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22章 第二十二遇

第22章 第二十二遇

        当吃瓜群众们还在为李城的投稿而议论纷纷的时候,不知是谁在瓜群里喊了一句“有新情况!”,众人又再次折回了表白墙这一吃瓜的第一线战场。

        然后,看到了那条网名为一个句号的评论。

        【。:她有男朋友了】

        ???

        不可能。

        笑话。

        有个鬼啊有!

        小甜妹前两天才亲自下场澄清过,现在居然又来这种人,还是自己送上门来。

        简直找骂!

        键盘侠们纷纷抱起自己的机械武器,对着这个危言耸听又狂妄自大的热评主人重拳出击。

        【Die:嗯?这热评是什么迷惑发言?小甜妹不是前两天才发墙澄清过?那番话就是表明自己单身啊!还不够明显?这人在做梦,梦里还直接把自己当成梦中情人的男朋友了?】

        【吃西瓜不吐西瓜籽:??这人是不是五行缺骂??】

        【BBKing:睿智,有没有男朋友要你在这里颠倒黑白?我们没眼睛自己不会看?】

        当然,也有理智吃瓜派。

        【我赌五包辣条:前面的大哥也别直接激情开喷吧,万一人家真的有男朋友,所以才要澄清自己和大佬的关系呢?你怎么就看得出来人家一定单身了?说不定只是低调、不想官宣而已。有可能是真瓜。】

        【没房没车先救我妈:笑死,键盘侠又开始了,大家别被轻易带节奏。】

        双方如此争斗了几个回合,出来了一派吃瓜中之瓜的。

        【人傻不能复生: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还有人不知道热评是会长大佬的账号吧!】

        【周杰佗:想看上面吵架的知道真相以后的表情。】

        然后,又出来一派吃瓜中之瓜中之瓜的。

        【馨字笔画真的多:哇,所以,冰冰被盗号了?】

        【已有女友,比你好看:肯定啊,不然你以为就他那幅死相,能找到小甜妹当女朋友?】

        ……

        一番激烈的互动和严密的推理下来,大家最终达成了基本上的一致——

        会长大佬被盗号了。

        毕竟,就算小甜妹真的有男朋友了,会长也不会亲自来表白墙下管这种闲事。

        而如果要说会长就是小甜妹的男朋友的话……

        嚯,那还没有直接说“会长是Gay”来的可信。

        虚惊一场,虚惊一场。

        大家各自吐槽了一番死皮赖脸伪装正主、没想到被拆穿了的盗号狗,就都退散开去,各忙各的事去了。

        表白墙底下才消停没多久,热评上的那只句号又在底下回复了大家的评论。

        【。:没被盗】

        !!!

        惊!

        一句话掀起腥风血雨。

        网友们还在挣扎,怀疑那个盗号狗是存心想搞崩大佬的高冷人设,在背后故意使坏。甚至,已经有手快且技术高超的大佬死忠粉,在背后查起了盗号狗的IP来。

        但是,没过多久,在句号同学的回评下面,又有热心网友曝出了一张图片。

        画面的景别虽然是全景,但胜在图片分辨率非常高,让大家能清晰地看见,大佬正和小甜妹面对面、眼对眼地近距离站着。

        两人身边,围观群众们把路堵得水泄不通,纷纷举着手机拍照、录视频。

        于是,视频没过多久也被传到了网上。

        虽然环境闹哄哄的,听不清两人在说些什么悄悄话,但能清楚地看见小甜妹点头的动作,和大佬把衣服脱下来、亲自给她披上的动作。

        这是……

        实、锤、了、啊!!

        不带脑子、不小心误伤正主大佬的键盘侠们纷纷删评道歉,理智吃瓜的胜利者们得意洋洋,不明所以的于馨和冷嘲热讽的蒋一铭两脸目瞪狗呆。

        还有被无情打碎了和小甜妹在一起的美梦的人,为公共资源的损失而感到伤心欲绝的人,舔着大佬的真实颜值而无法自拔的、丧心病狂的人。

        热度比以往的每一次来得都要更凶猛。

        狂野网友们几乎炸番了评论区。

        表白墙空间承受了它生命不该承受的重量,撑了没到半个小时,直接卡崩了。

        ——

        十几分钟前。

        舒禾在看到那条句号网友发送的评论以后,愣了好半晌。

        她当然知道这是冰冰的号。

        所以,就更加捉摸不透他是什么意思了。

        她神思正懵着,还没来得及接受自己莫名其妙地“被”有了男朋友的这一事实,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是C市本地的号码。

        舒禾犹豫了一下,按了接听:“喂?”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惜字如金地吐出两个字:“下楼。”

        语气生冷中略带一丝紧张。

        是他的声音。

        舒禾的心跳猛然断了一拍。

        随即,一下一下,又狠又急地跳了起来。

        一个她从前连想都不敢想的念头,在此刻,不受控制地钻进了脑子里。

        排山倒海一般,翻涌着把她的理智瞬间淹没,让她下楼梯的脚步都有点虚浮。

        舒禾出门前,只来得及抓上手机和门卡,甚至连外衣都忘记要套一件,慌里慌张地离开了寝室。

        到楼下的时候,又被外头凉丝丝的风一刺激,冻得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终于清醒了一点。

        宿舍楼外围了好多人,有男有女,正交头接耳着,组成以站在正中间的那人为中心、大约两米为半径的一个弧,把进楼的路堵得水泄不通的。

        在舒禾出现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

        舒禾的心跳得更快了。

        向前走的每一步都变得极为缓慢。

        她甚至不敢看他,只是低着头,磨磨蹭蹭的走着。

        但另一边的人,却仿佛按捺不住似的,大步向她走来。

        舒禾面前忽然落下一片高大的阴影。

        许嘉实喊她的名字,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

        “舒禾。”

        舒禾揪着睡裙的指尖一颤,鬼使神差地抬起头。

        他今天没有戴口罩,也没有戴帽子。

        舒禾于是看到了那完整的,张帅到惨绝人寰的脸。

        一瞬间,就像是被下了蛊一样。

        从没有见过像他这样清冷又勾人的长相。

        脸上的每一个部位、每一寸皮肤,都恰到好处地融合,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线条流畅、轮廓分明,鬼斧神工一般。像是能把人心里对于“好看”的那个,无比朦胧的概念,一瞬间化为实质,直截了当地展现在面前。

        比雕塑更加完美,不像是人间能有的面庞。

        令人忍不住惊叹和仰望。

        尤其是那一双眼睛。

        幽深得像是一潭深不见底又充满神秘的水。

        对视的时候,让人情不自禁地被吸进去、勾了魂,在里面荡荡地游着。

        思绪一片空茫,却全身心地沉溺在里面。

        出不来,也不愿意出来。

        让人只要看上一眼,就再也忘不了的惊艳。

        寝室楼前的灯光不亮,远远地照过来,打在长身玉立的少年身上。

        四下的喧闹声仿佛在一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周围的景物也变得朦胧起来,只剩面前那惊世绝艳的一张脸,处处精致,处处清晰。

        少女纤长细密的睫毛扑闪了一下。

        良久,仍在盯着他发愣。

        “舒禾。”

        许嘉实又喊了她一声。

        舒禾这才回过神来,如梦初醒般,急急地喘了几口气,白皙的脸上也迅速飞红,极轻极轻地应他了一句。

        许嘉实此刻同样十分紧张,面部线条随着情绪而变得有些僵硬。

        他深呼一口气,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人,一本正经、一字一句地说出他早就准备好的表白词——

        “月老给我们牵的不是红线,大概是根钢丝。”

        “躲不掉的,恋爱吧。”

        “……”

        不是问句,也不是感叹句。

        是陈述句。

        舒禾被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宣判词惊得不轻。

        她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一时分不清自己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里。

        舒禾小幅度地动了动手指,在掌心轻轻挠了一下。

        似乎是怕第一次以真面目示人,她不敢认他,许嘉实再次淡淡地开口,自报家门。

        “许嘉实。”

        舒禾讷讷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的。”

        这个动作一出来。

        哦豁,完蛋。

        围观群众们见到小甜妹点了头,顿时兴奋了起来,人群中发出一阵阵土拨鼠尖叫和起哄的呐喊声。

        “啊啊啊——!她同意了她同意了她同意了啊!”

        “淦!!神仙爱情,我是见证人啊……呜呜,果然好看的人还是会和好看的人在一起的!”

        “啊呜——第一次见大佬真容,美得不可方物!上一秒还想上去要个微信的,结果下一秒他就脱单了……不过还是祝福啊!”

        “卧槽!亲一个,亲一个!求求了,让我圆满吧!”

        ……

        正处在暴风中央的舒禾隐隐约约听到四周传来的这些话,现在就是非常凌乱。

        觉得自己好像一只被烧得红透了的傻鹅,完全呆在了原地。

        她刚才点头,点的是“我知道你是许嘉实”,而不是“我同意要跟你谈恋爱了”啊!

        可是大家都以为错了。

        甚至,这个大家,还包括本场戏的男主角。

        许嘉实见她点头,在心里舒了口气,表情缓和了许多。

        男生低低地“嗯”了一声,又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到她肩上,还非常体贴地弯下腰,帮她把衣服向里拢了拢。

        这个动作让两人突然靠得很近。

        衣料和手臂上的皮肤摩擦,伴着他因呼吸而在她发顶激起的细密电流,顺着血管传遍全身。

        酥酥麻麻的痒。

        舒禾微微动了动,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而滚烫,眼神飘忽闪躲,不知所措起来。

        不敢抬头看他。

        眼垂得很低。

        害羞得要命。

        许嘉实轻笑起来,修长的五指握住她纤细的手腕,用了几分力,把人向自己身前带了带。

        嫣红的唇瓣凑到她耳畔。

        “今天晚点回去,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