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存心偶遇在线阅读 - 第63章 番外·宝宝

第63章 番外·宝宝

        舒禾大学时期就读的是管理学院的行政管理专业,这个专业对口的就业方向相对单一,相关的工作基本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键盘敲敲打打,相对来说比较清闲和稳定。

        研究生毕业以后,舒禾非常顺利地进入了一家国有企业的管理层,过上了天天坐办公室的安逸小日子。这样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既规律又美丽。

        然而,另一边,正在C市某知名外企里搞着国际贸易工作的许嘉实却似乎和她是两个极端。

        许嘉实骨子里还是遗传着与陈笑和许新言一般无二的工作狂基因,搞起事业来,像是一台不用休息的永动机一样,行程和大学最忙的那段时候如出一辙,熬夜是家常便饭。

        即使前段时间公司又招了一波元气满满的新人,男人在公司里扛把子的身份也仍然不变,天天忙得脚不沾地,早出晚归,周末加班是常事,升职以后更加,像只不停歇的陀螺。

        很偶尔的,许嘉实还需要出个差,到国外去谈商务,一走就是一两周。

        舒禾觉得自己这个婚结的委实有点寂寞。

        前段时间许嘉实又出了趟公差,到意大利商务洽谈整整10天的行程。

        舒禾每天下午五点下班以后,到家随便弄点吃的应付一下,然后练会儿瑜伽、玩会儿手机,给许嘉实打一通不知道能不能打通的视频,到点了就睡觉。

        没有许嘉实的日子里,舒禾觉得自己快要枯萎了。

        快枯萎的人蔫巴巴地窝在床上,指尖一下一下地戳着手机屏幕,斟酌许久,给许嘉实拨了个视频电话过去。

        现在离他回来还有三天时间。

        时间靠得越近就越忍不住想念。

        熟悉的等待铃响了半分钟。

        对面果不其然的因为无人接听而自动挂断了。

        呜呜,她好可怜。

        为什么别人结婚以后都是腻歪到相看两生厌,她结婚以后却还在距离产生美呢?

        舒禾泄愤似的捏了一把抱枕,把手机往枕边一丢。

        关灯,睡觉!!!

        在床上和烦闷斗争十分钟后,舒禾顶着一头乱蓬蓬的长发,又挫败地坐了起来。

        时间太早了,睡不捉。

        身边没人抱,睡不捉。

        ……

        舒禾拿起手机,在某乎的搜索栏里打下“男人事业心太强怎么办”。

        然后浏览到了一堆靠男人养着的富婆的炫富高赞答案。

        舒禾忍不住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问题。

        她是不是也要尝试着改变一下心态,来让自己每天过得快乐一点。

        舒禾闷闷地在给许嘉实的聊天框里扣字。

        【一团小光:许嘉实。】

        【一团小光:我决定了。】

        【一团小光:你忙吧,不用管我。】

        【一团小光:我要当一个寂寞的富婆。】

        ……

        消息发出去没几秒。

        左上角居然出现了“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

        舒禾神色一顿。

        全神贯注地等待着他的回复。

        半分钟过去了。

        一分钟过去了。

        三分钟过去了。

        输入状态早就恢复成正常的样子。

        对面也没有任何回音。

        舒禾觉得可能是自己眼花了。

        她又玩了会儿手机。

        正在看完一个无聊透顶的催眠小视频,预备入睡的时候,门口有了窸窣的动静。

        舒禾愣了愣。

        外头传来的声音离得越来越近。

        许嘉实明明昨天才和她说进展不是特别顺利,应该不能提前回家的。

        几秒后。

        舒禾听见了两声欢愉的狗叫。

        唔。

        那应该确实是许嘉实提前回来了?

        舒禾掀开被子,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就这么光着脚开门走出去。

        随着“咔哒”一声响,卧室门被打开,她才往前迈了半步,蓦地撞进男人坚硬的胸膛里。

        舒禾抬起头,发顶磕到他下巴,疼得轻喊了一声。

        许嘉实低头安慰性地抚了抚她的额角,长臂圈住她不盈一握的腰肢。

        舒禾猝不及防地被他锁住,整个人都被轻而易举地提起来、三步两步地丢到了床上。

        柔软的床垫陷下去一块,又把她往上弹了弹。

        舒禾“啊”了一声,抬眼看着面前的人。

        男人显然是刚从商务场上回来,身上还穿着裁剪得体的西装。

        自从入职以后,许嘉实的穿衣风格就从Oversize和运动风变得正经了许多,平添了几分禁欲的味道。

        此时,他的外套已经被丢到地上,修长白皙的大手抚上喉颈处,单手松开领带,继而一颗一颗地去解领口的扣子。

        虽然许嘉实平时并没太有时间和舒禾一起过小夫妻的甜蜜生活,但一旦被他逮着时间了,那必然是一场无休无止的索取和掠夺。

        舒禾对他这幅狼性大发的样子过于熟悉,小羔羊意识到危险正在丝丝缕缕地靠近。

        她半跪在床沿,讨好似的抱住许嘉实的腰,侧脸贴在他胸膛,求生欲极强地扯开话题。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呀?”

        “前几天不是还说合作不太顺利吗?”

        许嘉实好笑地垂眼看她,没答。

        舒禾听到他越来越快的心跳。

        自己的心跳也早就乱了。

        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交杂着跃动到同一个频率。

        舒禾硬着头皮继续说:“你赶飞机累不累呀?”

        “出差回来了,你是不是可以休几天假?要不然我们今天就先休息,其他的事情明天再——”

        话还没说完,男人右手便垫在她脑后,把人推下去,防止误撞到,左手撑在床上,和她隔着一段距离。

        舒禾心跳顿了好几拍。

        “许,许嘉实……”

        舒禾软声喊他。

        被喊到名字的人低低地“嗯”了一声,俯身下来。

        舒禾拿手推他,无果,又用膝盖踢了一下他:“好了,停下了!”

        许嘉实食指和拇指搭在她小巧的下巴上,将她的脸转过来,正对着自己。

        他好笑地道:“闭眼做什么?”

        舒禾把眼睛闭得更紧了,嘴唇也紧抿着,不理他,不停地上下晃动着被他禁锢住的双腿以表示反抗。

        许嘉实任由她动作,稳稳地撑在她上方,岿然不动,眼神中尽是调侃。

        男人低哑的声音传来。

        “还记得刚才自己说什么了么?”

        舒禾这时候哪还分得出心思去做这种记忆题,想也没想地摇头:“不记得了!”

        “嗯?”许嘉实弯着手臂,高大的身子压下来,胸膛和她紧密相贴,感受到小姑娘明显颤了颤,“不记得了?”

        “那我帮你回忆一下。”

        许嘉实双手扣住她的手腕,用了几分力道,钉在床面上。

        舒禾被压得呼吸有些不顺畅,难受地挣扎了一下。

        他用气音说话,嗓音极其富有磁性:“你刚才说……”

        呼吸滚烫,喷在脸上。

        舒禾浑身都觉得热,神思混沌、云里雾里的,这下也不乱动了,乖乖地仰躺着,细细地喘着气。

        许嘉实不紧不慢的。

        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肯开口,落下后半句。

        “我不在的时候,寂寞了?”

        “嗯?”

        舒禾浑身一颤。

        也不知道是被他撩拨的还是被他吓的。

        “……”

        “我没说呀……”

        舒禾一句话还没说完,便缓缓地记起来了一点。

        可是她的原话哪里是这样的啊!!

        她忍不住反拧着眉头驳他:“许嘉实!”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许嘉实低笑。

        灼热的气息伴随着他的话音一起吹进耳朵里。

        “撒谎。”

        “要罚。”

        “……”

        舒禾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解释的话语全都被堵住,渐渐的,也便忘记了言语,大脑一片空白。

        小别胜新婚,两人今天的表现都异乎于平时的热烈,许嘉实一直把人折腾到天蒙蒙亮了才肯放过,抱去洗澡的时候,舒禾累得眼皮都抬不起来,任他怎么喊都没再有半分反应了。

        许嘉实亲了亲她,紧搂着人睡下。

        ……

        第二天。

        舒禾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才醒。

        绵绵不绝的疲惫感缠过来,四肢百骸都酸痛到没法儿动弹。

        舒禾一边哭唧唧一边试图起床,尝试了几次也没能成功直起腰来,于是绝望地躺在床上。

        正准备拿手机给许嘉实发消息的时候,男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舒禾从被子里露出一颗脑袋,委屈巴巴地瘪着嘴控诉:“许嘉实,我好难受。”

        许嘉实快步走到床边,把人带着被子一起拉起来,又一同抱进怀里,大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抱歉。”

        舒禾在他怀里靠了一会儿,渐渐的又来了点睡意。

        就在即将要再次睡过去的时候,一个念头蹦进脑子里,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嘉实!”

        “嗯?”

        舒禾略显艰难地从他怀里退出来,表情十分严肃:“我们昨天好像没做安全措施。”

        她这么一提,许嘉实倒是也想起来了。

        昨晚干柴烈火,两人分别许久都有些急了,细节便都没有注意。

        男人眸色深了深,再次把人揽进怀里,低声问:“宝贝,那我们要个孩子?”

        ……

        许嘉实本人其实对孩子没多大兴趣,但舒禾还是很喜欢小孩子的。

        不过,因为之前他的工作太忙,不希望舒禾怀孕的时候自己不能时常陪伴在侧,因此一直推着。

        但是这次公差过后,许嘉实的职务会再升一级,到时候很多事务都不需要亲自跑,能匀出很多时间照顾家里。

        听他这么说,舒禾眼睛一亮,立刻答应了。

        没有刻意避孕以后,舒禾的肚子没多久就有了动静。

        怀孕是大事,听说这个消息以后,胡华静每天晚上都跑过来亲自照顾舒禾,甚至连一向工作繁忙的陈笑也在百忙之中抽空回来了几趟,给舒禾带些滋补的药品回来。

        怀孕的前三个月胎象不稳定、容易流产,后几个月肚子大了,行动又不方便,舒禾的单位里本来就没有多少活儿,她就干脆把这几个月的假都请了。

        申请的毕竟不是带薪假,上面没有扣着人不放,一切过程都很顺利。

        舒禾因为有舞蹈的底子在,身体一向很好,怀孕的时候并没有遭很多罪,甚至还能天天待在家里做瑜伽。

        为了保持身材,她特地在家研究了很多营养学方面的知识,又时不时向陈笑请教一番,按着食谱吃饭,偶尔馋了就吃点零嘴,整个孕期倒也没怎么胖,肉几乎都长在该长的地方了。

        这天,舒禾正在阳台上晒太阳,边晒边给宝宝放舒缓的音乐。

        许嘉实今天休息,到超市里去买了菜回来,此时正在厨房里忙活。

        闻到饭菜香,舒禾扶着腰回到厨房里,手里还拎着个蓝牙小音箱。

        她把音箱关掉,坐在餐桌前,看着许嘉实把菜一道一道端出来,最后坐在自己旁边。

        看着面前的人一对星星眼,一闪一闪的样子,许嘉实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笑问道:“怎么了?”

        舒禾眨了眨眼:“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呀?”

        许嘉实:“都好。”

        “噢。”

        “我今天又翻了翻字典,”舒禾喝了一口许嘉实喂过来的汤,说道,“发现一个特别喜欢的字。”

        许嘉实扬眉:“什么字?”

        舒禾拉着他的手,在掌心画了个×。

        许叉。

        许嘉实:“……”

        一孕傻三年,这就开始了么?

        “啊呀,”舒禾重新又画了一遍,这次很郑重,“是一撇一捺,情义的义去掉上面那个点,字音也念‘义’,寓意是安定、安义。”

        许嘉实这才点了点头。

        “你看啊,这个字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可以用,而且以后罚抄姓名一百遍的时候,多轻松啊!别的小朋友可能要写半个小时,许乂只要写十分钟就行啦!”

        许嘉实:“……”

        许嘉实:“按你喜欢的来。”

        舒禾笑眯眯的,饭也顾不上吃,立刻拿起手机给陈笑发消息询问,又打电话请示了胡华静和舒廉的意见。

        两边的回复都和许嘉实差不多,一切按她喜欢的来。

        于是名字就这么敲定了。

        许乂宝宝很听话,待在妈妈肚子里那么久了也不闹腾,只是时不时轻轻踢一脚,显示自己的存在感。舒禾每每感受到宝宝的召唤,就立刻拉着许嘉实过来听,兴奋的模样溢于言表。

        预产期在11月17号,正式生产的日子和预产期分毫不差。

        舒禾和许嘉实早有准备,提前一周就住进了医院里,羊水破的那一刻,所有的程序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舒禾躺在病床上被推进产房的前一刻,还状态极好地主动吻了吻许嘉实的脸颊,叫他别担心。

        但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许嘉实在产房外心急如焚地煎熬了快三个小时。

        生产确实是很折磨人的事,即使是舒禾这样的好体质,出来的时候仍旧满头大汗,唇色发白,模样看着憔悴极了。

        许嘉实心疼得紧,眼底泛红。

        他拿早就准备好的纸巾给她一点一点地擦拭,破天荒地在公共场合吻住她,看得一旁的胡华静热泪盈眶,把舒廉的手都握出了红痕。

        知道胡华静心疼女儿、许嘉实心疼老婆,陈笑接替了抱孩子的任务,把宝宝简单清洁了以后,裹好衣物送到舒禾身边给她看。

        是个可爱的小女孩。

        刚生出来的小婴儿还有些皱巴巴的,五官还没长开,整体都骗粉而不白嫩,但舒禾还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眉眼糅合了爸爸妈妈的精粹,长得十分漂亮,性格也像舒禾一样温和,不怎么爱哭,安静又粘人。

        既然是个女孩子,舒禾便和许嘉实商量着,把小名定成“一一”。

        和大名有关联,叫起来也很可爱。

        小团子很快就长大了。

        长到了传说中“六七岁、狗都嫌”的年龄。

        不过许一一从小就安静乖巧,即使暂时和其他小朋友一样成为了行走的“十万个为什么”,她也是所有为什么里最优雅的那只话痨。

        ……

        这天是周六。

        许一一和爸爸妈妈提了好多次说想去游乐园玩,今天恰好阳光明媚、舒禾和许嘉实两人又都有时间,便带着她到少年宫去玩儿了。

        舒禾给一一挑了一套粉紫色的纱裙,背后戴了一对白色的羽毛翅膀,头顶上还安着一只亮闪闪的皇冠,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女孩子就要bulingbuling的!”

        许一一对着镜子照来照去,觉得满意极了,哒哒哒地跑到正在门口等待自己的爸爸身边。

        小姑娘笑起来眉眼弯弯的,简直是舒禾的迷你翻版,许嘉实勾了勾唇,亲亲她的脸颊,单手把人抱起来,毫不吝啬地夸赞:“很漂亮。”

        许一一抱住许嘉实的脖子,小脚丫一晃一晃的,撒娇道:“爸爸,我们今天不要开车好不好?老师说了,我们要低碳出行,这样地球母亲才会拥有更长久的生命。”

        许嘉实和舒禾对视一眼。

        舒禾把她从许嘉实怀里扒拉下来,蹲下身说道:“老师说得没错,不过游乐园附近没有地铁,要坐公交车哦,下车还要走很多路,一一自己可以吗?”

        许一一握着拳,郑重地点头:“我能行,我可以!”

        两人便应了。

        为了最大限度地缩短行程所耗费的时间,舒禾和许嘉实带着一一先坐了一段地铁,又坐了几站公交。

        公交站下车后离游乐园还有十五分钟的脚程,许一一戴着小皇冠、背着小翅膀、拿着魔法棒,非常争气地不要人抱,坚持自己走过去。

        为了分散疲惫的感觉,她边走边跟爸爸妈妈聊天。

        许一一左手牵着爸爸,右手牵着妈妈,小脑袋向左转一转、又向右转一转,眼神亮晶晶的。

        “爸爸妈妈!我礼拜五在学校里发生了两件事哦!”她掰下一根大拇指,又掰下一根食指,“一件坏事,一件好事,你们想先听哪个呀?”

        舒禾:“好事吧。”

        许一一又转过头去问许嘉实:“爸爸呢?”

        许嘉实:“爸爸和妈妈一样。”

        “好哦,”许一一说,“那我就先讲坏事啦。”

        “……”

        话是这么讲的,但她并没有直接进入主题,而是先说了点别的事来引入。

        许嘉实和舒禾已经习惯了一一这个年纪突然被触发的话痨属性,很耐心地听着她小嘴叭叭。

        “爸爸妈妈星期五晚上一起出去约会啦,你们不约而同,所以我都没能及时跟你们讲这件事呢!”

        舒禾闻言,笑起来:“爸爸和妈妈不是不约而同呀,爸爸妈妈是约好一起出去的。”

        “每周五晚上爸爸妈妈都会一起出去玩的呀,不是吗?”

        “是呀,”许一一认同了舒禾的说法,也坚持着自己的说法,“可是你们就是不约而同呀!不然爸爸妈妈为什么不叫上我一起去呢?”

        “还不是因为我是儿童吗?”

        舒禾:“……”

        许嘉实:“……”

        好家伙。

        好一个不约“儿童”。

        舒禾哭笑不得地解释道:“不约而同是指没有提前约定好就达成一致了,而同是而且的而和相同的同呀!不是小朋友的儿童。”

        许一一沉默了一会儿,费劲地仰起头看向许嘉实:“爸爸,虽然妈妈说的可能是对的,可是我说的不约儿童也是正确的呀,对吧?”

        许嘉实:“……”

        你非要这么说的话,我也没法反驳。

        舒禾放弃了。

        她扯开话题道:“那一一要说的坏消息和好消息分别是什么呢?”

        小姑娘这下才被扯回正轨。

        她态度很认真,一板一眼地说道:“上次老师招募了一个饮水机小姐,我举手了。”

        舒禾:“?”

        许嘉实:“???”

        什么玩意?

        我女儿念个小学,不分个班干部当一当倒没什么,封个饮水机小姐是什么玩意???

        许嘉实的脸黑了。

        舒禾的面色也不怎么好看。

        感受到爸爸妈妈周围的气压不太对劲,许一一小心翼翼地扯了扯两人的袖口,轻声问:“爸爸妈妈,你们怎么了呀?”

        许嘉实冷声问道:“饮水机小姐?”

        “嗯嗯,”许一一点了点头,又开始掰手指,“我们班有好多呢!比如黑板擦先生呀,拖把先生呀,瓷砖小姐,饮水机小姐,什么的,每个人都要管一个地方的。”

        舒禾:“……好的。”

        许嘉实:“……”

        许一一继续说:“我不是当了饮水机小姐嘛。饮水机小姐就是要负责每天到校的时候把热水开关打开、离校的时候把热水开关关上。但是我有三次都忘记把开关打开或者关上了。”

        “然后呢?”舒禾问。

        “然后就是坏消息了,”许一一挥舞了一下手里的魔法棒,“老师让我罚抄姓名二十遍。”

        舒禾:“……”

        舒禾:“为什么忘记开关饮水机要罚抄姓名呀?”

        许一一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呀,可能是为了让我记住我是一名饮水机小姐吧!”

        舒禾:“……”

        许嘉实:“……”

        舒禾给了许嘉实一个“这个老师是不是有什么疾病”的眼神。

        许嘉实回以一个肯定的表情。

        无声的对话发生在一米六以上的高空。

        身高只有一米一五的一年级同学许一一丝毫不知情。

        她略显不满地摇晃着两人的手:“爸爸妈妈,难道你们不想要听好消息吗?”

        舒禾低头看着她,忽然福至心灵,问道:“你说的好消息是不是你的名字很短,所以没一会儿就抄完了?”

        “妈妈!”许一一惊呼,“你怎么知道的!!!”

        舒禾很骄傲:“妈妈给你取名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一点了。”

        许一一星星眼地望着舒禾:“哇!妈妈真棒!”

        舒禾深藏功与名。

        目睹了这一切的许嘉实:“……”

        三分钟后发现许一一还在为这件事而兴奋的许嘉实:“……”

        你干脆改名叫丁一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