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6章 第六遇

第6章 第六遇

        认识完今年的新成员后,联欢会这才算做正式开始。

        第一个环节是由各部门的部长和副部长们给大家展示精心准备的才艺表演。

        有工作人员从另一头给每一排的观众都发了一支荧光棒。荧光棒从排头传到舒禾和许嘉实所在的排尾的时候,还剩下一支彩色的和一支紫色的。

        许嘉实把两支荧光棒都递到舒禾面前。

        舒禾歪着头观察了一会儿,觉得彩色灯的有点晃眼,于是问道:“我想要紫色的,可以吗?”

        许嘉实:“都给你。”

        舒禾:“……谢谢。”

        “嗯。”男生的语气顿了顿,十分难得地回了一句,“没事。”

        部长们准备的节目大多是歌舞类,也有少数人表演了小品和乐器。

        表演过程中,舒禾全程都用右手握着荧光棒,小幅度地左右挥着,等每个节目结束后,她就十分捧场地鼓起掌来。

        但是,身边的人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半点动静。

        舒禾忍不住往他那边瞄了一眼。

        观众席区没有灯,黑沉一片,舞台上刺眼的射灯和他们隔得远,从偏侧面长距离地照射过来,扩散成微弱的一道冰蓝色,将他的身形轮廓晕出一层薄光,质感和他身上的气质一样清冷。

        男生岔坐在阶梯上,一双大长腿支棱着,显得有些无处安放。

        他双肘搭着膝盖,微微向前倾身,双手自然地合十,姿势有几分慵懒,目光不知道落在哪里。

        舒禾将头再往左手边偏了一些。

        从这个角度望过去,正好能看见他的侧脸。

        虽然因为口罩和帽子的遮挡,她只能借着舞台上打来的微弱灯光看见一双眼睛。

        但不得不承认,那是一双非常惊艳的眼睛。

        睫毛偏长,向下低垂,眼皮内双,眼尾微微上挑,是标准而少见的瑞凤眼。

        那对墨黑的瞳孔清澈得没有一丝杂质,却带着股锐利的神气。

        这样的长相本就自带些攻击性,再配上他得天独厚的气场,自成一派。是即使放在浩渺的人群里也会让人一眼就看到的存在,十分吸睛。

        舒禾看得怔了怔。

        光就这双眼睛来看,他也和“丑”这个字,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干系。

        可是,既然他不丑,那为什么每次出门的时候都要把自己遮得这么严实呢?

        舒禾正在心里疑惑,就猝不及防地看见正主转过头来。

        他似是看透了她的小心思,说话的尾音上扬。

        “有话要问?”

        舒禾愣了一下,有一种偷窥被抓包的窘迫感。她气血瞬间上涌,自背后升腾起一股热意,脸上泛起红晕。

        却鬼使神差地轻轻点了点头。

        此时舞台上演的是一个说唱节目。

        音响的音量很大,观众的情绪也很高,有不少人都在跟着唱,还有些在打着节奏喝彩,现场十分哄闹。

        为了听清彼此说话,两人的距离很近。

        舒禾甚至能看清他瞳孔里自己的倒影,还能闻到他身上淡而清冽的香气。

        低头的动作维持得久了,帽子向下滑落,挡住了一些视线,许嘉实右手略微把帽檐向上抬,将目光直视面前的人,随后,右边的剑眉略微扬了下,有些兴味。

        她害羞的点每次都很奇怪。

        莫名其妙地就会脸红。

        ……

        他刚才的那个动作将一对眉眼全都露了出来。

        惊艳得令人难以言喻。

        那双点墨般的眸子像一潭宁谧的深水,沉静、却带着令人心驰神往的神秘力量,让人在和他对视的时候,无意识间就会被吸进去。

        舒禾在不知不觉中失了神。

        “问。”

        男生沉越的声音伴随着丝丝晚风吹进耳里。

        舒禾回过神来。

        心脏也像刚刚醒过来一样,猛烈地鼓动了一下,发出“扑通”一声。

        随即愈演愈烈。

        耳边传来的心跳声渐渐盖过音响内传来的音乐。

        她的脸渐渐地烧起来,双唇蠕动许久,也没能发出一个音节来。

        可是,在这样漫长的等待中,他既没有撇开目光,也没有再次出声。

        像是也很想知道,她要问什么。

        舒禾微垂下头,调整了一下自己紊乱的呼吸,说话的声音很轻。

        “你为什么总带着口罩和帽子呀?”

        “嗯?”

        男生仿佛没听清,低下头,离得她更近了些。

        感受到他喷在自己发顶的温热呼吸,舒禾的呼吸更急,小幅度地向后躲了躲。

        “……没什么。”

        许嘉实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下,也将身体向后退了些,伸手把帽檐压回去。

        舒禾悄悄喘了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心跳平复下来。

        而后,又听他低低缓缓地开了口。

        “防止被人要微信。”

        “……”

        一字一句,无比清晰地落入舒禾耳中。

        暧昧的氛围瞬间消散。

        舒禾拿起脚边的水喝了一口,试图压下心头那股没来由的燥热。

        人家一线明星出街,都没有像他这样,天天、时时、刻刻都把自己捂得这么严丝合缝的。

        他、好、骚、啊!

        还、很、自、恋。

        舒禾在心里腹诽他。

        身边的人仿佛像是听到自己骂他了一样,明显愣了愣。

        而后轻咳了下。

        “水是我的。”

        “……”

        手中的矿泉水忽然变得很烫手。

        舒禾捏着瓶盖的右手不知所措地搓了搓,顿时觉得盖回去也不是,不盖回去也不是,尴尬极了。

        “那,那,那它……”她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干脆破罐破摔,“现在是我的了。”

        ……

        首批节目表演完时才恰好八点,进入第一轮互动抽奖环节。

        观众席两旁的灯“唰”的一声暗了下来。现场来了些动感的音乐。

        张鹏举着话筒高喊:“请大家举起你们手中的荧光棒!”

        台下齐齐将荧光棒举得高高的。

        舒禾也十分配合地把一彩色一紫色的荧光棒都举了起来,还左右摇晃着。

        “那么,我们第一轮的奖品,就属于——”

        “拿到彩色荧光棒的人!”

        舒禾跟着观众们一起欢呼,呼了一半,又想起了开场前于馨跟自己说过的话。

        觉得似乎有点不妙。

        没过几秒,主持人果然说了下半句。

        “不过呢,按照老规矩,大家要先上台表演才艺,然后才能抽奖。”

        舒禾的笑容在唇边尬住。

        虽然她的确有个能拿得出手的小才艺,但是她没有提前为此做过任何准备,这时候并没有想要上台向大家展示自我的想法。

        舞台上,主持人按着顺序一个个地点人:“第十排中间、第六排中间偏左、第五排右手边、第四排粘着的那两位、第二排中间,还有第一排最角落的那位同学!请上台!”

        学生会的同学们早就知道今晚有才艺抽奖,个个都是有备而来的,此时被点到名也不慌,欢快地走到了台前。

        只有舒禾没动。

        张鹏对着话筒催促:“刚才点到的七位同学已经有六位上台来了,最后一位同学,请你也赶快过来吧!”

        实时屏幕切到了第一排的最角落。

        舒禾瞄到显示器,灵机一动,轻手轻脚地用左手握住那支彩色荧光棒,将手和荧光棒一起绕到了许嘉实背后。

        大屏幕上,会长大佬的帽子顶上就突然长出了一根彩色的小草,居然有点像思考时的慢羊羊。

        场面一度变得奇妙又滑稽。

        张鹏忍不住笑了一声,带头鼓起掌来:“哇!没想到第一轮抽奖就抽中了会长!大家掌声有请!!”

        台下的掌声和着哄笑声一起落下。

        许嘉实清楚地从大屏幕里看见了自己头顶这棵彩色小草的生长发育全过程。

        他偏了偏头,浅凉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睨着身边作乱的人。

        周围的空气忽然变得有些冷。

        男生浑身上下仿佛都写满了“你有事吗?”四个大字带一个无情的标点。

        舒禾害怕地吞了吞口水。

        她本以为他也像其他人一样提前准备好了节目,才想着把抽奖机会让给他的,但是现在看来,他应该和自己一样毫无准备。

        意识到这一点,舒禾立即认认真真地向他道歉:“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也没有准备节目。所以,如果你不愿意的话,还是我上就好了,我去和主持人解释一下。”

        许嘉实神色顿了顿,在她准备起身的同时,伸手抽出她握着的那支彩色荧光棒。

        “没事。”

        舒禾还没来得及反应,男生就已经迈着长腿走向舞台。

        许嘉实是最后一个表演的。

        他在等待的时间里,去附近小店买了副扑克牌,买完又从台后绕到舒禾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一会儿上台帮我。”

        舒禾看了眼他手中的道具,问道:“你要表演魔术吗?”

        许嘉实:“嗯。”

        果然酷盖的才艺表演都是非同一般的。

        舒禾还没有过做魔术师的托儿这方面的经验,显得有些紧张:“那我应该怎么配合你?”

        “不用,”许嘉实弯腰看着她,“上台,然后按我说的做就行。”

        舒禾点了点头。

        第六位同学下台以后,张鹏拿着麦克风说道:“下面,有请会长给大家带来——魔术表演!”

        许嘉实从舞台的侧面走向正中央。

        男生今天叠穿了一件灰色条纹长袖衬衫和一件宽松字母黑T。他把衬衫的袖扣解开,袖口挽到手肘,露出两截肌肉线条流畅的小臂。

        那双节骨分明的五指交替张开又握起,拆开崭新扑克牌外的塑料壳,再将54张扑克牌扇形打开,给观众展示了一番。

        许嘉实动作连贯地把扑克收成整齐的一叠,将唇凑到张鹏递来的话筒边。

        “请一位观众上台配合。”

        他磁性低沉的声音通过音响放大,带了些电流,意外的好听。

        台下有不少蠢蠢欲动的同学举起了手。

        许嘉实扫视了一圈现场,按照预设把目光转向舒禾:“第一排角落那位。”

        舒禾应声上台,站到他身边,表情有些紧张。

        许嘉实把牌递到她手上:“洗牌。”

        这幅扑克牌很新,摸上去的手感过于顺滑,舒禾不太熟练地抽拉了几下,还掉了几张到地板上。

        她把牌捡起来塞回去,还到许嘉实手中,看着他再次把牌摊成一个扇形。

        许嘉实:“挑一张。”

        舒禾依言照做。

        这时候,主持人张鹏凑到了两人身边细看,镜头也给到魔术师的手部特写。

        屏幕上的那双手肤色冷白,十指修长,骨骼匀称而分明。他把玩扑克牌的动作娴熟流畅,整体画面让人觉得是一种悦目的享受。

        不过,男生丝毫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心无旁骛地伸手把帽檐推高了些,弯下腰看向舒禾的眼睛。

        与刚才两人在台下对视的画面重合。

        虽然知道这是魔术师忽悠人的基本操作,但舒禾的脸还是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

        脸颊上的那抹热度透过屏幕传到了每一个观众的眼中。

        在座的大学生最喜欢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搞气氛。

        底下错落地响起了相互应和的起哄声。

        许嘉实做事的时候很认真,他对台下传来的呼喊恍若未闻,仍旧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人,声音里带着点蛊惑的味道:“不换了?”

        舒禾双手交握着捏了一下,答得又细又轻:“不换了。”

        男生的眉毛挑动一下,向后退了一步,面向观众:“把牌给大家看。”

        舒禾将牌的正面展示给观众,又把牌背面朝上归还。

        那张牌再次被混进其余53张里,由两人分别交叠洗了好几次。

        许嘉实自始至终没有把牌翻过来,只是盯着反面的红方格图案一张一张地快速翻找,没多久就停了下来。

        他眼神示意她拿起最上面的这一张。

        眼前的牌赫然是舒禾刚才挑出来并展示给观众的红心J!

        台下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是那刚才选的那张么?”

        男生的眼里含了些笑意。

        舒禾也冲他愣愣地点头。

        观众们齐声应道:“是——!”

        许嘉实轻勾起唇,向大家微微躬身致意,道了句“谢谢”。

        表演结束后就进入了抽奖环节。

        抽奖的方法很简单。拥有彩色荧光棒的幸运儿们要在舞台前方的红色气球里挑选一只,把它弄破,凭借里面的纸条兑换相应奖品。

        许嘉实几步走到前方,大手将其中一只气球对着舞台便的棱角用力一撞,气球的塑料膜便轻而易举地应声而破。

        他把里面的纸条取出来,递给张鹏。

        实时屏幕对准了主持人的手。

        纸条上赫然写着“一等奖”的字样。

        张鹏主持经验丰富,此时非常上道地问他:“这也是魔术的一部分吗?”

        许嘉实扬了扬眉,不置可否。

        张鹏笑着走向一边立着的奖品台,将最顶层的TF口红取下来给他,感叹了一句:“只可惜会长是个男孩子。”

        学生会的老油条们都知道会长拒绝女生的生猛表现,早就不会在情情爱爱这样有碍会长宏图伟业的事情上开他的玩笑了。

        但是刚入学的新生们并不知道。

        于是,台下传来一句洪钟一样嘹亮的呐喊:“送女朋友!”

        引来观众们的一阵起哄。

        许嘉实脸上的表情淡漠,趁着场子闹起来之前下了台。

        在下台的时候,还好像是聋了一样,把手中的口红直接递给了舒禾。

        舒禾:“……?”

        舒禾愣了一下,觉得自作多情的想法不能有,宁愿相信他是聋了。

        她像是握着只刺猬似的把口红塞回给他,飞快地说道:“你表演的才艺,奖品归你。”

        许嘉实没接,语气淡淡地开口:“是你变的魔术,我没碰过那张牌。”

        “……”

        他要是非得这么说的话,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舒禾有些被他说服,而且觉得他一个铁一样直的男生也确实用不上口红这种东西,于是勉为其难地收下了,并十分感激地向他道了谢。

        但是她低估了许嘉实的影响力。

        两人刚才是从舞台左前侧阶梯下台的。于是,会长把口红送给了小学妹的惊人壮举就落入了前排几个眼尖的观众眼中,激起一阵范围不小的讨论。

        以至于,在回座位的途中,舒禾总能听到自己的名字和“大佬”或“会长”几个字连在一起。

        她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没多久,后背就被一道轻微的力量戳了戳。

        那人声音压得很低,神秘兮兮地问道:“同学,你是法力无边,把传说中的性冷淡大佬收服了吗?”

        舒禾的表情顿了一下,余光瞥向就坐在自己身边的许嘉实。

        为这位胆大包天的同学倒吸一口凉皮。

        果然,零点几秒后。

        一道森寒而阴缓的声音落下。

        ——“你觉得呢?”

        作者有话要说:岁短短(摇旗呐喊):我觉得是啊啊啊啊啊!

        评论区催更的小可爱们对不起,呜呜呜,最近的实践课有点多,但是我我我在努力惹!

        文案名场面可能不会那么早的出来,但是前面几章也有笑点和萌点的!

        大家给钢铁直男一点时间开窍~

        今天更了快五千字呀啊啊啊(要夸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