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论商(上)

第三十七章 论商(上)

        作为混迹官场多年的老狐狸,裴衍的这点小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海士轩。

        其实这两三年来通过不断的优化生产,香水这东西在东京已经不像最初卖的那般昂贵,但平均下来一瓶香水的价格仍抵得上普通农户半个月的花销,仍然是顶级的奢侈品,而通过长途运输到达各地之后,价格少说还得翻上一倍。

        只不过因为各地流通的数量极少,所造成的的经济效益倒是并不那么明显。

        微微沉默片刻,海士轩开口问道:“贤侄的香水作坊我亦有所耳闻,听闻贤侄可是靠着这桩生意赚了不少银钱啊。”

        海士轩半开玩笑的说着,但眉头却微微蹙起,随即又道:“只是这商贾之道毕竟流于下乘,贤侄正值大好年华,还是应把心思多花在读书上才是。”

        也算是出于长辈对晚辈的关心,原本想着裴衍此来无非是谋一层关系,让自己在这江宁府予他的香水作坊一个方便,海士轩倒是无所谓的,但在看到裴衍之后,海士轩不免想起了故人,面对故人之子,海士轩反而念起了旧情,有些话也就不免提点出来。

        裴家身为武勋,裴衍的文举之路本就不如寻常读书人那般顺利,想要得到天下文人的认可,光靠才学可是还不够的,有时候出身也很重要。若是裴衍在流于低贱的商贾一道,反而更要被清流文官所看不起。

        裴衍心知海士轩是为了自己好,大宋商贸繁荣,对于商人比以往任何一朝都要更宽容,但士族就是士族,自诩高人一等的毛病一直都在。对于商人依旧是看不上的,只觉得商人逐利,常常忽视了商人对于社会起到的许多作用。

        对此,裴衍也不好多说什么,但他既然决心做些什么,首要的便是让大家正视商人的作用。这不是他想去改变商人的地位,而是以小见大,从裴家的香水作坊所辐射的一小部分人,让这帮人认识到商贸真正的意义所在。

        商贸,是可以改变民生的。

        “伯父认为,侄儿经商只是为了钱吗?”裴衍问道。

        海士轩疑惑道:“莫非贤侄另有打算?”

        “伯父可知裴家的香水作坊每月可得银钱多少?”

        “据说高达十数万贯之巨,说来仅凭这一桩生意,要不了几年,裴家说上一句富可敌国也好不夸张啊。”

        裴衍摇了摇头,没有解释,又问道:“那伯父可知裴家每月支出的工钱又有多少?”

        “据我所知,裴衍雇佣的工人不过千人,便是工钱高些,想来也不过数万的花销。”

        裴衍笑了笑,说道:“根据家中账房统计,裴家在东京扬州两地的收益,每月刨除材料成本,尚有二十万贯的盈余,而裴家雇佣的工人不过七百余人,每月支出却也高达三万贯。”

        话一出口,便是海士轩早有心里准备,也认输瞳孔微缩,内心一阵波涛。

        七百多号工人,花销却高达三万贯,平均下来,每人每月可以领到的工钱高达四十贯。

        这还是工人?这他妈都赶上一个八品官的月俸了。就离谱,要知道大宋的官员可是出了名的待遇好。

        “仅凭这香水生意?”海士轩忍不住问道。

        “自然不是,这些年香水作坊陆续也做了些其他的东西,像是花露水和香皂,这些东西伯父当是见过的,并不稀奇,价格也相对亲民,产量更高,各地皆有流通。”

        海士轩这才点了点头,香皂花露水他是知道的,他家里就有在用,虽然比起寻常人家用的皂角稍贵,但一般的人家也还消费得起。只不过他平时不太关心这些,这才没意识到这些东西都是裴家生产的。

        这么一算,这香水作坊离谱的收益倒也还能理解。按理说裴衍手上有这么多的产品,若是按照传统的方式大肆的在各地办厂,每月的收益又何止这些,说到底,还是那个合同工给限制的。

        但也许正是因为这份限制,裴家的生意看着才不致于过分夸张,否则把这些事儿都摊开了做,那可不就不是一家两家人在眼红了。

        怀璧其罪啊。

        随后,海士轩仿佛又想到了些什么,邹着眉头说道:“工人拿着如此之高的工钱,还有谁会愿意在家务农,长此以往引得人人艳羡,田地废耕,可是大大的灾殃啊。”

        海士轩的担忧不无道理,大宋发展百年,当今皇上以仁孝治天下,对百姓宽容,轻徭薄税,整体国力算是达到了一个顶峰,整个大宋的人口高达两千多万,相对的,粮食的消耗也是一个很夸张的数字,这年头可没有杂交水稻,连土豆玉米都没有,水稻小麦的产量都不算高,若是遇上个灾年,该闹饥荒还是会闹。

        华夏本就是以农为本的社会,如果农民都眼红出门务工赚钱,那谁还愿意在家种地。

        裴衍却说道:“我朝土地兼并成风,农户手上真正属于自己的土地又有多少,何况真正的老百姓心中,农事乃是立足之根本,便是大户人家,都知晓多囤些田产,可这些田产从哪里来,无非是富户从贫苦人家手里兼并而来。百姓手上没有余钱,便是种地,也不是为自己种,而是给地主们打了工,若是农闲时务工赚些银钱,自然也能换来些土地,贫苦人家不至于卖地,为自己打工,总好过受人欺压。”

        “伯父可知这三年来,凡在我裴家工作的人,家里每年多少都能置办一些田产,他们原先可都是贫苦人家,如今有了田产房产,家里的儿郎娶了媳妇儿,女儿能够置办上嫁妆,比起以往的家徒四壁可不知好了多少。”

        海士轩不禁笑道:“照你这般说,你经商,反而是为了这天下的民生不成?商人逐利,说到底银钱还是归入自己的口袋,且不说有多少能如你这般对待工人的,便是有,若将来从商之人多了,于国家又有何利处,商人到底不事生产,此风断不可长。”

        不论怎么看,他还是不希望裴衍把精力放在经商一事上,裴衍刚才的话说是给工人们造了福,但其实何尝不是给很多商户做了表率,工人好歹还是服务于生产的第一线,但商人却不是。这也是为什么历朝历代商人地位都不高的原因。

        裴衍知道想要改变海士轩的想法很难,其实某种意义上海士轩的想法也正是天下间很多文人的想法,商人逐利,不事生产,于社会无用。

        这天下,终究是得靠读书人来治理。

        是的,读书人天下第一,就是这么优越。

        “伯父说,商人不事生产,侄儿却不这么认为。”裴衍今天算是跟海士轩杠上了,明明那么多士族文官勋贵手底下暗地里都经营了一些产业,却各个瞧不起经商的,你们这典型的双标狗。

        朝廷禁止官员经商禁的飞起,可结果呢,看看顾老二身后的白家,再看看盛紘的大哥,有本事让你们家亲戚也种地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