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17章 第十七遇

第17章 第十七遇

        听听。

        这话说得。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和冰冰有一腿呢。

        蒋一铭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俞佳音一眼。

        “你别用词这么暧昧!”

        “……”

        两人双双沉默了一会儿。

        下一秒。

        蒋一铭突然原地爆炸,气得头顶上那一撮毛都竖了起来。

        “许嘉实刚刚说我Gay他!这你能信?!”蒋一铭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刚才那句话的精华部分,愤怒之情溢于言表,“我、Gay、他!”

        俞佳音默了默,而后,非常公正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相比于冰冰Gay你,那还是你Gay冰冰的可能性来的更大一点。”

        蒋一铭立刻绷着一张脸反驳她。

        “我呸,我呸呸,我呸呸呸!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而且,众所周知,我蒋一铭的女朋友又温柔、又漂亮、又贤惠,还善解人意!”

        “可是冰冰呢?他什么都没有!我怎么可能Gay他!”

        “啧啧。”俞佳音用“孺子不可教也”的眼神看着他,“人家大佬,除了女朋友,什么都有。你呢?”

        她十分感慨地摇了摇头,双手一拍,然后摊开。

        “除了女朋友,什么都没有。”

        蒋一铭闻言,瞬间气急败坏。

        他觉得委屈上心头,冲着她大喊:“俞佳音!许嘉实他官儿比我大,欺负欺负我就算了,你跟我同一个等级,怎么你也欺负我!”

        “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儿!”俞佳音十分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你自己说,你现在这幅样子,Gay不Gay?”

        “……”

        蒋一铭完全说不出话。

        憋了半晌,他才另辟蹊径地反击道:“你还想不想和我玩了?以后还想不想我帮你分摊工作了?毕业之前还想不想我给你介绍漂亮学弟了?”

        “行了行了。”俞佳音摆摆手,懒得跟他计较,“我不说你了,行了吧。”

        蒋一铭很好哄,满意地点点头:“那还差不多。”

        俞佳音转这头,向左右看了看,问道:“所以,现在都快到饭点了,大佬去哪儿了?”

        “对哦!”听到她这么问,蒋一铭猛的一拍桌子,如梦初醒一般地说,“他肯定是去操场上看3000米了!”

        “呃?”俞佳音一愣,“志愿者那么多,会长怎么还亲自下场了?”

        蒋一铭急匆匆地翻出桌上的秩序册,拿笔把页面上的“舒禾”两个字圈了起来,用手指点了点,示意她看。

        俞佳音几乎是瞬间会意,震惊地和他对视。

        蒋一铭冲她无比夸张地疯狂挑眉。

        “这,大佬……有情况啊?!”

        ……

        舒禾从操场回到看台,心里莫名地有些堵。

        而且,肯定不是因为铅球没投好。

        毕竟投铅球本来就不是她擅长的事情,她对自己过去充数的身份认知十分清晰,实在没有必要因为这样一件小事不开心。

        那么,影响心情的原因,就非常显而易见了。

        只是她并不怎么愿意相信。

        自己从来都不是矫情的人。

        可是,刚才却因为他笑了自己一下,就变得那么敏感脆弱。

        说不定,他的笑不是自己想的那个含义呢。

        或者,他压根儿就不是在笑自己。

        但还是忍不住难过。

        投铅球的时候,有那么多人都在笑她,她也只是当时窘迫了一下,早就完全释怀了。

        唯独他。

        让她不受控制地记挂着。

        心里像是被一根淬了酸水的小针扎了一下。

        只是有一点点轻微的痛感,明明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可她却觉得浑身都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完全没力了。

        仿佛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也一并顺着那个小孔溜走了。

        这件事一直在舒禾心里盘旋着,耿耿于怀,直到女子3000米的比赛开始检录。

        夏露晨捏了捏舒禾的胳膊,又给她锤了锤腿,轻声安慰。

        “小舒禾,马上就要比赛啦,你刚才都紧张了两个小时了,现在不要再紧张了哦!一会儿上场,安全第一、身体第一,坚持不了就放弃,没有人会怪你的!”

        坐在她们身后的牛欣和袁晨也附和了两句。

        舒禾深呼一口气,重重点了点头。

        牛欣把一块巧克力撕开包装,递到她唇边。

        “壮士,干了这碗巧克力!”

        舒禾被她的豪言壮语逗得笑了出来,吃掉巧克力,又在夏露晨的护送下到达了检录场地。

        长跑是唯一一个允许观众下台陪同的项目。

        操场内圈的绿色足球草坪上,不仅每隔几十米就站了一个带着小红帽的学生会志愿者,还有几个持工作证和相机设备前来拍照的新闻工作人员,专门为运动员们拍摄精彩瞬间。

        而舒禾所在的起点处,围了一大堆给前来给选手们加油打气的同学。

        舒禾在班级里的公信力很高,此时知道她要参加长跑项目,有不少同学都下了看台,过来给她加油。

        “敢报名就已经赢过大多数人了,舒禾,别紧张!”

        “千万不要摔跤了,跑步也要美翻观众!”

        “班长,加油鸭!”

        收到来自大家的善意和鼓励,舒禾回以一个感激的眼神。

        正在起点处站着的裁判转过身去,对身后熙熙攘攘的同学们比了个暂停的手势,又回过身来,面对操场上预备参赛的选手们讲解注意事项。

        “这场比赛的项目是女子三千米,一共要跑七圈半。我们现在站的这里是起点线,对面主席台边的帐篷旁边是终点线,一会儿我会站在终点等大家。”

        “大多数人跑到最后一圈的时候,我会摇铃提醒,听到铃声,就说明你们离胜利不远了!”

        末了,裁判又不放心地嘱咐道:“长跑过程中容易出现体力不支、岔气、扭伤等情况,如果有身体不适的同学,一定要立刻提出来,不要逞强,知道吗?”

        “知道了!”

        下面响起几声零落的回答。

        女生敢报名参加长跑项目的人确实不多,所有人加起来,也只在跑道上排开细细的一横条。

        舒禾腰牌上的数字是8,被安排站在了中间的位置。

        她在来之前,已经把卫衣外套脱掉,只穿了里面用于打底的一件白色短袖,还用皮筋把头发绑成一个高高的马尾。

        少女肌肤雪白、容姿俏丽,脑袋后面的马尾辫随着走动的步伐而一摇一摆的,看起来十分有活力。

        但神情却非常紧张。

        舒禾吞了吞口水,弓着腰做好预备姿势,又盯着脚下鲜红的跑道看了半晌,觉得自己四肢都僵了。

        心跳得很快。

        煎熬了许久,裁判终于把发令枪对准空中,高喊一声。

        “预备——”

        “棒!”

        空中冒出一缕细烟。

        备受瞩目的3000米长跑项目,正式开始。

        ——

        几分钟前。

        许嘉实起身离开主席区,低头看了眼表。

        十点三十三。

        如果顺利按照秩序册上的流程走的话,再过两分钟,女子3000米比赛就该正式开始了。

        他略微思忖了一下,从脚边的纸箱子里抽了一瓶没开封过的矿泉水出来,松松垮垮地拎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抬起长腿迈向了操场。

        才走了没一会儿,少年又停下脚步、折了回去。

        他到主席台下的志愿者补给站处,问工作人员要了一顶志愿者专用的小红帽。

        王向振给会长大佬拿了一顶崭新的小红帽出来,又看着他把头上本来带着的黑色鸭舌帽换下,放在了身前的桌子上。

        王向振愣了愣,问道:“大佬,你要亲自去给长跑的同学把关啊?”

        许嘉实淡淡“嗯”了声。

        看着那个扬长而去的背影,王向振重新坐回了岗位上,自言自语地赞叹。

        “我靠,大佬也太敬业了吧!这么点儿小事儿还要亲自下场……难怪能当上会长呢!”

        ……

        敬业的某人走到跑道边缘的时候,远处的发令枪恰好打响,几个点状的身影也在一瞬间快速移动了起来。

        这时,本来在起点处凑热闹的同学们,都正在横跨草坪、预备向终点处转移。

        许嘉实脚步顿了顿,反其道而行之,走向了空空荡荡的起点处。

        比赛终点离主席台和看台都很近,又有很多围观群众在旁边加油,十分热闹。

        而起点处则恰好与终点处呈一条对角线分布,位于椭圆形跑道的另一头,几乎没有围观群众会在这个冷清的地方站着。

        但是,选手每每跑到这里的时候,却反而是精神最疲惫、最需要鼓励的时候。

        被安排到起点处站桩的孤独志愿者康洁正百无聊赖地低头玩着手机。

        屏幕戳着戳着,忽然感觉到了身边有人在靠近。

        她抬起头,见到来人是会长大佬,条件反射地以为他是来考察工作的。

        康洁赶紧把手机收了起来,心虚而非常有礼貌地跟他点头问了声好。

        许嘉实点点头,低声开口:“你回去吧,这里我看着。”

        “啊?”康洁反应了一会儿,赶紧自我检讨起来,“会长,对不起啊!我不应该在工作的时候玩手机的,我知道自己的问题了。从现在开始,我会专心的!”

        许嘉实神色顿了顿,“嗯”了声,又把话重复了一遍。

        “你回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许嘉实:你回去吧。

        许嘉实:别打扰我看老婆。

        许狗,你好骚啊(b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