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一卷 问道阴阳 第九章 无情铁手

第一卷 问道阴阳 第九章 无情铁手

        玄武湖游人众多,时常会有文人墨客,才子佳人选择泛舟湖上,纵享湖光山色。而人流量极大的夫子庙附近就有一湖边小码头,刚好就建在夫子庙前广场的另外一端。小码头上停靠着大大小小的船只,有供给人游玩的画舫;诸多才子佳人聚集斗诗饮酒,也有提供私人空间的小舟;一叶孤舟泛于湖上,一葫酒,一个晴朗的下午,吹着湖风,远望青山,赏金鳞繁华,再抚琴吟诗,确实也不失为一件妙事。

        寻声而去,远远的就看见许多游船自码头划出,驶向更宽阔的湖面。而码头对面的湖边小道上一个穿着仕子服的男子在疯狂逃窜,后面跟着两三个捕快,正大声喊叫,呼吁路上众人帮忙抓贼。

        不过,能被称为淫贼的,那必然是腿脚功夫不弱的,几个捕快虽然已是在尽全力追捕,但奈何那淫贼速度极奇快,身法灵敏,好几个见义勇为的路人扑了上去,却是全被他给灵巧的躲开。

        追逐之间双方的距离已经慢慢加大,那淫贼看似就快要逃走,但好在这时的大武朝的黎民百姓,人心皆善。一听得还是个淫贼,哪里还肯放过他?路过的男性同胞们,皆是放下手中的活,冲了上去,给那淫贼制造了不小的麻烦。一时之间也那淫贼却也难以真正逃掉。

        沈七夜速度极快,几个起落就已经是穿越了广场,隔着码头见着对面岸上所生之事。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心道:玛德!!!光天化日之下,夫子庙前,也敢欺侮妇女,简直就是———欠干!!!!

        上次魏无羡美其名曰去武定城有一美差,结果碰上宋家小姐被绑,最后却是只有兄弟两个人上山抓七八个人,满山的跑就是因为贼多兵少,这才最后给放跑了两个。上次,是魏无羡不肯给令牌,调不动武定锦衣卫,最后失了手。这次,我到要看你还往哪里跑?

        沈七夜全力尽出,直接在湖边一蹬,弹出十多米远。一脚踩在一艘从码头驶出来的游船,再次借力飞出。居然是准备借着湖水上的游船为点,横渡湖面!

        “许公子,你不要这样嘛!”

        一艘小舟载着一对男女,慢悠悠的从码头驶出。

        那摇桨的老者见船舱里这情投意合的小鸳鸯才离开码头一会,进了开阔的水面,就是如此迫不及待,也是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

        但其实也是见怪不怪了。像这样的才子佳人配成双的,他也载到过很多,结局都有好有坏。但真正在这玄武湖上被传为一段佳话的还得是那曾经名震江湖的夺命书生剑。夫子庙前斩纨绔,冲冠一怒为红颜!

        嗯,就是奈何当时自己眼拙,竟然还未认出来。可惜了!回去以后和几个老哥们吹嘘,竟然还不信自己。诶,真是!也不知那两人现在如何了,也是许久没有听到说书先生提起到他们的名字了。

        不过那船舱里的一对小鸳鸯却打断了他的遐想:“诶,白妹妹,你莫要害羞嘛。你如此天仙美貌,又是武艺高强,前日更是在桥上把那几个撕我字画的地痞打得落花流水救助于我,便如那古时叱咤沙场的女将军蓝姑娘临危救主一般。如此秒人儿,为兄此刻便来为你赋诗一首:朕与将军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轻拢慢捻抹复挑,从此君王不早朝啊!妙!秒啊!!啊哈哈哈!!!”那许公子脸上淫笑不止,一边念叨着引以为傲的诗词,一只手握着白姑娘的柔荑,一只咸猪手却是慢慢的伸向了那正在娇羞的白姑娘鼓鼓的胸部。

        但,猛的一下,小舟来回左右猛烈摇荡,如同遭遇了狂风巨浪,又如撞了湖底水怪一般,一时间来回疯狂的左右摇摆。船里的两人吓的哇哇大叫,那许公子更是如同在外面被别人欺负了的小孩子,回家哭着求妈妈抱抱一样,死死的抱着白姑娘,直接就把脸埋入那自己梦寐以求的地方,来了个洗面奶。

        待到小船平静下来,二人也缓过了神,慢慢探出了脑袋,就看到了让二人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画面。

        远远的湖面上,一人离得湖面三四米高,双手张开,飞快的飘向对岸,黑色斗篷在风中肆意飞舞,似是御风而行一般,那黑色的背影越来越远,缓过神来的许公子才惊叹道:

        “这,白妹妹,这怕是,我们怕是遇见了仙人吧?!”

        那湖面上被白公子误认为仙人的正是凭借高超的轻功横过湖面的沈七夜。

        刚刚踩了那小舟一脚,最后借了一次力,现在已经是快要上岸了。

        “还穿的是仕子服?!你配吗?这衣冠禽兽!”离得近了沈七夜终于看清了那那人的面目,隔的老远就是破口大骂!

        而那正在逃跑的淫贼也注意到了这个横越湖面,御风而来的人,而且看样子目标正是自己。

        那神乎奇技的轻功,和自己根本就不是在一个层次上的。见得那人上岸后就是猛扑自己而来,顿时胆的都要吓破!

        心想的就是中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管不住手,摸了人家小姐屁股一把,而且还是在办这种大事的时候管不住自己。心中悔恨无比两条腿拼了命的跑,是打娘胎生下以来最卖力的一次,但却发现两人越来越近,实在是恨不得第三条腿也能拿来跑!

        差距就是差距,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眼看就要追上自己,那淫贼也自知今日是跑不掉了,要么搏一搏,要么就是死!

        追在身后的沈七夜已经是跟着越过两条街,离的湖边有点远了。突然前面那衣冠禽兽突然就是一缓脚步,一把掀起路边的果摊。沈七夜不及减速,迎面就是要撞上去,下意识的就是一拳挥过去,那几块木板四分五裂,水果撒了一地。

        如此一拳,用尽全力挥出,拳头还没来得及收回,沈七夜眼中寒芒一闪,那淫贼双手持匕首藏在后方,等的就是这一刻。

        不求一击致命,但求出手必定伤人,料定你发力后不及回防,哪怕回防,目标巨大的胸口也不比关键部位的脖颈那般容易躲闪过去。那匕首如毒舌的獠牙一般直插胸口,狠辣无比。

        可与那淫贼想的完全不一样的是,沈七夜眼神坚定,并未惊慌,左手一把抓住匕首,整个人被推的后退一步,但手中匕首像被巨石夹住一般,不能再进一分。

        沈七夜右拳收回,向前一步,一肘就是砸向淫贼。

        那人这才发现沈七夜双手之上早已经戴上了一对怪异的黑色手套,似是玄铁一般,匕首锋刃不能伤及分豪!

        虽不知道那到底是如何制作的,但见得被破招,那人连忙松开握住匕首的右手,想要脱身。但还是慢了一步,被一肘重重砸在背上,疼的跌倒出去在地上滚了两圈。直觉得后背火辣无比,胸腔之中的肺腑心脏仿佛都是被砸的移了位,强忍着剧痛,翻身而起,再摸出两把匕首直接朝着沈七夜掷出。也不管打没打着,脚一蹬路边的摊子,想要翻身上房。

        高手过招,就是一息之间,拼的就是一个细节。更何况,这二人实力差距巨大。

        一招不中,胜负已分!

        沈七夜哪里会给他这种机会,闪过两把毫无威胁的飞刀,直接就冲上去抓住他的脚踝,一把拽下来,直接就是拎着人砸在地上。

        一声闷响!

        那衣冠禽兽的华美仕子服直接被扯碎,再被这么一砸,口中一甜,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直接喷出。

        “嗯?!”已经打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那淫贼却是手中染血还想把什么东西往嘴里塞。

        沈七夜一脚重重踩在小臂上,一声脆响,直接将其骨头踩断!

        “啊!!!!”一声惨叫自那满嘴是血的口中喊出,狰狞无比。

        沈七夜弯下腰去,用蛮力掰开了五个捏得死紧的手指。

        旁边街道躲在店里母亲赶忙就捂住了女儿的眼睛,不让其看到如此血腥的场景。

        “诚王已同意,速回!”

        沈七夜拿起了他捏在手中的纸条,看了其上的几个字后却是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许久都未移动。

        痛打了淫贼,但总觉得还差了点什么?对了!

        沈七夜再起一脚,直接踹在那淫贼裆部。

        街上再响一声惨绝人寰的嚎叫!这次,那淫贼再也撑不住了,头一歪直接疼的晕了过去。

        这个世界终于安静了!

        这个世界,这个时代,女子的清白甚至重于生命。毁人清白,夺其贞洁,那将是女子永生都无法挥去的梦魇。沈七夜没直接打死他,已经是很便宜他了。

        “快快快,拿人!按住他!!”混乱的街道上再起一阵骚乱,迟迟未来的捕快终于赶到了现场。

        沈七夜默默收起了纸条,走向了后面同样晚一步赶过来的哥哥妹妹。

        ..............

        玄武湖另一边,夫子庙前

        “你是,你刘子文?刘公子”白皓明终于认出来了来人是谁,那肥胖无比的身躯刚刚一半淹没在水中,在湖中挣扎。一时之间没有没有认出来,现在一上岸,白皓明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武定城知府大人的公子刘子文。

        “是了,是了,许久不见啊白兄!”刘子文和白皓明同为官宦子弟,私下里还是有一点交情的。

        “刘兄怎会来此,也是来夫子庙祈福的么?”

        “是了,家父一直催促我要读书作文,好考取功名,我耳根都起茧了,这不就来夫子庙祈福,也顺便逃开他老人家。顺道今天也来………诶,总之难啊!对了,白兄我想请你帮我在这金鳞城中找几个人!!!这几人仗势欺人,刚刚我就是被他们打入水中,我几个家仆和我也是深受重伤!”

        “?!                                是刚刚那三个锦衣卫么?”

        wap.

        /110/110192/285966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