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23章 第二十三遇

第23章 第二十三遇

        男生的手带着滚烫的热度,贴着自己发凉的手腕。

        围观群众非常吵闹,尖叫声、起哄声、鼓掌声,此起彼伏、源源不断地传来。

        但这些声音与舒禾之间,却好像隔着很远一段距离。

        她能听见,却不能听清。

        耳边唯一清晰的,只有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分不清是谁的。

        她的,和他的,交杂在一起。

        震耳欲聋般,在耳边一下一下的轰鸣着。

        明明她与他之间还隔了一步远,却好像亲密地拥抱在一起了一样。

        甚至,连被他握住的手腕,都能感受到跳动的脉搏。

        少年略微紊乱的呼吸喷洒在她耳际的碎发间。

        碎发飘起,和肌肤轻触。

        痒得人忍不住想躲。

        舒禾又轻微地动了动,眼神始终盯着他的前襟,神情局促极了。

        揪着睡裙的手心被汗湿,脸上的热意让意识有些涣散。

        呼吸又急又重。

        而后,舒禾听到自己很轻又很娇地应了一声——

        “好。”

        ……

        许嘉实拉着她往外走,围观群众们十分默契地让开一条道,气氛不约而同地变得安静。

        这样万众瞩目又屏息凝神的场景,让舒禾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仿佛面前的一切都被刻意放缓了。

        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特写。

        聚焦在了她被他握着的手腕上。

        一片滚烫。

        如梦似幻。

        导致她神思一片迷乱,只是下意识地跟着他走。

        此时已经接近十一点,走出宿舍区以后,街道上没什么人,到处都幽暗暗的。

        许嘉实一路把她带到校园内的钩月湖边,没放开手。

        舒禾看着面前波光粼粼的湖,觉得仿佛全身的触觉都集中在了和他肌肤接触的那一小片地方。

        心跳很快。

        许嘉实手上的力道松了些。

        舒禾随之微微松了口气。

        然后,感受到他将修长有力的五指向下探去。

        大拇指划过她的手心。

        若有似无的痒。

        电流牵引,连带着全身痒了起来。

        舒禾呼吸一滞。

        不自觉地蜷了蜷手指。

        许嘉实却不给她再退的余地,大手向内一扣,包住她的整只手,像那天教学楼门口的场景一样。

        但又不尽相同。

        温温热热的触感。

        像是有一条毛茸茸的猫尾巴,在心尖轻轻挠了一下。

        自内而外的一股热意缓缓蒸腾而上,将舒禾整个人都晕出一层淡淡的粉色。

        少女纤长细密的睫毛扑闪着,粉嫩的樱唇一张一翕的,说不出话。

        今晚的月光很淡,风很轻,可湖水上粼粼的波光却很亮。

        舒禾被他稍稍用了些力的手腕一拉,顺势转了一个角度,面对着他,对上那双比水面更亮的眸子。

        她吞了吞口水,觉得有些热。

        想把外套脱下来。

        舒禾瞥开和许嘉实对视的目光,缓缓伸出那只没被牵住的右手,去扯肩上披着的衣服。

        衣料顺着滑嫩的肌肤向外拉,露出半边精致漂亮的锁骨,在幽暗柔和的光线下,显得愈发细腻白皙。

        许嘉实眸色微变,喉间仿佛被火烫了一下,灼灼地烧了起来,说话的嗓音有些沙。

        “别脱。”

        感受到他语气的变化,舒禾的手一顿,觉得这衣服好像盖回去也不是,不盖回去也不是。

        “外面凉。”

        他抿了抿唇,又补了一句。

        舒禾讷讷地点头,手被他顺势握住,连带着把衣服也向里拢了些。

        锁骨间的娇丽颜色被遮了个严严实实。

        许嘉实凝视着她,目光中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他握着她右手的手动了动,寻着她的指缝,扣了进去。

        此时,舒禾的左手正被他的大掌全部包裹在手心里,右手则与他十指相扣。

        她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半晌。

        许嘉实指尖轻敲她的左手,低着嗓子问:“喜欢这样牵?”

        再同样轻敲了一下右手。

        “还是这样牵?”

        舒禾莫名觉得羞耻。

        心跳很快,脑子很懵,不知道该怎么答他。

        可明明只是牵个手而已。

        “嗯?”

        他催促了一声,嗓音像是从蛊盅里浸泡过后捞出来的一样,每一个音节都彻骨的酥。

        舒禾动了动右手,轻伏在他手背的食指指尖动了动,声音小得像蚊子叫:“这样。”

        许嘉实轻笑着将她的左手放开。

        舒禾没敢看他的表情,也没盯着两人交缠的手,眼神飘忽不定的时候,身体上传来的触感更为明显。

        她手心的汗把他都捂热了。

        舒禾深呼了一口气,喊他:“许嘉实。”

        “嗯。”许嘉实应了声,把她拉得离自己更近了一点,“抬头。”

        舒禾愣了一下,抬起头看他。

        少年又“嗯”了一句,像是赞许,然后教她:“说话的时候,要看着我。”

        “你……我……”

        小姑娘低垂着眼,紧张到连话都说不出来。

        许嘉实勾着尾音问:“我?”

        舒禾还仰着头,却闭上了眼,一对睫毛像振翅欲飞的蝴蝶,声音近乎于嗫嚅。

        “你太好看了,我看着你……就会紧张。”

        许嘉实低低地笑起来,悦耳的嗓音伴着轻微的晚风吹进她耳中,性感得要命。

        “本来觉得长相是负担,但是现在,”他语气顿了顿,“觉得还不错。”

        舒禾闻言,连忙睁开眼,为自己辩解:“但我不是因为你好看才喜欢你的!毕竟……毕竟我喜欢你的时候,也没有怎么见到你的长相……”

        “哦?”许嘉实将半边剑眉向上扬了扬,看着面前明显慌乱的人,语调也跟着上扬,“这算表白?”

        舒禾一怔。

        随即,一股窘迫裹挟着浓浓的不知所措的情绪霎时间席卷而来。

        她干脆抬起两只手,把脸捂住。

        感受到手上的动静,许嘉实用了几分力,没让她逃开。

        舒禾只好将左手的五指摊开,挡住脸,一双眼睛闭得紧紧的。

        许嘉实好笑地把她捂脸的手拿开,抬手将她耳边那一缕散乱的发轻轻别至而后。

        声音极度柔和,还掺了些诱哄的意味。

        “别害羞。”

        他停顿了许久。

        若有似无的好听声线落下。

        “我也喜欢你的。”

        舒禾呼吸轻轻颤了颤,心中忽然从不知道哪处,涌出许许多多的甜来,将整个人都盈满,唇角也不受控制地弯了弯。

        她说话的气息有些不稳:“……我紧张。”

        面前的人肌肤瓷白,面颊嫣然,嘴唇红润,像春天里竞相绽放的百花一样娇美,看得人心痒难耐。

        许嘉实很想把她摘下来,拿回家自己哄着养着,却又怕她干脆羞得合了起来,再也不敢开。

        少年眸光闪了闪,俯下身,认真地看着她。

        两人离得很尽,他温热的呼吸就喷洒在她的唇间。

        那一小片地方瞬间变得很烫。

        被他撩动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和意志,完全不受她控制。

        他弯着腰,目光锁在和她平视的高度,眼里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声音低沉而有磁性。

        “紧张就多看看,看多了就免疫了。”

        “……”

        舒禾呼了口气。

        觉得自己大概是没了。

        彻底完了。

        她仰着脸盯着他看。

        皎洁月色下,男生深邃的面庞轮廓分明,眼眸幽深,倒映星辉。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愣,背后的热意全部退散,又一阵风吹过,冷得她一缩。

        许嘉实低着头,骨骼分明的双手帮她扣上了外套最顶上的一颗扣子。

        纤瘦的少女被罩自己的衣服里,下摆长出一大截,落到大腿快一半处。

        “回去?”许嘉实问道。

        舒禾犹豫了一下,轻轻摇头,很小声地拒绝:“还不想。”

        许嘉实眉梢轻抬,显得有些意外:“不冷?”

        “冷的,”舒禾很快地承认了,语气有一点固执,又带着些撒娇的意味,“但是还不想回去。”

        许嘉实闻言,低声笑了出来。

        “现在不害羞了?”

        话音刚落,闻者的脸上又“唰”得涨红了一片。

        许嘉实神色柔和,揉了揉她的发顶,没再逗她,牵着人往别处走。

        “那我们换个地方继续。”

        舒禾不算费劲地跟着他刻意放慢了的脚步,一颗心比小径上毫无章法、密密麻麻排布的鹅卵石还乱,支支吾吾地问:“继,继……续什么?”

        许嘉实把她拉到一座教学楼后方,在背风的墙后。

        少年垂眸看着她,目光中星星点点地闪着光,表情十分认真,像是在与她讨论什么学术问题一般,一本正经地回答:“继续约会。”

        他们这样,也算是约会吗?

        舒禾怔了怔,呼吸有些急促。

        她频繁地眨着眼,以避开他火热的目光。

        “我……我们,第一次约会……应该,不用……干什么吧?”

        许嘉实凑得她近了一步,像是在仔细观察她的表情。

        良久,才好笑地开口反问:“你想干什么?”

        “……我不知道。”小姑娘细声细气的,语气和目光都小心翼翼,“你……想干什么?”

        许嘉实眸光闪了闪,不依不饶地把问题又抛了回去:“我能干什么?”

        舒禾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后背贴在墙上,闭上了眼,一幅任人宰割的样子。

        “我,都……都行……”

        许嘉实性感的喉结滚了滚,又向前进一步。

        舒禾还想退,脚跟却已经抵在了墙角。

        许嘉实凝望着她。

        半晌。

        他将两人十指相扣的手往上抬。

        又转了个向,让自己的手背贴在墙上,紧紧地握住她,唇边噙了抹笑意。

        “这样可以么?”

        他的胸膛几乎贴上她埋下去的脸颊。

        而后,又缓缓探出另一只手,去寻她的手腕。

        压迫感袭来,混着他身上独有的清冽香气。

        舒禾脚心发麻,觉得自己仿佛要瘫软下去。

        男生握住她的皓腕,带着她向上攀,攀到和眼睛相当的高度,再把人禁锢在自己和墙组成的封闭区域内。

        嗓音哑得不行。

        “这样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