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16章 第十六遇

第16章 第十六遇

        一片哄闹声中,会长回到了主席台。

        气场却比平时更冷了些。

        蒋一铭看了眼天边灿烂的阳光,又看了眼身边显然不是那么灿烂的大佬。

        觉得缓和缓和氛围这个伟大而又光荣的使命就只能交给他了。

        蒋一铭狗狗祟祟地凑到许嘉实身边,用气声问:“大佬,你还对铅球感兴趣啊?”

        许嘉实的定力十分好,不仅没理他,而且连眼神都没回一个,一幅油盐不进的冷淡模样。

        “噢,”蒋一铭早就习惯了冰冰这幅鬼样子,也不怕他,自顾自的若有所思道,“那你……是对投铅球的人感兴趣啊?”

        许嘉实依旧没说话。

        蒋一铭眼珠子一转,拿起他面前的那本秩序册,搜索完目录以后,唰唰地翻到女子铅球那一页,顺着名单一个一个找下去。

        他本来也就是想打发打发时间,顺便随口调侃一下冰冰而已,并没有真的觉得大佬刚才是下场去看人的。

        但是!

        谁能想到!

        他竟然还真的在册子上,看到了一个……

        大概有那么点儿可能的名字。

        ——舒禾。

        礼仪部那个美到出圈的小学妹。

        至少在颜值这方面,跟他家大佬还是蛮匹配的吧,男俊女美的好儿郎啊!

        而且,大联欢那天晚上,他可是亲眼看着冰冰把口红送给她的。

        按照常理来讲,冰冰就算是把那支口红丢了、或者是放在寝室里烂掉,也不会拿去送给别的女生,好让吃瓜群众有闲话可说的。

        啧。

        那,照这么看来,冰冰是真的有情况了!

        蒋一铭来来回回地盯着面前不动如山的人看了许久。

        无奈只能看见他严实遮掩之下、眼底露出的一小片冷白的面部肌肤。

        但他蒋一铭不是知难而退的性格。

        他得采取迂回战术。

        蒋一铭思考了一会儿,又状似随意地把秩序册继续往下翻,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他的运气很好,再次看见了“舒禾”这个名字。

        出现在女子3000米长跑的名单上。

        嚯。

        看不出来嘛。

        这看起来温温柔柔的小学妹,骨子里还挺狂野啊!

        整整三千米,说报她就报了。

        按照往年的经验来看,这么长的距离,连很多男生都坚持不下来的。

        实在是心有猛虎,勇气可嘉啊!

        如此这般的话,“虎虎”和“冰冰”的组合,应该能擦出别样的火花吧!

        蒋一铭兀自缓慢地点起了头来,自认十分聪明地替许嘉实找了个委婉的托词。

        他说道:“大佬啊,一会儿十点半,你是不是还要再下去一回,亲自考察考察女子三千米的比赛现场?”

        ……

        回答他的依旧是一片沉默。

        许嘉实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入定一般地坐着,背脊笔挺。

        他眼神不知道在看向什么地方,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哦,”蒋一铭继续套他的话,“那如果不是的话,我到时候就跟老师说,你代表我们主席团去陪他们吃饭、顺便汇报工作了啊~”

        许嘉实听到这话,才终于冷冷地回了他两个字。

        “不去。”

        蒋一铭见自己的努力终于有所成效,乐了。他兴奋地站起来,把脖子扭到许嘉实面前,试图观察他的表情。

        似乎又觉得不够,他甚至还胆大包天地伸出手来,把他扣在头上的那顶帽子给摘了。

        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对上一双冷若冰霜的眉眼。

        那股逼人的寒气差点儿把没他给当场送走。

        蒋一铭作案的手抖了抖。

        他颤颤巍巍地捏着帽檐,给冰冰重新恭恭敬敬地戴了回去。

        帽檐往下压。

        扶正。

        屏住呼吸。

        小心翼翼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双手放在膝盖上,目视前方。

        挺直腰背,正襟危坐。

        许嘉实冷嗤了一声,这才把脸转向身边怂成一团的蒋一铭。

        男生的目光凌厉得像是要把他当场割出一道血口子似的,语气冰冷而又缓慢——

        “什么时候轮到你安排我了?”

        蒋一铭害怕地吞了吞口水,立即反应迅速地伸出双手,硬生生把他的头扭了回去,求生欲前所未有的强,彩虹屁张嘴就来。

        “那不得等到海枯石烂,等到地老天荒,等到沧海月明珠有泪,等到蓝田玉暖日生烟,等他个百八十好几个年……”

        念得还挺有节奏感。

        最后两句甚至压了个韵。

        坐在两人旁边的另一个副会长俞佳音此时刚好上完厕所回来。

        她拍了拍蒋一铭的肩,调侃道:“哟!深藏不露啊,铭铭子!咱们认识都两年多了,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还会唱Rap啊!”

        “那可不,”蒋一铭顺势接过话茬儿,还不忘拍拍冰冰的马屁,“这是我为大佬free的style!”

        “行,”俞佳音笑容更甚,“那我什么时候也请你给我free一个。”

        “诶~!”蒋一铭先冲她摆了摆手,又冲她地摇了摇头,“你没这么大面子。”

        ……

        蒋一铭也确实是个神人。

        他不仅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性格。

        而且还很天真且无畏。

        说白了就是——

        还很不怕死。

        当听到广播里传来“女子3000米现在开始检录”的消息时,他那一颗天生热情而又八卦的心,就抑制不住地蠢蠢欲动起来。

        蒋一铭伸出和许嘉实挨着的那条左腿,膝盖往外侧一拐,不轻不重地碰了他一下。

        许嘉实的反应很快,几乎是在感受到这轻微力量的一瞬间,他就伸出右脚,准确无误地踩在了蒋一铭穿着的那双宝贝AJ的鞋面上。

        力道又狠又重,偏偏脸上还是冷冷淡淡的表情,让人看不出半点端倪。

        桌面之下,鞋底与鞋面摩擦的地方,发出闷闷的一声沙响。

        是钞票被撕碎的声音。

        以及肉/体在抗议的声音。

        蒋一铭疼得龇牙咧嘴了好一番,脚趾头都麻了。

        忍不住响亮地爆了句粗口。

        “草!”

        引来一旁几个老师的侧目。

        蒋一铭抱歉地给老师们陪了笑,又把脸转向作案凶手。

        而作案凶手早就云淡风轻地收了腿,功成身退,没有一丝留恋。

        “……”

        蒋一铭动了动仍在疼痛中的左脚大脚趾,表情委屈的像是要哭。

        “大佬,两年了,你还真就一分钟都没有爱过我呗?”

        “我就碰你一下,你把我往死里践踏……你至不至于啊?”

        许嘉实:“?”

        “大佬,你以前不会是学过跆拳道吧?”蒋一铭又不由自主地往他这边凑了凑,竖起一根大拇指,“腿劲儿贼大!”

        许嘉实甩给他一个锋利的眼刃,语气中带着不加掩饰的警告意味。

        “少给我Gay里Gay气的。”

        “……”

        闻者难以置信地尬在了原地。

        “Gay”这个词,与蒋一铭可谓是阴魂不散的冤家。

        就因为他上大学之前,无意间听到的一个传言。

        传言说,生日那天,和相爱的人一起去打耳洞,两个人下辈子也会在一起。

        所以,他十八岁生日那年,拉着女朋友一起去打了个耳洞,又把一对耳环拆开,他戴右耳、女朋友戴左耳。

        蒋一铭戴得很嚣张,一年有多少天就带多少天,既不换款式、也从不会摘下。

        因此,总有人对他指指点点、猜测颇多。

        有好心人提醒,是因为江湖上还有一个“右耳单边戴耳环的男生是Gay”的传言。

        但他这样一个高精高纯的钢铁直男,生平最不能忍的就是被怀疑性取向!

        开玩笑的怀疑也不行。

        可是,亲亲女朋友亲手给他戴上、说要“锁住他的心”的耳环,他又舍不得摘。

        只得暂且忍气吞声。

        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数人都认识到了“副会长不仅有家室,还是个妻管严”这一事实。

        不切实际的谣言也就自然而然地随风消散了。

        “Gay”这个词,已经好久没人在他面前提过了。

        今天再次出现,气得蒋一铭差点拍案而起。

        “我,我他妈……我这就Gay里Gay气了?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不像你!性冷淡的孤家寡人一个!”

        “我还没说你Gay我,你倒先反咬一口了嘿!这不是贼喊捉贼呢么!”

        许嘉实:“?”

        睨着他的眼神,将“嫌恶”二字诠释地淋漓尽致。

        还十分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我碰过你?”

        啊!

        这糟糕的台词!

        蒋一铭一噎,深吸了一口气。

        “行,我碰你一下,你就说我Gay里Gay气,那他们叫你‘冰冰’,你就是娘了吧唧!”

        一不小心又压了个韵。

        而且还非常艺高人胆大的,把最后几个字掷地有声地重复了一遍。

        “娘、了、吧、唧——!”

        神情傲娇得要命。

        像个跟男朋友赌气的小娘们儿。

        别说,两个人现在这幅画面,还真有点打情骂俏的意味。

        许嘉实闭了闭眼,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只想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愿意再与他有哪怕半点牵扯。

        他单手撑着主席台的桌子,把凳子往后推出去一段距离,站起身来,毫不犹豫地迈着长腿走开了。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俞佳音在一旁看得是一愣一愣的。

        她目光在大佬落寞的背影和蒋一铭不甘的脸上来回游移了几下,走到了后者面前,语气试探。

        “……你俩,感情出现裂隙了?”

        作者有话要说:许嘉实:?

        蒋一铭:?

        嗷呜,今天是沙雕的主场!

        蒋一铭你可真是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