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20章 第二十遇

第20章 第二十遇

        小甜妹在冲过终点以后,直接一把扑进了大佬怀里。

        大佬不仅没躲,还稳稳地接住了她,几乎是把人从地上半抱了起来,带到足球场内的草坪上去休息。

        小红帽在绿草坪里本来就是十分显眼的存在。

        更不要说,这顶小红帽还是一路被大家盯着移动过来的会长大佬。

        即使戴着口罩,依然能被人一眼认出。

        正被无数双眼睛盯住的那一小块地方之上。

        两个瞩目的身影并排坐着,男生侧着头和女生讲话,似乎是正在好言好语地安慰着,背影看起来十分亲昵。

        大佬亲手拧开了那瓶他从头到尾都握在手上矿泉水。

        大佬就差亲自把水给小甜妹喂到嘴里去。

        大佬还真他妈亲自把水给小甜妹喂到嘴里去了!!!

        ???

        这还是C大传说中目空一切没有七情六欲就差剃光头去当和尚的冰冰吗?

        啊啊啊啊啊啊!

        这不是还没锤吗?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居然都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啊!!

        目瞪狗呆。

        ……

        几分钟前。

        许嘉实在快冲过终点的时候,又提了点速度,想带着她把目前的第七名超过并取而代之。

        舒禾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跟了上去。

        即将冲过终点的时候,舒禾一下没注意,被探了条腿出来、抓拍自己伟大超越的高光时刻的摄影师绊倒了。

        于是,便一把扑到了眼疾手快折回来捞人的许嘉实怀里。

        许嘉实本来只是觉得她应该累坏了,想回来搀她一把的。

        但没想到直接被她猝不及防地抱了个满怀。

        少女柔软的发尾带着点浅淡的清香,轻轻扫过指尖的时候,激起一阵细细密密的电流。

        若有似无的勾人。

        惹得人心头发痒。

        许嘉实眸光闪了闪,托着她的大手用了几分力,把人带到了跑道内圈的绿地里。

        舒禾此时已经完全没了力气,几乎是瘫软在他身上。

        许嘉实无奈地轻笑了下,动作小心地把人缓缓放到柔软的草坪上,让她坐着,又把手上一直握着的水拧开瓶盖,递给她,低低道:“先喝点水。”

        舒禾在原地缓了好一会儿,才就着他的手,抿了几口水。

        然后慢慢回过神来。

        发现自己眼前的,握着瓶身的,是一双修长白皙而节骨分明的大手。

        嗯?

        这手长得怎么那么好看。

        而且跟冰冰大佬的手好像啊!

        于是把眼神向上挪了几寸。

        啊??

        这不就是冰冰大佬吗!

        后知后觉的意识吓得舒禾像回光返照似的活气了回来。

        她立刻撑着手往后挪了零点几米,身体也同时向后仰去。

        看着许嘉实的目光里,写满了窘迫、局促和难以置信。

        那,那那……

        那本来应该在终点接她的几个室友呢?!

        而此时,被舒禾在心里召唤着的人,同样也是三脸懵逼。

        夏露晨一只手握着袁晨、一只手握着牛欣,三根苗子齐刷刷站成一排,都被面前的场景震惊得语无伦次了起来。

        “所,所以,按照这么看来……”

        “摘冰计划……”

        “是有戏了?”

        ……

        舒禾好不容易平缓过来的心跳又再次鲜活了过来。

        甚至比刚才跑步的时候更加鲜活。

        扑通。

        扑通。

        就好像有一柄鼓槌在奋力敲击着她的耳膜,她甚至能感受到鼓面的震荡和波动。

        一下又一下,震耳欲聋。

        那惨白的一张小脸也终于恢复了些血色。

        然后,嫣红绚丽的色彩,一点、一点地从脖颈攀上她的脸颊,又晕染至耳尖。

        她整个人都像是被一把火点燃了一样。

        热得发汗。

        舒禾怔愣着,呼吸很急很喘,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人。

        忽然觉得,非常、非常的不真实。

        像在做梦一样。

        ……

        少女生了一张极其漂亮标志的脸蛋,即使不施脂粉,也是肤若凝脂、眉目如画的。

        这时候,她刚跑完3000米,本就香汗淋漓,喝过水、平复了一会儿后,嘴唇也恢复了血色,又红亮又莹润。有几缕碎发顺着汗水蜿蜿蜒蜒地贴在了脸侧。

        她微张着小嘴喘气,一双秋水般的剪剪杏眼正目光怔愣而迷离地看着面前的人,内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情愫。

        明明很欲很媚,却又偏偏纯净得像一汪泉水。

        令人不自觉就被勾住了心尖尖。

        痒。

        微风轻轻一吹,一股邪火就抑制不住地往脑子里蹿。

        男生性感的喉结上下滚了滚,喉咙间干得像是要烧起来,声音被火灼了一样的哑。

        “别看了。”

        不知是在说她,还是在警醒自己。

        话音刚落,两人都像触电似的收回了目光。

        心里冒出了丝丝缕缕奇异的感觉,又酥又麻,顺着血管流遍全身。

        似乎要把骨头都缠得瘫软下去。

        这样的感受,又和刚才跑步时因为疲累而产生的无力感不太一样。

        因为现在,舒禾忍不住的想要更多。

        不想停,反而想要更多。

        舒禾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得不轻。

        她急急地喘了几口气,头埋得很低,说话的声音也近乎嗫嚅:“谢谢学长……”

        许嘉实闭了闭眼,努力压下心里不那么干净的念头,十分隐忍地“嗯”了声。

        小腹发紧。

        却也没有站起身来走人。

        就陪她在这里坐着,目光转向别处,一言不发的。

        舒禾偷偷瞄了他一眼。

        唇角忍不住悄悄扬了起来。

        不想他走。

        想要这一刻的时间过得慢一点。

        再慢一点。

        让她能把这一幕永远地存进脑子里。

        想着想着,心思就不由得飘得远了些。

        自上次他帮自己拒绝李城以来,才过了没几天,她的初牵和初抱却都莫名其妙地交代在他手里了。

        或许,同样也是他的初牵和初抱。

        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自己在他眼里,会不会变成一个觊觎他美色的,很不矜持、又急不可待的形象?

        唔。

        舒禾忍不住捂住了自己滚烫的脸颊。

        她和他之间发生的巧合太多太多了。

        多到,足以让她对他起一些不一样的心思。

        很不争气的,甚至还没熬到见他真容的那一刻,就好像已经沦陷了。

        ——

        因为舒禾最后的那一摔,她的上身比脚先过终点线,而脚,又是后来被许嘉实半拖半抱着过线的。

        在这半拖半抱的暧昧时刻,舒禾身后的那位选手非常不解风情地趁机冲了线,成为第七名,舒禾就恰好卡在了第八的位置。

        这一摔太经典了。

        还很狗血。

        虽然并没有人在背后恶意乱传,类似于说小甜妹“耍心机为了接近会长大佬”之类的话,但这个偶像剧般的画面依然在C大校园内,被口口、字字、图图相传,再度掀起了一阵如火如荼的大讨论。

        讨论大致围绕着“是小甜妹暗恋大佬、还是大佬暗恋小甜妹”“两个人到底有没有在一起”“几乎没有交集的两个人究竟是怎么认识的”几个方面进行展开。

        甚至,还有热心的技术型网友把两人的个人信息都扒了好大一部分出来,不少细心的吃瓜群众都发现了两人的学号互为彼此生日的小秘密。

        又是一波大而猛的风浪。

        这导致,舒禾哪怕是正常走在路上,都总是会碰到对自己指指点点的人。

        虽然没有恶意,但也确实对她的生活造成了一些些困扰,搞得她也想像冰冰一样每天都用口罩和帽子把自己的脸遮起来了。

        舒禾觉得,像冰冰那么低调的人,应该也不希望自己连脸都没露,就被这样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的吧。

        于是,百般无奈之下,她只好亲自给浏览量极大的表白墙实名投了一稿,进行自我澄清。

        【一团小光:希望墙墙能帮我发一下这条,不用打码,谢谢^_^】

        【一团小光:大家好,我是舒禾。】

        【一团小光:从开学到现在,大家应该不难发现,我走在路上的时候,不是独自一人、就是和室友一起,几乎没有和男生同框出现过;我们也都知道会长的性格,而且他平时很忙,应该没有时间谈恋爱。】

        【一团小光:我跟会长没有除了校学生会上下级以外的其他关系,请不要再胡乱猜测啦!谢谢大家的关心。】

        此消息一出,转赞评都立刻暴涨,效果立竿见影。还没过一天,那些漫天纷飞的议论声就全部销声匿迹了,说说下面的评论也都十分理智友好,还顺带把她夸了一通。

        【/猪:好啦好啦,虽然有点可惜,但是小学妹肯定是被影响到正常生活了,才忍不住出来发声的。人家又不是明星,也没做错什么事,没必要接受这些的猜测和讨论,大家不要再YY啦!】

        【BlueGlass:太好了,吃下这颗定心丸,我又能好了!女神我来了!】

        【星·月:呜呜呜,会长不愧是公共资源、C大首席端水艺术家,连见到这么漂亮的女生都能坐怀不乱。】

        晚上,舒禾折回去翻评论的时候,觉得自己明明是应该为摆脱了流言蜚语而开心的,但心里却控制不住地觉得失落。

        不知道为什么,自运动会结束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和他偶遇过了。

        当然,更没有在微信上聊过天。

        已经一个星期了。

        她好像还从来没和他相隔这么久没见过。

        本来,如果不发这条表白墙的话,她和他可能还能勉强算得上有那么一点联系。

        但是现在她澄清了,就真的是亲手把这最后一丁点虚无缥缈的联系也切断了。

        就真的像上次牛欣说的一样。

        哪天运气用完了,C大的校园那么大,他们可能半个月都见不到一面。

        可能是因为运动会那天发生的一切美好得太不真实了,所以,舒禾不小心把自己的好运气一下子全部用完了。

        她和他的时间线划过了十二点。

        灰姑娘的魔法失效了。

        可她却好像沉浸在童话里,出不来了。

        本来还有些相信他也至少有一点喜欢自己的。

        随着钟声敲响,现在又变得不敢确定了。

        万一运动会那天,真的只是一个美妙的梦境呢?

        又或者说,他对自己流露出类似于“喜欢”的情绪的那一部分,只是她自己的臆想。

        如果不是的话,他那边怎么就一点动静也没有呢?

        要是真的喜欢,怎么会到现在还不来找自己呢?

        ——

        许嘉实忙完一堆乱七八糟的事,刚拿起手机,就收到了来自蒋一铭连环轰炸的消息。

        还都是长语音。

        嗤。

        这个逼每次找自己,都不是什么好事。

        他本来想直接不理的,但偏偏对面还坚持不懈地对他进行着源源不断的疯狂输出。

        现在变成了一条两秒的短语音。

        像是不让他看见不罢休的样子。

        许嘉实只好非常冷漠地甩了两个字过去。

        屏幕对面的蒋一铭看到那句无情至极“打字”,简直气得牙痒痒,咬着后槽牙骂了句脏话。

        草!

        所以,他好心跑过来跟他说了这么一大堆,他根本连点都没点开!

        妈的。

        要不是他是他领导,领导不开心,下级也得跟着受罪,他才懒得跟他讲那么多!

        蒋一铭闭上眼,做了个深呼吸,开始卖力敲起键盘来。

        【已有女友,比你好看:大佬,你快去看表白墙,出大问题!】

        【。:?】

        【已有女友,比你好看:算了,我知道你老土,不知道表白墙是什么东西,所以我行行好,去给你找图来。】

        ……

        老土的许嘉实:爷笑了。

        蒋一铭说话之前也不看看自己每天都什么打扮。

        渐变水洗牛仔裤。

        屎黄屎绿格子衫。

        渣男必备锡纸烫。

        教导主任眼镜框。

        简直在侮辱脚上的那双AJ。

        真他妈想再去多踩两脚。

        ……

        屏幕对面的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他心里被花样百出地骂了个遍,吭哧吭哧地切出微信,换成QQ,打开表白墙的空间,翻到舒禾的那条截图,保存下来,给他发过去。

        【已有女友,比你好看:你自己看吧。】

        【已有女友,比你好看:你说说你,除了长得帅、工作狂和会读书以外,还有点什么屁用没有?】

        【已有女友,比你好看:运动动不过我,撩妹也撩不过我。】

        【已有女友,比你好看:套路短浅就算了,撩个妹居然还能把送到手里的人给撩没了。】

        【已有女友,比你好看:我今天就正式授封你为“撩没达人”,你觉得怎么样?】

        许嘉实根本没理会他的消息。

        甚至没看见。

        在回完那两个字以后,他就径直去洗了个澡。

        等出来的时候,手机里果不其然的又是一大堆文字轰炸。

        许嘉实十分熟稔地先把叨叨不绝的人给屏蔽了,重新切回聊天框,点开那张图。

        然后愣了半晌。

        眸色渐渐变深。

        一对剑眉也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他居然还真的像蒋一铭说的一样。

        把人给撩没了?

        ……

        沉默了足足有两分钟之久,许嘉实给曾斌浩打了个电话。

        “出来喝酒?”

        “谋问题啊!”曾斌浩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要带板子不?”

        “不用。”

        “行,”曾斌浩立即关了电脑,二郎腿一翘,往身后的椅背上倒去,笑得无比灿烂,“这还是十年来,您老头一回赏脸,主动约我喝酒啊~徒弟我就请您喝个爽嘞!”

        “我们去哪?”

        “随便。”

        曾斌浩转了转眼珠子。

        “找个夜店嗨一嗨?”

        “吵。”

        “酒吧?”

        “烟味重。”

        “那搞个烧烤摊,不吃油了吧唧的烧烤,纯喝酒,行吧?”

        “人太多。”

        ……

        草。

        曾斌浩烦躁地伸出两根手指头,揉了揉太阳穴。

        师父挑刺的臭毛病又他妈的犯了。

        也不知道是谁给他惯的。

        一边说着随便,一边又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

        娘们儿兮兮的。

        但这种话是不敢当面说的。

        曾斌浩还是态度十分恭敬地又提出了一个选项。

        “我家,我家总行了吧?”

        “行。”

        ……

        蒋一铭见“撩没达人”半天也不回自己消息,于是发了一条“你是不是伤心欲绝了?”过去,想着调侃调侃他、好让自己扬眉吐气一回,没想到,居然收到了个红色感叹号。

        ???

        妈的,居然又拉黑他!

        这都多少次了!

        每次只要他稍微多发几句话,就被他拉黑。

        现在连他女朋友已经都不屑于玩这种无聊的招了,他居然还乐此不疲!

        娘了吧唧的。

        越想越气。

        蒋一铭觉得他必须得抒发自己郁结的情绪。

        他要打电话骂他!!

        ……

        蒋一铭打来电话的时候,许嘉实刚好出门。

        他用手指头想想都知道他这时候打电话给自己是要干嘛。

        不是奚落嘲讽,就是来出气的。

        嗤。

        他能让他得逞?

        毫不犹豫地挂了。

        还顺便把电话也拉黑了。

        憋不死他。

        ……

        蒋一铭对他拒接这一结果早有预料,也不气馁,又给他打了一个过去。

        于是,收到了机械冰冷、还带着些卡顿感的电子女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日、了、狗、了!

        要打电话给他的亲亲女朋友求安慰!

        ……

        曾斌浩的父母常年在外地工作,家里就他一个人住。

        此时,他早就已经买好了一打啤酒,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只等师父过来。

        许嘉实已经来过他家很多次,轻车熟路地给自己找了双拖鞋换上,迈着长腿,到沙发上坐下。

        “哟!”曾斌浩拍了拍他的大腿,又眼疾手快地把手撤了回来,护得严严实实的,“这位施主!老衲看你今日是情场失意啊!”

        许嘉实扫了他一眼,没理,直接伸手开了瓶啤酒,往喉咙里灌了一大口。

        曾斌浩当然知道他是不爱说话的性格,要借着点酒精才能把话匣子打开,于是自己也开了一瓶,陪他一起喝。

        许嘉实这个人实在活得太养生了。

        导致,两人这样坐在一起喝酒的经历,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他们认识整整十年,加上今天,一共也就三次。

        前两次还都是自己主动约的他。

        说实话,曾斌浩还真的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事,能让这个别人看起来像是奔着“120岁”目标活着的人,主动在半夜找他一起喝酒。

        曾斌浩边喝边跟他碎碎念了很多事,许嘉实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

        两人这样沉静地干掉了四五听,后者却仍旧没有想要交代来意的迹象,始终沉默地喝着酒。

        “行了行了,”曾斌浩有点急了,夺过许嘉实手中的易拉罐,“别喝了,你不是说酗酒伤身么?快点交代,你那里到底出什么事了?”

        酒精的缘故,许嘉实眼神此刻有点迷离,闪动着蒙了雾气的波光,但意识却无比清醒。

        他从善如流地把酒递给曾斌浩,思忖半晌,开口道——

        “女孩子,怎么追?”

        作者有话要说:许嘉实开窍进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