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深空彼岸在线阅读 - 新篇 第254章 一战封神

新篇 第254章 一战封神

        像是星海决堤,茫茫无边,自天上而来,将烛海覆盖在下方。

        烛海立身之地无比耀眼,他的拳意宏大慑人,每一次挥拳都像是有一片星空压落下来。

        铁笼都在轰鸣,被那股拳意席卷,爆发出无穷的符文,巨大无边的青铜角斗场在猛烈的晃动,这是非常罕见的事。

        可是烛海满手都是血,在浩瀚星光中,他被神圣光辉覆盖,气势原本强盛到了极致,仿佛要打爆铁笼了。结果,他的右拳出现裂痕,无名指、食指先后炸开,被王煊的手掌拍碎。

        接着,烛海那承载着星河的右拳,整体裂痕密密麻麻,噗的一声爆碎了。

        王煊立身星光中,顶骨蔓延出来御道纹理,在双手显化,交织,神圣璀璨,拍击出去的刹那,摧枯拉朽。

        到了现在,两人自然都全力以赴,御道化纹理都用在了刀刃上,很明显,烛海拳意虽然惊人,但是挡不住王煊的手掌。

        烛海的一双小臂也跟着爆开了,被王煊双手拍击过后,寸寸瓦解,血与碎骨飞落的到处都是。

        不是他不够强,而是敌手的一双手像是有魔性,无坚不摧,超出了常理。那是专属于王煊自身的御道化纹理,被他接引到手掌,全面激活。

        噗!

        烛海的半边身子破碎了,他从原地消失,来到了青铜角斗场的边缘,拉开距离,大口喘息,无尽星河坠落,浇灌其躯。

        外面,很多人骇然,不是烛海不够强,这种拳意若是打在同层次的超凡者身上,很难受得住,隔着铁笼,都让人要窒息。

        只能说,他的对手太凶了。

        苍茫星河透过青铜巨宫,像是天上之水,源源不绝地落下,将烛海再次淹没。

        他的身体快速恢复,拳印璀璨的极致,整片铁笼都在轰鸣,剧烈摇动,可以想象他此时的力量。

        甚至,铁笼边缘,有部分人当场昏厥过去,拳印伤不到人,被铁笼所阻,但是那种道韵却让部分超凡者精神恍惚,陷入莫名的精神意境中,跟着共鸣。

        人们意识到,超绝世就是超绝世,即便压制到了真仙领域,也惊世骇俗,远超很多人的想象。

        纵然这样,烛海居然落在下风,身体虽然恢复了,但是斑斑血迹也足以说明了他在此战中的惨烈。

        “真舒服!”这是王煊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感受,像是临时吃饱了,星光无尽,冲进血肉内,在每一个细胞中流淌,如同亿万星斗被激活,点燃。

        星河洗身经,真圣留下的炼体之法,非常特殊与难练,在这种环境下对他而言,不是危局,而像是充斥着补物。

        他不能表现出异样,外在体现,他眉头深锁,被茫茫星光轰击,身体摇动,像是承受了不可想象的巨大压力。

        烛海冲了过去,再次血战。

        王煊全身发光,满身都绽发符文,像是在与大宇宙星海对抗,承载着无边的压力,溅起一片又一片星河浪花。

        “快超过他的极限了吧,爆体啊,被宇宙星河拳意碾碎吧!”场外,烛龙族的人都忍不住站了起来,希望王煊承受不住极限拳意,爆体而亡。

        “差不多了吧。”王煊心中自语,毕竟是在战斗中,他借对手之力练《星河洗身经》容易出事。

        铁笼中,景象恐怖,烛海与星空合一,精气神攀升到自身的临界点,像是要发生异变了。

        “当年,星河外景图果然被烛龙老祖得到。”贵宾包厢中有人低语。

        “便是多一张外景图也没用,真圣留下的经卷依旧补不上,缺失太多了。”有人说道。

        这时,烛海与星空合一,如同一张宇宙图卷,承载着莫名的大道神韵,并且,他的御道纹理有序排列,分部在星空图中,看起来很唯美。

        王煊盯着那深邃的星海图,一阵出神,感觉灿烂,壮丽,让他的心神都跟着共鸣,当然如果将烛海打出去,离开那张宇宙图卷,那里就更加瑰丽了。

        “死!”烛海寒声道,他像是打破了桎梏,身体异变,战力提升了一个层次。

        这也是他的底气所在,御道化和自身修行之路完美结合,共振,共鸣,在最强状态升华,他爆发了至强一击。

        王煊没有轻视,顶骨内,专属于他自身的御道纹理激活,但并不外显出来,而是在血肉中延展,扩张,交织,像是诞生了一层活性内甲,流动向四肢百骸。

        砰!

        两人撞在了一起,超越速度极限,这一次,连王煊的身体都剧烈晃动,对方的无量拳光比成百上千把天刀还可怕,劈落下来。

        然而,王煊的双目却越发的深邃,盯着和对方凝结为一体的宇宙星海图,竟是这么吸引他的心神。

        数十次,上百次,两人激烈交手,打的铁笼都轰鸣,青铜角斗场都在晃动,看台上都能感受到那种恐怖的余波。

        王煊一声咆哮,元神与血气凝结为一体,他的道行攀升到极点,而后,竟一把踏进宇宙星海图中,要取烛海而代之。

        人们看到,他遭受了烛海的激烈反扑,拳意如发光,淹没王煊,要将他打爆。

        “他在做什么,主动进入对方的主场中,进入了烛海的星河外景图?”连贵宾席中,都有人愕然。

        至于青铜看台上,很多超凡者都看不懂了,无比心惊,这是不要命了?自己撞进对方凝练的图卷中,陷自身于绝地中。

        王煊确实负伤了,但他依旧没有罢手,双足钉在宇宙图卷内,心神投入,感觉确实是这里的星海道韵吸引了他。

        此际,他全身发光,尤其是右手探出,竟抓住了这张星空图卷中的一些主要纹络,而后开始剥夺。

        “嗯?!”烛海惊怒,而后脸色冰寒无比,瞳孔的杀意如实质化的光芒,激射了出来。

        对方的胆子也太大了,敢直接剥夺他的规则与道韵,这是他精气神合一后,凝练出的来星河外景图,铭刻在他血肉灵魂中,对方妄想抽取出去?

        星河如虹,拳意无边,烛海轰向王煊,御道纹理神圣化,气息更恐怖了。既然对方这么疯狂,那他就成全,在自己星河外景图主场中,活活将这个妖王打爆,对方纯粹是自己找死。

        王煊嘴角出现血液,在无尽的星光中负伤,而且是连着吐血,但他没有罢手,单手对抗烛海。

        虽然很冒险,但是,他觉得自己有机会干一件大事。

        他将这片星海图中的主要“经络”生生抽出来了一些。

        他口鼻间殷红的血液滴滴答答地落下,右手全力抽取,左手压制烛海,很吃力,自身无比被动,他多次咳血,身体有些部位被对方的拳光轰击的破裂了。

        烛海冷笑,没有理会对方抽取“主经络”的动作,甚至,他想要诱惑,当成香饵吸引对方,希望孔煊继续冒险下去。

        刹那间,他来到近前,对方单手挡不住他所有的拳印,招架的愈发不成体系,他想直接轰杀之。

        他的拳印,有些直接打落在对方的身上,身体出现可怕的裂痕,甚至有凹陷下去的拳洞。

        但是,烛海却也骇然,真仙领域,这个妖王真的绝世无匹了吗?为什么肉身如此坚韧,换个所谓的奇才来这里,直接就被他打爆了。

        他一拳向着王煊头颅轰去,赌他依旧不会半途而废,会全力抽取那片星海“经络”。果然,对方没有横移出去身体,只是尽量晃动头颅,想要躲避。

        “你躲得开吗?”烛海冷笑,感觉这个妖王疯了,为了剥夺他的外景图,真是什么都不顾了,利令智昏。

        噗!

        烛海愕然,然后,感觉剧痛难忍,他的拳头轰在对方的头上,结果自身的手却满是裂痕,而后爆碎了。

        事实上,这只是引子,王煊的头颅发光,更为凶残的举动随之而至,和烛海的额头来了一次最凶猛地碰撞。

        噗的一声,烛海的额骨崩碎,塌陷下去,整个元神都被撞击的破损,暗淡,整个人都略显浑噩,发懵。

        青铜看台上,很多人都发呆,张口结舌,而后都感觉不可思议,妖王孔煊的脑袋这么硬?

        “铁头功!”贵宾包厢中,卓嫣然心惊的同时,又扶住安静琪的细腰,笑得前仰后合。

        也有其他人在低语:“有传闻说,安静琪在黑孔雀圣山被孔煊一头撞的细柳腰差点断掉,看来是真的。”

        “好啊!”狼獾、六眼金蝉、重霄等人叫出声来,刚才颇为担忧。

        场中,王煊一声低吼,全力以赴,通体都是符文,像是在焚烧,在这一刻,他猛力抽出了星海中的“经络”。

        不止如此,他捕捉到了这次难得的机会。烛海瞬间的精神恍惚,无论是想阻止,还是自爆宇宙图卷,都来不及了。

        王煊夺走经络图后,轰的一声,干脆将整张图卷都给剥夺出去了,而后直接瞬移,到了铁笼的边缘地带。

        所有人都震惊了,那可是精气神层面的东西,专属于烛海练就的星河图卷,那是他道韵与规则交织出来的产物,这都能被夺走?

        烛海破碎的脑袋血肉模糊,骨头断裂与塌陷了,他一声咆哮,元神发光,惊怒与愤慨无比,一个真仙要剥夺专属于他的东西?

        一般来说,都是高境界的强者才有机会对低境界的人这么做,剥夺其掌握的规则,攫取其精神意识海中沉淀下的道韵等。

        一个真仙居然对超绝世做成了这种事情,让烛海愤慨的同时,也无比心慌,那可是他重要的修行成就之一。

        他元神轰鸣,与那宇宙星海图共振,想要召唤回来,最差的结果就是让它爆开,毁掉。

        “给你!”王煊平静地说道,自身也在动手,剔除其精神能量,震散图中属于烛海的血气,抹去那些印记等。

        他只是单纯地提取出一张规则图卷,符文闪烁,星河交织,构建出一幅外景图,他将属于烛海的气息全部磨灭了。

        他得到了一幅纯粹的真图,一部无上经卷。

        但对于烛海来说,问题太严重了,他的血气、精神能量,那些印记等,虽然有部分回归了,但是却没有带回来那根本性的规则神图。

        他惊怒,心慌,星河外景图从他的元神中彻底失去踪影,没有印象了,他像是从来没有练过这篇来头巨大的经卷。

        对方废掉了他无比重要的一种超凡道果,斩断了他的一条正路。

        王煊确定,将所有杂质都炼化干净了,他将璀璨星河外景图贴在头上,以顶骨中的御道化纹理又去洗礼了一遍,彻底将此图梳理通透。

        这不是实物图,是规则,是道韵,是一部最顶尖的法门,价值连城。

        在烛海发疯,冲过来之前,他直接吸收,化为自己的东西,顿时经义自现,外景图的一切秘密都和他交融在一起,甚至,他感觉像是参悟了多年,积淀了很久。

        刹那间,他早先练的《星河洗身经》自主复苏,要全面激活,运转起来。

        果然,这两种法门有密切的联系,正是因为如此,他的心神曾经被星河外景图强烈吸引,不惜冒险去剥夺。

        “哈哈……”他忍不住大笑。

        现在他强行压制了《星河洗身经》运转,等回去再研究,他知道,此图和自身太契合了,让他从精神到血肉都觉得舒畅无比,星河外景图与洗身经已经在暗暗交融。

        烛海杀了过来,但已经于事无补,一切都晚了,他震怒而又胆寒,一个真仙斩了他的一种超凡道果,夺了他的一条路。

        在他的脑中,只有外景图之名,连一点具体印象与痕迹都没有了。

        接下来的战斗,没有任何悬念,烛海心神已乱,无比被动,本就被压制了,现在更不行了。

        他也是骑虎难下,早先确实是不甘心,不忿,老祖居然干预比斗,认为他会败亡,让他认输并买命,他因此被激起了凶性与血性,非要决战一场不可。

        事实上,从那片神秘空间走出来后,他就冷静了,意识到自身要出事,眼光肯定比不上烛龙老祖。

        大片的血花溅起,烛海胸部塌陷,半边身子消失,被打没了部分躯体。

        “早就说了,我要打出你的狼心狗肺,大肠小肠,说到做到。”王煊开口,对此人没什么好印象。

        异人下场,干预比斗时,曾询问此人的意见。烛海建议,直接打杀孔煊,本是注定要败亡的一方,还想要那种结果,心肠很黑,颇为歹毒。

        烛海的身体全面破碎,心脏、肺叶等都裸露出来了,景象瘆人,青铜角斗场中血迹斑斑。

        “一位超绝世,尸米都被打出来了!”狼獾叫道,这声音相当的洪亮,让很多人都神色复杂,无比震撼。

        王煊履行“承诺”,将烛海打爆了。

        刷的一声,一道神光将烛海破碎的血肉和被撕裂的元神接引走了,按照约定,他的命会保下来。

        至此,大战落幕。

        所有人都起身,青铜巨宫中人声鼎沸。

        “妖王孔煊,一位真仙,竟然击败了超绝世烛海,真是太超乎预料了,一战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