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女友有别于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不速之客

第二十八章:不速之客

        婚宴即将开幕,人员也基本到齐,白鹿等人不再继续东张西望,静静的等待着婚礼的开始。

        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

        正当白鹿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时,忽然的,一只陌生的手按在了白鹿肩膀上。

        他回过头,发现对方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年轻男人,打扮得颇为骚包:“找我有事?”

        “没事没事。”年轻男人摆摆手,“我也是为参加张远的婚礼而来,只是碰到熟人了,顺路过来看看。”

        在那年轻男人开口的一瞬间,陆霜节猛然转过头,看向前者,眼睛微微眯起。

        “你的熟人是谁?”白鹿注意到身旁少女的神态不对,耐着性子问道。

        年轻男人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微笑着问道:“你身旁的那位女孩,是你女朋友吗?”

        “是又怎么样。”白鹿感觉这家伙来者不善,语气冷了一点。

        “兄弟,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找了个瘫子当女朋友,是因为贪图她的美色?”年轻男人的话语,此时终于透出了一股子嘲弄。

        此言一出,白鹿终于可以确定以及肯定,这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货,也绝对不可能是霜节的朋友。

        既然如此,他便毫不犹豫的回怼道:“我喜欢她,关你屁事?”

        “正常人可不会喜欢一个截瘫病人的!”年轻男人没有生气,他将手从白鹿的肩膀上挪开,拍了拍椅背,故作不在意的说道,“你该不会,是在贪图她们家的赔偿款吧?”

        白鹿从没有想过,他居然会有一天被一个陌生人用两句话惹火,他不是容易动怒的人,因此,生气的原因就只有一个了——这家伙确实欠扁!

        只可惜,这是个法治社会,打人是会坐牢的,另外,他心里有个猜想——这家伙怕不是来碰瓷的,把他打了,说不定正合了他的意。

        如果因为自己把他揍一顿然后被他开开心心的讹走一大笔钱的话,那这顿架打完后只会让他更不爽。

        想到这里,白鹿最终耐住性子,冷冷说道:“我觉得你很讨厌,所以,赶快滚。”

        “怎么?被我说到痛处了吗?”年轻男人不知道白鹿为了不揍他而做出了怎样的心理斗争,只是更得意的说道,“但你知道吗?你身边这个女孩啊,除了长相之外,一无是处。居然傻得连赔偿款都不要。

        她,再加上她爸妈的赔偿款,足有三百万,她居然一分没要!所以啊,你别想着那什么赔偿金了,一毛都没有。”

        “……”

        年轻男人等了一会,却没听到想象中的回答,定睛一看,发现自己眼中的这个「冤大头」,居然在用一种看傻子一般的眼神看他。

        “你他妈是傻x吧。”白鹿用简短的话语问候了一下年轻男人的家人。

        “你,你怎么骂人?!”这名骚包的年轻男人顿时惊了,又气又急,语无伦次的道,“我,我可是好心告诉你这个消息的,你简直是狗咬……”

        “我他妈叫你了吗?你他妈的就像个狗似的跑过来吠叫?家里的屎要是不够吃的话,就去厕所!”白鹿语气冰冷的骂道。

        在这不能动手的场合,他这样的简单嘴臭,真的能换来最极致的享受。

        是,在大庭广众爆粗口很粗鲁,但这的确是对付此类傻x的最好手段。

        而论起骂人,白鹿自认是不虚谁的,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接触到的脏话不要太多,随随便便组织两句,就足够用了。

        果不其然,年轻男人被这一段含妈量极高的脏话骂得说不出话来,脸色很快就涨得通红。

        见状,白鹿心里的郁气总算是消解了一些。

        “赔偿金要或者不要,那都是霜节自己的选择,再说了,哪怕她真的有这笔钱,也是她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他说道,“然后,我女朋友做出的选择,关你屁事。”

        “这事,还真的跟他有那么一点干系。”就在这时,陆霜节突然说道。

        白鹿扭头看向自己的冒牌女朋友,发现她不知何时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还没等他发问,陆霜节便主动开口道,“这个男人的亲爹,就是导致我们家变成这副模样的罪魁祸首。”

        此话一出,不只是白鹿,就连身旁一直很平静的董丹霞,脸色都微微一变。

        “也就是说,你其实就是霜节的仇人?”白鹿愣了一会后,转过头,重新看向年轻男人,目光中的鄙夷之色更甚。

        “撞人的是我爸,又不是我。”虽然被揭穿,但年轻男人却一点没害臊,洋洋得意的说道,“我要感谢陆霜节这个傻女人啊,要不是她没有要那笔钱,我可过不上这么好的生活。”

        他看向神色淡然的女孩,傲慢的说道:“你呢,估计活得不怎么样吧。”

        “这货是多以自我为中心啊?”白鹿听这话听得有些泛恶心,怎么出来吃个饭,还能碰到这样的人渣?

        “陈金城,你是来炫耀的吗?”陆霜节问道。

        “没错,我就是在炫耀。”陈金城笑道,“三百万,够我一辈子吃利息活了。我就想看看,当初拒绝这笔钱的你,能活成个什么样子!”

        “真是可悲。”陆霜节摇摇头,“你比你爹都要差远了,毫无廉耻之心,不知道羞愧和忏悔。”

        她盯着面前的年轻男子,冷笑着道:“知道我为什么不收那笔钱吗?因为收了钱,就意味着跟你们家的仇恨一笔勾销了。

        不收这笔钱,你们家就永远欠我们两条命!我就是要让你们永远记住!

        你给我记住,你家在我家面前,永远都抬不起头!你爹死了,你就要背负这份罪孽,你死了,你的儿女,孙子,都要背负这份罪孽!

        区区三百万,不及我爸妈的命半分!”

        女孩的语气平静而又有力,言语就像一把剑,狠狠的捅在这个名为陈金城的男人身上。

        这边发生的闹剧,逐渐被周围人所注意到,很多人都听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时间,大厅内窃窃私语声不断。

        陈金城脸色一阵变换,听到别人那不怎么好听的言论后,更是有种想走人的强烈念头。

        但他却不想这么灰溜溜的离开,僵硬的身体,狡辩道:“那又怎么样?有钱就行,我现在的生活可比你好多了。”

        陆霜节不由的笑出了声:“果然很可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