖子看。

        可其实容倩在姑娘里算不得矮,一米六勉强,这年头,也算是中等个头了。

        只是严琅自己长得太高,走在大街上都能高出一条街的人头老大一截。

        好在严琅都是在心里这么嘀咕,要不然容倩真要冒着被祖母训斥的风险踹这人一脚。

        容复跟容生急急忙忙回避了,容倩却没心情继续带着严琅逛园子了,容复有一句没说错,他们容府确实破破烂烂的,有什么好逛的呢。

        发现容倩心情低落,严琅拍了拍容倩脑袋,容倩抬头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连不赞同的眼神都懒得给他一个。

        严琅想了想,撩起长衫前摆,整个人往地上一蹲,伸手拨开路边的灌木丛,在里面找到了几根自己需要的细长草叶。

        不仅是跟着的小兰跟德胜,便是容倩也被严琅突然这么不讲究的动作吓了一跳,容倩还连忙伸手要去拉他起来。

        严琅摘够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伸手顺势拉住容倩的手站起来,临放开前还捏了一把。

        容倩却已经顾不得计较他这种行为了,毕竟从昨天重逢后到今天,这种事严琅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你这是做什么?”

        容倩好奇的看着严琅手里的草,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什么特别的。

        严琅勾起一边的嘴角笑了笑,不像他一贯的温和有礼,反而带着丝少年人的放荡不羁,“小媳妇不高兴了,我得想办法哄哄小媳妇,让她别生气了。”

        容倩缓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严琅这话是什么意思,脸唰的一下又红了。

        这次因为脸颊温度太高,烫得容倩一双眼睛都好似沁出了水润。

        严琅噙着笑看了好几眼,看得容倩抬手甩着手绢羞恼地打了他手臂一下,这才收敛了眼神,低头手指不停地动作。

        容倩的注意力渐渐被吸引了过去,不过一会儿,细长的草叶子居然就变成了一只虫子。

        容倩小时候看见过外面的小孩儿提着跑来跑去的玩儿,这是编蟋蟀。

        “呐,提着,看看喜不喜欢?”

        严琅把一根草叶从蟋蟀背后抽出来,刚好形成一根手提的地方。

        容倩抿唇压着笑,嗔怪地抬眸睨了严琅一眼,“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谁会喜欢这种小玩意啊。”

        嘴上是这么说,那只细白的手却已经先一步伸过来,把蟋蟀拎到了手里,手腕还一抖一抖的,让草蟋蟀也在半空中一跳一跳,就像活了过来似的。

        严琅目光定定看了半晌,手上的草叶又在指间翻来翻去,本人却已经迈开了步子转身,“走,出来了这么久,容祖母该要找我们了。”

        母亲跟容祖母应该已经谈得差不多了,旁的一些详细的情况,还要后面再来几趟才能谈完。

        容倩没想那么多,手上拎着蟋蟀,眼神还一下一下往严琅手上扫,好奇他手里翻来翻去的草叶子还能编出什么来。

        严琅自然发现了她这点完全算不上端庄温婉的小动作,心里暗暗偷笑,面上却一点不显露,也假装没看见她好奇的关注,只随口说说话。

        比如说如果给你一个院子住一辈子,你最希望怎么装扮那个院子,花草树木里喜欢什么话什么草什么树。

        如果有秋千,你喜欢什么样的,是能荡得高一点的还是缠绕着花藤只能坐着喝喝茶看看书的。

        因为严琅总是用“假如”这种话头问容倩,另外容倩的注意力又被严琅手上动作吸引去了一大半,一时间竟是一点也没多想,严琅让她认真想想,她就很认真的想了,还说了。

        在别人看来这纯粹就是没话找话的闲聊,可跟在后面的德胜听在耳朵里,却是心里嘀咕不断。

        原来少爷昨晚都已经做好决定了却又临时叫停,是为了今天过来问了少奶奶的意见再做决定啊?

        是了,在德胜心里,容小姐就是正儿八经的少奶奶了,半点生出意外的可能性都没有!

        等到一路回了正院,严琅也差不多把目前想问的都问完了。

        看容倩这么乖,严琅也不故意逗她了,进院门的时候把手上胡乱翻腾着的草一扔,将早就编好的东西往容倩手心里塞。

        严琅捏着容倩的手微微俯身,一双眼睛认真的锁住容倩眼眸,“这是我真正想要送你的礼物,不准扔,过段时间跟你一起进严家的门,到时候我是要检查的。”

        说完点了点头,以示自己说这个话是超级认真的。

        容倩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看严琅这么严肃认真,犹豫了一下,点头应了。左不过就是草编的小东西,估计跟蟋蟀差不多,容倩喜欢都还来不及,哪里可能扔掉呢?

        然而等到午膳过后跟祖母一起送走了大太太跟严琅,容倩抽空偷偷一看,却是个草编的戒指!

        容倩也是出门看过些书的,想到严琅是从国外回来的,那这枚草戒指除了定情,还有求婚的意思吗?

        容倩在茶水间愣神了半晌,旁边小兰喊了两声才回过神来,容倩红着脸侧身躲开小兰的视线,把草戒指包在绣帕里收起来,这才转身端了已经沏好的安神茶转身出了茶水间,迈过门槛进了祖母的起居室。

        祖母年纪大了,许久没有如此费心费力的招待过客人,这会儿刚送走大太太跟严琅,转头回来就准备洗漱一番换了衣裳解了发鬓午睡一会儿。

        容老太太原本正在跟为她通头发的翠姑姑笑着说话,见容倩端着茶进来了,翠姑姑连忙上前接了托盘,为两位主子放了茶水,笑着领小兰一起退了出去。

        坐在圆凳上的容老太太转身,抬手拉着孙女的手仰头把孙女看了又看,最后眼眶湿润脸上却带着欣慰的笑,“丫头,今天大太太跟明轩过来,却是跟祖母商量你们两婚事的,大太太的意思是为了明轩,严家已经拖了你这么些年了,所以准备挑选个最近的黄道吉日。”

        至于详细的流程,却还要再商量几回才能拿出个具体的章程。

        容倩想到严琅送她的草戒指,心里砰砰乱跳,脸上已经先烧呼呼地红起来了。

        容老太太看孙女的表现,知道丫头也是愿意的,心里最后一层担忧也没有了,抬手擦了擦眼角,容老太太侧身,从梳妆台下面一个暗格里摸出一个匣子,又从寝衣里面掏出一把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抖着手打开匣子。

        匣子里是一些纸,有钱庄的银票,更多的还是铺子跟田地的地契。

        容老太太从最下面翻出一张纸,递给容倩看,“咱们雅容也长大了,成大姑娘了,容家也就只你一个是我放不下的,等你出嫁的时候,把这座宅子的房契也一起带走,免得老祖宗留下的这点东西也被那两个败家玩意儿给祸害光了。”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送到

        三更稍等...

        感谢金主,怎么这么快就有小伙伴请我吃棒棒糖了吗?看来攒一攒能买巧克力豆了,感谢【抱拳

        第八套广播体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519:19:51

        哒哒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519:41:00

        逐臣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1-0520: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