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30章 第三十遇

第30章 第三十遇

        时间走到十点左右。

        现在离几个男生们散场的时间还早,许嘉实把滑板放在一边,和他们打了个招呼,预备先送舒禾回去。

        板仔们齐齐停下了脚底的动作,遥远地冲她挥手告别。

        舒禾也跟他们挥了挥手,看着肩阔腿长的男生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许嘉实刚结束高强度的运动,此时的发型有些乱,他发尖沾了很多汗,略略黏连着,一点一点地向下沁水,在灯光下看去,反着盈盈的光。

        少年正向自己越靠越近。

        舒禾盯着他嫣红的唇,莫名觉得羞。

        她触电似的移开目光,弯下腰,从地上拿了一瓶没开封过的水递给他。

        许嘉实拧开瓶盖,仰头灌了几大口,脖颈间凸出的喉结一滑一动,伴随着并不太明显的、性感的吞咽声。

        他用剩下的水随意洗了洗手,偏过头问:“有纸么?”

        “噢,有的。”舒禾神情呆呆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小袋纸巾递给他。

        许嘉实抽了一张,仔细地把指尖上余留的水珠擦干净,又把纸巾和矿泉水瓶一起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动作自然地牵住她,带她往回走。

        舒禾在他手心轻轻勾了勾,问道:“送我回去以后,你还要回来接着滑吗?”

        “嗯。”许嘉实点头,“平时在学校里没什么时间,周末练得久一点。”

        舒禾闻言,忽然停下脚步,站到他身前,仔仔细细地把人端详了一番。

        面前的男生唇红齿白,皮肤冷白而光洁,好得让她一个女孩子都有些嫉妒。

        许嘉实扬眉:“在看什么?”

        舒禾没有顺着自己的思路找到意想中的东西,语气有点闷:“你经常熬夜,为什么没有黑眼圈?”

        许嘉实神色顿了顿。

        下一秒。

        男生弯下腰,凑得离她很近。

        他捉住她的目光,眼底漾起一丝笑意,薄唇轻启,缓缓吐出两个字,嗓音低沉而有磁性。

        “甚好。”

        “……?”

        怎么好端端的,还跟自己扯起文言文来了?

        舒禾愣了半晌。

        仔细一想,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他说的分明是“肾好”。

        ……

        脸红来得很迟钝,但是却很迅速。

        舒禾慌忙撤开和他对视的目光。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心虚些什么,她条件反射地扭头就走。

        许嘉实好整以暇地看着小少女从一脸懵然到恼羞成怒的模样,不紧不慢地压着步子,跟在她身后。

        调戏小朋友实在太有意思。

        他忍不住勾了勾唇。

        舒禾走着走着,步子逐渐逐渐慢了下来,到最后,直接停在了原地,等他追上来。

        忽然想到自己刚才问那句话的主要目的,差点就被他给带跑偏了。

        她又不是真的要说他有黑眼圈,只是想叫他不要总是熬夜而已。

        人要善于抓住重点。

        许嘉实没几步就跟了上来,这回没有牵手,而是用右手揽着她的肩,把人勾在自己怀里。

        舒禾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

        气势不能输!

        她向斜侧方仰起头,看着他,脸还红着,轻声喊他的名字。

        “许嘉实。”

        许嘉实对上她的目光。

        一双又清又亮的眸子像天边星芒,看着她的时候,让人的魂魄毫无底线和原则的,自愿被勾着走。

        舒禾努力想让自己清醒一点,耳尖染上粉色,动了动唇。

        “……我觉得,你的肾,”小姑娘闭上眼,深深呼了口气,硬着头皮说道,“还可以更好一点。”

        “……?”

        许嘉实一愣。

        “所以,”舒禾一鼓作气,强撑着羞赧把话说完,“你少熬点夜。”

        气氛沉默了几秒。

        随即,头顶传来一阵悦耳的低笑声。

        舒禾缩在袖口里的手来回搓着,窘迫得不能自己。

        许嘉实揉了揉她的脑袋,轻声应了句“好”。

        舒禾假装若无其事地向前走。

        许嘉实抬腿跟上,将自己勾着她的那条手臂向上抬,食指指尖蹭了蹭少女细嫩光滑的下巴。

        因为刚用矿泉水洗了手,他皮肤的温度偏凉。

        冷冷的触碰显得不太有真实感。

        舒禾神色顿了顿,脚上也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感受到他的指尖继续向上,抚到她的唇。

        舒禾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不由自主、聚精会神地感受着嘴唇上传来的电流,唇角酥了一片。

        他像个妖孽。

        “少熬夜,”妖孽趴到她颈边,又将唇凑到她耳畔,气音沙哑而魅惑,一字一句地说,“为了我们以后的——”

        “性/福/生/活。”

        “……”

        舒禾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半个音节,呼吸烫极了。

        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自己已经成年了这个事实。

        还以为自己喜欢的是一块冰呢,没想到喜欢的是一只披着冰皮的狼。

        舒禾觉得许嘉实的高冷人设在此刻崩塌碎裂。

        在她心里,他已经变成碎冰冰了!

        少女心情复杂地瞄了一眼身边的人。

        碎冰冰此时神态自若,没有丝毫羞耻心,还拿手又在她脸上蹭了蹭。

        ……

        舒禾把头别开,面上一片娇怯,很没气势地小声拒绝:“别蹭了,手上很多细菌的。”

        许嘉实正在动作的手一顿,眸光闪了闪,把她转到面对自己的方向。

        少年喉结上下滚了滚,用刚刚摸她的那根食指点着自己的嘴唇,嗓音沉越,带着点沙哑。

        “这里没有细菌。”

        舒禾盯着他性感撩人的动作,身上莫名的有些酥软。

        她无意识地去揪他的衣摆,缩紧了指尖,微微张着嘴,目光有些迷离。

        少女雪肤樱唇,双颊绯粉,一双杏眸含着湿意,又娇又灵。

        看得人心头邪念四起。

        许嘉实调整了一下粗重的呼吸,再靠近她一步。

        两人对视了许久。

        半晌。

        少年低低地叹了口气。

        最终也只是把人圈进怀里,极尽克制地在她额间落下一吻。

        小心翼翼地细心呵护,一步一步地试探向前。

        不敢对她放肆。

        舒禾觉得被他吻过的地方灼烫无比,像他给她的烙印,新鲜又炽烈。

        她将整个人都埋在他怀里,心跳凌乱极了,却又感觉十分微妙。

        奇异的欢欣。

        舒禾抱住他的腰,将侧脸贴在他胸前,轻轻呢喃:“好舍不得呀。”

        许嘉实眉梢轻抬:“嗯?”

        他说话的时候,胸腔微微震颤,震感贴着她面部的肌肤,好像要将她的矜持全部击碎。

        舒禾语气停顿了好久,小声咕哝:“舍不得这么快回家。”

        因为两人正拥抱着,少女的声音没有平时清灵,却多了几分嗲的意味,像是在撒娇。

        让许嘉实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就想再找个由头明天见。

        他思忖了一会儿,问道:“小光恢复得怎么样了?”

        舒禾:“还挺好的,他很乖。”

        许嘉实:“明天带他去拆板?”

        舒禾眼神一亮,抬起头看他:“好!”

        ……

        两人一路腻歪着,将近十一点才到家。

        舒禾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进去。

        客厅的灯亮着,里头却没有人。

        舒廉和胡华静应该都在卧室。

        小光见她回来了,兴奋地仰着脑袋叫了几声。

        “宝贝女儿回来啦!”胡华静刚洗好脸,听到小光的叫声,从卫生间出来,恰好看见舒禾,“今天跟同学玩得那么开心呀?这么晚才回家。”

        舒禾点了点头。

        胡华静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你们两个女孩子出门,冬天,又是大晚上的,街上人少,妈妈不太放心。以后还是尽量早点回家,要是实在聊不够,你把同学叫到家里来住也行的。”

        “……”

        舒禾本来还想装模作样地应下来的,但把男朋友叫到家里来住也确实有点过了。

        胡华静和舒廉都是很开明的家长,从来不会对她的行动过多地询问,今天两人的对话到这里本来也就应该结束,舒禾正预备和胡华静道一句晚安、回到卧室里洗漱休息,后者就蹙着眉,挡在了她身前。

        舒禾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觉得自己好像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她天真地问道:“妈妈,怎么了?”

        胡华静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她。

        又伸手摸了摸她脖子上的那条,明显是男款的围巾。

        说话的语气意味不明。

        “你买的?”

        嘶。

        舒禾完全忘记还有这回事了。

        她从小就不会撒谎,这会儿小心思被戳破,一下子慌了。

        只好诚实地嗫嚅道:“……不是。”

        胡华静这下完全没有了要回房间去睡觉的意思。

        她拉着女儿的手在沙发上坐下,继续问:“男朋友的?”

        主卧的房门本来就没关,舒廉正躺在床上等胡华静回来。这下听到她说的“男朋友”三个字,他皱了皱眉,迅速从床上起来,小跑到客厅里,面无表情地坐在了母女俩身边。

        “……爸爸。”

        舒禾无奈极了。

        舒廉的动作和胡华静如出一辙,摸了摸她的围巾,又问了一遍:“男朋友的?”

        “……”

        舒禾只好点了点头。

        舒廉:“学校里的同学?”

        “哎呀,你这问得不上道!”胡华静拍了拍舒廉的腿,又把脸转向舒禾,“是不是上次给你送口红,又帮小光联系医生的那个学长?”

        舒禾深呼一口气,觉得自己的眼皮在狂跳。

        她试图解释:“是他,但那时候我们还没在一起,我们是前段时间才在一起的,还没到一个月呢……”

        听到肯定的回答,胡华静并没有舒禾想的那样开心或者八卦,反而握住舒廉的手,和他对视一眼,欲言又止。

        舒禾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胡华静:“刚刚是男朋友送你回来的吧?你早点跟爸爸妈妈说,爸爸妈妈也不用担心你的安全了。”

        舒禾讷了讷,点头:“……送了的。”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

        胡华静叹了口气:“既然确定谈恋爱了,就好好对人家,不能单方面让男生为你付出,女生也要给反馈的。上次爸爸妈妈给你的恋爱经费也要用起来,不够了再问爸爸妈妈要。”

        舒禾十分尴尬地应了句“好”。

        交代完一些有的没的,胡华静拉着舒廉回了卧室。

        边走,舒廉还边劝她:“虽然我们女儿那么漂亮,跟那个臭小子谈恋爱是吃亏了点,但她要是非得喜欢,我们也没办法。先让他们谈着吧,未来会是什么样都还没个定数呢。”

        胡华静觉得颇有道理,点了点头。

        “也是,他们现在的小年轻嘛,莽撞得很,说不定哪天吵个架、回来哭一哭,就决定要分手了。”

        “哎,女儿大了不由娘啊!生出来的时候,只有一跟手臂那么点大的小宝宝,一转眼都跟人谈恋爱了……”

        ……

        清楚听到完整对话的舒禾噎了噎。

        忽然明白了他们刚才相顾无言、欲言又止的原因。

        在胡华静和舒廉的心里,许嘉实就是一个对自己掏心掏肺但是脸上长期大面积过敏只能以口罩和帽子形象示人的——

        丑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