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36章 存六颗心

第36章 存六颗心

        彩排一直到晚上六点半才正式结束。

        早就有志愿者和学生会的工作人员们,忙前忙后的给之前填表说要订餐的表演者们准备好了晚饭。一荤一素、外配一盒密封包装的汤。

        舒禾那边结束了致谢环节以后,直接下场回到休息室。

        她在门口领取一份盒饭,窝回自己的那个小角落里吃了起来。

        虽然表演在晚上八点半才正式开始,轮到自己时估计也该接近九点了,但是体育馆和食堂离得很远,舒禾懒得再费时间赶过去一趟。

        她预备吃完饭以后,稍事休息一会儿,就在体育馆里找个体操教室再练一练节目。

        这个想法和五个Popper不谋而合。

        饭后,几人一直在体操教室练到八点,才重新回到休息室候场。

        舒禾边补妆边和他们讨论了一下刚才彩排时新发现的问题。

        时间过得很快,没一会儿就轮到了第五个节目。

        舒禾心砰砰跳,一对秀眉微微皱着,显得十分紧张。

        因为是机器人们先出场、少女最后亮相,所以舒禾候场的时候,站在队伍最尾端。

        男生们的个子都高,她身前像是竖了五层厚厚的高墙,那股压迫感,顿时让人更加焦虑了。

        舒禾抿着唇,戳了戳站在自己前面的王梓谦。

        舞台音响里传来的音量很大,她适当提高了点声音,说道:“一会儿如果技巧失误的话,你不用管我,把我当成书包一样丢下来就行了,我可以自己临场发挥救场的。”

        “……”

        把仙女当成书包。

        牛批。

        反正他是做不到。

        王梓谦简直被她的敬业精神噎得无话可说。

        摔出几个淤青倒还好,但是万一到时候不小心搞成骨折或者骨裂了,那才是真的得不偿失。

        大家一起相互扶持着流了半个月的汗,多少发展出了一些革命友谊,想到舒禾这么不把自己的身体健康当回事儿,王梓谦的情绪激越了起来,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地变响了很多,显得十分暴躁。

        “我要是把你丢下不管,我还是人不?!”

        “你到底是质疑我的力气,还是质疑我一米八的身高摔不死你?!”

        舒禾被他突如其来的发火惊了惊。

        她愣住几秒,小声嘟囔了一句“只是说以防万一啦”。

        前面听到完整对话的齐瀚嘴角一抽。

        “你少来,我们可不想被会长打半残。”

        舒禾呼了口气,说道:“这个作品的构思这么精妙,而且全程都有摄影机记录,难道你们不想留下一个名垂校史的漂亮的舞台吗?”

        见两人不说话,她又补了一句:“真的没事,我很耐摔的!而且会长也不会把你们打半残。”

        她话音刚落,背后便传来了一道又沉又冷的声音。

        因为站正在走廊里,男生说话时还自带回音和混响的效果,像是来自地狱的催命厉鬼。

        “我会。”

        “……”

        那斩钉截铁的语气和不容置疑的强势气场,让几个Popper不禁觉得,自己不仅仅是会被打半残那么简单。

        几人齐刷刷地往后退了一步。

        舒禾呆住,慢腾腾地转过身去,对上那双泛着凌光的眼。

        她咽了咽口水,心虚极了:“你怎么来啦……”

        许嘉实没答她,也没看她,薄唇轻启,惜字如金地吐出两个字。

        “别摔。”

        这话分明是对着她身后的几人说的。

        多少带点儿威胁的性质。

        舒禾咬着下唇,边拉着他走出走廊边说:“马上就要轮到我啦,我能保护好自己的!真的!你别担心。”

        许嘉实扬着下巴,斜眼睨她,表情显然不爽,放在那张本就自带攻击性的脸上,危险的意味十足。

        场内模糊地传来主持人说串场词的声音。

        还有一个节目就要轮到了。

        舒禾心急火燎的,又怕他真的跟自己生气,情急之下,也不管身边还有那么多工作人员和正在候场的表演者看着,急匆匆地踮起脚尖,在他下颌上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口。

        亲完以后,立刻绯红了脸,转身跑回去。

        看着那抹落荒而逃的身影,许嘉实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食指在那处温热的肌肤上轻轻刮了刮,指腹蹭下来一抹浅色的红,悠悠地发着好闻的膏体香气。

        少年的眸光闪动几下,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角。

        ……

        舒禾紧张的毛病从来都是卡在上台前犯的,等到真正上场的时候,她就会不自觉地把身上自信淡雅的气质全然释放出来。

        像一只生而高贵的白天鹅,不必像孔雀那样招摇地开屏过市、炫耀自己的美,只要合着翅膀、扬起脖子走几步,就能让人惊叹这一幕美丽绝伦。

        报幕过后,融合舞《误入机械乐园》正式开始表演。

        幽蓝的灯光下,少女着一袭料质轻透的纯白吊带长裙。

        她光着脚、逆着光,自舞台深处款款而出,身形纤细但不失玲珑,每一道线条都美得让人倾心慕念。

        莲步轻移、款款而来,恍若踏在人的心尖上跃动。

        剪影正式走到聚光灯下亮相那一刻。

        时光如同静止,台下唏嘘成片。

        许嘉实彼时正带着帽子和口罩,存在感极低地坐在第二排正中央,学生会会长的专属座位上。

        绕是天天见她,此刻面前的这一幕也仍旧让他觉得,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

        ——浑然而生的倾慕感。

        舒禾的确有这种魅力。

        上台的时候,顷刻便能抓住所有人的眼神,使见者心悦臣服。

        ……

        舞台上,随着震感音乐的加入,五台机器人卡着鼓点整齐地动作。

        少女好奇地转动黑蓝色机器人的发条,它掰扭了一段,而后发出卡机的声响。

        卡住的动作被重复了十几遍,最终停住。

        她小心翼翼地又向前走了几步,和它们互动。

        突然,黑橙色机器人狂舞一段,发出机械顿感十足的提示音。

        “PlanB,Arrest.”

        “Execute.”

        音乐中的金属质感减少,气氛忽然变得温馨。

        台下传来压抑又小声的惊呼。

        少女被机器臂搂着腰旋转了几圈。

        而后,飘摇着停在了半空中。

        少女焦急地晃动双腿,用手拍打着机器臂。

        台下观众的心弦陡然绷紧。

        黑红色机器发出感应,站起身接过她。

        少女挂在它身上,顺势向下翻了几圈,劈着叉,轻轻落在地面上。

        腰肢和双腿柔软得不可思议,舒展、和缓,将舞蹈之中的线条美展现到极致。

        终于接触到地面的少女气喘吁吁的。

        她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害怕,但五台机器却在这时一同醒了过来。

        漆黑的色彩环绕着她,一步步逼近,压迫感十足。

        它们将少女的身体绷成一条直线、抛到半空,下落的时候,又以十只机器臂稳稳托住。

        纷乱不休。

        ……

        视觉画面里,连续的高难度地板动作和空中动作衔接,反转和惊喜不断,**迭起,引得场下一阵阵呼。

        耳边传来的音乐渐熄,节奏由激昂变得平缓。

        最终脱力的少女低垂着头、双臂展开呈一个十字形,被架回舞台中央。

        她面色苍白,紧闭双眼,一动不动,像是已经失去意识。

        看得人心都揪了起来。

        这时,黑金色机器人对着台下斜斜地勾起唇角,在少女的侧腰也装上了发条。

        现场的观众们被那个阴笑激得汗毛倒竖。

        平静下来的音乐再次启动,音响里传来一阵机械碰撞的铁器声。

        少女在攻击性极强的音效中抬起头、睁开眼。

        她面上既不像开场那样惊奇和欣喜,也不像刚才那样恐惧又害怕。

        目光空洞失神,仿佛一只被抽走了灵魂的芭比娃娃,毫无生气。

        黑金色机器人从左至右、逐一转动了其余四台机器和少女身上的发条。

        五道身影整齐而又机械地动了起来。

        音乐在制高点戛然而止,五台机器的动作骤停,只剩黑金色机器人,站在一旁,看着他们鼓掌。

        ……

        观众席静默了好半晌,沉浸在故事的余韵中久久缓不过神来。

        直到五人都站回舞台中央,对着台下整齐地鞠了一躬,场内这才爆发出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还夹杂着惊叹的嘶声。

        蒋一铭抱着自己起满了鸡皮疙瘩的两条手臂,使劲搓秃噜皮,边搓还边往许嘉实身边蹭。

        “我草,虽然我没太看懂,但是感觉阴森森的,好恐怖啊!”

        许嘉实难得的没踹开他。

        蒋一铭喝了口水压惊,一直等到下一个节目都上台了,还浸浴在刚才那个惊悚故事里。

        “这是不是……女主本来是正常人,然后被搞成机器人了?所以其他五个人本来可能也是正常人,都是进来以后才被搞成机器人的?”

        许嘉实目视前方,淡声说道:“黑金色那个不是机器人。”

        蒋一铭反应了几秒才想明白。

        所以,黑金色的那台,其实是一个清醒的变态?!

        他把误闯进乐园的活人都变成了机器人,以此为乐!

        蒋一铭耳边不禁回响起黑橙色机器人独舞时发出的那句指令。

        “PlanB,Arrest.”

        “Execute.”

        抓捕。

        执行。

        还有少女被架回舞台中央时,黑金色机器人的那个邪笑。

        草啊。

        机器人怎么会笑呢!

        以及最后。

        所有机器都停摆了,只有他还在鼓掌。

        嘶——

        这大晚上的,还是没看懂的好。

        蒋一铭脑子里一团乱麻,呼吸之间,甚至有种在灌满水的黑暗房间里求生的窒息感,气都喘不过来了。

        他本能地用手扒着前方那个人的椅背,手指不安地动了起来,嘴里念念有词。

        “我还以为小甜妹今天是来美翻全场的,没想到这是支带着毒刺的白玫瑰……”

        “好,好,好他妈恐怖啊……”

        蒋一铭兀自陷入了后怕和恐慌。

        然后,听见身边的许嘉实不轻不重地喊了一句:“老师好。”

        ……

        蒋一铭猛然反应过来,像被热水烫了似的,即刻撒开手。

        哦。

        第一排坐的都是领导。

        出大问题。

        ……

        为了达到最佳的舞台呈现效果和保持演员的专注,观众席的灯光会在演出时全部熄灭。

        连一支荧光棒都没有的地方,只剩下一片蒙蒙的黑。

        舒禾站在台上表演的时候,对观众席的状况一无所知,因此,直到落幕鞠躬的那一刻,她才意识到,许嘉实也在台下坐着。

        头顶的舞台灯那么亮,但她所能感受到最清晰的,却是男生正注视着自己的目光。

        带着浅淡的笑意。

        明明斩钉截铁地说着不来的人。

        最后却还是出现了。

        舒禾在心里腹诽他。

        唇角挂着的那个笑却不由自主地向上拉得越来越高。

        原来男人也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

        无论是从团队配合、个人发挥,还是现场渲染的氛围来看,今天的舞台都完成得前所未有的令人惊艳。

        机械乐园六人组下台后,从另一边的通道回到候场室,拿起各自的水干杯,庆祝这半个月的辛苦汗水得到了完美落幕。

        五个Popper晚上还要和兄弟们去喝酒跨年,都先行离开了,舒禾跟他们告别后,从后门绕回场内,到学生会给表演者们安排的位置上坐着。

        许嘉实今天全程都要坐在第二排看完整场表演。

        他的那个位置,前有领导坐镇、旁有两尊副会长绊着,舒禾就是再想和他坐在一起,也只好灭了这个念头,乖乖地在后排等着。

        第十五个节目结束,是第一轮抽奖环节,在场内和同步直播的视频端同时进行。

        一等奖索尼头戴式耳机1台,二等奖罗技游戏鼠标3只,三等奖零食大礼包10份,特等奖C大定制小熊玩偶挂件100只。

        大屏幕上奖品的展示图片看得舒禾心痒痒。

        主要是特等奖。

        实在太戳她了。

        再加上主持人添油加醋地说,小熊挂件是限量款,只做了100份,只供抽奖、无处售卖。

        她就更心动了。

        小熊玩偶分为男生版和女生版。

        男生版的小熊是棕色绒毛,怀里抱着束粉色的干花;女生版的小熊是粉色绒毛,怀里抱着束棕色的干花。

        想要两只。

        在许嘉实和自己的背包上一人挂一个。

        舒禾这么想着,便立刻扫码报了名,又趁剩下的几分钟登记报名时间,飞快地猛戳许嘉实,让他也参加抽奖。

        打字不够快,就给他发语音。

        “你快扫一下码抽奖,我想要那两只小熊!”

        舒禾发完,紧张兮兮地确认了一遍自己确实报上名了,然后揣着手机和一颗砰砰跳的心,盯紧大屏幕。

        盯着盯着,就听见台边的主持人说了句:“那我们的第一轮抽奖呢,是由C大副校长纪泊明老师、C大党委书记张平老师、校学生会会长许嘉实,以及校学生会副会长俞佳音,分别为大家开奖!”

        那个修长的身影应声迈上了舞台,比周围的三人都拔高出好一截。

        凸出来的,特别显眼。

        实时屏幕非常恶劣地怼着人脸拍,一路从左到右摇过来,只有许嘉实的颜值半点没崩,反倒怼得越近越好看。

        台下传来一阵阵呼喊。

        舒禾跟着观众一起沉溺了一会儿美色,又默默地在心里惋惜了好一会儿。

        线上和现下共同参与抽奖的少说也有一千人,虽然抽奖力度大,但真正能中奖的确实是少数。

        舒禾显然没有运气成为那个少数,甚至没能成为拥有小熊的那100分之1。

        只好在心里期盼着,下一轮的特等奖也是这个。

        接档抽奖的语言类节目她并不太能get到笑点,闭着眼迷迷糊糊地小憩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

        马上就是下一轮抽奖。

        第二轮抽奖的力度更大,主持人念词的时候,声音都在微微颤抖。

        一等奖新款iPad平板电脑1台,二等奖AirPods2耳机3件,三等奖小米充电宝10个,特等奖C大定制鸭舌帽100顶。

        鸭舌帽还做得蛮漂亮的,和C大的logo完美结合,一点也不俗气,反倒很酷。

        但舒禾还是只想要刚才的小熊。

        她兀自在心里哭唧唧了一会儿,决定给iPad和AirPods的抽奖者当个分母,于是打开手机,扫了扫屏幕上的二维码。

        顺便看到了许嘉实给她回的消息。

        【。:给你留了】

        消息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前收到的了。

        嗯?

        什么给她留了?

        舒禾的目光往屏幕上方瞟。

        上一条的聊天记录还是自己说想要那两只小熊。

        所以,他给她留了小熊吗!

        【一团小光:我刚才睡着了。】

        【一团小光:是留了小熊吗?】

        这轮不用许嘉实上去抽奖,他回得很快。

        【。: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是说只有100份吗?

        而且他怎么能猜到她会喜欢,还提前给她留了呢!

        舒禾眼波一闪,唇边勾起一个甜丝丝的笑。

        ……

        第二轮抽奖结束以后,场内的同学们共同大喊着元旦倒计时,声音浑厚而响亮。

        数到“零”的那一下,伴随着自整个C大各个角落传来的庆贺声,有纷纷扬扬的手拧礼炮炸响,在舞台上散下一片金辉。

        舒禾就站在台下,头顶和肩上都落了几片金箔。

        一片欢闹里,她把视线转向第二排座位的正中间。

        目光恰好和许嘉实直直地撞上。

        舒禾弯着眸子笑了一下,对着他小小声地做着口型:“元旦快乐呀。”

        许嘉实带着口罩,分辨不清表情。

        但能看见他性感的喉结上下滚了滚。

        最后一个环节,所有节目派出的一名代表再次上台、集体合唱一首校歌,作为今天活动的结束。

        舒禾脱了外套上去,被推推搡搡地挤到了第一排的正中间。

        少年一双长腿闲闲散散地交叠,抱臂坐在位置上看着她,眼神带笑。

        舒禾看到他这样莫名撩人的样子,立马红了脸,连校歌的歌词都忘了个一干二净,在台上乱七八糟地做着和别人不一样的口型。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

        好丢脸。

        活动结束以后,校领导和观众们退场,学生会的干事们还得留下来清理舞台、候场区和休息室。

        舒禾刚刚睡过一觉,现在也不困了,许嘉实不肯让她帮忙,她就找了观众席第一排角落的位置,边玩手机边等他。

        午夜零点五十分,所有场地都基本清理完成了。

        俞佳音从休息室过来,跟许嘉实挥了挥手:“会长,那我们就去聚餐啦,祝你和小甜妹有一个美好的夜晚哦!到时候记得给我们报销聚餐钱啊!”

        许嘉实“嗯”了声。

        人都散尽。

        偌大的体育馆顿时只剩下一排灯,和两个人。

        与一个小时前的热闹与喧哗全然相反,此刻显得无比寂静冷清。

        舒禾见人都走了,小跑着到许嘉实面前,又被他一把抱进怀里。

        男生几乎把自己大半的重量都压在了她身上,鼻尖贪贪地嗅她身上清浅好闻的香气。

        舒禾被他压得向下塌了塌,十分心疼地轻拍着他的背。

        从下午一点一直站到晚上六点半;匆匆吃了个晚饭后,七点开始部署设备;八点到十一点在观众席观看早就审过无数遍的节目;十二点结束以后,还要留下来清理现场。

        就算是铁打的人,这样十二个小时连轴转下来,也要受不了的。

        两个人都没说话,这样安安静静地拥抱了一会儿。

        舒禾忽然笑了一下,轻声问:“不是说不看我的节目吗?”

        许嘉实默了几秒,声音沉静:“我怕后悔。”

        “不吃醋吗?”

        舒禾仰着头看他,昏暗的灯光下,一双眼睛晶莹透亮,摄人心魄。

        许嘉实揉了揉她的脑袋,摇头:“不吃醋。”

        她似乎天生就是属于舞台的。

        自少女第一步踏上舞台的那一刻起,周围的一切就全部黯然失色。

        他的世界只剩下她一个。

        彩色的。

        跳舞的时候,她带着饱满而又细腻的情绪,全身心投入地去演绎那个加之于自己身上的角色。

        她身上股不断溢出的灵气,会让人忘记她真正的身份,彻底被她牵引着走进故事里,身临其境地感受主人公的情绪和舞蹈美的本身。

        那时候,那个浑身都像是蓄着柔光的精灵,是属于所有观众的。

        他不愿因为一己私欲而折了她的翅膀。

        想看她飞。

        ……

        舒禾弯了弯眸子,伸手去勾他的掌心。

        “那……我还准备了另一支舞,你要不要看?”

        另一支,只跳给你一个人看的舞。

        许嘉实神色波澜,像被夜风卷起的海面,盯着她,然后清脆地泛起一朵浪花。

        “要。”

        他又说了句“等我一下”,小跑到操控台边,把观众席第一排顶上的灯光关掉,将舞台上的灯开了一盏。坐到第一排观众席的正中央。

        舒禾从他口袋里掏出手机和AirPods的小盒子,连接蓝牙,在他和自己耳里一人戴了一只。

        她打开音乐播放软件,搜索了一首纯音乐。

        《月色》。

        舒禾:“等我上台了,你就放这首歌。”

        许嘉实点头。

        舒禾脱掉鞋子,把外套塞进他怀里,唇角扬起一个羞涩又柔和的弧度。

        她站到聚光灯的中央,调整好情绪,冲他点了点头。

        许嘉实按下播放键。

        耳边传来独两个人能听见的音乐。

        配这支她独献给他的舞。

        舞台上的聚光灯明明白得刺眼,但此刻,那一袭白裙的少女却显得十足柔和。

        她随着音乐舞动着身体。

        不盈一握的软腰,纤长洁白的脖颈。

        美得不可方物。

        就好像,头顶传来的灯光就是湛蓝天边那一轮无暇弯月。

        而少女站在波光粼粼的湖边,满头乌发被微风撩起,遥望着,与细水低语着对爱人的慕恋。

        少女心思,如月光般至纯至净。

        一曲终了,舒禾躬身谢幕。

        她光脚坐在舞台上,俏红着面颊,含笑看他。

        许嘉实回过神来,大步向台上走去,给她穿好外套、拉上拉链,又蹲下身,仔仔细细地帮她穿上袜子和鞋。

        他的指尖和她触碰,蹭得舒禾有些痒,忍不住勾着脚背躲了躲。

        男生五指轻轻握住她的小腿,把人往自己身前一拉,又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撑在她身侧。

        身后没有墙可以靠,他带着侵占性的姿势给她十足的压迫感。

        舒禾条件反射地将身子向后仰,也以手撑地,腰背呈一条斜线。

        和他对视。

        心如鼓擂。

        静谧的氛围把本就不算低弱的声响无限放大,舒禾的耳膜都被震得一鼓一鼓的,意识有些朦胧。

        太……

        太暧昧了。

        视线里,少年的眼中燃着火。

        一片跃动的火光中,他轻启薄唇,嗓音哑得不成样子——

        “接个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