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温柔的野兽在线阅读 - 28.第28章

28.第28章

        脑海里蓦然响起一句熟悉的话语——

        少女嗓音清悦甜美:“《诗经》里说,君子陶陶,有和乐欢愉之貌。除此之外,陶陶还有疾驰的意思,不如你叫陶陶吧?豹子不是都跑得很快么,这个名字正好适合你呀。”

        ……

        纪小瓯呆滞半天,整个都有点不太好,不可思议地,语气有点发颤:“你……”

        她抬头,总算认认真真打量面前的人。

        类人的五官,线条硬朗,鼻梁比一般人都要高挺,嘴唇很薄,皮肤颜色略深。

        看人的时候,眼睛沉沉的……跟她家陶陶的眼神一模一样。

        可是陶陶……明明是一只小豹子!

        身体小小的,肉垫小小的,尾巴也小小的。不像他,偌大的身体往她面前一站,就挡住她所有的视线。

        不知是不是刚才走动的缘故,纪小瓯觉得腹部伤口疼了起来。她咽了咽口水,问道:

        “你、你说什么?”

        雷恩没有继续回答她这个蠢问题,瞥了眼她毫无意识放在腰上的手,弯下腰,有力的手臂穿过她的腿窝,另一只手扶住她纤细的腰肢,不由分说地抱着她往床上走去。

        纪小瓯整个人腾空而起,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攀住他的肩膀。“喂……”

        他还没回答她的问题呢?

        “什么时候醒的?”雷恩直接问。

        这个角度,纪小瓯正好对着他棱角分明的五官,她心一抖,慌忙把手缩回去,不知道该放在哪儿。“刚,刚才……”

        雷恩重新把她放回床上,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熟练得仿佛已经做过无数遍。

        ……没有发烧。

        雷恩的表情微微放松了点。

        纪小瓯足足昏迷了十多天,这十天以来体温反复,有时候烧退了,第二天一早,又骤然发起热来。

        烧成这样,居然也没有被烧坏脑子。

        雷恩的手掌往下,勾住纪小瓯的衣服边缘,准备掀起她的衣服。

        纪小瓯赶紧抓住他的手,磕磕巴巴地:“你干什么?”

        雷恩:“查看伤口。”

        “你、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乌黝黝的眼睛巴巴地看着他,问:“你是陶陶吗?”

        “我是雷恩。”他道。除了刚才那一次,其他时候坚决不肯承认“陶陶”这个蠢名字。

        纪小瓯:“……”

        接着,不知想起什么,她的脸色变了变。

        雷恩……雷恩,这个她听过很多遍的名字。

        难怪当初劳尔西斯一见面,就向她询问“雷恩”的下落;难怪当初在鹿族时,那两名豹族兽人一看见他就老实不动了……原来他们要找的同伴,一直在她身边。

        纪小瓯默默地往后缩了缩,许久,才出声:“可不可以,让我看看你的手掌?”

        雷恩看着她,伸出宽大的手掌,摊开,放在她面前。

        纪小瓯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睛。

        兽人的手掌普遍保留着原型的特色,爪子尖长,指甲锋利,方便他们捕食狩猎。雷恩的也不例外。

        不过纪小瓯的关注点不在这上面——

        就见他的掌心中间,横亘着一道深褐色的疤痕,贯穿他的整个掌心。

        疤痕丑陋,又长又深。

        纪小瓯一下子噤了声。当初她刚遇见小豹子时,给它处理伤口,就看见它肉垫有一道很长的疤痕……与他手上的这道一模一样。

        纪小瓯眼神慌乱,有点不知所措。

        怎么办,他真的是陶陶?

        他怎么突然变大了?而且还变成了人形?

        他把她带来这里的?劳尔西斯呢,他们怎么逃出来的?

        纪小瓯脑子一团问号,刚想开口,就见雷恩起身走向墙角的柜子,拿出一个扁平的小罐子,又走回床边。

        不等纪小瓯反应过来,就自然地伸手掀起她的羊毛衫。

        这次纪小瓯没来得及阻止,肚皮一凉,旋即惊愕地捏着衣服往下拽,“你……”

        雷恩一手举着药罐,一手抓着她的衣摆,顿了顿,解释:“别动,给你抹药。”

        纪小瓯连连摇头,且不说她还没接受他就是陶陶的事实,就是任何一个雄性,也不能随意让他看她的肚皮啊。

        “我自己来就好。”纪小瓯忙道。

        纪小瓯本以为他会就此停住,谁知,过了一会,他居然道:“我受伤的时候,你不是也给我抹过么?”

        纪小瓯:“……”

        他不说还好,一说纪小瓯就全想起来了。

        她不仅给他上过药,当时他身体发烧,她还试图用温度计量他的肛温……

        纪小瓯当时还纳闷,他怎么反应那么大。

        现在想起来……啊啊啊,纪小瓯恨不得把脑袋埋进地底下,她怎么会做这种事!

        床上的女孩越想越无地自容,抬起手臂挡住脸颊。

        红通通的耳朵露在外面,羞怯地耷拉下来。

        雷恩注视了她一会,然后,语气平静地说出更加让纪小瓯无地自容的话:“你昏睡的时候,都是我给你抹药。”

        纪小瓯:“…………”

        *

        一天之后,纪小瓯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屋外行走的都是豹族兽人,花豹、猎豹、黑豹以及雪豹等等……无一例外,全都身材高大,身后拖着粗长的尾巴,浑身散发着肉食系物种特有的侵略性。

        当然,也有使用兽型直接在路上行走的,一纵一跃,敏捷的身影就消失不见,其他豹族兽人见怪不怪。

        这里的雌性兽人很少,一天下来,纪小瓯几乎没看见几只。

        她们与雄性豹族的差别明显,个头偏低,当然对于纪小瓯来说还是十分的高。

        即便化成人形,头上也有一对半圆型的耳朵。

        大都身材丰满,前翘。

        奇怪的是,这里的雌性虽少,但似乎每个都是独立的个体?

        她们没有配给族里的雄性吗?

        纪小瓯经过驯鹿村和麋鹿村时,那里都是一个雌性配一个雄性的……

        纪小瓯想起以前看的动物世界,豹子是独居动物,只有在□□的时候,才会容忍与异性待在一起。

        也就是说,豹族没有“配偶”这种说法?

        难怪埃里克曾经说过,有的种族一名雌性需要与好几名雄□□配……

        纪小瓯趴在窗户胡思乱想。

        她的伤口没有愈合,不能站太久,没一会就躺回床上。

        给纪小瓯治疗伤口的是一名熊族兽人。

        食肉目,熊科属——简称熊猫,又名食铁兽。

        因人类灭绝之前,熊猫是与人类最亲近的物种,所以他们的医疗水平也很高。

        纪小瓯的伤口,就是面前这位名叫巴坦的熊猫兽人缝合的。

        巴坦伸出圆滚滚的手臂,查看一番伤口,得出一个结论:“伤口愈合的情况不太好。”

        纪小瓯的身体僵了僵。

        紧接着,巴坦问:“你是不是激烈走动过?”

        纪小瓯想了想,老老实实交代。昨天她差点摔倒,那时候不小心牵扯了一下伤口。

        “如果你不想死的太快,就老老实实在床上躺着。”巴坦垂着两个黑眼圈道,“上回的药应该用完了,我重新做了一罐,以后每天涂抹三次,用完了再告诉我。”

        纪小瓯忙乖乖点头。

        巴坦查看好伤口就准备离开,纪小瓯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个……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这个问题,纪小瓯一直想问。

        可是她对着雷恩……实在有些不好开口。

        她一想起自己在他还小的时候,对他做过的那些事,就浑身都不自在。

        有种……莫名的羞耻。

        巴坦误会了她的意思:“卡穆达山谷,豹族部落。”

        “不是……”纪小瓯慌忙摆手,斟酌用词,“这里距离波尔尼亚东部远吗?”

        巴坦看了她一眼,缓缓吐出几个字:“天南地北。”

        巴坦离开之后,纪小瓯呆坐了很久。

        天南地北?

        也就是说,一个在东边,一个在西边?

        怎么会这样……她好不容易走完一半路程,再坚持不久就能抵达东部,找到回家的方法。

        可是这么一来,她就前功尽弃,越走越远了。纪小瓯怔怔地看着头顶的木头,思绪惆怅。

        *

        雷恩推门从外面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少女半躺在床头,垂着眼睛,粉唇微微抿着,神情凝重,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雷恩的手背和肩膀增添了几道伤口,他不以为意,伸出舌头舔了舔手背的血,迈开大步走到床边,低着嗓音:“巴坦来过了?”

        阴影一下笼罩头顶,纪小瓯抬头,对上他的视线,手忙脚乱地点点头,“嗯。”

        雷恩问:“巴坦说什么?”

        纪小瓯老老实实地回答:“他让我好好养伤,不要下地,还重新送了一罐药,交代我每天涂抹三次……”后面的声音越来越低,兴许是想起昨天上药的那一幕,脸颊洇出一抹红,抿抿唇,“说等我的伤好了以后,他就会过来给我拆线。”

        雷恩问:“今天的药上过了么?”

        纪小瓯:“……没有。”

        雷恩几乎不需要纪小瓯回应,从柜子里取出药罐,走回床边,就要给她上药。

        “雷、雷恩。”在他的手即将掀开她的衣服时,纪小瓯不太熟练地叫他的名字。

        她盯着自己的手指头,还没从小豹子转变为大豹子的事实中反应过来,在他面前总是很拘谨。

        “巴坦说这里是豹族部落,只有豹族才能在这里生存。”她想了整整一下午,才斟酌好说辞,鼓起勇气道:“我不是你们的族人……我有一个必须去的地方,等我的伤好了以后,可以离开这里吗?”

        ……

        纪小瓯说完以后,许久,没得到任何回应。

        她抬起眼睛,“雷……”

        “不可以。”雷恩捏着手中的陶罐,蓝眸半敛,声音迟重地打断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