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木叶质子,我真没想当火影在线阅读 - 第14章 斩猿飞佐助者:旗木白牙

第14章 斩猿飞佐助者:旗木白牙

        第14章    斩猿飞佐助者:旗木白牙

        白牙住所很简洁。

        除一张榻榻米,发黄的桌椅,再无其他。

        许是初逢大变,也可能是这一刻除了良人这个村外人,他已经无法再与其他人交流,因此白牙显得很健谈。

        良人盘坐在他对面,见这位木叶迟暮的英雄面带追忆之色,他没有开口,只是静静聆听着战国时的隐秘。

        “当初宇智波与日向为富饶的领地决战,可宇智波不知,日向天忍早已与千手一族达成共识。”

        “就在大决战来临之时,千手一族杀出,面对双方夹击,宇智波田岛族长第一时间便用秘术抱着千手一族族长同归于尽。”

        “恰巧彼时辉夜一族,也就是你们雾隐村目前的竹取一族得知千手动向,举族袭击千手族地。”

        “千手在失去族长千手佛间后,由少族长千手柱间带领族人回族地救援。”

        “而宇智波斑,也在危急之下开启万花筒,搏命般击退了日向,可哪怕千手退回,他依旧失去了七个弟弟才结束战争。”

        “然而回到族地的宇智波族人,发现他们的家早已是一片狼藉。”

        良人听到这里,想起小时候听父亲吹嘘起二大爷时自豪的语气。

        ‘小良人,你以后一定要成为像我二伯,你二大爷一样的强者,当初你二大爷可是曾与千手扉间一起差点灭了宇智波一族。’

        想着,他开口说道:“宇智波一族老弱妇孺,皆死于千手扉间之手。”

        白牙闻言,诧异之情体于表,一会后又笑了起来:“我差点忘了,当初跟随二代火影大人的还有一些冰遁忍者。”

        良人心下叹息。

        本来他还纳闷斑为什么要搞他们雾隐村。

        现在对上了。

        这是为了报仇啊!

        导致血雾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家二大爷!

        白牙摇摇头:“不过你没说对,宇智波族地的族人并没有完全被灭去。”

        “当时收到消息,宇智波一族的盟族便举族去救援了。”

        “……”

        良人小嘴微张,一副震撼不已的样子。

        他听到了什么?

        白牙说宇智波一族有盟族?

        想起学校里那些一言不合就红着眼,叫嚣着要弄死谁谁谁的中二少年,他怎么有点不大相信呢。

        “当时千手有猿飞、志村作为盟友,日向也有猪鹿蝶,宇智波为何就不能有盟族呢。”

        被白牙看出心中想法,良人也不恼,他好奇道:“能否告诉我是哪个忍族?”

        宇智波居然有盟友。

        这可真是带土当火影——滑天下之大稽。

        白牙神色莫名道:“你不是应该问我,为何我会知道这么多。”

        良人愣了愣。

        接着,他猛地站起:“宇智波盟友,不会就是旗木一族吧!?”

        白牙摆手,示意其坐下,旋即继续道:“当初是我们旗木一族与鞍马一族救下了一些宇智波妇孺,但我们死伤很惨重。”

        “我的祖父,曾祖父等人,无一幸免。”

        “可你们水无月一族,二代火影带去的族人,志村、猿飞也都差不多。”

        “火影亲弟弟死了,你们水无月一族全部被留下,志村族长死,哪怕是有忍者之雄之称,完美领悟五种查克性质变化的猿飞一族族长,猿飞佐助,也没有在那一战中活下来。”

        白牙很平静,并没有因其中有亲人而表现出什么情绪。

        但良人仍在只言片语中听出当时的惨烈。

        他惊异宇智波能先对战千手、日向,接着在失去族长后打退日向,在大后方还能挡住千手扉间、志村一族、猿飞一族、水无月一族的进攻。

        经历这种差点灭族的困境后,在木叶创立那会,居然还能须佐套大佛,差点三天灭五国!

        很不可思议。

        不过一想到那个男人,好像也没什么可惊讶的了。

        这很宇智波斑。

        就是可怜的二大爷……

        功劳没立下不说,还把族人给害了。

        良人心下不忿,你了不起,你清高,你是宇智波斑,你牛逼,可你有本事先把木叶灭了啊!为什么要盯上我们雾隐村?

        骂完后,他开始沉思,对方说这些的目的在哪?

        总不能是因为太无聊了,然后就给他这个外人说一些连木叶都没几个人知晓的隐秘吧?

        白牙仿佛能透过表情看出他心中所想,没一会,就道:“猿飞佐助,是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的父亲,他死去的那一天,正值三代出生,也许是出于愧疚,二代从小就把三代与志村团藏带在身边教导。”

        “而当初斩猿飞佐助的忍者,是我祖父。”

        白牙目视前方,睥睨道:“尽管祖父也没活下来,但杀猿飞佐助者,乃旗木白牙。”

        “那一战,是让我旗木一族如此落魄,成为一个不入流忍族的罪魁祸首,但宇智波却从未看过我们一眼。”

        “可三代接任火影后的第一个任命,就是让我加入火影护卫队,那时所谓的影卫队也仅有我一人。”

        白牙面带追忆,“很不可思议吧,钦点我这个杀父仇人的后人成为影卫队唯一成员,这无异于告诉别人我就是下一任火影。”

        “这些年,我没有一刻放弃修炼,木叶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敌国忍者、影、人柱力、尾兽,这些我也怕,但我必须成功,从三代让我加入影卫队那一刻起,我就只能成功。”

        “所幸我没有让三代失望,三代也从未使我失望过,十二岁入影卫对,十五岁成为影卫队队长,二十岁接任暗部部长,在外人眼中,火影没有看错人,白牙也没让火影失望过。”

        “即使现在他要抛弃我,我内心很愤怒,但我心中依旧明白,他一定有这么做的理由。”

        白牙说到这就停下了。

        良人内心五味陈杂。

        这样的三代,又怎能不让白牙趋之若鹜。

        他很想告诉对方,三代一开始也许只是做给旁人看的,后来发现了天赋,才逐渐变成目前这样。

        但说不出口。

        没有必要了。

        即使是伪装,能二十年如一日,那良人也愿意承认,对方口中的三代颠覆了他往日的看法。

        可不管怎样,白牙的好感值是要薅的,木叶脊梁也是要打断的。

        半响。

        良人出声道:“你有没有想过,人是会变的。”

        ——

        ps:屌大的打个丶,女孩子就算了,这是属于男孩子的狂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