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7章 第七遇

第7章 第七遇

        联欢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半。

        舒禾在出寝室门之前就理好了一小包东西,准备等活动结束以后直接回家。

        这下虽然有些晚,但她还是决定回去。

        家离学校不算近,却很方便,一通地铁直达,不用一个小时就到了。

        她验证指纹锁进门,看见正坐在沙发上等自己的爸爸妈妈。

        “宝贝终于回来啦!”胡华静听见开门声,赶忙放下手中的手机,起身到门口去迎,“大一就这么忙吗?国庆放七天假,一天都不回家。”

        舒禾换好鞋,站起身抱了抱她:“是有点忙,上次不是跟你们说当了班长嘛~事情还蛮多的。”

        舒廉:“大学班长是比较辛苦,你自己也要多注意劳逸结合。”

        舒禾应下。

        她坐到长沙发中间陪两人聊了一会儿天,忽然想到自己还给他们带了小礼物回来,于是小跑着去拿放在玄关处的手提包,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倒在了茶几上。

        “这个给爸爸。”舒禾把钢笔挑出来,递到舒廉手中。

        舒廉笑着接过:“学校都在C市,还带什么特产啊?”

        “不一样的,”舒禾说道,“C大特产和C市特产不一样的~”

        “那这个口红是给妈妈的吗?”胡华静指了指贴着C大校学生会logo的口红。

        舒禾准备去拿书签的手顿在了半空中。

        “嗯……口红是别人给的。”她思考了一下,扬起一抹笑来,“本来给你买了书签,但是妈妈如果想要口红的话,就一起给你好啦!”

        嗯?

        这话不对劲。

        胡华静和舒廉对视一眼,齐齐把目光定在了女儿身上。

        “妈妈要书签。”胡华静自觉地伸手拿了那枚精致复古的铜制书签,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口红是男朋友送的?”

        这误会大了。

        舒禾赶紧摇头否认:“是抽奖抽来的。”

        胡华静看着女儿和电视柜上的小红花成了一个颜色的小红脸,好笑地捏了捏她的手:“你刚刚还说是别人给的呢。”

        舒禾:“……”

        舒禾吐了口气,刚想解释,又听她道:“要真是男朋友送的也没事的呀!爸爸妈妈又不是那种不开明的家长,不会说你的。再说,宝贝女儿都已经大学了,可以谈恋爱了。”

        “不过一定要擦亮眼睛哦!但凡觉得相处着不舒服,咱们就换!”胡华静神色十分认真地补充。

        “妈妈!”舒禾再次挣扎,“真的不是男朋友!”

        胡华静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那口红是不是男生送的?”

        舒禾:“算是吧。但是真的不是男朋友!只是一个同学,他抽奖抽到了口红,觉得自己用不着,才顺手给我的!”

        听到这里,舒廉终于开口发了言。

        “就挑最漂亮的给啊?”

        他意有所指地停顿了一下。

        “那他这手还确实挺顺的。”

        “……”舒禾简直欲哭无泪,觉得自己单枪匹马的,辩论应该不能赢过面前的两个大学教授,只好先扯开话题,“小光呢?”

        见她害羞,胡华静也没继续执着于这个问题,笑着答:“天天都在你房间里睡着,等你回来呢。”

        舒禾忍不住弯了弯唇:“那爸爸妈妈你们也早点睡,我去看看小光!”

        跟两人道了晚安,舒禾回到自己的房间。

        床单被罩都换上了崭新的一套,棉被也加成了秋天的厚款。房间的摆设井井有条而一尘不染,显然是常常有人精心打理的,暖色调的装潢充满了温馨的味道。

        她才走进门,屋子里趴在地毯上的小狗就立刻一瘸一拐地迎了上来,两只前爪抬起,扒住她一只小腿,欢快地摇着尾巴。

        大概半个月前,胡华静发消息来说小光骨折了。

        舒禾当时还担心了好一会儿,现在见他这样活蹦乱跳的,立刻放下心来。

        她轻轻抱起脚边的那一团,给小狗顺了顺毛:“呀,小光!两个月没见,你怎么重了那么多?姐姐都要抱不动你啦!”

        小光在她怀里蹭了蹭。

        舒禾把小狗抱到阳台上用绒制成的小房子里,又伸出一根手指,在他头顶上戳了戳,轻声道:“我不在家,爸爸妈妈没什么时间遛你,你是不是都憋坏了?明天晚上姐姐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小狗通人性,很快就领会了话中的含义。

        他压抑而兴奋地叫了几声,还往她这边拱了拱,用爪子轻轻挠两下舒禾的裤腿。

        ——

        第二天,才吃完晚饭不久,舒禾就抱着小光出了门。

        秋天一到,白昼短了许多,她出门的时候才晚上七点,外边的天就已经有大半都暗了下来。

        蓝黑色的夜空被暖黄色的盏盏路灯点亮,和远处照射而来的彩色霓虹灯光混在一起,多了几分热闹喧哗的气息。

        一人一狗出了小区,到附近的广场散步。

        千澜广场建在周围几个小区中央的地带,不仅有综合性大型商圈,还有中心公园和音乐喷泉等生活设施,占地面积广,每天的人流量也很多。

        每到周末晚上的时候,总有不少溜旱冰和玩滑板的少男少女游荡在广场的各处。

        运气好的话,还能见着跳街舞的和跑酷的。

        舒禾抱着小光走了没一会儿,就遇到了一个在广场边跳街舞的。

        男生穿了件oversize的卫衣,宽松休闲裤的裆吊得很低,几乎要挂到膝盖上。

        他正卡着节拍,调动浑身上下的每一个关节舞动着。

        舒禾其实对街舞不是特别感兴趣,但是小光却看得津津有味。

        她今天本来就是为了遛狗才出来逛,现在自然乐意陪着他在这儿看。

        大概是因为舞者跳得很不错,周围层层叠叠地环了好多人,形成一个密闭的圈。

        舒禾身高不够,只好带着狗站到花坛沿上借一点高度,隔得远远的看。

        一曲正舞到高潮,琐碎的音乐哐哐响,花坛的右边方向也应声赶来了一个滑板队,约莫四五个人。

        为首的人一头黄毛,正侧着头和后面的人说话。他转回头来时,目光和舒禾对视了一眼,眉毛上挑,还冲她吹了个口哨。

        舒禾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没理他。

        黄毛也没泄气,继续向前滑,等到她身边的时候,他右脚猛然一踩,带着滑板在花坛砖上磕了一下,接一个360度转身,稳稳地落在了滑板上,扬长而去。

        装了个完美的逼。

        玩技巧的人啥事儿没有,站在花坛边上的人却被他吓了一大跳。

        舒禾重心不稳地向前倾去,手里抱着的小狗也猛然跌落。

        排在队伍末尾的许嘉实在不远处看见黄毛装逼的这一幕,隐在帽檐下的剑眉皱起,加速冲到舒禾身边。

        他跳下滑板,眼疾手快地伸手扶住了即将掉下来的人。

        男生今天非常罕见的没戴口罩,只在头上扣了顶帽子,露出下半张脸。

        不过,广场上的灯光不太亮,他又背着光,舒禾匆匆一瞥,只模糊地觉得很好看,却并没有看清楚长相。

        她的手臂被他有力的掌心一撑,稳稳当当地站回了花坛边上。

        同时,摔出去好几米的小光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嚎叫。

        看街舞的人群瞬间让开一条道,跳街舞的人也停了下来,只剩下节奏感极强的背景音乐里,咚咚敲着的鼓点。

        舒禾心中“咯噔”一下,瞬间变了脸色。

        “妈耶!这我师母啊?”黄毛感觉到身后的动静,又拐个弯,一溜烟地滑了回来,尴尬中带着点害怕的声音飘在风中,“师,师父对不起啊……我有罪,有罪……”

        许嘉实冷冷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舒禾两道柳叶眉几乎拧成一个结。

        她来不及向许嘉实道谢,赶紧跳下去,几步跑到小狗身边。

        小光的右前腿本来就骨折,还在恢复期,现在这么一摔,固定板插进肉里,疼得浑身都在颤抖。

        地上已经积了一小滩暗红的血。

        舒禾听着小光痛苦的呜咽声,紧紧咬住颤抖的下唇,显然是心疼极了。

        黄毛注意到那边的动静,一时愣住,快步走到她身边。

        显然也没想到自己皮一下会让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

        他十分尴尬地挠了挠头:“那个,美女,对不起啊……真的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要不然我陪你去给狗治治腿?”

        舒禾看都没看他一眼,态度前所未有的强硬。

        “你走!”

        曾斌浩皮是皮了点,却不是那种惹了事不擦屁股的人,此时见主人这个态度,他也觉得怪愧疚的,傻站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许嘉实扫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情绪十分不稳定的一人一狗,沉声道:“先去医院。”

        三人到了最近的宠物医院。

        舒禾一路上都在安抚着小狗的情绪,哄着哄着,小光不害怕了,她自己倒是有点绷不住。

        她把小狗交给兽医,又红着一双眼睛看向黄毛,气息很不稳,语气却很决绝:“你走!”

        曾斌浩一噎:“我……这……”

        许嘉实甩过去一个锋利的眼刃,声音极冷:“先滚。”

        “那行,”听到这话,曾斌浩弯腰抱起自己的滑板,顺便也带上了许嘉实手中的滑板,“那我先滚了,你们处理好再联系我吧。小妹妹,实在对不住啊!”

        肇事者离开以后,气氛反倒更沉了。

        兽医先给小光做了简单的包扎,语气十分严肃。

        “小狗的右前腿不久前才骨折过,现在二次受伤,我只能先给它做个基本处理。建议有时间带去大一点的医院再看看,但主人要做好不能痊愈的准备。”

        听到这话,舒禾纤长的睫毛扑闪了一下,两滴豆大的泪在眼眶中不停地打着转,润得两只眼睛都湿漉漉的。

        她觉得像是心口被人抡了一锤一样,钝钝的疼,偏偏小光还非常懂事地拿脑袋在她手上蹭了蹭,反过来安慰她。

        舒禾微微张着嘴,沉默了好久,才从喉间挤出几个颤抖的字来。

        “……好,麻烦您了。”

        除了右前腿二次骨折外,小光身上还有几处刮擦伤口,流了不少血,但他出奇地乖巧,不叫也不闹,只在疼极了的时候才压抑地叫几声。

        舒禾心疼地忍不住直掉眼泪,哭得肩膀一颤一颤的。

        许嘉实低下眼,抽了几张纸递给她。

        “谢谢。”舒禾吸了吸鼻子。

        许嘉实轻“嗯”了声,试图说些话来分散她的注意力。

        “什么品种的狗?”

        手术台上的小狗毛色棕黄,脸上和尾巴上都带了几块黑色,看着像条杂交犬。

        在C市这样的大城市里,这样的花色和品种在流浪狗身上都并不常见,更不要说家养犬。

        舒禾用了点时间平复了一下情绪,答:“小土狗。”

        语毕,又补充道:“是有一次旅游的时候,住农家乐里,晚上出去散步,碰巧从隔壁的狗肉馆买回来的。”

        当时狗肉馆生意萧条,门外的偌大的铁笼里,就关了这么一条狗。

        似乎是知道自己将死的命运,它十分安静地扒在栏杆上,望着外面的不知道什么地方,眼神失了焦。

        铁笼背后竖着一块“杨家狗肉馆”的招牌。

        煞白的底,血红的字,刺得人心头没来由的发紧。

        直到现在,舒禾想到那一幕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动容。

        许嘉实眸光闪了闪。

        “多少钱?”

        “……六百。”

        许嘉实神色一顿:“老板在杀你。”

        舒禾:“我知道。”

        当时,她付钱的时候,老板还自我安慰似的说了句:“这狗有一半的纯泰迪血统,你也不算亏。”

        舒禾弯了弯唇,伸手揉揉小光头顶上的软毛,语气无比轻柔。

        “但是,当时看到他的眼神,我就觉得要是今天不把他带回家,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很后悔的。”

        作者有话要说:曾斌浩:师父你摊上事儿了。

        曾斌浩:师父你摊上大事儿了。

        许嘉实(眯眼):敢搞我老婆的狗,我看你是想死。

        !所以你们知道了叭

        《偶遇》生物链:舒禾>狗子>曾斌浩

        问:冰冰应该排在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