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52章 存二十二颗心

第52章 存二十二颗心

        车内。

        舒禾捧着凉凉的奶茶呲溜了一口,舒服得喟叹一声。

        还非常贴心地把吸管递到了许嘉实唇边。

        许嘉实不爱喝这种几乎全是糖的饮料,不过是看驾校旁边比较荒凉,又想着她爱喝,路上特地给她买的。

        不过还是很给面子的就着舒禾的手吸了一小口。

        舒禾把手和奶茶收回来,有一搭没一搭地给他讲着今天学车的事。

        许嘉实安静地听着。

        车里没有放音乐,手机的消息提示音显得有些突兀。

        舒禾和许嘉实用的是同一款手机。

        熟悉的铃音一出来,两人都以为是自己的消息,不约而同地向中央扶手盒里看去。

        是舒禾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弹出一条微信消息。

        【大高:小美,你怎么居然已经有男朋友了啊?!】

        舒禾:“……”

        许嘉实:“?”

        许嘉实眯了眯眼,语气辨不出喜怒。

        “大高?小美?”

        舒禾此时的内心不可谓不绝望。

        她沉默了几秒,赶紧握住许嘉实的手,预备先给他顺毛,再慢慢地讲前因后果。

        许嘉实瞥了她一眼,在她的小手盘住自己的手臂之前,把手搭上了方向盘。

        舒禾收回爪子,郁闷地吐了口气,开始解释起来。

        “你先别生气嘛……是这样的,教练他年纪大了,记不住人名,就按照大家的外貌特征乱取名字。我那辆车里的两个男生就是大高和小高,我就是小美……”

        ……

        许嘉实没说话。

        道理他都懂,但还加了微信是怎么回事?

        舒禾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我和他们一辆车嘛,他们比我早来几天,教练不在的时候,我就会问他们怎么倒库。然后他们问我要微信,我也不好意思不加的……”

        许嘉实意味不明地扫了她一眼,语气平淡:“你可以让他们加我。”

        舒禾深吸一口气:“好的,下次一定。”

        ……

        气氛再次沉默下来。

        许嘉实右手食指在方向盘上一下一下地点着,侧脸棱角分明,眼神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他开口道:“今天练车,觉得晒么?”

        舒禾点了点头:“还是有一点晒的,但是好像也没办法了。”

        许嘉实接得极快:“有办法。”

        这话说得无比笃定,连眼神中都闪烁着坚毅的光芒。

        舒禾愣了一下,显然是深信不疑,顺着他的话问:“什么办法?”

        许嘉实目视前方,面不改色地说道:“我觉得早上那套木乃伊就不错。”

        百分之百防晒,也不必担心有人见色起意。

        舒禾:“……”

        木,乃,伊?

        虽然许嘉实心里早就是这么想的,但舒禾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说这个形容词。

        细思极恐。

        再思,不仅恐,还十分形象。

        舒禾思忖了一下,眼神忽地一亮,凑到他身边,问道:“你是不是吃醋了?”

        许嘉实垂下眼,毫不掩饰地“嗯”了一声。

        “唔……”

        舒禾忍不住弯了弯唇,又仔细地考虑了一下李孙青说的那个方案。

        她软声道:“那我下次去学车都戴口罩好不好?就像你以前在学校里那样,保证别人什么也看不见。”

        许嘉实面色缓和了一些,略显不放心地嘱咐:“少和男生讲话。”

        舒禾笑盈盈地应下。

        ——

        舒禾原本以为许嘉实只是开头几天接送她一下,以安抚她先前烦躁的小情绪。

        但没想到,他居然连续接送了两个多星期,一天都没有间断过。

        这是打算一条龙安排到她拿到驾照为止呀!

        舒禾每天在教练的打趣下赶来、在其他学员们羡艳的目光下离开,还有带着冷饮的帅哥天天准时等着。

        要是这还不一把过并且拿到满分,舒禾自己都觉得无颜面对父老乡亲。

        如此练习了半个月,舒禾觉得自己应当是稳得不能再稳了,这才报名预约了五天以后的考试。

        考试的前一天,舒禾以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把有可能会发生的意外情况都在脑子里预演了一遍,还非常积极地向李孙青寻求了相对应的补救措施。

        今天不知是为什么,来练车的人偏多,平均四五个人一辆车。

        因为练习半坡起步的时候,人太多容易把握不好距离,大家就轮流下车等着,保证车上只留下两到三个人。

        舒禾刚从驾驶座下来,得过几圈才能轮到坐到车上,干脆就站到一片树荫下的高台上等着。

        等着等着,面前就出现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

        棕黄色头发做成三七分的烟花烫,穿着一身骚里骚气的花衬衫和裁剪得当的黑色西装裤。

        身高腿长的,在人群中非常亮眼。

        舒禾愣愣地盯着他看了好久,语气犹疑:“……任启扬?”

        任启扬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站在台子上也没比自己高多少的小姑娘。

        少女柔顺的长发低低地在颈后扎起来,耳边垂下来薄薄的一绺,她头发的颜色乌黑,因而衬得皮肤更加白皙,嫩得像是刚做成的豆腐。

        天气这么热,她还带了个口罩,额角渗都出些带着香气的细汗,露出来的一双杏眼水灵灵的。

        还是这样素面朝天的模样。

        快一年没见,相貌倒跟高中的时候半点没差。

        天生丽质的很。

        任启扬收回打量的目光,冲她挑了一下眉,语气很凉:“你居然还认识我啊。”

        舒禾:“……”

        这话说得。

        很不把自己当人看。

        舒禾抿了抿唇,问道:“你也来这里学车啊?”

        任启扬的表情愣了一下:“你上回不是给我喜提新车的朋友圈点过赞了吗?”

        他这么一说,舒禾确实想起来了。

        任启扬是当年班里第一个拿到驾照的,差不多在高考结束后半个多月就考出来了。以前见别人晒的都是驾照,就他不同,直接晒一辆车,大红色,高调又骚包。

        舒禾没心没肺地点头:“……噢,我忘记了。”

        末了,又补充道:“那你来这里干什么呀?”

        任启扬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

        他垂在身侧的双手蜷了蜷,眼皮耷拉下去,语气有些失落:“……回国了,就顺路来看看你。”

        舒禾默了默。

        C市那么大,这个驾校又那么偏,她知道他肯定是不顺路的。

        也不知道他是从谁那里打探到自己在这里学车的消息,然后吭哧吭哧地赶了过来。

        虽然上次一气之下搞了个恶作剧泄愤,但任启扬今天倒也没想做什么。

        他该难过该发泄的都在国外闹完了,这次回来,主要是想和舒禾一起聊聊天,然后正式地和自己长达近三年的明恋好好地做一个告别。

        甚至,他知道她不会收他的东西,所以在下车来找她之前,还特地把早就准备好的礼物放回车里了。

        他从国外给她带回来的菲比象玩偶。

        她肯定会喜欢的。

        只是应该由男朋友来送才合适。

        他又不是。

        ……

        两人就这么相对站着聊了一会儿,回忆了一下高中生活。

        舒禾也是第一次知道任启扬为了追她,做过那么多傻了吧唧的事情。

        当时因为她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根本没有想过谈恋爱的事,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听说有男生追她的时候,她一个一个的拒绝,其后见到人家就躲,完全连半点机会都没给。

        也就任启扬这样固执又自大的性格,一追就追了那么久,还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追到的。

        舒禾听他淡笑着和自己讲了一堆,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回应,只是有些笨拙地安慰他:“你别难过呀,以后还会遇到更好的女孩子的。”

        任启扬笑了一下,语气很随便:“那当然了。”

        两人站在这儿说了半个多小时的话。

        本来是能轮到再练一次的,但是大家看舒禾正和人聊着天,就没有过来打扰她。

        甚至,同样在车外等待的大高和小高在看到这一男一女的时候,还露出了一个无比八卦的眼神。

        嗯?

        这早上不还是另一个男生送来学车的吗?

        现在才过了两个多小时,这怎么又换了个男朋友呢?

        ……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只要等得够久,就一定会有机会呢?

        大高心里突然冒出这个想法,变得乐不可支起来。

        他眼睛就像是长在了相谈正欢的舒禾和任启扬身上一样,连眨都舍不得眨一下,根本挪不开。

        倒是小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注意到有异动后,赶紧用肩膀顶了顶身边正做白日梦的人。

        小高把头凑向大高,用眼神疯狂暗示他,低声说道:“两点钟方向,两点钟方向!”

        大高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没忍住,爆了句响亮的粗口:“卧槽!这——”

        小高眼疾手快地把他的嘴捂住了,一根食指竖在嘴前,让他噤声。

        大高会意,把音量调得极低,跟小高说起了悄悄话。

        “这不是早上的那个男朋友吗?”

        “对啊!两任男朋友相遇了!”

        “他们会不会打起来啊?”

        “不知道啊,但肯定有好戏看了。”

        “我觉得早上的男朋友更帅一点,赢面大。”

        “但是现在的男朋友更骚啊!女孩子不都喜欢骚的?”

        “放屁,是你喜欢骚的!”

        “嘿,你怎么能把你的喜好强加给别人呢!”

        ……

        许嘉实今天是准点来接舒禾回去的。

        谁知道,他还没来得及下车,就看见小姑娘站在路边的台子上,正和一个男生聊天。

        一双眼睛都弯了起来,言笑晏晏的。

        许嘉实心下一沉,迅速自我安慰,想着她只是在和其他学员讨论车技,恰好说到什么有意思的事了。

        毕竟口罩也还乖乖戴着呢。

        他耐着性子在车里待了一会儿。

        结果那个男的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头,转起了车钥匙。

        车、钥、匙!

        来学车的转什么车钥匙!

        他都是开车来的了还学什么破桑塔纳!

        许嘉实瞄了一眼不远处停着的那辆骚包至极的红色跑车。

        脸色比暴风雨的天还要阴沉。

        他迅速下了车,大步走向前方不知道在干什么的两人。

        舒禾站得高,一下就看见了远处正向自己走来的许嘉实。

        虽然没做什么亏心事,但当看见他僵硬中透着难以掩饰的怒火的表情,舒禾还是觉得心虚极了。

        看见她面露急色,任启扬想着就不耽误她的时间了,直接按流程走到了自己脑子里最后的那个场景。

        他神色十分认真。

        “行了,我也要走了,走之前抱一下吧。”

        话音刚落,身高腿长的正牌男友恰好站到了比自己矮了几公分的任启扬身后。

        开上帝视角目睹了误会全过程的舒禾绝望地闭上了眼。

        好了。

        本来是没做什么亏心事的。

        现在就不一定了。

        舒禾脑子里登时响起一万个声音,密密麻麻、反反复复地说着同一句话——

        “完了完了。”

        像是孙悟空戴上了金箍儿,唐僧念起了紧箍咒。

        简直让人一个头两个大。

        许嘉实乌云密布的脸也在眼前挥之不去。

        舒禾闭起眼的动作,在任启扬看来就是默认同意,只是害羞不好意思说而已。

        他笑了一下,敞开怀抱,向前走了一步,把小姑娘拥入怀中。

        但在成功拥入的前一秒——

        许嘉实单手扣着他的肩,把人向后甩了出去。

        他下了狠劲儿,就算任启扬体重不轻,也一下被他扯得向后跌列出去好几步。

        任启扬:“???”

        舒禾听到鞋子与地面疯狂摩擦的动静,愣愣地睁开眼。

        看到差点摔倒在地,靠着扶住刚过来的一辆龟速车才堪堪保持住平衡的任启扬,害怕地吞了吞口水。

        一身虚壮,在满身真实的肌肉面前。

        果然是脆弱得不堪一击。

        ……

        任启扬懵逼过后,又看到舒禾脸上慌里慌张的小表情。

        就能猜到来者是什么身份了。

        那人一身衬衫扣的黑色宽松短袖外套,袖口边露出打底T恤的一小段白色,非常有层次感。

        而且是模特身材,行走的衣架子,裹块抹布都好看,还有一双穿Oversize都遮不住的惊天长腿。

        他略微侧了点身,任启扬能看见他的侧脸。

        鼻梁高挺,轮廓深邃而分明,皮肤在阳光下白得发光。

        妈的。

        她男朋友好像确实比自己好看。

        很多。

        草!

        这男的好变态啊!

        怎么能长得跟3D打印机里印出来的一样,一点瑕疵都没有。

        难怪一向没心思谈恋爱的舒禾都动心了。

        他也不算输得太莫名其妙。

        任启扬正酸溜溜地吐槽着,眨眼间,就看见许嘉实走到了舒禾面前。

        男生和站在台子上的小姑娘平视。

        而后,一言不发地微微蹲下身,将右臂绕到她的膝弯后方。

        他手上一个用力,居然单手把她抱了起来。

        好歹舒禾也是个身高1米65的成年人啊,体重怎么也得有90斤的!

        可是面前的场景,像是大人抱了个七八岁的小孩儿似的。

        这人踏马是项羽转世吗!

        天生神力,力能扛鼎的那种。

        ……

        当然,吃瓜群众不止有任启扬,还有很多其他的学员。

        不少人还在举着手机咔咔地拍着照。

        而另一边。

        舒禾突然失重,心跳都漏了一拍。

        她条件反射地用双臂环住许嘉实的脖子,以保持平衡。

        气氛沉寂了几秒。

        小姑娘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以后,一张脸“唰”的一下红了个透。

        这样坐在他手臂上的姿势让舒禾觉得异常羞耻。

        她想大动作地挣扎,但又怕重心不稳会摔下去,只好拍了拍许嘉实的肩,咬着唇抗议。

        “你快放我下来!好多人看着呢!”

        许嘉实薄唇抿成一道利线,没说话,脚下的步子迈得很大。

        一路径直把人带到了车边。

        他用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打开车门,把怀里的人丢进去。

        男生一手撑着椅背,一条腿跪在座位上,用自己的身体将她面前的一切光线全部挡住,满面愠色地和她对视。

        他燃着熊熊怒火的语句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缝里向外蹦——

        “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