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9章 第九遇

第9章 第九遇

        两人到的时候,时间刚过九点半。

        许嘉实带着舒禾找到了吴成亮。

        吴成亮简单查看了小光的伤势,说道:“两次受伤时间间隔比较短,不过上回处理的还算及时,只要之后小狗听话一点,做好术后恢复,痊愈的可能性很大。”

        舒禾闻言,顿时喜形于色。

        “那就麻烦医生了!”

        吴成亮点点头。

        他今天本来在休息,这台手术算是个人情,因此前后时间都比较空。

        因为对小光的情况有了预先了解,吴成亮早就准备好了仪器。

        检查和手术过程进行地十分顺利,没出一个小时就结束了。

        他最后给小狗打上固定夹板,对舒禾道:“24到48小时后,检查固定板下方是否水肿,如果肿胀,立刻找我。小土狗恢复能力一般比纯种家养犬强,你一个月以后再带狗狗来一次,看看能不能拆夹板。回去以后限制狗狗活动,多晒太阳,适当吃一些含钙量高的食品,多陪伴。有问题可以随时咨询我。”

        “谢谢医生!”舒禾把医生说的话仔仔细细地记录在手机便签内,又问道,“多少钱呀?”

        吴成亮笑道:“嘉实亲自带来的人,总共的治疗加上营养品,给你算1800吧。”

        舒禾还没来得及道谢,就听一旁的男生沉沉开口:“按原价算。”

        舒禾愣住,目光惊疑地看向他。

        虽然说他们两个确实不算熟,但是倒也不至于这样吧……

        弄得跟有仇似的。

        “嘉实,”吴成亮用力拍了拍许嘉实的肩,“你这样对人家漂亮小妹妹,可太不绅士了啊!”

        许嘉实没回话,再次问道:“原价多少?”

        “……”舒禾素质十分好地对吴成亮笑了笑,“没事的,医生,就按原价算吧。”

        吴成亮难以置信地看了许嘉实一眼,又把目光转向舒禾。

        “原价差不多得翻个倍。”

        舒禾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肉被割下一块的声音。

        心,出了好多血。

        她呼了口气。

        罢了。

        小光的痊愈,比钱重要多了。

        她拿出手机,对着二维码扫了扫。

        许嘉实轻轻巧巧地将身体往旁边一侧,挡住了她。

        ?

        你不对劲。

        舒禾抬头,递给他一个疑惑又不满的眼神。

        许嘉实没说话,只是拿出手机给曾斌浩打电话。

        后者那时正在打游戏,看见大佬来了电话,曾斌浩豪迈地摘下耳机,还十分仗义地大手一挥,松开鼠标,在游戏画面里躺平任杀。完全无视了耳机里传来的、来自队友的疯狂辱骂。

        他把图标滑向接听:“哎,哥!你那边手术结束了?”

        许嘉实没理他,言简意赅:“三千六。”

        “……”曾斌浩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拿着手机的手抖了抖,“我擦,那么贵?你跟那医生那么熟,不能让他给我开个友情价?”

        许嘉实轻嗤了声:“我跟你很熟?”

        曾斌浩难以置信地把贴在耳边的手机拿了下来,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通话界面上显示的“师父”二字,再次没忍住,破口大骂:“我淦啊!我们他吗师徒一场,整整十年,你是脑子抽了?现在跟我说我们不熟?”

        “行,好,”曾斌浩简直气得话都讲不利索,咬牙切齿的,“你这是在给你女朋友出气呢吧!你这是见色忘友!”

        许嘉实挑了挑眉,反问:“你意见很大?”

        语气又森又冷。

        电话那头刚还气势汹汹的人瞬间怂了。

        “我哪儿敢啊,哥!但是这确实贵啊!太贵了!这钱都够我买一块儿滑板加一双鞋了!”

        许嘉实听着他的哭嚎,面无表情。

        曾斌浩持续输出。

        “大佬啊!”

        “哥!”

        “师父!”

        “……爸爸!!”

        舒禾和吴成亮在旁边听得一愣一愣的。

        然而,任由曾斌浩怎么哭嚎,许嘉实都丝毫不为所动,一贯的冷漠而又惜字如金:“少废话,打钱。”

        曾斌浩不死心地继续挣扎:“……对面大佬的小女朋友?您在吗?”

        舒禾讷了讷,轻声开口:“我不是他女朋友。”

        “也是,”曾斌浩了然地点点头,自言自语,“我许爹,哪儿那么容易就能从石头缝里蹦出个七情六欲来啊!”

        他继续说:“那……电话内头的仙女小姐姐,您康康我,从昨天到现在,认错态度那都是一等一的好,我那么诚恳,您能帮我跟许爹求个情不?”

        舒禾沉默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伸出两根手指,扯了扯许嘉实的袖口。

        “那个,小光恢复情况蛮好的,我也不生他的气了,要不然,这次就先放过他?”

        曾斌浩听到这话,瞬间喜上眉梢,乐得连连往自己的大腿上拍了好多下,彩虹屁张口就来。

        “哎呀!仙女小姐姐,你就是人间的四月天,是秋天里温暖的阳光,是大千世界的温柔本身啊!”

        许嘉实看了一眼为狗儿子求情的舒禾,语气波澜不惊。

        “他应得的。”

        电话那头的曾斌浩傻了几秒,接着一边骂,一边哭得好大声。

        许嘉实被他烦得耐心全无,皱了皱眉。

        “打钱。要我说几遍?”

        “……行,”曾斌浩认命,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这就到账。”

        许嘉实挂了电话,收到他打来的钱,转手就全给了吴成亮。

        舒禾看着许嘉实操作,忍不住问道:“他回家会挨打吗?”

        许嘉实摇头:“不至于。”

        “他自己有钱,”他顿了顿,“只是扣。”

        哦。

        原来是战术哭穷。

        那就没什么好怜悯的了。

        舒禾收起自己多余的同情心,对着吴成亮道:“医生,您看现在正好是饭点,要不我请您吃个饭?”

        吴成亮笑着摆了摆手:“不用了,我不凑你们小年轻的热闹。你还是请嘉实吧。”

        舒禾于是把目光转向许嘉实:“……那要不我请你吃个饭?”

        “嗯。”许嘉实点头。

        两人把小光寄放在了宠物医院,一起走出去。

        C市是全国知名的旅游城市,市中心繁华热闹,今天又恰逢周日,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像电脑死机时屏幕上蹦出来的不停滚动的乱码一样,看得人眼睛烦躁、心也烦躁。

        估计现在去吃饭,还得拿号排队等很久。

        舒禾抬头,看向比自己高了几乎一个头的人,问:“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许嘉实的回答十分随和:“你挑。”

        舒禾想了想,觉得他帮了自己一个大忙,请的饭要是太随便,就不能体现她道谢的诚意。

        她于是打开手机上的App翻了翻。

        “吃川味观吗?”

        许嘉实皱了皱眉。

        “辣。”

        C市口味偏甜,他不吃辣也能理解。

        舒禾再往下看。

        “那火锅?”

        “热。”

        继续看。

        “烧烤?”

        “太烟。”

        “鸡公煲?”

        “油太重。”

        到第一页的最后一家。

        “日料呢?”

        “不吃生肉。”

        ……

        刚刚不是说她挑的吗?

        大哥,您有事吗?

        舒禾觉得自己要是更恶毒一点、再更没耐心一点,转头就会直接把他拉进沙拉店,给他安排一顿不热不辣不油也没生肉、还很经济实惠的完美午餐。

        舒禾调整了一下自己畸形的心态,深呼一口气,好脾气地问道:“那你平时都吃什么?”

        许嘉实如实回答:“自己烧。”

        舒禾若有所思地“哦”了声,扬起一个没什么感情的笑:“那我们去吃C市菜,您看可以吗?”

        “……”许嘉实的身形尴尬了几秒,“行。”

        两人走到一家最地道的C市餐厅。

        双人座比较好等,两人排了三四个号以后,在一个角落入座。

        服务员照例把菜单递给女生,五指并拢,指向桌角,提示道:“两位也可以选择手机下单,二维码就贴在这里,祝二位用餐愉快。”

        有了刚才的经验,舒禾十分自觉地把菜单推到许嘉实面前。

        “你点。”

        许嘉实接过菜单,没看,对着桌角的二维码扫了扫。

        舒禾也扫了码,看他点了一荤一素一汤,自己就额外再加了一份桂花酒酿圆子。

        她想着这是C市很地道的家常小甜品,每个C市人小时候都爱吃,于是便给许嘉实也加了一份,提交订单。

        很快有服务员把菜单送来。

        舒禾核对了一下,对面前的人说道:“我帮你也点了一份酒酿圆子。”

        许嘉实顿了顿,语气有些犹豫。

        “我不吃那个。”

        “你……”舒禾压下心里的不耐,重新措了措辞,“真讲究。”

        许嘉实扫了她一眼,淡淡道:“糯米不易消化。”

        “……行。那我现在去把你那份退了。”

        舒禾站起身,到服务台去找工作人员处理。

        服务台不远,退一个菜品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但她回来的时候却差点没找到路。

        原因是,有另外一个女生,正笔直地往自己那桌走去。

        那无比笃定的脚步,让舒禾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走错了。

        舒禾看了眼坐在原处的许嘉实,反复确认了那确实是自己的座位。

        但不知道该不该过去。

        她缓缓挪到座位附近。

        听到了女生说的话。

        “小哥哥,我能加你微信吗?”

        然后是一个冷漠到了极点的声音。

        “不能。”

        女生十分尴尬,但脚步没动。她转过头,对坐在隔了一个过道的闺蜜小声求助。

        “你看!我就说看着很高冷吧!”

        闺蜜闻言,也走了过来,亲自上阵。

        “小哥哥,我刚才看到你,就觉得你完全长在我审美上了,所以想来跟你打个招呼、认识一下。”

        许嘉实眼神没看她们任何一个人,语气低沉。

        “坐。”

        女生和闺蜜对视一眼,喜出望外,两个人硬是在他对面挤着坐在了同一张单人凳子上。

        舒禾简直尴尬到了极点。

        她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坐在外侧的那个人,小声道:“他应该是叫我坐……”

        女生抬头看了她一眼,面色窘迫地说了句“不好意思”,然后飞快拉着闺蜜离开了。

        舒禾这才在许嘉实对面坐下。

        而后,忽然想起上回他说,每次出门都戴口罩和帽子是为了防止被人要微信。

        舒禾忍不住抬起头来打量着面前的人。

        这回的灯光更亮些,比昨晚看得清楚许多。

        因为要吃饭,男生摘掉了口罩,露出下半张脸。

        他皮肤冷白光洁,嘴唇很薄,鼻梁高挺,下颌轮廓流畅分明,像是精雕细琢出来的塑像,长相完美到每一个细节。

        舒禾的呼吸不由一滞。

        她在脑子里默默把记忆里他的眼睛和现在看到的下半脸合到一处。

        却怎么也拼凑不出来他全脸的模样。

        但是,应当是她想象不出的那种好看。

        忽然觉得,像他这样自恋且骚的性格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确实有资本。

        而且这份自恋,在他人生至今的二十年里,那些夸过他好看、要过他微信、对着他发过呆的人,没有一个能逃罪责。

        包括她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舒禾:这不行、那不行,我就没见过那么难搞的男人。

        许嘉实:我很好搞的。

        舒禾(想歪

        ——

        摘口罩啦~再过段时间会露全脸的

        评论区里居然有小可爱说要养肥

        是我不够沙雕吗,还是我不够可爱!

        小天使们不要养肥我啊——!

        你们看,大佬已经开始动摇了,小甜妹也犯起了花痴(误

        感情线一直在推呀~

        你们的留言就是我写文的动力,不要把我打入冷宫啊啊啊啊啊啊!

        Muuuuua!

        感谢[Alili]小天使灌的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