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满朝奸臣,你让朕怎么当千古一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中秋繁华,夜市偶遇李清照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中秋繁华,夜市偶遇李清照

        李乾发现,自己快成了武媚娘、吕雉两人票拟路上的绊脚石。

        两人本来在一本正经地写票拟,商量朝政,可由于自己的动手动脚,现在竟然都羞红着脸。

        一个素手持着青瓷管毛笔,墨滴自笔尖流下,都快掉到下面的小票上了。

        另一个则来回翻动着一份普普通通的奏章,眼神游移,显然心思已经不在奏章上了。

        李乾得意一笑,非但没有羞愧之心,反而愈发变本加厉起来,又揽过两女柔软的腰肢进了怀里,反正都分神了,不如就分个彻底……

        只是还没等他开始做坏事,老太监就噔噔地迈着步子,从堂外走了进来,望见里面的情形,又噔噔地迈着步子,转身走回去。

        “站住!”

        李乾一脸无奈:“什么事儿?”

        吕雉与武媚娘俏面红的如熟透的虾子,纷纷站起来快步向后间快速走去。

        “陛下……”

        老太监试探地望了一眼李乾的脸色,见他没什么愠怒,这才小心翼翼地道:“礼部尚书王莽求见。”

        “王宗伯……”

        李乾沉吟了片刻,便猜到了王莽的来意。

        定然是为了中秋祭月的事。

        中秋节越来越近,自己又一直拖着,想必礼部都快愁的火烧屁股了吧?

        不过李乾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要是礼部不着急,那他的想法说不定还没用呢。

        “请他进来吧。”

        “是,陛下。”老太监应声而出,不一会儿就把王莽带进来了。

        “臣王莽见过陛下。”

        王莽一上来便着急乎乎地发问:“陛下,皇后的人选定好了吗?”

        “没有。”

        李乾摇摇头,安抚住他:“关于祭月的事,朕已经有了打算,不用定下皇后的人选了。”

        “不用?”王莽一惊:“可是陛下,皇后母仪天下,历代祭月都要由皇后来,如今陛下不让皇后祭月,岂不是不合礼法?”

        李乾摇了摇头,轻笑着道:“谁说不让皇后祭月来着?”

        “朕自然要让皇后来。”

        王莽一愣,小小的眼睛里有大大的问号。

        是我有问题,还是你有问题?

        “朕现在虽然还不想册立皇后,但心里却已经有了主意,要在这五十名后妃中选一个做皇后。”

        李乾坐在椅子上,笑着道:“只要中秋时让她们一同去祭月,那不就行了吗?”

        “以后的皇后要在她们之中选,这就代表皇后已经祭月了。”

        ??

        卧槽,你可真是个小天才!

        王莽人都傻了,大乾八百年出了一共多个皇帝,没有一个能有你这么优秀!

        “陛下,这不合礼法啊!”

        王莽苦着脸道:“祭月向来是由皇后做的,如今这么多后妃一同祭月,会坏了规矩。”

        “这有什么坏的?”

        李乾摆摆手:“寻常人家中秋时,还要全家老小的女子齐上阵呢,往年过中秋的时候,宫女们自己也会私下祭月吧?”

        “可是……”

        王莽的脸憋的发红,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实际实行起来他不是这么回事啊!

        “陛下,天家的典礼哪能和寻常百姓家里比?”

        李乾无语,这个王莽就是太犟了。

        他之所以把事情拖到今天,就是想胁迫他就范,可没想到这货还是这么坚持。

        “皇后祭月,为何不能带着其他后妃去呢?”

        李乾曲线开导,循循善诱:“王宗伯不如这样想,今年祭月,为了表现朕对月神的敬重,特地让皇后带着其他嫔妃一块去,这么多人同去,难道不比只去一个人要更显敬重吗?”

        王莽却始终抓住重点:“陛下,那谁是皇后呢?”

        李乾有些头大:“皇后自然在这五十个后妃里面,只不过朕现在还不知道谁是皇后,谁也不知道!”

        “谁是皇后,自然是陛下能定的。”

        王莽却很坚持:“陛下只有后嫔,却无皇后,于制不和,不仅是祭月,如此后宫大位空悬,实在是会令天下人心中难安!”

        “就如百姓只纳妾,不娶妻,便会惹来流言。”

        “朕与百姓的情况自然不同。”

        李乾辩解道:“百姓所娶的妾一辈子都是妾,但朕的后妃中却会有人可以成为皇后。”

        他已经搞明白了自己和王莽的争执之处在哪。

        李乾觉得,既然五十个后妃中有人以后会成为皇后,那让她祭月自然是合情合理的。

        李乾的着重点在皇后这个“人”身上。

        但王莽想让皇后去祭月,要的则是“皇后”这个名头。

        这恐怕也是朝中大多数大臣们的想法。

        他们中有的人可能不在乎谁成为皇后,在乎的则是有没有皇后,皇后能不能去祭月。

        这才是双方的根本冲突,是不太可能达成一致的。

        果然,王莽并不会就此屈服,他拱了拱手,正要再言。

        但却被李乾制止了。

        他无语地摆了摆手:“行了王宗伯,这件事儿要不改日再议吧。”

        “今天的奏章还没批,朕不能因为这个,耽搁了国事啊。”

        王莽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难道立皇后就不是国事了吗?

        皇帝陛下不想纠缠,竟然就耍赖,还用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

        但祭月的事儿实在是拖不得了,必须得定下来。

        尤其是陛下若想来一个前无古人的祭月,那就更得提前准备了。

        “还是按陛下的想法来吧。”王莽无奈地答应下来。

        这里就体现出,之前李乾和他聊的那一顿话的好处了。

        若是没有那件事儿,指不定王莽会继续和他顶牛下去,不解决不算完,可如今竟然就直接妥协了。

        “好。”

        李乾笑呵呵地望着王莽:“朕让后妃们准备一下,等中秋时的典礼,就交给王宗伯了。”

        “是,陛下。”王莽拱手便告退了。

        李乾望着他的背影,嘿嘿一笑,继续批起奏章来。

        立皇后的事,以后再说。

        要是这么早就立了皇后,很容易就让宫外的一些人失望,又给另一些人确立决心……

        再说了,具体立谁为皇后……李乾自己也还没想好呢。

        ~~

        离中秋节越近,京城中的气氛就越是活跃,百姓们纷纷都盼着这一天到来。

        原因很简单,中秋节当晚,是除了上元节之外,唯一不用宵禁的日子。

        就连除夕也没这么大面子,让朝廷放开宵禁,但这中秋节和上元节就可以。

        官员放假两天,百姓们更是早早就开始筹备这一盛大节日。

        在中秋节的当夜,京城中更是会出现一年只会出现两次的“夜市”。

        那些在夜市上卖东西的小贩,只消半个时辰,就能卖出往常一天的钱,如此可见夜市繁华程度,乃是何等夸张。

        当然,民间欢喜,宫里也欢喜。

        这都是因为李乾带来的一个消息。

        “观音婢,到时候你们在皇城里祭了月,直接去朱雀门的城门楼上就好了。”

        钟粹殿翡水阁中,李乾笑呵呵地望着面前的长孙无垢:“朕在那里给你们准备下月饼、点心之类的东西,你们可以一边吃着,一边看外面朱雀门大街上的灯火。”

        长孙无垢面上满是欣喜之色:“陛下,那您呢?您也在吗?”

        “哈哈~”李乾干笑了两声:“陈国那边传来了消息,朝廷禁军这两日就要与吴国短兵相接了。”

        “军务繁忙,朕一时间走不开啊。”

        “陛下,只是抽出一会儿的时间都不行吗?”

        长孙无垢大眼睛一眨一眨地,就这样望着李乾:“军务再忙,送回朝廷来都要好几天。”

        李乾被她望的有几分心慌,知道估计是瞒不过去了,苦着脸道:“朕其实是想,出宫看看。”

        “但朕自己乔装一下,混出去还可以,要是带上你们……那就混不出去了。”

        再说了,出了宫,一个男的带着五十多口貌美如花的女子,大乾要是有新闻头条,那第二天他李乾绝对跑不了这个头条。

        望着李乾,长孙无垢突然噗嗤一笑,款款走过来坐到他身边,环住李乾的胳膊,沿着臻首望着他:“陛下想去那里都行,何须用军务做托词呢?”

        “唉~”她越是如此,李乾就越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儿。

        “朕只是觉得,朕一个人能在京城里玩,但你们就只能在城墙上看着,所以有点对不住你。”

        李乾捧着长孙无垢的脸庞,肌肤如细绸般娇嫩,呼出的气息更是如芳如兰,最让他醉心的,还是这双明亮的眸子,其中满含温柔与爱意……

        长孙无垢向前一倾,埋首进了李乾怀里。

        “妾身等人自小就在外面长大,每年都能经一番这种情形,但陛下却在宫里闷了这么多年,今年终于能出去看看,没有对不住谁。”

        长孙无垢仰起小脸来,笑着道:“往常妾身们只能在下面夜市上逛街,可如今却能坐到城门楼上,居高临下地看夜景灯火,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新鲜呢?”

        “你真这么想?”李乾哑然望着她。

        “妾身可不敢骗陛下。”长孙无垢娇笑着回道。

        李乾心里感动的不行,环住美人的柔软的腰背,低下头就对着这张娇美的脸亲了几口。

        长孙无垢“呀”地一声,急忙躲进他怀里,不再仰起头来。

        李乾将她柔软的身子抱的更紧,笑着道:“中秋的没怎么有灯火,等上元节的时候,朕再陪你们在城门楼上观灯。”

        中秋节的主要目的还是祭月,连带着灯火都是来自上元节的附带产品,但上元节可是有正式的灯会,其热闹程度更盛于除夕。

        “真的?”长孙无垢忘了教训,又惊又喜地抬起头来,美眸中泛着绝美的光芒。

        “朕还会骗你不成。”

        李乾心中微动,俯首又吻了过去,这次长孙无垢却想跑都跑不了了……

        “陛下……这是白天……”长孙无垢柔柔的声音好像被堵住一般。

        “等一会儿就天黑了。”李乾闷闷地道。

        “可这只是上午啊……”

        长孙无垢本来还打算亲自去找后宫嫔妃们,告诉她们这件事。

        只是如今因为某些事故,不能去了,所以是她身边的宫女把消息传遍了六宫。

        妃嫔们纷纷大喜,往年只有皇后能去的祭月,这次竟然都能有份儿,真是天上掉馅饼了!

        但唯一遗憾的是,陛下说不会去城门楼了,否则这个中秋节就真的圆满了……

        ~~

        玉漏铜壶且莫催,铁关金锁彻夜开。谁家见月能闲坐,何处闻灯不看来。

        残阳西照,然而京城中的光亮却未减却几分。

        八月十五,从下午开始,热闹的氛围就开始酝酿。

        到了太阳行将落山之时,京城中一盏盏灯火次第亮起,一间间酒楼、店铺都把摊子摆出了门口,打定主意要趁着这个不眠之夜,好好地赚一笔。

        在这种兴奋热烈的氛围之下,所有人都受到影响,就连吕大夫都大方地对患者表示,今天可以放假一天。

        还没等邢道荣撇嘴,他又补充道:“明天不用补。”

        “嗷~”一声兴奋到极点的欢呼声传来,邢道荣一蹦三尺高,在院里嗷嗷地转着圈地跑起来。

        李乾嘴角一哆嗦,忍不住道:“奉先,你之前是不是下手太重了?”

        他指了指脑袋,小声道:“伤到这儿了……”

        “怎么可能!”吕布当即叫起了撞天屈:“老爷,我都怀疑治的太轻了!”

        他指着邢道荣这幅疯疯癫癫的样,忍不住道:“你看,这肯定是气血淤塞,导致火气入心,要是我下的药力通透了,那还能有这种情况吗?”

        “如今刚刚打开病灶,就得下猛药,才能打破僵局,让他的病情开始出现好转!”

        “我看明天要不还是补上吧!”

        邢道荣刚跳起来,啪叽一声就摔在了地上,也不顾满嘴的泥,当即就抬起头来大怒:“吕布,你不要血口喷人!”

        “吾何时火气入心了?”

        吕布捏了捏拳头,暗戳戳地威胁道:“你这么说话,还不是火气入心吗?”

        “我……”邢道荣理智地闭上了嘴。

        “行了,赶紧走吧。”

        李乾领着老太监已经到了门口,笑着道:“今天晚上不去酒楼吃,咱们吃夜市。”

        “好嘞,老爷。”吕布当即兴冲冲地跟上,邢道荣也有气无力地跟在了后面。

        华彩缤纷,人流如潮,欢声笑语,各色灯火通明,将偌大的京城映的宛若白昼,热闹非凡。

        “冰山酪,冰山酪,吃上一个透心凉~”“樱桃水晶糕!又香又甜!”“现烤现卖的羊肉毕罗,虾毕罗,一口满嘴汁儿!”“西瓜,大西瓜!不甜不要钱……”

        小贩们的吆喝声充斥着整条街道,李乾四人向着东市的方向而去。

        不过走在街上,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此时的行人大多都是男子,女子并不多。

        到了中秋,天气已经开始渐渐转凉,李乾穿着白纱中单,外套着一席天青湖绸云纹直裰,腰间系着温润的明月腰玉,脚踏缎面金丝云履,一副儒雅公子哥的打扮。

        只不过如今他意外地望向身侧几人:“不是说今天女子们也能出来逛街吗?”

        以往虽然没有明令禁止,但还是有许多大户人家让未出阁的女子待在家里,平日里不能外出。

        但今天中秋节却不一样了。

        这是个女子祭月的节日,所以无论什么样的人家都不会再对自家子女约束,而是会一同出来,享受这盛大的中秋节。

        只是李乾打眼一看,这传言和事实好像不怎么相符啊!

        “嘿嘿~”

        吕布的笑容给人贱贱的感觉:“老爷,如今那些姑娘小姐都在家里祭月,祈求月神给她们找个好郎君呢!”

        “这出来逛啊,得等到一会儿祭完月亮了。”

        “原来如此。”李乾恍然点点头。

        老太监也笑着道:“老爷,今天还算不得什么,等到上元节的时候才是真热闹……”

        听了老太监的讲解,李乾恍然大悟的同时,还有些惊奇。

        不只是今晚不禁止未出阁的女子外出,连上元节那天也是。

        但上元节比今天更受欢迎的原因就在于,到了那天,不仅是未出阁的女子可以出来,年轻的情侣们更是可以正大光明地走在一起,逛街、看灯会、猜灯谜……

        到了那天,这种行为不仅不会被人们指指点点,而且还会受到所有人的鼓励。

        “说的这么仔细,就好像你从没过中秋、上元一样!”

        邢道荣拿着一纸包卤猪血,用竹签插着一块一块地扔进嘴里。

        “我们老爷家里富贵,自然不能和普通人家一样。”老太监怒声道。

        邢道荣撇了撇嘴:“就算是人家家里的姑娘小姐,到了这个点儿也没有关起门儿来的呢!”

        “你们老爷莫不比大姑娘还娇……”

        话还没说完,后脑勺就挨了吕布一巴掌,到嘴边的猪血都飞了出去。

        “不会说话就少说点,不要非议我们老爷!”

        邢道荣望着飞出去的猪血,欲哭无泪,可眼下打也打不过,骂也打不过,只能乖乖受着了。

        几人步行缓缓来到了东市,这边的情形才是真正热闹。

        踏月影,竿旗穿市。望不尽,楼台歌舞。

        月色婵娟,灯火辉煌,宝马香车,胭脂水粉,莺歌燕语,笑语盈盈,道不尽的繁华,看不完的旖旎。

        似乎是因为他们走了半天,所以那些大家闺秀们都祭完了月亮,一股脑儿地跑到了大街上来,想看看月神究竟有没有应许她们的心愿,给她们送来个好郎君……

        李乾用欣赏的眼光望着街上女子们,当然,也只是欣赏。

        他主要的看的还是各种各样卖吃食的,卖新鲜玩意儿的摊位。

        但另一边的吕布眼里却一个劲儿地冒贼光,一会儿打量打量这个,一会儿又瞅瞅那个,好不快活。

        只是李乾不喜欢招惹这些大姑娘们,但却有人想过来招惹他,只不过碍于吕布与邢道荣这两个膀大腰圆、相貌凶悍的猛人,才不敢上前。

        今天李乾这幅华丽的衣装,再配上他的清秀俊逸的长相,还是很吸引人的。

        至少方才老太监就偷偷附耳告诉他,右边有个姑娘看李乾看的太愣神,以至于差点撞和前面的行人撞个满怀。

        “你怎么就老看这个?”

        李乾正吃着一杯冰山酪,望老太监的眼神颇为无语。

        “嘿嘿~”老太监挠着头:“只要是与老爷相关的,老奴就注意着。”

        李乾不理会他,继续欣赏着这夜市繁忙的景象,用银勺一口一口地舀着白净瓷碗中的冰山酪。

        所谓冰山酪,又叫冰酪,也就是大乾版的冰激凌。

        做法便是将冰刨成碎粉,上面撒着霜糖,葡萄干、奶酪、樱桃等等水果甜品,吃起来香甜扑鼻,又沁人心脾。

        著名大诗人杨万里还专门写过一首诗,来称赞这东西,名字就叫《咏冰酪》:似腻还成爽,才凝又欲飘。玉来盘底碎,雪到口边销。

        当然,这年头儿糖可是真真正正的贵重品,产量少,是以没钱的人只能吃放红糖的冰酪,不仅不如霜糖的美观,而且味道也要稍稍有些瑕疵。

        但放霜糖的实在是太贵了,霜糖这玩意儿有价比白银之说,有道是一两银子一两糖,由此足以看出这玩意儿的昂贵之处。

        所以端着一碗霜糖冰酪在大街上吃,在别人眼中也就差不多同“炫富”划上等号了。

        这么帅气清秀的公子,又家境优越,让许多姑娘小姐们春心暗动,纷纷怀疑是不是月神显了灵,送来了好郎君。

        只是李乾左右分别站了两个大汉:吕布和邢道荣,这两人虎背熊腰、五大三粗、狼狈为奸,挡住了那条通往情郎的星河长路……

        但其实他们俩也别有魅力,尤其是吕布,五官端正,身形壮硕,猿背蜂腰,但他吸引的不是小姑娘,而是大媳妇。

        走着走着,前方越来越热闹,是东市中有名的玩乐场所。

        当然,此玩乐不是彼玩乐,这条街上有木台戏班子,有摔跤的、唱大戏的、胸口碎大石的、套圈的、投壶的……端得是热闹非凡,甚至还有两名身强力壮的女子站在台上,表演摔跤。

        李乾远远望见,就想过去长长见识,但吕布却突然一愣,帮李乾指着前方:“老爷,那不是咱们那天碰到的,那个李博士吗?”

        “不对,他现在是员外郎了吧?”

        李乾也一怔,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发现正是出来逛街的李格非、李清照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