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38章 存八颗心

第38章 存八颗心

        舒禾很怕冷。

        一月中下旬正好是C市最冷的时候。

        她打算在家把这段日子熬过去。

        于是,原本一天不见都想得发慌的人变成了每隔两三天才借着遛狗的由头和许嘉实出去短暂地约会一次,大多数时候都是躺在床上或者沙发上度过的。

        咸鱼的日子过得很快。

        还有一天就是除夕夜。

        舒禾在照例给许嘉实打每日一次的视频之前,斟酌着犹豫了好久。

        不知道他爸爸妈妈明天有没有空回来陪他过年。

        要是没有的话……

        她思绪飘远,脑子里很快有了画面。

        男生高大的身躯陷进沙发里,散漫地坐着,把一切情绪都藏在那双冷静到让人心疼的眼睛里。

        他听着电视里和窗外传来的欢声笑语,孤零零地面对那个空荡冷清的黑白色调客厅,直到天亮。

        ……

        光是想想,舒禾的心就像是被人拎着尖尖揪了一下,又酸又疼的。

        她平复了一下情绪,给孤零零的许嘉实打了个视频过去。

        那边几乎是秒接。

        意外的,许嘉实竟然在玩游戏。

        虽然他几乎在接起视频的同时就关掉了,但舒禾还是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游戏画面。

        她一直以为他是不玩游戏、闲下来就看书的那一类,超级无敌根正苗红的好少年。

        果然,人无聊的时间久了,就会尝试各种新事物。

        许嘉实神色略显不自然,有点像是偷偷打游戏被家长当场抓包的小学生。

        他主动开口解释:“曾斌浩拉着我玩。”

        舒禾见他又动了动那根修长的食指,按下正在疯狂接受消息的聊天框右上角的那个叉,顺便还把微信号都直接退掉了。

        舒禾忍不住笑:“那你怎么直接关掉啦?这样不是坑队友吗?”

        少年一条长腿抻地,把带着转轮的电脑椅向后方的空地上挪,又顺势靠在椅背上,动作漫不经心的,却无端的撩人。他微微挑动了一下眉毛,低声说道:“想陪你。”

        舒禾垂着眼睛笑。

        两人这么静默了一会儿。

        舒禾缓缓地抬起眼,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爸爸妈妈明天会回来吗?”

        那边语气停顿了几秒,冷静地答:“应该不会。”

        许嘉实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并没有掺杂什么悲伤的情绪。

        他早就长大了。大多数时候都是可以理解陈笑和许新言的。

        世界的美好要想能维持运转,总有些人要付出得更多一点。

        一代接一代,前仆后继的。

        严格算起来,他也是付出的那个。

        虽然少年表面云淡风轻的,但舒禾还是却十分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眼中一闪而逝的、类似于落寞的情绪。

        这是春节呀。

        没有人想在这个举国欢腾、家人团圆的日子里,只和自己的影子作伴。

        舒禾眼珠一转,心里有了点小想法。

        她随意扯了些今日份琐事来讲,把话题转移开,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很久。

        挂掉视频以后,少女抱着只手机,噔噔噔地往屏幕上戳,计划起明天的小惊喜来。

        ……

        第二天就是除夕。

        城市里早就不允许燃放烟火爆竹,物业就在街道上的每一盏路灯下都挂上了大红的灯笼。

        现代LED灯笼的亚克力质外壳并不怕风雪雨露,白天的时候,积霜褪去,大红外壳蒙上一层薄薄的金色阳光,也颇有些喜气洋洋的味道。

        今年C市的天气发挥很稳定,再次不出意料地让舒禾看雪的小愿望落空了。

        她从暖烘烘的被窝里醒来,望着窗外色彩鲜明、生机勃勃的小区街道,悄悄叹了口气。

        算了。

        要想看C市下雪,就像是要逼着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写出康乃馨的“馨”字一样。

        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就是有点难。

        这种事不能强求,要看机缘。

        她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扫了一眼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

        快十点了。

        时间已经不早,舒禾把身子坐直了些,顾不上去洗漱,先把手机拿到跟前,打开购物APP,给客服打电话。

        难得人家大过年的还坚持营业,电话没响几下就被人工接通了。

        是一个声音甜腻腻的小姐姐。

        “喂,您好,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到您的吗?”

        “你好。今天也可以同城配送的,对吧?”

        “可以的。如果您在上午下单,商品最迟下午就能到了,如果您在下午下单的话,最迟明天上午会到。”

        现在离上午结束还有两个小时。

        舒禾道了句谢,开始往购物车里添加商品。

        这样那样的点了好多,又觉得太单调,去隔壁分类区再点了一些。

        屋子里开了过夜的暖空调,又到处都铺了毛绒绒的地毯,没有半分冷意。

        舒禾掀开被子,光着脚走到书桌前坐下,拿起笔,斟酌着写写画画了一番。

        房门忽然被敲了两下。

        舒禾手忙脚乱地把东西拿了本书压好,转过身对着门,说了句“请进”。

        那看着胡华静的眼神里,明明白白地写着“我这是有事想瞒着你”几个大字。

        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似的。

        还是太嫩。

        胡华静不知道她在搞什么名堂,但是联系上次突然说要自己一个人去逛超市的行为,也能摸出个大概。

        十有八/九是在偷摸摸着给男朋友写小情书呢。

        女儿长大了,又谈了恋爱,有小秘密不想让家长知道,当然是能理解的。

        胡华静没有多说什么,只问了句她中午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就出去了。

        舒禾呼了口气,把胡华静离开时没带好的门关紧,又兀自折腾了一会儿,去卫生间洗漱好,怀着自己的小心思到餐厅吃午饭。

        刚吃完没多久,手机里便推送过来一条消息。

        【您的订单等待送往配送站,配送员:张伟强。】

        舒禾立即按照后面备注的联系电话和负责配送的小哥约好,让他到时候先来一趟花园新苑拿点东西,再把东西和货品一起送去天境城。

        大多数住户的年货都囤得很足,春节期间的食品订单没有平时多,而且两个小区本来离得也近、都在同一个配送区块里,小哥二话不说地应了下来。

        舒禾翻出一个崭新的大盒子、套上礼袋,又换上一身能出门的衣服。

        她瞄了一眼厨房里正在洗碗的舒廉,又看了看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胡华静,喊了一声。

        “爸爸妈妈,我去楼下倒个垃圾。”

        舒廉都没看她一眼,毫不在意地点了个头。

        但胡华静的目光却狐疑地往门口扫去。

        见女儿把两只手都背在身后,遮遮掩掩,一副藏着少女心事的样子,最终没问,也点了点头。

        热恋期嘛。

        可以理解的。

        ……

        舒禾一路小跑到小区门口和配送小哥接头,还给他递了一个数额不大的红包,祝他新年快乐。

        配送小哥腼腆一笑,乐呵呵地带着见美女和收红包的双份快乐,蹬着小车车走了。

        他边蹬小车车边给收货人打电话。

        因为天境城的物业管理比较严,除非指定快递,否则配送员是进不去的。

        这东西本来该送到家门口,现在只能在小区门外等。

        配送小哥眼神四下张望着。

        没多久,看见一个迈着惊天大长腿,直冲自己走来的漂亮小伙子。

        漂亮小伙子一见到自己,就往自己手里塞了一抹喜气洋洋的大红色。

        见完美女见帅哥,红包一收收两个。

        配送小哥是没想到的。

        噢噢噢噢草!

        他早该明白了。

        帅哥美女都是自产自销的!

        不过,看在这两个红包和这两张脸的份上,他也得把这碗狗粮给它一口闷了。

        被太阳晒得手背黑黢黢的配送小哥笑眯眯地把一个箱子和一个礼品袋子递给许嘉实,嘴巴像抹了蜜似。

        “祝二位在新的一年里,榨出更多柠檬给俺们吃啊!”

        漂亮小伙子闻言愣了一下,点头道谢。

        许嘉实中午边收到一个物流电话,还是一个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着“俺还有五分钟就到小区门口咧”的物流电话,他也是没想到的。

        自己近期并没有往家里买什么东西,不知道这是谁匿了名给他寄来的快递。

        但还是念着工作人员大过年的加班加点,给发个红包意思一下。

        不过,刚才听到配送员说的话,就立刻明白过来了。

        眸色不由自主地柔和了许多。

        许嘉实大步流星地回到家,先打开了那个礼品袋,把里面的礼盒抽出来。

        ——一个粉粉嫩嫩的大盒子。

        打开的时候,边缘还蓬出来一些蓝□□紫色混杂的拉菲草。

        关不住的少女心,都满得溢出来了。

        怎么看也不像是送给男生的东西。

        ……

        许嘉实动作停顿了两秒,把盖子放到一边,往盒子里看。

        左边放着一张宫崎骏漫画的主题明信片,右边躺着一只两手大的丁香紫色毛绒娃娃。

        空隙的地方,还塞了好多五颜六色的糖。

        送男朋友还送的是毛绒娃娃和糖。

        自己是小朋友就算了,还把他也当小朋友。

        许嘉实一边无奈地勾了勾唇,一边又认命似的拿起那张明信片。

        少女的字迹瘦瘦的,力度适中、连笔清晰,娟秀而清丽,完完全全的字如其人。

        ——To许嘉实小朋友:

        ——别的小朋友都有人陪,我最最喜欢的小朋友也要有人陪!

        ——虽然我暂时过不来,但是我派出了小薰衣草熊,让它代替我陪你一下~

        ——记得给自己做好吃的。

        ——除夕快乐呀!

        ——By舒禾小朋友

        “最最”两个字还是用红笔写的,表示突出强调。

        许嘉实伸手托起那只薰衣草熊。

        小熊虽然个头不大,但是却很沉,浑身散发着浅淡的薰衣草香味。

        它明显被主人保养得很好,脖子上系的丝巾干干净净,一双眼睛也乌亮乌亮的。

        不仔细观察,几乎没法看出已经被久用了的痕迹。

        是她上次跟自己提过一句的心尖宠。

        从小就放在床边陪着她长大、连出去旅游都要待在身边的。

        她把自己珍之重之的小宝贝送来陪他了。

        许嘉实眸光闪了闪,把小熊摆在枕边坐着,又将明信片和礼盒收好,走到客厅去拆那个表面浮了点水汽大箱子。

        男生节骨分明的大手握了把小刀,在胶带粘合处划了几道。

        一片片嫩生生的青菜叶子立刻迫不及待地从里面探出一个角来。

        大箱子上面满是生鲜蔬果,下面还压着一层肉蛋奶。

        贴在纸浆鸡蛋包装盒上的购物清单被浸湿了一大块,有些晕开的墨迹拉了长长一串,都是她摸着他口味选的。

        许嘉实心口微微发烫,指腹在热敏纸上蹭了蹭,刮掉上面那颗细小的水珠,把它放在了茶几上。

        等风干了以后,想留存起来。

        许嘉实的性格从来就不是招人疼的那一类,在他20年的人生里,其实少有这种感受。

        这种类似于“被宠着”的感受。

        从小的生活教会他独立和自理,把他对于一切有关于宠和爱的期待都磨得一干二净。

        连想都没想过,别说体验。

        但是,现下的感受,却真切得不能再真切了。

        她怕他觉得孤单,把自己一个晚上都不能离开的玩偶送到他手里。

        认真仔细地揣摩着他的喜好,悄悄地买了一大箱子吃的,想办法给他带来。

        她用这种简单又直白的方式告诉他——

        许嘉实,我超喜欢你的。

        比什么甜蜜的情话都来的动听。

        少年眼睫缓慢地眨动了一下。

        而后看见小朋友的视频打了进来。

        小姑娘正趴在床上,两条小腿一上一下地晃着。

        抬腿的时候,空荡的裤管向下滑落到膝弯,露出一条笔直的小腿;放下的时候,那一抹纤白又被遮住,留着一只嫩生生的脚丫露在外面。

        “我看到消息说已经收货了哦!”

        少女一双眸子弯成两轮新月,在灯光下闪着盈盈的光。

        许嘉实“嗯”了声,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不太知道,像这样隔着屏幕的情况,该怎样向她表达自己的喜欢。

        他迫切地想把她抱进怀里,越紧越好。

        然后吻她。

        那头舒禾还在喋喋不休地嘱咐着,说即使一个人吃年夜饭也不能凑合、要好好对待一类的话,许嘉实一一应下。等她都说完了,他才简单又直白地低声道:“想亲你。”

        舒禾一讷。

        没想到他话题换得那么快。

        随后,两颊后知后觉地浮上了一抹嫣红。

        许嘉实轻笑,食指虚虚地在屏幕里的那张俏脸上蹭了蹭。

        下一秒。

        小姑娘忸怩着向手机凑近,在摄像头前亲了一下。

        双唇相合再张开,发出“啵”的一声,轻弱又清脆的响。

        舒禾垂着眼,蚊子叫似的小声嗫嚅:“就先这样解一下馋,等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还……”

        少年墨色的眼眸渐深。

        他性感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嗓音微哑。

        “好。”

        “那先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