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小欢喜:拼搏百天我要上北大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你鞋带开了

第二十六章 你鞋带开了

        乔英子往回走:“你说的也是,放你那里,你藏着麻烦,我去拿也麻烦。”

        “可是真跟陆百有什么关系?”

        “哦,他也住在书香雅苑,我让他给我藏着,我玩的时候也方便。”

        方一凡笑问:“人家能同意吗?”

        乔英子的主意转了转,上一次望远镜被拒绝了,但已经过去好些天了,我还帮过他呢!两人的关系总不能和之前一样吧!

        她想了想说道:“我试试再说。”

        方一凡紧问道:“你跟他很熟吗?”

        乔英子说道:“他不能老是拒绝我,好了,拜拜,我回去了。”

        乔英子上了车,方一凡留在原地。

        “走了,表哥。”林磊儿扯了扯方一凡的袖子。

        乔英子的车已走远,方一凡反应过来,他挠了挠头:“这挺好的,少了我很多麻烦事儿。”

        ......

        同一片夜色下,陆百提着两袋书往小区走。

        一边走,陆百一边回忆,复习前日所学的知识点。

        ‘速度-时间图像,横轴是t,竖轴是v,也就是速度随时间变化的规律,数学上,可以当做f(t)=v。’

        ‘从v-t图像,我能得到什么?有v0,有vt,还可以求δv,还可以通过做斜率反应加速度......’

        ‘速度是一个矢量,图像如何表现的?当然是,v正轴是正向,负轴是负向。’

        ‘等等,那么说,这个图像只能解释直线运动了,那么曲线运动怎么办?’陆百忽然意识到问题。

        他皱眉。

        这就是自学的坏处。

        如果老师在,自然轻松解答,告诉他v-t图像当然只用来表达直线运动,而陆百只能自己思考。

        ‘比如,一个平抛的v-t图像如何表达?’

        ‘必不可能按照时刻与时刻速度数值进行对应作图,因为这种图像面积不可能等于运动的距离。这样说来,f(t)=v的函数也不对了,v是一个矢量,而不是数值,这个函数要引入cos、sin来修正?’

        ‘或者说,把速度,当力一样的矢量,来做平行四边形的分析?’

        陆百思考深入,利用他仅有的那点基础知识推导下去。

        这就是自学的好处。

        老师,尤其好老师,能回答一切教学范围内的问题。

        但为什么很多人上课觉得听的很明白了,课后做题却依然懵懵懂懂?

        因为,就算再好的老师,回答的再详细再周全,也比不上学生自己的思考。

        只有自己的重复加工,才能将外来的编码为自己的,这是内化知识的第一步。

        陆百并不知道,在他百思不得其解,走入死角而苦闷的时候,他无意触及了那黄金一般的梦想的一角。

        ——明年高考,理综第十九题,正是一道关于某曲线运动其竖直方向速度的v-t图像。

        而它的核心考点,与陆百一线之差。

        “小心!”

        “砰!”

        瞬间天旋地转。

        ......

        “怎么不接电话呢?”

        乔英子坐在副驾驶,司机陈叔叔照她说的,在路边慢慢的开着。

        乔英子给陆百打了好几个电话,却一直没接通。

        算了,乔英子想道,不打电话了,开到楼下,她去偷偷上楼把陆百叫下来。住在隔壁,就是方便。

        她放下手机,刚想说话,便看到了前面的身影,陆百走在路边。

        “陈叔叔,到那个男生前面停一下吧。”

        太巧了,乔英子心想,脸上也带了笑容。

        突然,路口逆行窜出一辆自行车,眼见就要撞到陆百,骑车的人大惊失措,急忙闪避。

        陆百竟仿佛没看见,仍正常往前走路。

        自行车躲过了陆百的躯干,却碾到陆百迈出的左脚。

        陆百摔倒在地,才意识到有车子逆行。

        袋子的书跟着摔了出来。

        骑手刹车,一脚撑地,扭头朝陆百叫道:“走路怎么不看路!”

        骑手说完,一蹬车子,溜了。

        “危险!别下去!”陈叔叔叫道。

        却是乔英子竟不等汽车停稳,便推开车门跳下去。

        她冲陆百跑过去,还冲骑手喊道:“不准跑!”

        陆百已经爬了起来,他缓缓将裤腿卷上去,一侧膝盖磕破一大块,鲜血顺着流到小腿上。

        “没事吧!”乔英子扶住他的胳膊。

        陆百拍了拍衣服,说道:“没事。”说着,弯腰去捡他的书。

        “怎么没事!”乔英子扯着他,不让他捡,把陆百的左手拉倒眼前,路灯照着,陆百左前臂尺侧的皮肤擦破了,因为摔倒时,他下意识用这个位置支撑了一下,他左手手腕豌豆骨周围皮肤鲜血淋漓,乔英子的手都沾上了血。

        “这叫没事?快去医院包扎一下。”乔英子拉着他往车上去。

        “没事。”陆百不去,无所谓道:“回去用水冲一下就行,又不影响写字。”

        乔英子顿住。

        陆百挣开她,笑道:“谢谢啦,没事儿,小时候比这狠的多的是。”

        他要过去捡书,却又被拉住。

        “喂!你鞋带开了。”

        “谢谢。”

        他低头,就要蹲下。

        少女却已经蹲下身来,给他系上鞋带。

        夜晚九点多,汽车密如织,打着车灯如流光一般奔驰路上,少年呆呆站在一旁的人行道上,晚风长长吹过,扬起路旁花木的清香,陆百的鞋上开出了一朵蝴蝶结。

        陆百的心忽然跳好快。

        乔英子站起身,冲他轻轻的笑:“膝盖磕得那么厉害,就别乱动了。”

        陆百说不出话来,一种难于言喻的情绪在他胸中乱撞,陆百只是直直盯着她。

        乔英子也不笑了,她偏头看向远方,抬手将吹散的头发撩到耳后。

        两人相距一臂,无限安静。

        这时,停好车的陈叔叔,书也捡起来放回袋里,他提过来,递给陆百。

        “走吧,旁边有个社区医院。”乔英子说道。

        陆百沉默着跟了上去。

        ......

        “嘘!轻声。”乔英子压低声音说道。

        两人轻轻将大乐高放到地上。

        陆百打开门,还没转身,乔英子一个人抱着乐高迫不及待的冲进来了。

        “快关门!快关门!”她叫道。

        咔。

        室内一片黑暗,乔英子摸着黑走进客厅,把乐高放到地上,然后哈哈笑起来。

        陆百打开灯,转身听见乔英子的欢呼:“耶,乐高计划作战成功!”

        乔英子冲着星球大战的箱子转了两圈,还是不舍的回来了,说道:“我就把它放这儿了,你可不要一个人偷偷的拼!”

        说完,她又蹑手蹑脚关门出去了。

        陆百在原地静止良久,长长出了一口气。

        “呼......莫名其妙,莫名其妙。”

        他走到一边,将新买的教辅放到吧台,换上拖鞋。

        把运动鞋放到鞋柜上时,他却顿住了。

        玄关灯柔和的照着,陆百雪白的鞋带上,染了一丝鲜红。

        那是乔英子系鞋带时沾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