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55章 存二十五颗心

第55章 存二十五颗心

        几个板仔表面上识相归识相,但内里的芯子还是八卦的。

        试问,谁又不想知道卧室里此刻正在发生什么呢?

        板仔们一等到最后一个出来的曾斌浩关上卧室的门,就纷纷迫不及待地在沙发上跪成一溜,个个儿都高高地向外翘着屁股,把半边耳朵紧紧地贴在墙上,试图偷听到一些奇妙的动静。

        什么蓬蓬裙被人扑倒而发出的窸窣声啊。

        什么蕾丝边被撕裂而发出的呲啦声啊。

        什么床垫因剧烈颤动而发出的嘎吱声啊。

        类似这样的。

        ……

        然后在脑子里脑补出一场大戏。

        一向禁欲的大佬变成一匹幽幽狼人的画面。

        小lo娘欲拒还迎的娇羞表情。

        一看就是没有过性/生/活的处男做派。

        简直幼稚!简直拉胯!!

        作为某圈内知名lo娘前男友的老司机曾斌浩从沙发的一头走到沙发的另一头,右手拍西瓜似的在每个人屁股上用力地拍出“啪嗒啪嗒”的声响,然后把拍完屁股的手掌抹在了排在队伍末尾的小明背后。

        “都给我起开!都给我起开!!”

        “我家隔音贼好,你们趴到明年也听不到半点声音的。”

        “做个人吧!”

        “给人家小情侣留点儿私人空间吧!”

        “我师父难道不要面子的吗?!”

        ……

        几人于是只能作罢。

        作鸟兽散到几张沙发上,葛优瘫着等。

        曾斌浩从冰箱里拿了点啤酒来,招呼着大家一起拿出手机打游戏。

        在等待匹配和开局的时候,几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雕雕你这他妈不愧是风月场上的老手啊!什么鬼点子都能被你给想出来。”

        “就是!把人家小妹妹骗过去打扮成这幅样子来给男朋友过生日,也得亏你想得出来。”

        “不过这个小妹妹长得确实漂亮啊,我本来还觉得洛丽塔幼稚又浮夸,穿起来傻不拉几的,今天简直是一秒入坑,一眼万年!”

        “妈的,我下次也要找个lo娘谈恋爱!”

        “诶~”曾斌浩佯装谦虚地摆了摆手,深藏功与名,“别夸了别夸了,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新鲜感制造小天才罢了。”

        几个板仔们:“……”

        ……

        这边客厅里开黑了整整两把,在第三把即将开始匹配的时候,里面难舍难分的小情侣才终于走了出来。

        女生面色坨红,眼神还泛着水光。

        嘴唇上粉嫩嫩的唇釉被吃了个干净,取而代之的,是更加鲜艳水润的血红色。

        她身上穿戴的衣帽显然是被整理过了,乍一看去一丝不苟的。

        不过,要是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发现小礼帽的旁边冒出了几根很不听话的凌乱秀发。

        一看就是刚做完什么坏事儿。

        反观男生。

        神色如常、眉目清冷,还是那副衣冠楚楚的模样,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任何不对劲。

        畜生!!

        这人就踏马是个畜生!!!

        真是可怜了那一朵单纯又美丽的小白花。

        ……

        洛丽塔服装毕竟还是很昂贵的。

        舒禾并没有想要把租来的这一套裙子据为己有的想法。

        为了能让钱包再陪伴自己多走一段日子,舒禾在和许嘉实一起从曾斌浩的卧室出来以后,就飞快地提着沙发边放着的巨大礼袋,快步走向了卫生间换装。

        生怕一会儿有个不小心,勾了碰了弄脏了裙子。

        她小心翼翼地把头饰和首饰都摘下来,衣服脱掉,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回大袋子里,又换回了自己的小套裙。

        感觉一瞬间连呼吸都通畅了不少。

        虽然脸上略显夸张的妆容一时半会儿还卸不掉,但舒禾仍旧狠狠地松了口气。

        重新走回客厅的时候,她神色看起来自然了许多。

        今年的生日对于许嘉实来说,是和以往的每一年都不一样的。

        抛去以前小学的时候,班级里集体给每一位小寿星送温暖的活动不谈的话,这还是许嘉实严格意义上庆祝的第一个生日。

        有朋友、有礼物、有蛋糕、有蜡烛。

        在精心装饰过的房间里,听着别人带着笑意和祝福给他唱生日歌,然后催着他许愿和吹蜡烛。

        让许嘉实这么多年来,头一回有一种被很多人视若珍宝的感觉。

        好像连每一缕空气都是暖的,气氛直沁人心脾的温馨。

        听完一遍傻乎乎的生日歌后,许嘉实顺着他们的意思,很有仪式感地吹灭了围成一圈的21根蜡烛。

        在火光燃尽的前一秒。

        他闭上双眼许愿——

        愿信仰与爱不死。

        永远热忱,永远生生不息。

        ——

        那天,大家一起给许嘉实开完生日趴以后,舒禾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到了科目四的学习中。

        科目四虽然比科目一的难度更大一些,但理论考试的难度比起实践操作来,简直不值一提。

        舒禾只用了一个星期就把题库全都刷完了一遍,然后迅速预约了几天后的考试,顺顺利利地通过了。

        花了大半个暑假的时间,总算是拿到了这来之不易的驾照。

        舒禾觉得自己连耳朵都被晒黑了不少。

        既然费了那么多功夫才得到了成果,那么是必须要出去庆祝一番的。

        而且舒禾和许嘉实也很久没有一起正经地出去约会过了。

        前段时间,舒禾在刷朋友圈的时候,看见有人转发蹦床公园的推文。

        这家蹦床公园就开在千澜商城的地下一层,占地面积很大,里面的游乐项目也多。

        因为是最新开业的,现在还在搞活动,双人套餐才69块钱。

        两人在商量着去哪玩的时候,舒禾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家蹦床公园。

        许嘉实看着她手机里花里胡哨的图片,陷入了沉默。

        他以为情侣约会应该是优雅又甜蜜的,没想到自家的情侣还是个狂野女孩。

        半晌,男生微微上挑的眼角掀开一个弧度,目光落到少女兴致勃勃的脸上,开口问道:“你确定想去这里?”

        舒禾很兴奋,左滑右滑地给他看了好几张图片。

        “你看这里装修得五颜六色的,还有好多设施,看起来就很诱人呀!”

        “……”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要去哪家餐厅。

        许嘉实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那就去吃。”

        舒禾:“……?”

        蹦床毕竟还是极消耗体力的剧烈运动,两人吃过午饭后,又在家休息了两个小时,这才在APP上买了票,走路过去。

        验证过二维码以后,两人把随身物品存进电子柜里,并肩走进场地。

        出乎意料的,蹦床公园里还是有那么两三对情侣一起来约会的。

        整个场馆分为许多板块,除了有各种蹦床挑战以外,还有滑梯、海洋球等轻松休闲的区域。

        这里实地的装修跟推文里的照片并没有太大差别,连环用了好几组效果强烈的对比色,确实是一副令人眼花缭乱、看着就脑壳痛的样子。

        许嘉实闭上自己被污染到的眼睛,缓了缓精神,然后被舒禾拉着走了进去。

        脚底下的蹦床垫弹性很好,轻轻踏上去就能被弹起来很高,走起路来一摇一晃的。

        简直让舒禾一踩就上瘾。

        许嘉实面无波澜地站在原地一颠一颠。

        沉着眼神看向突然返祖的小姑娘。

        自打舒禾进入公园以来,就好像打开了自己的第二人格属性,变成一只历尽千难万险后终于回到了花果山得以尽情撒泼放飞自我的小猕猴,平时的恬淡温柔全部抛光,变得手舞足蹈活蹦乱跳的,就差哇啦哇啦地喊上两声以证明自己的身份了。

        别人家的女朋友都在玩旋转滑滑梯和缤纷海洋球,摆几个Pose、拍几张照片,娴静又美好,像个活在童话里的小仙子。

        自家的,爬完积木攀岩墙后又吭哧吭哧地去挑战那个比自己还高了一尺多的跳高台,摔下去也不怕,被弹到墙上了还在笑哈哈。

        许嘉实无声地叹了口气,迈开长腿走到工作人员身边,考虑着要不要给她买个什么意外险。

        听到工作人员说保险已经算进门票费里以后,许嘉实这才放下心来。

        他正预备往回走,就看见小姑娘双手扒拉着一根粗粗的麻绳,蜷着腿,从遥远的地方向他这处荡了过来。

        跟动画片《人猿泰山》里的泰山似的。

        泰山稳稳地在他身前两米处停了下来。

        泰山灵活地滚了几圈。

        泰山像是锅里待翻身的煎蛋卷一样,被大厨一个颠勺、向上弹了起来,落地的时候,还顺势滚到了许嘉实的脚边。

        ……

        可真有你的。

        这么蹦跶了将近两个小时以后,舒禾完全是筋疲力尽,所有的力气和元神全部被榨干,恨不得闭上眼当场就睡,简直是一滴都不剩了。

        许嘉实从她包里翻了纸巾出来,给她一点一点地擦汗。

        但舒禾现在整个人还是热的,纸巾刚顺着脸颊擦到下巴,她额头上的细汗就又冒了出来。

        舒禾仰起头,就着许嘉实的手喝了好些生命之以源补充水分。

        把最后一口咽下去后,她轻声说道:“不想在外面吃晚饭了,我们先回去,然后你烧饭好不好?”

        许嘉实点头:“好。”

        冰箱里还有好多中午没烧完的菜,两人就没去菜市场,径直回到了家中。

        来了这么多次许嘉实家,舒禾早就轻车熟路了。

        她十分熟稔地蹬掉鞋子,一个葛优瘫瘫在了柔软的沙发上,放空着神色发呆。

        她这么呆了好几秒,许嘉实却仍然没有从门外进来。

        舒禾疑惑地向门口看去。

        本该畅通无阻的视线被一件纯白色的修身T恤挡住了。

        T恤下面是一条浅蓝色的紧身牛仔裤。

        舒禾还在发愣,下意识地抬起头。

        对上一个美丽女人疑惑中带着点惊讶、惊讶里混着些慈爱的眼神。

        ……

        刹那间,仿佛有一只蚂蚱蹦到了身上一样,舒禾完全顾不上刚才的疲惫,猛的一激灵,迅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又不小心撞到了前方的茶几。

        茶几上摆放的物品哗啦啦地向另一侧移动,发出一阵清脆的碰撞声响。

        就在舒禾重心不稳、要向侧方摔下去之时,还是美丽女人先伸手扶住了她。

        那双手柔软纤巧,还散发着淡淡的洗手液的香气。

        或许是因为前段时间在室外工作的时间比较多,皮肤有些微的晒伤,发着些红色,但仍能顺着手背,看见手臂上白皙的肌肤。

        一片混乱之中,舒禾的神思逐渐回笼,想清楚了现在的情况——

        见家长了。

        一晃眼,离陈笑和许新言出发去援助非洲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半年。

        两人应当是回国了、准备回家看看儿子,没想到顺便见到了儿子的女朋友。

        舒禾此时尴尬得想要原地爆炸。

        本来毫无预兆地见了家长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够令人惊恐了,更不要说是直接在男朋友的家里见到家长。

        更何况,舒禾现在的仪容仪表简直可以用一塌糊涂来形容。

        她刚结束长达两个小时的蹦床运动,此时双颊潮红、呼吸急促,身上的汗也还没有干透,乱七八糟地把额角的碎发糊在脸上。

        模样实在是要多糟糕有多糟糕。

        而且还容易引人联想到某种不可言说的事情。

        ……

        想到自己此时的样子,还有刚才驾轻就熟四仰八叉地躺倒在沙发上的动作。

        舒禾也不是没有在一瞬间考虑过死亡。

        血色从白皙的脖颈蔓延至耳尖,小姑娘几乎是在瞬间就把整个人都羞了个透。

        一直站在厨房里、隔着一扇玻璃门目睹了全程的许新言和陈笑对视了一眼。

        分不清是什么情绪。

        舒禾像是个砸碎了古董花瓶的小罪孩一样低垂下头,双手交握在身前,傻不愣登地站在原地,支吾着向陈笑打了个招呼。

        “阿,阿姨好……我是许嘉实的……”

        她声音低得几乎让人听不见,最后的“女朋友”三个字更是根本没勇气说完。

        陈笑看出了她的窘况,温和地对着她笑了一下,又把人到自己的卧室里,拿出一套自己的衣服和一条新的毛巾递给她,向她指了指卫生间的门。

        “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家里的空调凉,一会儿别感冒了。”

        舒禾赶紧道了谢,逃也似的进了洗浴室。

        陈笑轻轻叹了口气,走到客厅里,和许新言并排坐在了许嘉实对面。

        沙发上的一双父母神情窘迫,反倒是儿子的面色非常自然。

        六目相对了几秒。

        许嘉实率先开口:“爸,妈。”

        陈笑点了点头,思考了一下,说道:“我和你爸爸昨天凌晨刚回国,想着今天过来看看你,没想到……”

        许嘉实眼眸眨动了一下,言简意赅地解释道:“我带她回家吃饭。”

        陈笑局促地伸出手捏了捏许新言。

        许新言会意,干咳一下,沉声问道:“那你们在回来之前,去做什么了?”

        许嘉实顺着他们话里的意思,一下就想通了始末。

        不过,要是直接说“去蹦床了”的话,这句话里面还带了个“床”字,说不定两人会以为这是什么时下正流行的委婉叫法。

        毕竟没什么情侣会选择蹦床当做约会项目的。

        于是,他将右边的眉毛向上抬了抬,薄唇轻启,缓缓吐出两个字:“运动。”

        说罢,似乎是又觉得不太贴切,重新修改了一下措辞。

        “剧烈运动。”

        陈笑:“?”

        许新言:“???”

        ……

        舒禾逃避式的一个澡洗了半个多小时。

        直到手脚上的皮都被水柱冲刷到起了细微的褶纹,她才不得不恋恋不舍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带着热意的肌肤接触到外面凉丝丝的空气,水汽遇冷凝结,舒禾冻得瑟缩了一下。

        她小心翼翼地走到客厅,肩上披着的被拧到半干的长发还在向下滴着水。

        水珠顺着后颈滑落到白色的短袖里,又沿着背沟的轮廓没入腰间。

        陈笑和许新言此时正在厨房里做饭,许嘉实就在沙发上等她。

        见小姑娘终于肯出来了,他勾了勾唇,把人带到自己房间,又拿了一条干毛巾来,亲自上手给她擦头发。

        舒禾坐在床沿,视线恰好落在许嘉实的腰间。

        她放空了一会儿思绪,顺从地由着他动作。

        等到头发擦得差不多了,许嘉实又要转身去卫生间里拿吹风机的时候,舒禾伸出两根手指,拉住了他即将离开的衣角。

        “……我能不能不留下来吃饭呀?”

        许嘉实微微侧过头看她。

        “怎么了?”

        舒禾抿了抿唇,小声说道:“我紧张呀。我还没做好见你爸爸妈妈的准备呢。”

        许嘉实转过身来,好笑地捏了捏她的脸。

        “见都见完了,现在才知道要逃?”

        舒禾咬着下唇,不说话了。

        小姑娘刚洗完澡,白皙的脸上透着桃花一样的粉色。

        她半湿的发落在耳朵两旁,尾端蜿蜿蜒蜒地贴在白色短袖上,印出两道深色的水痕。

        整个人都水灵灵的。

        许嘉实俯身吻了吻她的唇角,低声抚慰道:“别紧张,我喜欢的东西他们向来不会有意见。”

        舒禾垂着眼睛,一想到刚才自己可能给两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就觉得非常崩溃。

        “可是我不想要他们只是对我没有意见而已,我想要他们能喜欢我。”

        许嘉实神色停顿了一秒。

        漆黑的眼眸中蓄起柔和的笑意。

        他指尖在她光滑的脸蛋上轻蹭了一下。

        “会喜欢的。”

        ……

        最终,舒禾还是无法避免地进入了四人同坐在一张桌子前、共进晚餐的环节。

        许新言和陈笑倒是也烧得一手好菜。

        面前的灰色大理石质餐桌上摆着五道精致的菜肴,色香味俱全的,看着就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但是舒禾正襟危坐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坐在舒禾对面的陈笑首先给她夹了一筷子菜。

        她柔声说道:“刚才我和许嘉实爸爸问了他你爱吃什么,这几个菜都是按着你的口味做的,你尝尝,看看喜不喜欢。”

        舒禾觉得有点受宠若惊。

        她乖巧地道了谢,微微颤抖着手,提起筷子吃了一口,紧张却真诚地轻声夸赞道:“很好吃的。”

        陈笑和许新言都像是松了口气。

        晚饭这才算是正式开始了。

        很显然,许家的三个人都是很不会聊天的。

        一顿饭下来,沉默占据了大多数的时间。

        舒禾在洗澡的时候,猜测陈笑和许新言可能会问自己一些关于家庭方面的问题。

        比如爸爸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家住在哪里、是不是C市本地人等等。

        但是,他们居然连一个类似的问题都没有问,为数不多的几个话题都围绕在她身上,挑了些兴趣爱好和学业方面的不太重要的细枝末节出来,随意而不失尴尬地和她聊了几句,表现得非常和善。

        倒是让舒禾一直提着的气松了下来。

        不过,陈笑和许新言今天的这一趟行程毕竟是特地回来看许嘉实的,一家三口中间隔着一个外人,多少会显得有些放不开。

        他们和许嘉实已经半年没见过面了,肯定多少有些话要说,而且,陈笑和许新言还不知道能休假几天,之后就又要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去。

        这样一来,本来就不愿意多待的舒禾更加想快点离开了。

        吃完饭后,舒禾在沙发上象征性地小坐了一会儿,就找了个借口说要先回家。

        陈笑和许新言挽留不动,于是让许嘉实送她回去。

        盛夏之际,夜幕降临得迟。

        两人走出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但外面的天色仍然亮着一半。

        半透明的深蓝色天空中飘着几缕粉紫色的彩云,如同神仙居住的半山腰上浮动着的仙气,又像是草莓和蓝莓双味的棉花糖抽出来的糖丝。

        仰头看去,甚至连月亮都薄薄地露出来了些许,过了一会儿,又被随风飘动的云层遮去一个角。

        外面算不上凉爽,却也并不太热,两人走了没多久,舒禾的头发就已经干透。

        此时,少女的秀发被晚风轻轻向后掀起,露出一张出水芙蓉般清秀漂亮的小脸。

        舒禾仰着头,看向身边身体挺拔、轮廓分明的人。

        男生逆着光,侧脸被微弱的光亮勾勒出一张完美的剪影。

        眉骨深邃、鼻梁高挺,在这样的天空背景之下,像是一幅印象派所作的艺术油画。

        好看到让人一秒都不舍得移开目光。

        舒禾看得有些入迷,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

        许嘉实感受到了她带着热度和爱意的视线。

        他轻笑,长臂一伸,把小姑娘搂着腰勾进怀里抱着。

        许嘉实忽然停了脚步,破天荒的拿出手机,和舒禾一起自拍了一张。

        把这个画面定格下来。

        一路上,这样的气氛太微妙,画面又太美丽,让人甚至舍不得开口发出声音。

        是以,舒禾在吃饭时就准备要跟许嘉实说的话,一直憋到走进了自己家的门以后,都还是没能说出口。

        舒廉和胡华静应该正在外面散步,此时并不在家。

        舒禾十分心虚地溜进房间,把身上属于陈笑的衣物脱下来、换上自己的睡衣,又认认真真地把借来的T恤和裤子手洗干净,晒到了自己的小阳台上。

        做完这一切后,她拉上落地窗的窗帘,拿着手机躺到床上。

        假装刚才无事发生。

        ——

        许嘉实打开家门、走进客厅的时候,许新言和陈笑正坐在沙发上,满脸正经地讨论着什么。

        两人这样严肃的面色,在工作以外的场合,是非常少见的。

        见许嘉实回来了,陈笑冲他招了招手。

        “嘉实,你过来。”

        许嘉实迈开长腿,走到了两人身边的沙发上坐下。

        陈笑拿过茶几上摆放着的檀香木质小盒子,一只手托着盒子的底端,另一只手打开了盒盖。

        ——里面的金色丝绒软垫上正躺着一只银镯。

        这只镯子是非常不时兴的款式,呈粗线的闭合环状。

        镯面雕刻着上个世纪初流行的古老花纹,繁复而精细,看得人眼花缭乱。

        镯子左右各镶嵌了一个用以调节镯圈口径大小的银环,中央还有一个莲蓬形的小型吊坠,里面的莲子用7颗祖母绿的宝石代替。

        因为年代过于久远,银器的表面已经有不少地方都已经氧化发黑了,难以辨认出它本来的模样。

        看上去像是个刚从地里挖出来的值钱老古董。

        许嘉实神色顿了顿。

        “……这是?”

        陈笑动作小心地把盒子塞进他手里,认真地解释起来。

        “这是你太婆留下来的传家宝,传女不传男的。但是你是男孩子,又是独生子,我没有女儿可以传,你外婆先前就说,要把这个给你以后的妻子。”

        “刚才那个小姑娘在家里的时候,我太紧张了,忘记要把这只镯子送给她,你找机会给她吧。”

        许嘉实:“……”

        虽然但是,才见了一面就认儿媳妇的操作会不会太过草率了一些?

        许新言像是看出了儿子心里的疑惑,皱了皱眉。

        “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小年轻都不把性当一回事,但是我和你妈妈还是觉得,你既然选择这么做了,就要对女孩子负责。男人要有责任感、有担当。”

        “而且,那个小姑娘我们也蛮喜欢的,看起来就又聪明又乖,长得还漂亮,把人家娶来也不算委屈你。”

        ……

        许嘉实沉默了。

        半晌,他面色镇定,用词非常严谨地说道:“我们暂时还没有发生性/关/系。”

        陈笑和许新言不约而同地“嗯?”了一声。

        许新言落在许嘉实身上的目光有些迟疑。

        “那你刚才说什么剧烈运动?”

        “我们还以为这是现在年轻人流行的委婉的说法。”

        好家伙。

        好一个大型弄巧成拙现场。

        许嘉实食指揉了揉自己不受控制而跳动起来的眉心。

        “蹦床。”

        “千澜城里新开的蹦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