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死战 (其四)

第七十三章 死战 (其四)

        “噌!”

        一点寒芒至,斜里宝剑刺。

        沈七夜一掌拍开剑锋,腿带腰动,左脚踏实后上身腾空旋转蓄力一个狠辣的翻身踢后右腿接地左腿回身又是一个侧踢直踹脑袋!(动作参考武星元华)

        连贯快速的二连踢逼得靛翎收剑退步,可沈七夜却是得势不饶人。连续踢空,他抡拳又上,一拳砸飞靛翎的防守反刺剑刃,拳掌变化下锤外撑,直取对手心窝。这招倒是八极十三式里标准的撑锤。

        凭借霸道的拳法以及百人不当的气势,一时间靛翎的四十一路辟水剑法被沈七夜给生生压了下去。

        靛翎才是出剑,剑路一露,沈七夜就是挥拳砸飞,蛮力之下剑身被震开,靛翎自己根本无法给剑身施加别的力道,更别提曲剑变路以伤人了。

        剑未近身就被锤开,软剑之奇就无以施展。而那沙包大小的铁拳可是生猛至极,剑技一时难施展,靛翎也不敢硬接,且战且退等他泄气。

        沈七夜练的是外家功夫,讲究霸道先攻,出招就是要以气势压死对家。拳出带风,发如炸雷,硬逼人退步防守,在疾风暴雨的猛攻逼人露出破绽,然后择机一拳毙杀。

        这种蛮横不讲理的打法,简单粗暴,却也是最具主动权的打法。只是破解之法也同样简单,一昧避战待他气竭止步,自是反击之时。

        只是沈七夜仿佛是有着用不完的力气和内力,哈气怒喝之间强攻猛打是丝毫不带停的。

        沈七夜拳脚交错,八极拳杀招尽出,而玄铁护臂与辟水剑不断的碰撞相击,辟水剑独有的急促的“叮咚”声奏出的不再是幽寂寒冷的“高山流水”而别样热闹急促的的“雨打荷池”。

        剑光疾闪铁拳挥舞间二人早已是远离了一开始的位置,虽不如文必胜与普安这五段宗师间技通神力碎地的战斗,但也同样是无比激烈。

        二人所过,拳风不止剑鸣不歇,几处地砖更是被踏的龟裂!

        铁拳虎虎生风宝剑叮咚作响!

        一人银发白衣手持宝剑,一人罗刹面相黑甲护身。二人激烈的撞在一起,缠斗之间便是两条欲吞彼此的太极鱼,黑白分明阴阳难合。

        招招夺命,步步惊心!

        四十一路辟水剑用尽,十三式八极拳全使。短短数十息,百招已过,二人却还是高低难分!

        这锦衣卫拳肘不停,似是有着用不完的力气。这绵长久远的内息,让名师出身的靛翎都是忍不住诧异。

        强打猛攻,上来就占据主动权,压的对手喘不过气。一般而言,只有横练纵修的外家高手才会在对敌时这般。而大武江湖上的对敌时喜好这般做法的人物,靛翎所熟知的也只有一人:与文必胜同为宗师五段境的西北刀客--断天豪!

        出神入化的箭术,狡诈诡谋数次让她们吃亏再加上这从未见过的拳法,着实是让靛翎大吃一惊,心想“难不成此人真是断天豪的弟子?可,那断天豪的破天三十六刀也是借着重刀才会使出的啊?此人怎会刀挂腰间而徒手搏命?这玄甲护臂,倒也是一件神兵!”

        她着实摸不透眼前这沈家老二的武功套路出自何方,但连战自己与师姐不落下风,绝对不可能是庸凡之辈!

        铁拳又至,不可再想。

        靛翎左手剑柄架住下砸一拳,右手则是袖底藏花再出一剑!

        而沈七夜同样还以颜色,侧身翻滚避开这隐蔽一击的同时顺势一个扫堂腿,再逼的靛翎撤步。

        沈七夜与靛翎焦灼的对决,终是被文必胜家仆们一轮密集的剑雨给止住了。

        虽说鲸油无烟,点亮了整个地下城,可这地始终还是在地底之下,笼罩头顶的还是无尽黑暗。不见箭羽降下,但听得一阵风吟,沈七夜与靛翎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再对了一招后都是默契的收势后退。

        二人狠狠对视一眼都是顶着剑雨跑向两边。

        ......

        刘子文身形肥胖,靛翎的一身轻功施展不出,身后的利箭是穷追不舍,根本无法分神,哪里注意到向着自己飞来夺命利箭。待听到师姐的提醒,那箭矢已是近在眼前!

        闪避不及,白色绣花鞋一脚踢在刘子文身上,相互受力下二人分开,那冰冷的箭矢就自二人中间一寸之距的地方穿过。再晚些,怕是要真的被这箭矢穿个透心凉、

        而后,靛翎就注意到了被沈七夜一记顶心肘的伤到手臂的师姐。

        她果断至极,直接放弃了刘子文,直奔赭羽而来,欲要为师姐解围。

        而赭羽灵光一闪的连招,却也只是轻伤了沈七夜。虽一下把沈七夜给砸的眼冒金星,但她手臂也是受伤不轻,更何况一旁还有他两个兄妹在侧掠阵,所以这才没有选择乘胜追击。

        于是乎,沈七夜与靛翎撞在一处就是打了一个天昏地暗。直到箭羽降下,二人这才赶忙回到各自需要保护的伤员身边。

        “嗖、嗖、嗖!”

        箭矢如雨般密集降下,微型皇城(内城)前的广场都被覆盖在其中。

        沈七夜利爪直接抓住了两只飞箭,随后一把放进了背上的箭筒,气喘吁吁的向着沈烨开口道“大哥,点子扎手。拿不下来,文必胜那厮的家仆也赶过来了,咱们先退吧!”刚刚向靛翎的一番猛烈攻击,差点让他气竭。再多个十几秒,自己就真的气竭败亡了。

        这剑雨也到是变样的给两人都按了个暂停键。

        旁边的小鱼也是附和道“大哥,现在那出口应该没人了吧。咱们不如现在冲出去,反正他们争的是这地下城复国宝藏。咱们不如趁机绕个圈子冲出去?”

        “恩!便是如此了,机不可失。他们待会打起来便是咱们最好的机会!”沈烨也是肯定到。

        兄妹三人一番合计,手中刀锋挥舞,弹开数支箭矢。直直离开了是非之地的主大街,向着另外的方向追去。

        可另一边的赭羽师姐妹二人见到沈家三兄妹的行为,也立即明白了他们作势欲逃。

        赭羽经过刚刚的短暂调息后时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莲口微启道“此间之事,绝不容外人知!指挥使文必胜布局之长,想来也不愿别人知道这秘密。咱们二人合力也难挡此人,宗师之境,非是我辈能敌的。”

        语罢,她目光转向沈家三兄妹遁走的方向又道“既然那把剑不在此处,便是被武太宗带到了金鳞皇宫了。那咱们也无需留在此处了,不妨就杀了他们兄妹三个再出去叫来武定的暗桩对付这文必胜。你说呢?好不好嘛!我的司岚师妹?”说到后面那声音甜丝如蜜,再不是那火辣狠决魔女,而是向着闺蜜撒娇耍泼的女孩儿一样。

        她一边说着,自己一双柔荑已经热情的牵起了另一双玉手。眼中含情脉脉,一汪秋水更是要满溢而出,哪怕是隔着面具也能感受到她那俏脸之上勾起的嘴角。

        银发的司岚被她一牵,倒是有些猝不及防,不过她倒是干脆,玉音清脆直接答道“司岚最小,向来都是听从师父和二位师姐安排的。大师姐不在,夜谣师姐你决定便是!”

        “嘻嘻嘻!”戴着狐狸面具的姬夜谣莞尔一笑,松开司岚的玉指。秀手随意一挥轻轻弹开两支袭来的箭矢,接着又道“哼哼!这可是司岚你说的哦,听我来做决定。不过,大师姐若是怪罪我们乱跑,咱们可得一并承担哦!”

        司岚才明白,二师姐突然这么亲切原来却是为了大师姐面前好交差。拉了自己下水,那大师姐也再不好拉下脸面来重罚她们两个,就算要罚也不是罚她一个。可是,要是大师姐事后知道她们这般惹事生非还完成不了任务,那非得打烂她们的屁股啊!

        一想到这,司岚的脸蛋都是一红,手更是不自觉的护向了身后。想通了厉害关系的司岚立即改口“......不是....二师姐.....司岚没有.....”

        可惜,狡如狐美似妖的姬夜谣怎会给她反悔的机会呢?

        早在她说完话之后就径直冲了出去。

        wap.

        /110/110192/28596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