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小欢喜:拼搏百天我要上北大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污泥里的金子

第四十七章 污泥里的金子

        有人喊陆百的名字,陆百茫然。

        多原子的极性牵扯到了分子立体构型,又涉及上一章的原子结构。

        他正在吃力的判定各类有机物的极性,试图理解定义的分类标准。

        陆百看了看这个顶撞化学老师的男同学,自己和他只到眼熟的份上,甚至叫不上他的名字。

        陆百不认得他,他却认得陆百。

        陆百一拳将刺头陈峰干趴下了。

        这只是武力,还不算什么,京城人都是有硬骨头的,陈峰绝不会和陆百罢休,所以程邹打算看热闹的。

        可陆百几句话便把陈峰的骨架子拆得七零八落,命根子都给抖落出来。

        这多少也戳中了程邹的软肋,他便升起同仇敌忾之意,怎么看陆百都不顺眼。

        程邹见陆百抬头,瞥了他一眼,便梗着头,继续朝着化学老师。

        化学老师姓朱,右眼旁一块硬币大的褐斑,四十多岁,不幸正在更年期,发胖得像纺锤体,丰满的脂肪并没有把皮肤撑得展开,相反,她的脸上褶子深深,眉毛描的太深以至于很脏,眼睛画了一圈深紫色的眼线,眼袋干瘪下垂,右边褐斑连着眼袋。

        基础班的老师有六位,有像教数学的王老师、语文老师潘帅这样干劲十足的年轻教师,也有齐老师这样老成持重经验丰富的好老师,还有这样更年期赖着要教高三的化学老师。

        朱老师皱眉道:“你还有心思管别人啊?先管好你自己!”

        她是资历很深的老师了,所以她每次给学生们上课都隐隐带着一股火气。

        既然我资历深,为什么要让我来教基础班?

        我为什么来教一群什么都不懂的差生?

        我的面子往哪搁?

        所以她上课没什么积极性,只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领工资,在讲台上当个会说话的课本罢了。

        她不管陆百听不听课,只要不说话,不看闲书,不玩手机,老老实实当个木头人足够了。

        在她眼里,这群学生未必强过木头人。

        而之所以管程邹,是因为在她眼皮底下玩手机,实在过分。

        老师不在乎学生,学生就很难尊重老师,所以程邹梗着头,说道:“我可以只管我自己,但老师就光管我吗?你不应该管整个班级?”

        “程邹!你给我站起来!”

        朱老师尖叫道。

        “你就怎么跟老师说话的?谁教的你?”

        程邹扭过头去:“你区别对待学生,不能一视同仁!”

        朱老师拍了桌子:“我怎么区别对待?不让你玩手机就是区别对待?!别的同学玩手机了吗?!你先做好你自己!”

        程邹咬定:“玩手机也是低着头,他也是低着头,有什么区别,反正都不听课,你凭什么就没收我的手机?”

        朱老师怒道:“我管你还管错了是吧?”

        程邹混不吝,说道:“没错,您管我肯定没错,但让您管陆百就有错了吗?看他整天低着头的样,不知道还真以为这是考北大清华的尖子生呢,谁知道他是春风中学倒数第一呢?我看他是张无忌学太极拳,越学忘的越多!”

        程邹阴阳怪气的说俏皮话,像是一个叛逆的孤勇者,教室里其他学生纷纷哄笑。

        “哈哈哈哈!”

        “嘿嘿!”

        “也是,光看他那劲,我还以为我在火箭班呢!”

        “怎么说话啊,咱这就是火箭班,不过是脱落的火箭推进器那部分。”

        “哈哈哈哈!”

        陆百的逸事,虽然陈峰不再提,可因为陈峰被揍,更添了故事性,反而彻底传播开了。

        班上的同学们都知道了陆百的事情。

        而且,身为陆百的同学,他们看到陆百天天埋头学习,甚至他们都觉得陆百可能真是想要考北大。

        这更使人感到痴人说梦的滑稽。

        可是,王老师在表扬他了,平时的一些小测,陆百有些亮眼的发挥,渐渐的,除了有几人英语和语文极好,他已成为班级理科类考试的第一名了。

        所以他们渐渐从看小丑的心态,变成排斥与反感了。

        偶尔谈起,甚至会说:“这小子,越学越起劲了,他不会以为在咱们班拿个第一是多牛逼吧?”

        基础班,汇集原本各班的歪瓜裂枣。他们宁肯承认自己是烂泥,也要把陆百拉到污秽里。

        陆百越用功,他们越反感,都是垃圾,你凭什么装逼。

        “安静!”

        “安静!”

        朱老师气得浑身颤抖,她尖锐的叫声盖住了全班。

        “都给我好好听课!”

        “你给我出去站着!好好给我反省!”

        程邹无所谓的走了出去。

        朱老师收了收气,重新讲课。

        陆百只好听了半节课。

        听她上课,陆百很快知道为什么让这样的老师来教基础班了。

        她教得很刻板,很冰冷,听她讲课就像是听她念一遍教师讲义一样,思路标准,然而如果和死板的讲义一样,为什么不直接看讲义?

        “叮铃铃,叮铃铃!”

        下课了,朱老师指着程邹:“把你的家长叫过来!”

        程邹耸耸肩:“老师我没有手机啊。”

        “自己借!”

        陆百抱着胳膊,程邹归来,嬉皮笑脸的和同学们打趣,像个英雄。

        程邹注意到陆百看他,抱抱拳,一脸笑的说道:“抱歉,抱歉,没办法,刚才大辣皮收我手机一时冲动了。”大辣皮是他们给化学老师起的外号。

        程邹已经知道陆百能打,他自谓能屈能伸,满脸微笑,这样陆百再打人,可就师出无名了。

        陆百耷拉下眼皮。

        他没心思和这种人计较,也没心思和那些起哄的人计较。

        和他们混在一起,不是他们的错误,而是自己的错误。

        这些人其实是悲剧。生在京城,自以为是主角是中心,可是等他们成年后会发现,自己不仅不是世界的主角,甚至于,他们都不是自己人生的主角。

        陆百要做的只有一件事,一个多月后的期中考试,考出基础班。

        与其和周围的人较劲儿,陆百更要紧的是,化学他着实遇到难以理解的难关了。

        下节课结束......

        陆百想了想,

        下节课结束后是下午的大课间,他去找老师问明白这个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