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骗了康熙在线阅读 - 第420章 圈中有套

第420章 圈中有套

        老十四的贝子府里,老九和老十四相对而坐。

        老九阴恻恻的说:“咱们只要利用衍德,把水往浑里搅,不愁拉不下玉柱。”

        老十四是管着兵部的阿哥,他比老八更重视兵权。

        只要玉柱还坐在九门提督的宝座上,对老十四就是个巨大的威胁。

        老九最近很少去老八的府上,而总往老十四这边来。

        老四为啥最恨老九?

        老九这小子,先支持老八,出钱出力,出谋划策,无所不用其极。

        等老八眼看着不行了,老九又掉头去支持老十四,依旧是挥金如土。

        老四能不恨他入骨么?

        康熙二废太子之后,老八的行情渐渐看衰,老十四的行情则是节节看涨了。

        令老四想不通的是,满洲军功勋贵们,跟着老八一起,一面倒的支持他的亲弟弟,却对他不屑一顾。

        没办法,老四刻薄寡恩的名声远扬,谁不怕秋后算帐?

        所以,朝中支持老四的重臣,也就廖廖无几了。

        不过,老十四的性格缺陷也异常明显,他做不到礼贤下士,也远不如老八会拉拢人心。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利益固然很重要。但是,感情上的需要,亦至关重要。

        身无分文,眼看要乞讨的武松,被柴进好心收留。

        结果呢,分手之时,武松丝毫也没有感恩之心,带着柴进给的财物,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柴进的巨大恩情,就因为他不擅长笼络人心的套路,大笔的银钱砸出去,却全都打了水漂。

        天下之大,唯有套路才能打动人心。

        老八起家的时候,老九并未全力支持他,老八靠的是放软身段的折节下交,逐渐聚集成势。

        老话说的好,满招损,谦受益。

        骄狂之人,肯定不被大多数人所待见。

        老十四望着侃侃而谈的老九,表面上很亲热,心里却是瞧不起老九的。

        老八还没彻底的倒下呢,老九就改换了门庭。如果不是老九的兜里格外的有钱,又擅长出鬼点子,老十四还真懒得搭理他了。

        在万般皆下品,唯有做官高的当下,擅长经商,嗜钱如命的老九,人缘其实很差。

        说白了,从康熙开始,一直到老二十,除了老八之外,就没人真正看得起老九。

        贱商,贱贾,可不仅仅是嘴巴上说说而已。

        “九哥,玉柱的胆子真大,竟敢派兵包围了衍德的府第,我倒要看看玉柱那孙子,将来怎么收场?”老十四和玉柱之间,有些积怨,并无直接的正面冲突,矛盾尚可化解。

        只是,玉柱坐着的宝座,被老十四看上了而已。

        “十四弟,放印子钱的頔二奶奶,是玉柱的亲戚。咱们只要抓住了这一点,穷追猛打下去,必定是大有斩获。”

        老九也不傻,他知道玉柱很受宠,故意采取的曲线迂回战术,想趁机拉玉柱下马。

        “唉,玉柱这小子是个猴儿精,平时从不结交大臣,难缠得很。”老十四也不傻,直接点明了下圈套的缘由。

        实际上,康熙的儿子们,就没有一个是真傻。

        老九惦记着拉下玉柱,换上老十四的人。

        老十四心里却明白,饭要一口一口的吃。

        只要玉柱不是九门提督了,无论康熙换谁上去,大家想拱其下马,都比搞下玉柱,容易十倍不止。

        被挫骨扬灰的托合齐,就是典型的例子。

        告发托合齐的镇国公景熙,那可是老八的死党。

        “九哥,老四那里也要盯紧点。我的眼皮子一直乱跳,总觉得,我的那位亲哥哥,很不简单。”直觉告诉老十四,老四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安分守己。

        “唉,四哥他以前性子跳脱,是个话唠。被汗阿玛严厉训斥之后,他就变了个人似的。没事儿的时候,八哥曾经分析过的,老四一旦掌权了,你我兄弟都没有好下场。”老九的一番话,引起了老十四的共鸣。

        “我舅舅也告诉过我,我四哥小时候,一直以为佟佳氏的皇后,是他的亲额涅,从来不乐意亲近我额涅。”老十四这话说的比较绕,老九却听得懂其中的内涵。

        德妃偏爱老十四,对老四只是面子情,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九哥,你研究玉柱颇深,他的身上竟无半点破绽不成?”老十四很不甘心的问老九。

        老九叹了口气,说:“不瞒十四弟你说,玉柱异常之狡猾,我找了老半天,也就是曹家人可以拖住他的后腿了。”

        在顶级的权力圈子里,好色,根本就不算个毛病。

        曹颐和玉柱有间情的事儿,也就康熙、梁九功和魏珠知道。

        梁九功是废太子的人。但是,胤礽并不恨玉柱,自然不可能把这么大的事情告诉给老八他们。

        魏珠是老四的人,老四还要仰仗玉柱将来出力,自然也不可能泄露这个消息了。

        说实话,连老十三,都被老四瞒了。

        成大事者,若是嘴巴不紧,事业还没开始,就先输了一多半!

        而且,以老四的超高智商,他敢笃定,这便是汗阿玛拿捏玉柱的把柄。

        黑武器爆炸之前,才具有威慑力!

        这个道理,康熙懂,老四也懂!

        就在老九和老十四密谋的时候,老八正在面对老婆的咆哮。

        “爷,您那么信任老九,他倒好,您还没倒呢,他就已经靠拢了老十四。”八福晋郭络罗氏怒不可遏的发泄着怨气。

        老八对郭络罗氏,那是有真感情的。

        客观的说,老八的母族,不仅地位低,而且没啥实权,几乎帮不上他的大忙。

        想当年,谁都不看好老八的时候,要钱没钱,要人没人。

        八福晋硬是凭借她一己之力,说服了郭罗玛法(外公)安亲王家的舅舅们,鼎力支持老八。

        安亲王府站队了之后,老八的实力才逐渐强大了起来。

        老八和八福晋那是无话不说的,见老婆发了怒,老八轻咳一声,叹道:“你且慢发火,老九主动凑过去,其实是我的意思。”

        八福晋楞住了,凤眸一眨不眨的盯在男人的身上。

        “唉,你我夫妻之间,何事不可说?”老八忽然沉下脸,恨声道,“都怪我当初一时心慈手软,眼睁睁的看着玉柱一步步的坐大难制了,后悔莫及啊。”

        这人呐,走过的路,必定会留下痕迹,只要小心琢磨,总会看出端倪。

        这些年来,玉柱正是踩在太子一党和八爷一党的肩膀上,步步高升上去的。

        起初,老八想利用玉柱,扳倒太子胤礽。

        现在,胤礽已经彻底的完了,被圈禁在了咸安宫里。

        事后,老八扪心自问,他其实犯了大错。

        以前,老八一直以为,胤礽倒下了,才是他的机会。

        现在看来,大错特错矣。

        胤礽在位,才有老八的发展空间。

        这就像是明珠和索额图这一对冤家一般,明珠倒了,索额图也就没几天蹦头了。

        此所谓平衡朝局,勿使一派独大的帝王心术也!

        只可惜,老八醒悟的晚了,木已成舟。

        庞大的八爷党,骨干成员其实是满洲军功旧勋贵。

        康熙建立的夺权机构,南书房,被满洲军功勋贵阶层,恨之入骨。

        实际上,康熙借鉴的是汉武帝的套路。

        汉武帝搞了个内外朝制度,在杀了n多的丞相之后,逐渐把大权拢入袖内。

        其启发意义极大!

        只是,汉武帝的败笔是,让大司马管理了尚书台,这就给王莽篡汉铺就了合适的平台。

        康熙的套路是,南书房大臣们只拥有建议权,却无决策权。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南书房的权柄日重。

        这就和明朝内阁的扩权之路,大致相仿了。

        明朝的内阁大学士,初期的品级极低,实权却极大。

        慢慢的,朱重八的权分六部,就变成了内阁独大!

        内阁的坐大,又迫使明朝的皇帝们,搞出了司礼监的戏码。目的就一个,掣肘内阁的权柄。

        “我的娘子啊,只有老十四出了头,我们才有机会翻盘。”这是老八的心里话,也是最大的隐秘。

        除了八福晋之外,老八对谁都没有透露过。

        “爷,万一老十四过河就拆桥呢?”八福晋心里很清楚,老十四的所谓八爷党身份,不过是跟着打打酱油罢了,根本不是老八的核心骨干成员。

        “老三心机很深,手腕不够,也没啥实力。老十四有心机,有手腕,有母族的鼎力支持,却性子骄狂,很容易得罪人。”老八抚须轻笑道,“这就需要为夫的调和鼎鼐了。”

        八福晋一点就透,她想了想,说:“我还是不喜欢老九。”

        老八一阵默然,老九虽然是他派过去支持老十四的。

        但是,老九答应得很爽快,老八的心里难免百味杂陈了。

        “娘子啊,还是你出的主意好啊。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只要玉柱的人敢闯进去,就趁乱宰了衍德。”号称八贤王的老八狠起来,也是像极了康熙的心狠手辣。

        八福晋望着丈夫,叹息道:“我一个女流之辈,却出此毒计,实在是有伤天和,且去礼佛了。”起身就去了后头的小佛堂。

        这一次,老八布了个死局,就等着玉柱入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