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危机模拟器:苟住就是胜利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与有荣焉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与有荣焉

        “谁啊?”

        云真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将浑身的重量都压在了上面。

        秦如生看着她的惫懒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您完全不想自己思考,是吗?

        “云真助理,我们山樾之灵是靠着什么,才从瀚北盟与夜狼一族的两面包夹之中突围的?”

        “当然是森之神恩典万物,山樾洪福齐天。”

        “是我在垂木池显现出的幽凰级神眷。”

        秦如生深深吸了口气:“而现在,    如果我死了,山樾会重新回退到腹背受敌的状态,他们的意图也就能够得逞了。”

        “你的意思是,瀚北盟和夜狼一族要偷袭你?”

        云真眼中闪烁着笑意:“那你找我来做什么,我就是个淬体期的助理,打起架来最多给你加加油,    别指望我。”

        我信你个鬼......

        秦如生摇头不语,    云真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暗暗用力,    将那黄花梨的椅子摇的像是要散架了一般。

        渐渐酷烈的日光从窗外涌入,一瞬之间,云真已经从椅子上站起,落在了地面上。

        秦如生还没能察觉到对方的气息,不过看到云真的反应,他也明白过来,低声道:“来了?”

        云真点了点头,正待说什么,门外呼啸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轰!”

        林间客舍的木门不堪一击,连半秒都没有挡住,铺天盖地的血浪就从门外汹涌而入。

        而在血浪之下,首当其冲的就是走到门边的云真。

        云真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似乎没想到,真的会有人胆大到在山樾之灵的领地内犯事。

        “真是肆无忌惮,看来不给你们点教训,你们这些野狼崽永远也学不乖。”

        云真的话语中带着淡淡的怒气,显然这次刺杀行动触及到了她的底线。

        随着话语,    她的身子已经腾空而起,双手如蝴蝶般穿梭飞舞,向着血色浪潮迎了上去。

        在巨大的浪涛覆压之下,她纤弱的身子显得无比渺小,但她的气势却犹如巨峰矗立,巍然不动。

        “风拂案!”

        她口中一声轻喝,纤手一带一引,那扑面而来的血色浪潮就整个被她逆转了方向,奔腾的势头向着来时的方向涌去。

        “月离合!”

        云真的身子随着血色浪潮一同窜出,她手掌在血色浪潮上轻轻一拍,淡雅的月光就笼罩住了这一条滚滚血色长河。

        血色渐渐淡去,河水开始变成晶莹的月色,但汹涌的涛声却是一声比一声炽烈。

        “风月囚,去!”

        云真手中法诀变幻,那月色长河便如臂使指,倒卷而出。

        目标是......门外之人。

        月色长河扭曲变幻,化作了一座坚固的囚牢,将自己原本的主人困锁在了里面。

        而云真和秦如生缓缓从屋内走出,看着里面的高瘦男子。

        “别看了,老子什么都不会说的!”

        高瘦男子恶狠狠地瞪着他们,眼中闪动着无尽的血色。

        “不就是个夜狼一族的刺客,    能知道些什么?”

        秦如生撇撇嘴,向云真道:“我懒得问,你把他扔给山樾的专业机构审去吧,应该能让夜狼一族付点代价出来。”

        云真点了点头,看着他,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我的身手......你就没什么想问的?”

        “想问的,问什么?”

        秦如生笑道:“助理要帮上司处理各种麻烦事,所以实力比上司要高,很合理吧。”

        “所以我一个凝神期的修炼者有一个虹桥期的助理,也很合理,对吧?”

        云真深深看了他一眼,低声道:“虹桥期的修炼者,山樾之灵内可只有七位。”

        “那我与有荣焉。”

        秦如生指了指风月囚中的高瘦男子:“快送到专业机构去吧,别回头自尽了,这个人对山樾应该还是挺有用处的。”

        云真又看了看他,摇头道:“我先审一审,看看具体的情况再说。”

        她手指在风月囚上轻轻一弹,下一秒,杀猪般的惨叫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秦如生微微皱了皱眉,走到了一边去。

        心善,见不得这些。

        看这位姑娘熟练的模样,自己的苦囚藤似乎也不需要借给她用了。

        半晌之后,云真回到了他身边,手中托着缩小版的风月囚,以及里面的高瘦男子。

        “问出来了?”

        “果然是夜狼一族的混蛋。”

        云真的脸上覆上了一层寒霜:“瓜分领地不成,又做这种下作之事,这帮狼崽子是真的皮痒了。”

        “骂可骂不死他们。”

        秦如生指了指她手中的风月囚:“还是送到族内去吧,到时候问夜狼一族讨点利息出来,这种事,瀚北盟不会帮他们的。”

        云真点了点头:“走吧,我们一起,你也去。最近山樾可不怎么太平,别在沟里翻了船。”

        .........

        第三天。

        “被监视?”

        云真看着秦如生的样子,似乎很想用手摸摸他的额头,看看有没有发烧。

        秦如生点点头:“千真万确,我感到,缭绕在我周围的监视并没有散去。”

        “可是,夜狼一族的使者已经驱离了。”

        “或许,问题是出在族内呢?”

        秦如生意有所指地道:“云真助理,本上司委任你,立即就这一事务开展调查。”

        .........

        第四天。

        “巡林密使曲宝成,迅雷疾踵蓝寿祺。”

        “二哥和......这怎么可能?”

        云真看着眼前的秦如生,越看越是觉得可疑。

        “我已经将前因后果都讲清楚了,信不信由你。”

        秦如生面色郑重,对于今天的对话,他也不敢怠慢。

        一旦无法说服云真,那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死局。

        云真皱了皱眉:“那我要怎么做?”

        “立刻联络剩下的几位繁茵七席,第三席荒野鹿鸣宁梦景,第四席山丘瞭望谷及危与第六席古木新芽槐南瑾都可以是我们的拉拢对象,而且动作要快。”

        “这......”

        要分化繁茵七席内部,对抗二哥的势力,云真还是有些犹豫。

        “没有时间了!”

        秦如生缓缓道:“如果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到时候先埋伏在外,听清楚我们的对话之后再入内。”

        云真想了想,叹了口气,勉强道:“好吧。”

        说完,她直接往门外走去,似乎不想再聊这个话题。

        “那就拜托你了,柳婵心阁下。”

        听到秦如生称呼的转变,柳婵心身形顿了顿,不过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转眼间就消失在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