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11章 第十一遇

第11章 第十一遇

        十一月开始不久,院里就要开始筹备秋季运动会。

        其他年级不做强行规定,但大一要求班里每个人报1-2个项目。

        因为体育委员和文艺委员要策划入场式的排练和服装道具的采买,动员一事就落到了舒禾头上。

        同时,班长和团支书还要一起做榜样建设班的申报表。

        表格长达8页。

        除了要把本学期每周的每一节课的名称、时段、周数、任课教师、上课地点等信息填进Excel表格以外,还有大片的文字叙述部分,要求阐明班级申报优势、未来半个学期的详细规划、班级团建活动策划,等等。

        非常麻烦。

        这个任务是发布在团支书群里的。

        老师的原话是:“团支书主要负责,忙不过来的话,可以请班长协助。”

        袁晨还没开始忙,就先请了舒禾协助。

        “反正你那个运动会的事简单嘛,”袁晨从背后抱着舒禾的脖子,“就过来帮我一下呗。”

        “你看这个表格那么多,我一个人肯定搞不完啊!别的班长肯定也有帮她们的团支书的!”

        舒禾看了看表格,觉得在短期内,这确实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工作量,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但是,正式开始工作时,袁晨却因为Excel技能操作不够熟练和教务系统课表导出频频出错等问题,连环碰壁,闹了个心烦意乱。

        前两个月里,遇到班长和团支书共同的工作,舒禾总是主动承担更多的那部分,已经习惯了让着她,这下见她跟工作发起了火,也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挑起了大梁。

        “这样吧,你把前面word表格的基本信息填了,再把团建规划写了,其他的我来。”

        “啊,可是你比较有公信力,团建活动我策划的话,大家不一定会听呀!要不还是你来?”

        舒禾默了默,觉得这样自己的工作量也太大了点,但还是应了下来。

        “好。那既然这样的话,你替我去动员大家参加运动会,把报名的事情解决了,可以吗?”

        “没问题!”袁晨爽快地应道。

        因为不能带电脑,舒禾周六一大早就到图书馆机房去填表。

        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晚饭时间。

        她买了份饭带回寝室,刚一开门,袁晨就皱着一张脸迎了上来。

        “怎么了?”舒禾把饭和门卡放到桌上,“运动会报名出问题了?”

        “是出了点儿。”

        “怎么回事?”

        袁晨翻了个白眼,瞬间来了气。

        “真是气的我!怎么这么脆弱啊!我随便说几句就哭!”

        “那个叶佳月,说要报100米,结果她说的时候,100米已经报满了,只剩下400和跳高跳远铅球。我就劝她报个别的嘛,但她说她就只擅长100,别的都不会。”

        “我就说,会100肯定也能会400啊!可能语气是有点冲吧,说完她就哭了,到现在还没一个都报。”

        “现在400也没了,只剩铅球了,那她小细胳膊小细腿儿的,更报不来了。”

        舒禾思考了一下,说道:“嗯……叶佳月平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袁晨打断,语气很恼火。

        “她哪里讲道理?军训的时候跟教官喊,每次开集体会又不配合、不到场,净知道要给我们找麻烦!”

        “她不来,自己是轻松了,扣的还不是我们班的分!这次也一样,跟她没影响,但是扣班级分!一点儿集体荣誉感都没有!”

        舒禾耐心地等她说完,轻声道:“她是吃软不吃硬的性格,你跟她好好讲的话,她还是会听的呀。”

        “反正我是做不到。”袁晨抱胸,冷哼了声,“要讲你去跟她讲。”

        “但是你还要当整整一年的团支书,以后还会有很多需要跟她接触的时候,现在不解决,以后怎么办?”

        “……”袁晨沉默了一会儿,语气依旧很硬,“反正我不去道歉,要去你去。”

        舒禾一噎:“也不是说要道歉,就是两个人——”

        “你别劝我了,我以后绝对不会踏进她们寝室半步!反正她们都不听我的,就听你的。而且这都是她们自己的事儿,我没有义务要提醒她们。反正最后被骂的都是她们自己。”

        ……

        很难说服。

        说到底,运动会报名还是班长的工作,舒禾只好先把书桌上的饭晾着,去敲了叶佳月寝室的门。

        她替袁晨表达了歉意,又把自己的200米项目跟她换了,才算把这件事正式解决。

        回到寝室的时候,袁晨已经出门去吃饭了,她书桌上的麻辣烫也凉了一半。

        舒禾叹了口气,将就着吃了些。

        室友夏露晨从背后拍了拍她:“舒禾。”

        舒禾转过头:“怎么啦?”

        夏露晨笑了笑。

        “当班长好辛苦呀~”

        “你晚上是不是没有事?要不然陪我出去走走吧?正好我要配一幅新眼镜。”

        “好呀!”舒禾应下,把手里的外卖盒子装进塑料袋里,打了个结,又拿上手机和校卡,跟她一道出门,“学校里还有眼镜店吗?”

        “对呀,你不知道吗?就在青木广场那边。”

        青木广场相对青林广场来说比较小,离女生寝室又比较远,舒禾平时不常去,也就对这些方面不太了解。

        她跟着夏露晨一起到了眼镜店。

        夏露晨验过光,正挽着舒禾一起挑镜片。

        夏露晨无奈地道:“最近月初,钱是比较多,但是我还是不舍得买太贵的。”

        舒禾笑问:“不能找爸爸妈妈报销吗?”

        “我哪好意思呀!”

        “那这样的话,你要不然挑个——”

        舒禾话还没说完,就听老板喊了句“欢迎光临”。

        而后,一个修长挺括的身影推门进来。

        少年没注意舒禾这个角落,直接把手里的眼镜递给老板。

        “配防辐射平光镜片。”

        “老样子,镜框不换,换镜片,是吧?”

        “嗯。”

        “好嘞,”老板转而对舒禾和夏露晨喊道,“两个美女慢慢挑,挑好了叫我啊!”

        许嘉实闻声,这才顺着老板的目光看去。

        眼神于是与舒禾对上。

        两人都是一愣。

        舒禾冲他扬起一个笑来。

        “学长,好巧啊!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遇到你了。”

        自带小光做完手术以后到现在,才不过十天时间,他们居然在扫楼时、教学楼内、物流园里、志愿活动现场等地方,出其不意地偶遇了一次又一次。

        次数多到,她已经可以十分熟稔而又自然地向他笑着打招呼。

        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奇妙的缘分。

        许嘉实隔着一段距离对她点了点头,算是问好。

        正在工作台拆老镜片的老板正竖着耳朵呢,人也上道儿,闻言,抬起头看了看两人,说道:“你们俊男靓女,既然这么有缘,不如就在我这小店里加个微信呗!说不定我今天推你们一把,还能在有生之年当一回月老呢!”

        舒禾挂在唇边的笑容呆滞了一瞬,就见到许嘉实掏出了手机,走到她身边,嗓音沉越。

        “我扫你。”

        没想到他会主动过来,舒禾有些手忙脚乱地从手机里调出自己的微信二维码,和他加上好友,悄咪咪地在屏幕里观察了一番。

        许嘉实的微信名也是个句号。

        但头像倒不是一片黑了。

        是一个外国人踩着滑板、飞在空中的全景。

        舒禾瞄了他一眼,见他没在看自己,就悄悄点开了他的朋友圈。

        竟然不是一片空白,也没有三天可见。

        不过发的内容很少,基本上全是一些滑板相关的图文,通篇的专业术语,官方且深奥。

        她一个外行人,几乎什么也看不懂。

        不过,这也比他QQ里透露出的信息多多了。

        同时,许嘉实也在看舒禾的朋友圈。

        相对于她几乎全是给班级、部门和社团打广告的空间来说,朋友圈显得十足富有生活气息。

        她发动态的频率不算高,大部分都是关于狗狗和父母,偶尔也会分享一些搞笑的事、发一些和别人的合照。

        却从来没有半句委屈和抱怨。

        朋友圈和人一样,散发着一股岁月静好的恬淡气息。

        他继续往下翻。

        到某一处的时候,突然愣了愣。

        “你生日?”

        “2月10号,怎么了?”

        许嘉实眉梢轻抬:“刚好是我学号。”

        舒禾愣了一下:“这么巧吗?”

        许嘉实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校卡给她。

        卡号是17050210。

        “17是入学年份,05是学院代码,0210是学号。”他解释道。

        舒禾上次捡到他卡的时候,只是匆匆扫了一眼,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她眨了眨眼,把卡还给他,发出一声感叹:“这也太巧了!”

        夏露晨忍不住过来插了句话:“舒禾,你是和这个学长偶遇好多次了吗?而且他的学号还刚好是你生日?”

        舒禾点点头。

        “那你们也太有缘了吧!”夏露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光闪了闪,“要是你的学号也刚好是学长生日的话,那岂不是绝了?”

        舒禾笑着拍了拍她:“你在想什么呀!哪有那么巧的事。”

        “不过,这么算的话,”舒禾又道,“只要有一个学院人数大于等于210人,就都会有一个卡号和我生日对应的人呀!有缘人得有好几个吧。”

        夏露晨:“那像我这种12月份生日的人,应该就没有有缘人了吧?”

        舒禾点了点头:“不是说管院最大吗,加研究生也才不到一千个,应该没有12开头的学号了。”

        夏露晨了然,顺口问了一句:“那学长是什么时候生日呀?”

        许嘉实:“98年8月4号。”

        “等等!”夏露晨忽然大喊了一声,“我卡号是0807!跟学长只差了三天诶!这也算很巧了吧!”

        舒禾赞同地“嗯”了一声。

        她经常打班级信息的表格,虽然不能把每个人的学号都记下来,但是至少能发现,寝室是按学号分的。

        既然有07,那04也必然在自己班里,说不定还和自己一个寝室。

        又想了一会儿,舒禾忽然傻了一阵,急急忙忙拿出自己的校卡,盯了半晌,惊诧地说不出话来。

        夏露晨凑过去看,目光在舒禾和许嘉实的身上来回游移了好久。

        “……还真就,这么巧啊?”

        作者有话要说:许嘉实:女人,你逃不掉了。

        老板一语成谶(chen、)~

        小天使们不要嫌弃话超多的路人甲,明天就轮到他给冰冰神助攻了!!●v●/

        谢谢小天使们不离不弃不养肥,我太爱你们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