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疯了吧!你真是御兽师?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二合一)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二合一)

        方木闻言面色并没有过多的变化。

        对于圣物落樱淬精鲤这种东西会有许多人争夺,方木早就有了心理预期。

        好东西有能力的人遇到了,没有理由不收入囊中。

        方木现在有了资源和能力,只要是方木看中的御兽即便方木本身不能契约,方木也会将其拍下来。

        那些祥瑞类的御兽就是被这些人捧着捧着便捧上神坛,连最低端的祥瑞类御兽都能卖出高价。

        落樱淬精鲤作为圣物可以提升御兽师精神力的增长速度,同时还能算作一种中等祥瑞。

        锦鲤一般在寓意上都与好运挂钩。

        朔阳宗师的助手章擎,已经代表了一方缔造宗师的势力。

        与一名缔造宗师进行争夺还是与多名,对方木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只要不是通过战斗这种方式来争夺,通过经济的手段方木谁也不虚!

        “吕哥,这并不算是什么要紧事。”

        “等你到了我的培育室我们再说就好!”

        “只是我有些好奇,缔造师公会总部那边之前一直没有传出要争夺落樱淬精鲤的消息。”

        “怎么现在反倒突然插上了一脚?”

        听到方木的问话,吕与鱼不是很敢肯定的说道。

        “子渊的消息一直都比我灵通。”

        “子渊说缔造师公会总部那边突然决定参与争夺落樱淬精鲤,并且名额还是从一名缔造大师手中强行争夺的!“

        “不过坐镇缔造师公会总部的潇湘宗师曾在内部公开表示过,自己不会参加圣物落樱淬精鲤的争夺。”

        “缔造师公会这才会将手头的三个名额全部发放了下去。”

        “潇湘宗师行事果毅,不可能会做朝令夕改的事情。”

        说到这,吕与鱼压低了声音。

        “传闻易家的缔造大师易涵在半年前成功踏出了那一步。”

        “易家近些年与缔造师公会相交甚好,易涵大师三番两头的往缔造师公会总部跑。”

        “如果易涵大师真的晋升为了缔造宗师,也很有可能是受了潇湘宗师的恩惠。”

        “如果易涵真的成为了缔造宗师,易家又想要获得落樱淬精鲤。”

        “缔造师公会确实值得为易涵收回一个已经发出去的争夺名额!”

        吕与鱼尽管嘴上说着是传闻,可这话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如果是那种不确切的传闻,吕与鱼多半不会说给自己听。

        吕与鱼既然说了,那这个传闻便最起码有着百分之九十的准确性。

        在争夺的关头,突然冒出了第二名缔造宗师。

        这让方木一时间有些犹豫。

        方木犹豫的不是自己面对两名缔造宗师,能否拿的下圣物落樱淬精鲤。

        而是在犹豫为了落樱淬精鲤自己是否有必要锋芒毕露,让两名缔造宗师在自己这铩羽而归。

        吕与鱼本来心中十分的紧张。

        章擎说到底只是一名缔造宗师的助手。

        可走了缔造师公会总部渠道的易家,背后站着的多半是一名真正的缔造宗师。

        但是方木的态度让吕与鱼紧张的心情和缓了下来。

        方木一点也不慌乱如此有底气,背后定然也有着启星宗师的支持!

        想到自己一会即将加入到三个缔造宗师势力资源的争夺中,吕与鱼全身上下都产生了一种过电般的刺激感。

        这种刺激比拉罗素的小手要爽得多!

        ……

        清道夫总部后山的一间小院中,一名青年正伸手用一柄加长版的毛刷。

        为一头近百米,身形健壮威武的赤色暴龙刷洗着身体。

        这赤色暴龙断了一根脚趾,使得右脚踩下的每一个脚印都显得有些怪异。

        这只赤色暴龙假寐的甩着尾巴,喉间发出了舒服的咕噜声。

        偶尔流露出的气息,让不远处清道夫总部墙上种着的那三面花墙瑟缩了起来。

        似乎是对这抹气息颇为畏惧。

        一名满脸皱纹,雪白的发丝挽成一个发髻梳在脑后的老妪。

        拄着手中的一把长柄拐杖,慈蔼的看着正在给赤色暴龙刷洗身体的少年。

        老妪的背部挺着笔直,让这名老妪的身躯哪怕再苍老依旧有着一股难以掩盖的英气。

        “殇儿别刷了!”

        “每次给赤甲刷身体你都得弄得一身水,刷完之后赤甲随便在泥里打个滚就又脏了!”

        老妪的话刚说出口,一道洪亮的声音便从赤色暴龙的脊背上传来。

        “奶奶,反正我从小就给赤甲洗澡,每次刷三个小时当健身挺好的!”

        “得嘞!这次刷的差不多了。”

        “让红缎好好的给赤甲把身上的水蒸一蒸!”

        说话间这名身材不算高大却极有力量感的黑色短发青年,便从赤色暴龙的身上一跃而下。

        紧接着火焰在青年的手掌触碰到地面上的那一刻凭空燃起。

        在如同红色丝缎的火焰中,一只体长仅有五米,皮色如同红宝石般的神骏元素龙清脆的鸣叫了一声。

        紧接着如同红缎带般的火焰凭空向前蔓延,让赤色暴龙的身上燃起了瑰丽的火光。

        比王都郊区抬眼便能触及的晚霞要耀目的多。

        火焰灼烧对于其他御兽来说是致命的伤害。

        可对这只赤色暴龙来说却是一种享受,就好像是一名酒醉的大汉走进了汗蒸房一样。

        赤色暴龙眯着眼睛,舒服的发出了一声龙吟。

        让在后山溪流边准备伏击猎物的几只牛蟒,赶忙瑟缩的钻回到了溪流中。

        “殇儿,你的赤缎焱龙已经成功踏足序列。”

        “我觉得你的赤缎焱龙有很大的机会,会在晋升序列八的时候血脉提升到主龙种的程度!”

        被唤作殇儿的青年闻言耸了耸肩。

        “我倒是不强求,反正阿缎在踏足序列七的时候晋升主龙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奶奶,你这次收徒弟应该是认真的吧?”

        老妪闻言抬手将右手一直拿着的一个水蜜桃丢了过去说道。

        “奶奶哪一次找徒弟的时候没有认真?”

        “倒是你多大了也不找个女朋友稳定下来!”

        莫殇刚咬了一口水蜜桃,还没来得及感叹手中水蜜桃的甜脆可口,就突然觉得这水蜜桃没有了味道。

        莫殇随手将手中的水蜜桃扔给了正等着主人投食的赤缎焱龙,然后赶忙转移话题。

        “奶奶,你如果每次收的弟子的要求都那么严格,那你这次多半还是召不到弟子的!”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接见御兽师联盟那边派来的执事了!”

        看着青年离去的背影,龙母轻轻叹息了一声。

        也不知是在叹息自己找不到徒弟,还是在叹孙子没有对象。

        同在王都的龙御研究院内,此时也异常的热闹。

        一名身着素金色衣袍留着寸头的中年男人,正翻看着手中的物资清单。

        翻了一遍之后,寸头中年将手中的书册递向了一旁的老者。

        “刘执事,你看一看书册中我准备好的物资。”

        “一会我还有一套考题要出,还要审核几种御兽和玄纹的命名。”

        “你就按照书册上的物资帮我叫价就好!”

        说完身着素金色衣袍的秃头中年,便头也不回的朝着自己的书房走去。

        被称作刘执事的老者见状赶忙问道。

        “章擎阁下,万一,我是说万一!”

        “您给我书册中的物资不够,我该怎么办?”

        章擎闻言转头看了刘树茂一眼,语气有些疑惑的问道。

        “要不起自然就是别人的了。”

        “难道说你们御兽师联盟售卖的物资除了买,还能抢不成?”

        说完章擎关上了书房的门,独留刘树茂一脸的尴尬。

        这章擎果然如同传闻那般脾气古怪!

        自己这么问还不是怕万一没有拿下来,最后遭埋怨嘛!

        本来刘树茂还以为是一个难差事。

        现在拿着手中的资源名册叫价有了限制,差事就简单多了!

        到时就算自己没有真的拍下来,章擎也怪不到自己。

        反正之前自己已经把话问到了!

        同样是王都的缔造师公会总部内,一名身着素雅衣裙,头戴数件仿古发饰的中年女子正皱眉看着不远处的会议室。

        女子身旁是一名身材富态皮肤白皙,一眼看去就如同一名贵妇般的胖大婶。

        一般情况下皮肤保养的如此得体的人会如此显老,往往都是年纪真的大了。

        只是用一些昂贵的化妆品在强行保持着年轻时的容颜。

        “心怡,你没有必要如此痴心!甚至为了这件事去得罪公会!”

        “这件事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你站在公会的角度上也会做出当下的选择的,怪不得潇湘宗师!”

        被称做心怡的女子看着自己身旁一脸笑眯眯的大婶,只觉心中变得更堵了。

        本来自己对潇湘宗师和缔造师公会谈不上有多反感。

        结果被这么一说,就好像自己彻底被易家给比下去了一样!

        易涵确实成为了缔造宗师,但这件事情易涵并没有亲自出面。

        仅是易家的几个小辈找到了执行副会长,执行副会长又碍于易涵的面子。

        便把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名额给硬生生抢走了。

        自己在缔造师公会中干了二十余年,没少为公会贡献力量。

        顾心怡越想越觉得心中发堵。

        尽管这件事情是执行副会长安排的,可这件事情潇湘宗师不可能全然不知情。

        潇湘宗师没有过问,便等于是默认了这样的行径。

        就在顾心怡心中堵得情绪都有些暴躁的时候,站在顾心怡身旁的单凉轻笑一声继续说道。

        “说来也是!好像我们就没有能力晋升缔造宗师一样!”

        “这易涵行事还真是霸道,才刚成为缔造宗师就摆起了谱!”

        “今天压着妹妹,明天指不定又爬到谁的头上去了!”

        顾心怡闻言,如果不是因为单凉比自己大了近六十岁是自己的长辈,早年又给了自己不少帮助。

        顾心怡非要揪起了单凉的耳朵,问问单凉是不是来找事的!

        尽管知道单凉是一个爱挑事的老六,说起话来茶言茶语阴阳怪气。

        顾心怡还是忍不住生气了。

        “呵!我倒要看看落樱淬精鲤这样的好东西到底最后会花落谁家!”

        “易家刚出了一名缔造宗师就如此高调,在别处倒也罢了。”

        “可对圣物落樱淬精鲤的争夺关乎着其他两位缔造宗师。”

        “从底蕴上讲就算不知道启星宗师到底有着何种实力。”

        “易涵这种刚踏足宗师级的缔造师也根本没有资格与启星掰手腕。”

        “易涵还没来得及调配多少宗师级的药剂,这次争抢不知道会有多少势力为了顾及易涵的面子讨好易涵,而不敢与易家争夺。”

        听到顾心怡的话,一旁的单凉一双小眼睛眯的更紧了。

        “朔阳大人对章擎从来都是骂的多夸的少。”

        “章擎脾气古怪做事却极有原则,不会为了争夺一件外物去求自己的恩师。”

        “至于建木我还真有些好奇,一名缔造宗师能为了自己的弟子做到哪一步!?”

        “会不会愿意为此与一名新晋的缔造宗师撕破脸。”

        听到单凉的话,顾心怡面上的表情多少都有些意外。

        “撕破脸?不至于吧!”

        单凉闻言煞有介事的摇了摇头。

        “心怡你仔细想想,易家现在最缺的是什么?”

        单凉根本没有给顾心怡思量的时间,便继续说道。

        “是底蕴!”

        “圣物落樱淬精鲤名列圣物榜,是少有的顶尖圣物!”

        “若是家族能够获得一只,以这只落樱淬精鲤为中心打造一间淬炼精神力的静室。”

        “易家的许多人都会为此受益。”

        “这种增加底蕴的物资,我实在想不出易家有什么理由放弃!”

        “而且易家现在强势崛起,最怕的便是弱了气势轮为笑柄。”

        “易家大张旗鼓的放出了想要拿下落樱淬精鲤的消息,最后反倒被启星的弟子夺了。”

        “这将会是一件多么尴尬和可笑的事情!”

        说到这,单凉继续对着顾心怡问道。

        “那你觉得启星会为此进行争夺吗?”

        顾心怡这下彻底被单凉给问住了。

        但顾心怡越品单凉的话,就越觉得单凉的话在理。

        怕不是抢下自己手中的名额,也是易家想要以此立威。

        如果顾心怡是一名缔造宗师,肯定不会愿意为了弟子去得罪另一名缔造宗师。

        若是仅仅只给一个人用完全可以对其他的圣物进行选择,没有必要死磕落樱淬精鲤!

        “我觉得启星不会!”

        单凉闻言继续摇了摇头。

        “心怡,你以后除了把时间花在对药剂的调配上,最好多交几个男朋友。”

        “等你多被骗一骗或是有了孩子,你就明白为何启星一定会和易家争了!”

        “我听说启星对弟子极好,连潞都佘氏的当代贵女都跑去给启星的弟子做了护卫。”

        “启星的弟子今年十六七岁的年纪,这样的年纪正是最需要圣物的时候。”

        “单为了建木启星就会去争,更何况启星的名声也刚传出来。”

        “一名缔造宗师有了传出自己名声的打算,多半是有了出世的意图。”

        “一旦在与易家的竞争中失败了,势会成就易家的名望与易涵的威名。”

        “连你都不愿意做易家的垫脚石,启星又怎会愿意!?”

        “所以你也不用太心烦,说不定启星的弟子建木就给你报了仇!”

        顾心怡闻言准备关注一下接下来的拍卖。

        “单姨,你有没有听说这次会议的召开到底是为了什么?”

        顾心怡之前只顾着生气,根本没有关注易涵亲自来缔造师总部到底要搞什么幺蛾子。

        单凉闻言对着顾心怡翻了一个白眼。

        “从三十年前我就提醒你别叫我单姨,要叫单姐!”

        “怎么到现在你还记不住!?”

        “人心不足蛇吞象。”

        “易家决定下血本拿下落樱淬精鲤,这不正希望咱们缔造师公会把珍藏的那两只万象鲤也拿出来,与落樱淬精鲤捆绑销售。“

        “这可真是一个好算计!”

        王都缔造师公会总部内风起云涌,可静海省缔造师分部方木的工作间内确是一派的轻松。

        往常方木肯定会好奇的多去问问吕与鱼相关情况。

        不过此时方木却和吕与鱼一面喝着茶,一面聊着王都内建木商会的建造情况。

        丝毫没有去过问究竟会有哪方势力会去竞争落樱淬精鲤。

        反正方木已经决定不惜一切代价的将其拍下来,知道谁去争抢已然没有了意义。

        方木只管通过吕与鱼朝里面砸之前囤积的缔造师资源即可!

        吕与鱼召唤出了一只御兽师联盟特别培育出的御兽。

        这只御兽长的与时梦兽有几分相像,只是要比时梦兽的体型大的多,身躯也更加肥胖。

        刚才的吕与鱼特意提到了时梦兽在晋升钻石阶的时候发生变异,会进化为一种名叫监时兽的御兽。

        这种御兽具有远距离进行监察的能力,同样也可以进行精确的超远距离传讯。

        监时兽哼哼唧唧的在半空中用精神力勾勒出了一个界面,界面上刚好有二十个数字。

        所有投注的资源监时兽都会自行根据规则转化为积分。

        最终积分最高的那一方将成为圣物落樱淬精鲤的所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