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50章 存二十颗心

第50章 存二十颗心

        太危险了。

        不是舒禾觉得太危险了。

        是许嘉实觉得太危险了。

        和女朋友热吻的时候,身后居然放了一张床!

        而且床头柜里还放着能让人毫无后顾之忧、想做就立刻去做的“好帮手”。

        这简直是对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的耐力最高级别的考验。

        许嘉实松开小姑娘的下巴,粗喘着气退开,眼底的欲/火还没有燃灭。

        觉得以后有必要换个地方调情。

        ……

        舒禾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被水浸润过一般的杏眼湿漉漉地望着面前的男生,小手紧紧地攥住了他的衣服下摆。

        她还没从刚才的缱绻缠绵中回过神来,意识迷迷蒙蒙地飘远。

        不是说好一天一次的吗?

        他怎么还擅自加作业呢?!

        ……

        许嘉实虽然正处在那个最容易冲动的年纪,但本身并不是重欲的人。

        两人这么相拥着平复了许久内心的躁动,情绪都渐渐地稳定了下来。

        舒禾心里还记挂着吃饭时说起的那个伤,将身子向前靠了一点,把脸贴在他胸前。

        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要怎么跟他开口。

        她今晚已经提了好多次了。

        要是再说的话,就难免有点揪着不放、死缠烂打的意味。

        倒是许嘉实会了意,主动开口的。

        男生的大掌揉了揉她柔软的发顶,低声问:“现在想听吗?”

        舒禾点点头。

        头顶的气息飘动,许嘉实似乎是笑了下,把她带到床上坐着。

        舒禾双手撑在身后,乖巧地仰头望着他。

        就看到许嘉实双手在小腹两侧交叉。

        拎起两边的衣角。

        胳膊向上抬。

        “唰”的一声。

        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轻而易举地被脱掉。

        舒禾:“……?”

        他脱的速度太快,舒禾根本来不及捂上眼睛,甚至来不及闭眼。

        一下就把该看见的不该看见的全看见了。

        她急忙把眼睛闭上。

        可那副一闪而过的香/艳画面就像是钉子一样钉在了脑子里,挥之不去。

        少年因长期运动而练就的身体线条非常好看,像是行走的荷尔蒙。

        肩宽腰窄,标准到让人忍不住心生杂念的倒三角。

        手臂上精而不过分壮的肱二头肌,锁骨之下线条流畅、恰到好处的胸肌,小腹处八块轮廓分明的腹肌,甚至小腹边两道让人只要瞄上一眼就能脸红心跳许久的人鱼线。

        尾端渐渐没入裤腰里……

        舒禾听着自己不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缓过来、反而越跳越不齐的心律。

        觉得自己大概率是没了。

        小姑娘把一双眼睛闭得紧紧的,两道柳叶眉都因为眼部的动作而微微蹙起,睫毛蹁跹地扇动着。

        她摸索着寻到被子的一角,扯过来,把自己的整个上半身都罩住。

        似乎是觉得不够,舒禾又干脆躺到床上,咕噜一滚,把自己完完全全地蒙进被子里。

        隔着一层不薄不厚的棉絮,羞愤至极、瓮声瓮气地向他指控。

        “你是变态吗!”

        “不是说好讲故事的吗!你干嘛脱衣服啊!”

        许嘉实低低地笑,单膝跪在床上,把人从被子里剥出来。

        “别闷坏了。”

        舒禾抵抗不过命运,还是接触到了新鲜空气。

        但她仍旧闭着眼,声音闷闷的:“那你先把衣服穿好。”

        许嘉实捏了一把她发烫的脸颊,好笑地道:“穿好了还怎么给你验伤?”

        “唔,”舒禾用双手捂着眼睛,小心翼翼地就着指尖的缝隙半睁开眼,“伤现在还没好吗?”

        “留了疤。”许嘉实说道。

        舒禾抿了抿唇,小小声:“那我不说你了,你给我看看。”

        许嘉实在她额头轻吻了一下,微微侧过身。

        露出左臂外侧一条长而整齐的青色纹身。

        用斜体字在皮肤上纂刻着一个英文单词。

        ——Persistance.

        坚持。

        舒禾眸光闪了闪。

        她轻轻捧着他的手臂,凑近了一些,好让自己看得更仔细。

        纹身师的技术很好,巧妙地利用字体之间的勾连,把那条伤疤盖得几乎看不出原样。

        但舒禾盯了很久,还是能勉强找到一些皮肤上未完全愈合的、不明显的褶皱。

        舒禾轻之又轻地用食指在上面蹭了蹭,抬头问他:“这是怎么来的呀?”

        许嘉实道:“几年前玩滑板摔的。”

        这道疤是许嘉实首次拿下全国冠军后不久摔出来的。

        那时他正准备在下一年进军国际赛,于是更加拼命地练习各种高难度技巧。

        他白天在教室里上课,晚上回家以后,就抱着滑板到小区内或者广场上,夜以继日地练习。

        玩滑板摔跤是家常便饭,摔得严重一些也很常见。

        但许嘉实那次的情况,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非常糟糕”。

        在空中转体接倒滑板翻360度的某一次练习中,他人和板一起失了控,磕在楼梯上。

        滑板板面断裂,断裂面直接将他的左大臂刺穿,留下一个长达12厘米的伤口,逢了21针。

        愈合以后,许嘉实在伤口处纹了个“Persistance”。

        并在第二年的国际赛上以黑马之势拿下季军。

        前年的春节期间,他又摔了一次狠的。

        后背肩胛骨骨裂。

        手术结束、伤口愈合后,许嘉实再次回到那家纹身店。

        这次纹的是“Dream”。

        上半身伤的时候,他即便坐着,也要把双脚踩在滑板上做脚跟和脚踝的技巧训练。

        就从没有一秒想过要退缩或是放弃。

        伤口的愈合需要很长时间。

        但他显然没有遵医嘱,没有让身体得到充分的休息。

        或许在那期间,他还经历了很多很多会加重伤情的小摔。

        但都被他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了。

        许嘉实叙述这些血腥画面的时候,面色平静得过分,连眉目都是淡然而舒展的。

        就好像从来没有觉得痛过一样。

        舒禾脑中不间断地闪过今天白天他在赛场上飞扬的画面。

        觉得眼眶有点湿。

        没有人不需要努力就能成为第一名。

        是因为他在背后默默地拼尽全力,所以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或许这就是每一个板仔都拥有的精神吧——

        身体就算摔死,心也永远不死。

        ——

        E市和C市在地理位置上离得近,两地的自然景观也就长得差不多,旅游特色主要集中在古建筑和美食上。

        舒禾和许嘉实一行人都对古代文化不是太感兴趣,第二天简单踩了两个招牌景点后,就一直在E市各个美食店家之间奔走,把各个最火爆的网红店都打卡了一遍。

        除了五一期间游客多、排队很令人糟心意外,几个板仔意外地还蛮喜欢这种形式的旅程的。

        加上比赛那天,几人一共在E市待了四天。

        剩下的最后那一天假期,回去各忙各的。

        舒禾回了趟家。

        五一跟男朋友出去浪了这么多天,总该要抽点时间出来陪陪爸爸妈妈的。

        她到家的时候是5月3号晚上八点多。

        彼时舒廉和胡华静已经吃完了晚饭,坐在客厅里等她。

        舒禾进了门,刚准备迎接胡华静的拥抱,就听她来了一句:“哟,还知道回来陪爸爸妈妈的啊。”

        “……”

        本想把行李箱推回房间整理的舒禾脚步一顿。

        然后主动迈向了沙发上醋点奇怪的两人。

        她给了他们一人一个抱抱,语气无奈又乖巧。

        “那肯定是要回来陪爸爸妈妈的呀!”

        胡华静这才露出一个笑来。

        舒禾这趟去E市,虽然玩得景点不多,但收获不可谓不丰富。

        那天在烟火街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说,最后一天,又给舒廉和胡华静带了不少E市特产回来。

        她为了防止自己继续被爸爸妈妈奇奇怪怪的醋点酸到,就在客厅里打开了行李箱,叮铃哐啷地整理起自己满满当当的战利品来。

        女儿的少女心一向强,胡华静早有心理准备。

        所以当看到舒禾不断地往箱子里拿出东西来的时候,她只是扬了扬眉,并没有说话。

        但是。

        这怎么还买了块奖杯回家???

        胡华静盯着那用泡泡纸包着的奇形怪状的奖杯,不明所以地发问。

        “宝贝,这奖杯也是你买的?”

        舒禾一愣,摇摇头。

        “不是,奖杯哪能用来买的呀!”

        “这是男朋友送我的。”

        胡华静:“?”

        胡华静:“你不是跟男朋友一起去E市玩吗?怎么他还顺便拿了个奖杯?”

        舒禾默了默,发现自己有点说漏嘴了,干脆坦白。

        “其实主要是去E市看他比赛,顺便在E市玩一玩……”

        舒廉这下来了点兴趣。

        “他打什么比赛?拿的金牌?”

        舒禾点头:“滑板比赛。”

        舒廉惊讶了一下:“还是极限运动啊!”

        舒禾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妥,继续点头。

        胡华静和舒廉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担忧。

        “他还是个运动员啊?”

        “你们学校体育特招进去的?”

        “你们学校体育系还有滑板这个项目吗?”

        “没有!”舒禾拉着死亡三千问的胡华静一起坐到沙发上,一个一个问题地向她解释,“他是普通高考进去的,成绩特别好,滑板算是他的爱好吧,刚好又很有天赋,经常拿奖,但不能算是运动员。”

        舒廉把身体坐直了一些,问道:“玩滑板还挺危险的吧,经常受伤的?”

        “……”

        有了上次“全脸大面积过敏”的惨痛经验,舒禾这下很快就明白过来爸爸妈妈在想什么了。

        无非就是担心,万一自己的女儿一门心思地吊死在了这颗爱滑板的树上,结果过不久,树它摔死了,女儿会悲痛欲绝、说出此生再也不嫁人了一类的傻话。

        想得未免也有些过分长远和恐怖了。

        舒禾脑中飞快地划过许嘉实身上那两个刺着“Persistance”和“Dream”纹身的画面,掩饰性地将目光移到行李箱中的奖杯上。

        她深呼一口气,努力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摇了摇头,语气笃定得像是在说自己性别为女一样。

        “没有。”

        “他很厉害的。”

        “他从来不摔跤。”

        “更加不会把自己弄到骨折骨裂什么的。”

        舒廉:“……”

        胡华静:“……”

        好家伙。

        本来还没那么担心的。

        ……

        五一很快过去。

        这个小长假一过,就意味着本学期的一半结束了。

        期中考试和各种ddl接踵而来,原本轻松的大学生活逐渐变得忙碌起来。

        舒禾接到导员发布的通知,说有意向入党的同学可以开始报名成为积极分子。

        在高中时没能成为团员、现在有意向入团的同学,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一起提交报名表。

        这本来是发布到团支书手头里的工作,不过导员顺便也给班长们转发了一份。

        舒禾见通知发布后的将近两个小时里,班群里都没有任何动静,就帮袁晨把这个消息转发了一下。

        入党积极分子是按班级推送名额,每个班三人,采用完全民主选举的方式。

        也就是说,只要在班里的投票数排在前三名,就能被推选到学院里去。

        大学里的班级概念比较松散,不像高中那样严密和彼此相熟,很有可能一整年下来,大家对自己班里同学的脸和名字还对不完全。

        因为担任班长、团支书和学习委员这三个职位的同学对班里做出的贡献最大,同学们也都跟他们脸熟,所以,不出意外的话,每个班的第一次的推选基本上都会是这三个人。

        不过,舒禾原来听于馨说过,学校对于首批入党积极分子的要求会特别严格。

        因此,她准备等到大二的上半学期再申请报名,这一次并没有上去竞选。

        简单地召集全班同学一起开了个班会后,第一期的入党积极分子名额落到了团支书袁晨、学习委员赵姝曼和人缘极好的体育委员邓维手上。

        他们按照流程递交了申请表,在审核通过以后,要分别手写完成4000字的入党申请书和3000字的自我介绍,然后开始进入每周六早上两节连排的党课学习。

        课程全部结束以后,还要通过党课考试,才能获得结业证书,成为一名正式的入党积极分子。

        这其中大约要经历两个月的时间。

        虽然过程繁琐、考试也很难,但是舒禾班里的三个人完成地还挺顺利的。

        只是,袁晨在最后一步的时候,出了点岔子。

        几乎所有推选上去的入党积极分子都是成绩较为靠前、并且有在过去的一学期里为大家做出或多或少的学生工作贡献的。

        因此,在正式颁发结业证书之前,学校安排了一个学生审核的环节。

        没有加入学生会组织的邓维,由他的直系小领导舒禾以及学院的导员助理进行签字认同。

        而已经加入学生会组织的袁晨和赵姝曼,就由她们各自部门的部长、以及学生会会长进行签字认同。

        其实只是走个流程而已。

        不过许嘉实对待工作一向是非常认真的。

        当外联部部长庄海柯晚上十点前来敲开他的寝室门,给他递上几张“学生工作表现认定表”的时候,许嘉实秉承着敬业的态度,把每一张表格上“自我工作成果陈述”一栏里繁琐的内容都浏览了一遍。

        在看到第三张的时候,动作顿了顿。

        ——表格的主人把一手行楷写得出奇的漂亮。

        许嘉实目光往上方的姓名栏里瞥了一眼。

        袁晨。

        这名字耳熟得很。

        再看班级。

        行管18-1班。

        是舒禾班里的那个团支书没错了。

        许嘉实眼神中闪过一丝犹疑。

        直觉这个人连班级工作都不好好做,像部门里那么容易划水的地方,她工作就更不可能上心了。

        见会长大佬放下笔,又把那张表单独拎了出来,庄海柯有点懵。

        他问道:“咋了,大佬?这个人有什么问题?”

        许嘉实不咸不淡地扫了他一眼,忽略了他刚才的话,开门见山地道:“她平时工作态度怎么样。”

        虽然这语法上是个问句,但语气上却是个陈述句。

        仿佛不是在问他,而是在十分肯定地说:“我觉得这个人工作态度有问题。”

        庄海柯迷茫地挠了挠头。

        “这我也不太清楚。外联部每年招那么多人,我也不能全认识啊!”

        “您以前不也学生会的嘛,应该知道部门里都是部长指挥副部长,副部长指挥小部员的。他们平时的工作都是副部长带的。”

        许嘉实了然地点了点头,语气平淡,却带着笃定和些许不容抗拒的威严。

        “打电话给她副部问。”

        “现在。”

        一向恨不得跟女人半点关系都不要沾上的会长大佬,怎么就突然会跟自己这儿的一个新生小部员杠上了?

        庄海柯有点想不通,但还是飞快地掏出了手机,当场给四个副部长中的一个打了电话。

        结果那个副部长说袁晨不是归她管的。

        ……

        许嘉实的语气很凉。

        “我看你的工作态度也不太认真。”

        庄海柯的心也很凉。

        他咽了口唾沫,急忙补救道:“我想起来是谁管她了!刚刚是我手滑。”

        许嘉实:“……”

        许嘉实:“快,我还有别的事要忙。”

        庄海柯飞快地拨通了袁晨的副部钟颖的电话。

        那边没一会儿就接起来了。

        庄海柯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椅子上面无表情但威严十足的会长大佬,对钟颖说道:“那个,会长大佬问你点事情,我把电话给他,让他跟你讲啊!”

        语毕,庄海柯毕恭毕敬地把电话递给了许嘉实。

        许嘉实左手拿着电话,右手指间夹着一只笔在转,语气分辨不出喜怒。

        “袁晨平时工作态度怎么样。”

        电话那头的钟颖愣了一下,说话的态度有些犹疑:“她……”

        许嘉实眉头微蹙,似乎有点不耐烦:“照实说。”

        钟颖措了措辞,答道:“她平时倒是挺规矩的,不会迟到、有事也会提前请假。她是班里的团支书,可能是因为班级工作比较忙吧,部门工作就做得比较少。写策划、搞活动之类的除了例会以外的工作,她都很少出席,应该以后也没有留部当部长或者是副部长的打算吧。”

        这话倒是说得委婉又漂亮。

        但许嘉实见多了这种迂回的说辞,在听到她说的第一个小分句的时候,就能大致猜到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他“嗯”了声,挂掉电话,把手机还给庄海柯。

        庄海柯不知道刚才电话里发生了什么,也不能从会长平静的面色上看出什么波澜,但他又不敢多问,只好安静如鸡地站在旁边。

        许嘉实把接下来的几张表都浏览了一遍,分别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把袁晨的那一张放在最上面还给他,指尖在桌面上点了带你。

        “这个人,你直接告诉她导员,说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