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39章 存九颗心

第39章 存九颗心

        舒廉和胡华静的工作性质,从小都是让舒禾觉得幸运和幸福的。

        因为两人都是老师,每逢寒暑假、法定假和普通周末,他们都有时间和女儿待在一起。

        寒假一家人一起窝里蹲,暑假和法定假一家人一起出去玩,周末时,就一起找一些小活动来增进感情,家庭氛围要多融洽有多融洽。

        是以,这还是舒禾过往这么多年的人生里,第一次希望爸爸妈妈不要和她一起过假期。

        挂掉和许嘉实的视频以后,舒禾趴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她性格温和,和谁都能相处得不错,几乎从来没闹过矛盾,但其实少有特别要好的好朋友。

        唯一有的一个很知心、很聊得来的,还是从隔壁市被挖到她高中母校一起读书的女生。

        但是,人家在C市没有住的地方,现在读完高中了,放假都会回老家去,从来不待在C市,她和她的交流也就不可避免地越来越少了。

        导致她连以闺蜜为借口出去和男朋友过个生日都做不到。

        舒禾闷闷地捏了一下手里柔软的枕头。

        而后,听到了一阵敲门声,伴随着胡华静的声音。

        “宝贝,准备一下,我们要出发去外婆家吃年夜饭啦!”

        “……好!”

        C市有年夜饭越早吃越好的习俗,寓意着来年幸福美满,因此,尽管现在的时间还没到下午三点,年夜饭却已经开始准备了。

        去年的年夜饭,舒禾一家是在奶奶家吃的,轮换着来,今年就该去外婆家吃。

        舒禾的外婆家在C市的城郊,开车过去要将近两个小时,舒禾百般斟酌之下,决定在去外婆家的路上把那件事给解决了。顺利更好,不顺利的话,反正爸爸妈妈坐在前排,自己坐在后排,不是面对面的对峙,气氛也不会那么尴尬。

        车里放了点轻盈舒缓的音乐,舒廉和胡华静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舒禾措了一下辞,趴到两人座位中间,找了个机会插话进去。

        “爸爸妈妈,过几天我生日,可不可以出去和一个好朋友一起过呀?”

        “当然可以啊!”胡华静眼皮也不眨一下就答应了,没过几秒,又反应过来不对,狐疑道,“哪个好朋友?”

        舒禾吞了吞口水。

        一个寒假那么长,她每次和许嘉实出去约会都得找借口,还不能重样,真是太难了。

        她搬出早就准备好的理由。

        “是我在大学新认识的,刚好也是C市人。”

        就她那点小九九,想瞒天过海还得再修炼个几十年。

        胡华静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语气分辨不出是什么情绪,非常不给面子地戳穿她。

        “你是不是想和男朋友出去过生日?”

        “……”

        舒禾当场被戳破小秘密,一张脸窘迫成彤彤的红。

        然后,在舒廉和胡华静虎视眈眈、不依不饶的目光下,慢吞吞地点了个头。

        舒廉轻咳了一声,说道:“男朋友的事你以后别拐弯抹角的了,直接说就行,我和你妈又不是教导主任,不会拦着你的。”

        舒禾讷讷点头:“……噢。”

        舒禾此时两片唇瓣相互抿着打架,说不清自己心里现在是什么感受。

        明明进展顺利,应该很开心才对,可是她现在却窘迫得要命。

        像是吃饭的时候被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你觉得非常不自在,但那人却无所谓地摆摆手,说:“你吃你的啊,我就想看着你吃而已。”

        ……

        舒禾呼了口气,往后靠到自己的座位上,装模作样地玩起了手机。

        车里安静了一会儿。

        而后,胡华静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你们去哪过生日?”

        “……”舒禾绝望地闭了闭眼,“妈妈,你不会要来跟踪我们吧?”

        胡华静双手抱胸,十分轻蔑地“嗤”了声。

        “谁稀罕啊!你们那些都是我们当年玩剩下的套路!”

        “我是想着,你要出去的话,我和你爸也好过个二人世界,去看个电影什么的。到时候别我们两老两小在电影院里碰上了,你尴尬不尴尬?”

        舒禾闻言,放下心来,半点没有戒备地摇头,语气自信飞扬:“不可能碰到的,我去他家。”

        舒廉:“?”

        胡华静:“?”

        两道似虎如狼的目光盯得舒禾头皮发麻。

        她意识到两人肯定是误会了,急忙把手摆得像加速版雨刮器似的,眼神里写满慌张。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猜啊!”

        “我们什么也没干!我们很单纯的,就只是一起在餐桌前吃饭、一起在沙发上看电视而已!”

        胡华静两道眉毛扭得像是打了个结,舒廉脸色黑得如同锅底。

        胡华静:“所以你之前已经去过他家了?”

        舒廉:“什么时候的事?”

        简直是越说越错,祸从口出。

        舒禾差点背过气去。

        她深呼吸了几次,一五一十地把前几回去许嘉实家里的事情全盘托出,连滑滑板的那一段都如实交代了。

        “真的没了,就这些。”舒禾瘪了瘪嘴,可怜巴巴地望着两人,“而且,而且我们真的很单纯的!我从小就听话,又怂唧唧的,不该干的事情一件都没干过,你们不也都知道的嘛……”

        两人没说话。

        舒禾委屈极了。

        好在智商仍然在线。

        她反证法的逻辑十分严密:“就算我们要是真的要做什么成年人的事,也不能把地点选在他家啊!去宾馆开房不是方便多了吗?”

        胡华静闻言,冷哼了一下:“那倒是。”

        气氛沉默了几秒。

        胡华静率先开口。

        “他家住的离我们家挺近的?”

        “嗯,就在天境城。”

        舒廉回过头看了她一眼,问道:“那你去过他家这么多次,也已经见过他爸爸妈妈了?”

        舒禾惊得向后一缩,立马摆着手反驳:“没没没。”

        她思忖了一下,觉得爸爸妈妈迟早要知道这些事,现在交代也没事,于是小声答:“他爸爸妈妈都是大医院的医生,特别忙,平时基本都住在医院分配的房子里,很少回家的。他基本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住。”

        面色疼惜,眼含水光。

        那股心疼劲儿,就差再添上一句:“他超可怜的!我要是再不去陪陪他他就要孤独寂寞得受不了了呢!”

        ……

        舒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样。”

        舒禾点头如小鸡啄米。

        两个家长互相对视了一眼,松了口。

        “这大过年的,你去陪陪他也好的。”

        舒禾眼神一亮,差点兴奋地隔着座椅靠背抱着胡华静的肩膀摇起来。

        理智回笼一秒。

        她往自己手心掐了一把,又将疯狂上扬的唇角向下压平成一道直线,先挪过去给舒廉捏肩膀,又回到胡华静这边继续捏,得了便宜又卖乖。

        “我说为什么从小到大的每个生日都那么开心呢,原来是因为帮我实现愿望的天使就是我的爸爸妈妈呀!”

        “虽然这次生日要拨出一丁点时间去陪男朋友,但我还是很舍不得爸爸妈妈的,所以,我晚上一定会早早地回来陪爸爸妈妈的!”

        胡华静无奈地笑,推开她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叹了一句:“女大不中留的啊!”

        舒禾娇俏的笑了一下,乖乖坐回座位上,一连给许嘉实发了好多消息和表情包,跟他讲好自己生日那天的安排。得到他的回应后,便在车上美滋滋地追起了肥皂剧。

        这部剧已经能算是古早了。

        要不是放在假期这样大段空闲的时间里、新剧没一会儿就追完了,舒禾也不会翻回去看那么老的作品。

        虽然狗血是狗血了一点,但是,考古也会时不时有些新发现,多少能找到一点乐趣。

        舒禾这才温故了一个开头。

        生日那天,穷巴巴的女主买不起蛋糕。

        她趴在蛋糕店橱窗门口星星眼的姿态,和现如今堕落少年趴在限量款球鞋展览窗外、幻想着抱富婆大腿的模样如出一辙。

        因为经济实力受限,女主看了两眼蛋糕就打算走。

        谁知道,同城家底最雄厚的某家族三代单传的独苗男主,恰好和女主是同一天生日。

        不知道冷漠酷少为什么会亲自来买蛋糕,但总之这是他人生头一次一见钟情。

        于是,顺手推舟的,把蛋糕买一送一的那个“送一”给了女主。

        绝(gou)美(xue)爱情故事就这样开篇了。

        舒禾看的时候没带脑子,等到视频卡住的时候才忽然想到,今年自己的生日蛋糕还没订。

        她一向是在同一家手工烘焙店订的蛋糕,这次也预备在那里挑一个款式。

        最近很流行的蛋糕有两种。

        Ins风的简约插画奶油蛋糕和相对低卡的水果裸蛋糕。

        舒禾在两款里面游移不定,于是把图片保存下来,发给许嘉实让他挑。

        在等他回消息的时候,顺带刷了刷朋友圈。

        看到一张蒸笼里摆满白白胖胖的包子的图片。

        发圈的是她的一个高中同学,人尽皆知的厨房杀手。

        但或许因为无聊才是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厨房杀手近段时间三天两头的在朋友圈打卡,狂秀自己学会的烹饪新花样。

        舒禾点进她的朋友圈看。

        今天的包子,前天的披萨,大前天的酱香饼。

        唔。

        突然萌生出想要自己给自己做一个生日蛋糕的念头。

        舒禾其实是不会做饭的,但是因为喜欢吃小零食,所以偶尔会自己在家烤点饼干和小面包来吃,也算有一些烘焙经验。而且,奶油裱花什么的,听起来就很有意思。

        她越想越期待,立刻就跟舒廉和胡华静商量,见他们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后后,立刻在网上下单了一整套做蛋糕和打奶油的食材和工具。

        ——

        在舒禾回外婆家的漫漫长路上,许嘉实正长腿交叠着坐在沙发上,思考晚上该烧些什么菜。

        许新言和陈笑几天前在电话里跟他打过招呼,说医院里的时间排不开、可能不能回来吃年夜饭。

        因此,许嘉实本来对除夕宴的打算就是和平时的每一餐饭一样,做个一人食,吃过了就行,像过往的很多次节日一样,并没有什么讲究的仪式感可言。

        但是现在,既然女朋友这么贴心地给自己送了一大箱子温暖来,他肯定要认真对待了。

        许嘉实从冰箱里挑了两个土豆、几枚鸡蛋、一颗西兰花、一块牛肉和一些配菜出来。

        他弯着腰,在洗手池边清洗菜品,冷白而修长的食指被晶莹剔透的水珠沾湿。

        许嘉实没有什么边做事边听音乐的习惯。

        偌大的厨房里,只有不断传来的潺潺水声,显得更加安静和空荡。

        敲门声在这时不合时宜地响起。

        他手上的动作一顿。

        听见两道熟悉的声音。

        “嘉实!”

        “我们回来啦!”

        许嘉实睫毛缓慢地眨动了一下,关掉水龙头,抽了张纸擦干净手,走到客厅。

        来人是四只手都被年货占满的陈笑和许新言。

        他们经过调班后,获得了几天共同的休息时间,一起回家来陪儿子过年。

        许嘉实冲他们颔首示意了一下。

        “爸,妈。”

        陈笑放下手里的东西,朝许嘉实走来,满面柔和的模样。

        她想摸摸他的脸,但伸到一半的手又缩了回来,最后换为拍了拍他的肩。

        许嘉实看着她由兴奋变为小心翼翼的表情,垂下眼,没说话。

        医院的待遇很好,给院里顶梁柱般存在的两夫妻发了很多年终礼物。

        他们搬了一趟还没完,放下手里的东西后,许新言又去地下车库再拎了三个袋子回来。

        届时,许嘉实和陈笑已经一起在厨房做饭。

        许新言也给自己穿了条围裙,加入他们。

        这样一家三口聚在一起的生活日常,对许嘉实来说实在经历得太少太少。

        以至于,他在觉得开心和受宠若惊的同时,还难以避免地感觉到了几分不自然。

        他和他们之间缺失了太多亲情之间该有的交流和陪伴,很难一下子补回来。

        厨房面积很大、家具却不多,即使三个人都在里面忙活,却还是显得很空。

        许嘉实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擦了擦手,先回舒禾的消息。

        挑了那个低卡一点的水果裸蛋糕。

        陈笑和许新言自觉把目光转过去看他,见到他脸上略显僵硬的神情转化为一片柔和。

        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见他放下了手机,陈笑问道:“嘉实,我们三个人吃饭,这些菜会不会不够?要不要妈妈再去买一点回来?”

        许嘉实眼神往身后扫:“冰箱里还有。”

        陈笑和许新言当年买房子的时候,考虑到使用厨房的次数不太多,于是买了单开门、上冷藏下冷冻的冰箱款式,容量比较小,以至于现在,上层的冷藏室几乎被舒禾的爱心快递塞得满满当当的。

        陈笑刚把冷藏室的门打开,里面堆叠如山的菜叶子就迫不及待地冒了出来。

        鲜嫩嫩的,还挂着点水汽。

        陈笑和许新言同时一愣。

        陈笑沉默了一下,轻声说道:“嘉实,以后蔬菜还是不要一次性买那么多吧,容易不新鲜。我们勤快一点,隔一两天去超市里买一次,也不麻烦的。”

        许嘉实从厨具架里抽了一把刀出来,把手里的那颗西兰花分切,语气平静:“别人送的。”

        陈笑和许新言再次面面相觑。

        半晌,陈笑试探地问道:“……我们嘉实有女朋友啦?”

        许嘉实没打算瞒着他们,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这个承认的动作好像一道开关,让接下来的聊天都变得顺利了起来。

        话匣子被打开,一家三口的话题从舒禾身上开始绕,然后转到大学生活、学生工作、陈笑和许新言医院里发生的事等等。

        一个除夕夜过得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氛围甚至可以算得上融洽。

        舒禾本来还打算在陪外公外婆的时候,分点心出来陪陪孤独寂寞冷的男朋友。

        这下见他给自己发来的消息,忍不住弯了弯唇,把手机放进口袋,一心一意地陪着两个老人家聊天看电视。

        她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

        舒廉开车累了,洗漱完就躺在卧室里看春晚,胡华静也跟着他一起回了卧室。

        舒禾对此表示无比喜闻乐见。

        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个人空间的小少女欢欢喜喜地洗漱完毕,在自己的大床上靠着,跟许嘉实打视频。

        陈笑和许新言睡得早,许嘉实这时也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卧室里暖空调开到舒适的28度,男生只穿了一件薄长袖,坐在电脑桌前。

        皓白的灯光从侧面打来,将他一张轮廓分明的脸照得半明半暗,有种说不出来的冷峻美感。

        舒禾正敷着面膜,看到屏幕里的那张脸,忍不住微微失神。

        她努力扯回自己的理智、压下自己不由自主向上翘的唇角,绷着小脸,含糊地说道:“你不要逗我笑!敷面膜的时候笑的话,脸上会长皱纹的。”

        许嘉实勾了勾唇,轻“嗯”了一声。

        舒禾将手机里自己的画框放大,对着前置摄像头,把刚才唇角边弄出来的褶皱展平,小心翼翼地开口问:“你和你爸爸妈妈……今天晚上相处的还好吗?”

        “嗯,”许嘉实顿了顿,又道,“还说到你了。”

        舒禾一愣:“啊?怎么会说到我的?”

        许嘉实看着屏幕里的人因为惊讶而再次把面膜弄皱、现在手忙脚乱地整理的样子,低低地笑了起来。

        “因为看到你买的菜了。”

        舒禾脸上一红。

        “那他们看到礼物盒了吗?”

        “你都跟他们说什么了?”

        “没看到。”

        “他们问的,我都说了。”

        刚才面部表情动作太大,舒禾放弃拯救,干脆把下半张面膜掀起来,只敷上半张脸。

        这下可以自由说话了。

        她继续问:“那他们对我印象怎么样呀?”

        许嘉实:“很好。还说想叫你到家里来玩。”

        舒禾连忙摆手拒绝:“不行不行,这太突然了。我总觉得见家长就离谈婚论嫁不远了,现在还早呢,我们都还好年轻的。”

        许嘉实没答她,眸中带着浅淡的笑意。

        敷面膜的时间差不多了,舒禾去洗了个脸,又往脸上拍了些护肤品,躺回床上。

        两人边玩手机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会儿天。

        离零点还有三分钟。

        在家里待久了,熬夜的技能也慢慢退化,舒禾逐渐恢复到高中时十一点半就困的生物钟。

        这时,她已经连连打了好几个哈欠,全凭意志撑着一丝清醒,说起话来的声音也变得软乎乎的。

        “你一会儿要许个什么新年愿望呀?”

        许嘉实没有作答,反问道:“你要许什么?”

        舒禾困困的眯了眯眼。

        “本来想了一个很俗的。要平安、要健康、要漂亮,要跟你一直一直在一起。”

        许嘉实轻笑:“然后呢?”

        舒禾眨了眨眼:“然后,刚才突然想改主意了。”

        她拿了一只抱枕抵在下巴上,神色认真地望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现在要许愿,希望许嘉实以后人生的每一天里,都可以像今天一样开心。”

        都可以像今天一样,有爸爸妈妈陪着一起过节。

        都可以像今天一样,做回一个普通的、有人照顾的小孩。

        清甜的嗓音顺着耳机传到耳里,清晰而坚定。

        许嘉实有几秒的怔愣。

        随即,心口像是被火舌舔舐了一下,柔软而滚烫。

        本来以为是自己在把她当成小朋友宠着的。

        可她在无意中流露出来的缠绵温雅和缱绻爱意,总能让他觉得,其实自己才是被宠着的那个。

        他眸光闪了闪,指腹拂上那只被他抱在怀里、但没拍进视频画面里的薰衣草熊。

        舒禾刚才在电子闹钟里设了个整点的铃。

        当许嘉实电脑网页上的时间跳到00:00的那一刻,舒禾床头的闹钟也同时震动了起来。

        舒禾按掉闹钟,隔着屏幕对他笑。

        “许嘉实,新年快乐呀!”

        许嘉实没说话,突然从电脑桌前站了起来。

        舒禾一脸懵然地看着他。

        “怎么了?”

        “等我一下。”

        那头传来了一阵窸窣的声响。

        手机像是被他带到了阳台上,入目是一片漆黑。

        舒禾什么也看不见,喊了他一声。

        “许嘉实?我看不见你了呀……”

        男生嗓音低沉,“嗯”了声。

        接着是“咔哒”一声,什么东西被按下的清响。

        嘈杂而冗长的“倏倏”声传来,屏幕里有了点光亮。

        许嘉实把手机举起来。

        舒禾于是见到了三四支被他握在手里的仙女棒。

        镶着橙色边缘的白光闪烁着,向夜空中喷洒出点点星子,立刻又被黑暗吞没。

        男生轮廓分明的脸映在一片火光之中,眉目间尽是柔和之色。

        “新年快乐。”

        “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