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15章 第十五遇

第15章 第十五遇

        三人一愣。

        然后相继安慰起她来。

        舒禾将她们的好意一一收下,然后躺回床上,把头蒙进被子里,纤长的睫毛尾端抵着被套,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就像他的心思一样。

        让她根本琢磨不出半点。

        明明刚刚还对自己做出类似于“关心”的行为,现在转头就一脸冷漠的样子。

        难怪别人要咒他孤独终老呢。

        舒禾莫名地觉得鼻子有点酸。

        好不容易有一天不用熬夜写论文、做表格,她的心里却藏了事,怎么样也睡不着了。

        ——

        院运会在周日举办,日子挑得很好。

        在此之前,C市连着好多天阴雨不断,连绵的秋雨让大家都快抑郁了。

        好一番苦等,终于在这会儿迎来了一个大晴天。

        无疑是一份令人愉悦的礼物。

        温度上升了不少,阳光却依然很轻,薄薄的一层,柔和地拢在看台上每个人的身上,主席台上的领导和老师们也是笑意盈盈的。

        给了舒禾一种,整个运动场里只有她一个人神色紧绷的错觉。

        运动会以班级为单位,每个人都要报一到两个项目,但每个项目的人数是有限的,报满了以后,就只能服从调剂。

        舒禾上次把自己还算擅长的400米跟叶佳月的铅球换了不说,还因为没人愿意报长跑、而她又架着个“班长”的身份,主动承担了3000米的项目。

        两个比赛,她没一个擅长的。

        而且铅球就算了,大不了水一水、被拍照做成表情包。

        但长跑可怎么办?

        这可是3000米!

        四百米的操场,整整要跑七圈半。

        舒禾觉得,“走”完全程,就已经是她的天花板了。

        更不要说“跑”。

        夏露晨看着身边人隐隐发白的脸色,握住了她的手,温声安慰道:“小舒禾,你别紧张,3000米实在不行的话,咱们退出就行了。有很多班这个项目都没报满,只是扣点分而已,不会怎么样的,还是身体最重要了。”

        “对呀,”牛欣附和,“行管另一个班,一个人都没报这个项目。”

        “没事,”舒禾摇了摇头,“当时都报了,我尽力试试吧,也算是一种特别的经历了。”

        ……

        因为运动会只开一天,所以行程安排得十分紧凑。

        院领导和学生代表简单致辞、大一班级入场式结束后,各个项目就紧锣密鼓地展开了。

        首先开始的径赛是男子100米和男子200米。

        两个比赛在跑道两侧同时进行。

        公管系的男生比经管系少很多,因此,男生的项目不要求报满。

        行管专业每个班里只有四个男生,舒禾班里一下有三个都要立即上场比赛了。

        她还准备给四人加个油、打个气,就听见广播里又接着报了一句:“男子跳远和女子铅球项目现在开始检录,请参加男子跳远和女子铅球项目的同学,现在到检录处检录。”

        舒禾深呼了一口气,有些慌张地把自己的号码牌别在衣服上,又从夏露晨那里捞了一条士力架,边走边吃。

        她下了看台的时候,班里的同学们还十分暖心地齐声冲她喊了一句:“班长,冲鸭!”

        舒禾顿时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些。

        她回头,对着大家郑重地点了点头。

        看台上大部分都是被硬性要求参与运动会的大一同学,由于刚才进行了入场式表演,大家都穿着各自的班服。

        舒禾班里的统一服装是一件红色的卫衣,在一片黑白灰中,显得十分亮眼。

        许嘉实作为学生会主席参与运动会,全程都和领导及老师一起坐在看台上。

        刚才入场式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舒禾班级的服装,现在又看到操场上那抹熟悉的红色小身影,正在往检录处走去。

        她显然不是去检录男子100米、男子400米和男子跳远的。

        所以,她报了铅球?

        许嘉实眯了眯眼。

        脑子里不禁浮现出前不久她穿着小裙子、站在报告厅舞台上主持的模样。

        还有被曾斌浩踩着滑板吓到的那次。

        小细胳膊小细腿儿的。

        连只小狗都抱不住。

        还铅球呢。

        ……

        “大佬,入场式的打分表您填完了吗?现在能给我吗?”

        许嘉实回了回神,把表格递给工作人员。

        他食指在桌面上点了点,对身旁的副主席蒋一铭说道:“秩序册拿来我看看。”

        ——

        舒禾走到检录处检录的时候,被面前的场景狠狠地震惊了一下。

        比赛八点整正式开始,现在是七点四十五分。

        正在同时检录的四个项目,有两个男子径赛、一个男子田赛,还有一个是女子铅球。

        所以,在座的所有女生,都是和她一样,来参加铅球项目的。

        检录处设置了十几排长凳,男生们扎堆站在一边,女生们则坐在长凳上。

        舒禾从前排的长凳上一眼扫过去,大多是海拔高、体格壮的选手。

        前四排里为数不多的两个和她体型相似的人,还都是系里人尽皆知的体育生。

        舒禾吞了吞口水,又往后排瞄了一眼,十分自觉地走到了长凳的最末尾——

        那个和自己体格差不多的小分队旁边。

        负责检录的老师来点过名后,又报了每个人的上场序号。

        舒禾把写着阿拉伯数字“12”的圆形标签贴在自己身上,站起来排队。

        点儿偏就这么背。

        她的前后两个选手,都是那种一看就能拿名次的女生。

        她们也像她一样,手里正拿着个吃的在啃。

        虽然舒禾自己也有1米65的个子,但夹在两个170+的人中间,难免显得娇小了些。

        她迅速把手里的最后一口士力架咬进嘴里,飞快地跑到垃圾桶边,把塑料包装纸扔掉。

        在舒禾心里,铅球比赛前吃东西补充能量的人,好像都很厉害的样子。

        就像跑步比赛的时候,穿着背心和短裤的人基本都能拿第一一样。

        她配吃士力架吗?

        显然不配。

        只好快速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回到了场地。

        比赛已经开始了一会儿。

        舒禾从来没有过任何的投铅球经验,虽然前两天临时抱了佛脚,无实物练习了一下,但还是不太熟悉。

        于是,她现在就站在一旁,认认真真地观察别人投掷的姿势。

        “10号,6米2。11号上场,12号准备!”

        听到这句话,舒禾瞬间紧张了起来。

        前面的11号女生走到场地边缘,拎起那个小巧的铅球,背对着投掷区域。

        她右脚离地,滑行至中心区域,蹬腿、转髋、投掷。

        手中的铅球“唰——”的一声,飞出去老远。

        震得舒禾的小心脏忍不住颤了颤。

        “11号,8米4。12号上场,13号准备!”

        众人听言,把目光投向舒禾。

        舒禾紧张得手心都出了层薄汗。

        顶着大家期待的眼神,她深吸一口气,迈进场地,弯下腰,拾起地上的铅球。

        细瘦的身形猛地一晃。

        差点摔倒。

        铅球趁机脱开手,咕噜咕噜滚出去好远。

        ……

        她大概是本场唯一一个,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选手吧。

        可是,舒禾实在没有想到,这铅球都快和小光一样重了!

        而且小光起码还是软乎乎的一团,抱着不算太费力,可铅球的重量却全部浓缩在了这样一小颗球里,显得更沉了。

        周围响起了几道零落而压抑的笑声。

        还有善良的同学,冲着她高喊了句“加油”。

        少女白皙的脸上泛起了尴尬的红。

        裁判笑着鼓励她再试一次,把手中的铅球交给她,还十分贴心地提醒了一句:“这回拿稳了。”

        舒禾点了点头,再次回到场地内。

        目光瞥见一旁站着的许嘉实。

        男生还是口罩加鸭舌帽的装束,却因为优越的海拔和独特的气质,而总能让她一眼就看见。

        不过,有了上回三连“嗯”的冷漠打击,舒禾已经打心底的,对冰冰不再抱有任何温情的幻想。

        不敢再自作多情一回。

        所以。

        他该不会是特地来看自己笑话的吧?

        许嘉实的目光恰巧在此时与她对上,冲她微微点了点头,看不清神色。

        ……

        还真是啊!

        舒禾愤愤地吐了口浊气。

        心里有点酸。

        她调整了一下心态,抱着铅球,照着前面几位同学的样子,开始东施效颦。

        虽然姿势不太标准,也显得尤其费力,但好歹投了出去。

        能投出去,就是有进步!

        周围响起了一阵掌声。

        气氛励志的不行。

        舒禾对大家的善意感到无比感激。

        她下了场,又听见流程裁判喊道:“13号上场,14号准备!”

        咦。

        不是应该先报一下她的成绩吗?怎么直接喊下一位了?

        难道是因为她第一次没成功,所以算作犯规,第二次的成绩也不做数了?

        但是这样的话,班里可能就没有加分了,等于她白参与了这个项目。

        舒禾心里“咯噔”一下,小跑着到了远处计分裁判的旁边。

        许嘉实见她径直越过自己,挑了挑眉,迈着长腿跟了上去。

        场地那头的舒禾紧张兮兮的。

        “老师,请问12号刚才是犯规了,所以没有成绩吗?”

        计分裁判和比赛场地离得有点远,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听到来人这么问,他懵逼地抬起头:“没犯规啊!有成绩的。”

        又低头往计分册上看了一眼,嗓门很大:“三米三。”

        ……

        舒禾勉强挤出一个笑来。

        “谢谢老师。”

        所以,刚才人家流程裁判是给自己个面子,才没把她的“战绩”公之于众。

        谁能想到,她居然还特地跑过来自取其辱。

        ……

        她该对自己的实力有点数的。

        不过,还好这么丢脸的事只有她自己知道,能给班里拿到参与分的目的达到就行了。

        舒禾这么想着,转身就看见了站在自己一步外的、微微颤着肩膀的许嘉实。

        虽然他把自己捂得严丝合缝,但她还是一下就能看出来。

        他、在、笑、自、己!

        明明平时都不怎么笑的一个人,却因为自己的屈辱史而笑得那么开心!

        之前果然是她自作多情了。

        她瘪了瘪嘴,低下头,假装没看见他的样子,飞快地跑开了。

        正压抑地笑着的人看着少女的小动作,和再次无视自己而离开的背影,愣了愣。

        嗯?

        这是生气了?

        作者有话要说:冰冰开窍进度条:60%——

        今天收到了爸爸妈妈从家里寄过来的橘子!

        好幸福啊啊啊!

        学校这边北方,橘子真的不甜,家里的橘子赛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