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一卷 第十一章 饮酒嗑瓜评美人

第一卷 第十一章 饮酒嗑瓜评美人

        “众位客官下午好啊,那,咱们今天啊,就先不说书上的故事了。咱们先来讲讲咱们金鳞城里最近才发生的一件大事!这件事,说起来想必大家其实已经听得人说过了!这夫子庙前一人大战刘子文,二个对子斗败白公子,三步飞跃玄武湖只身铁手擒淫贼!红颜名捕小鱼儿,一时惊震金鳞城!不过,我老李要给大伙讲的啊,可不是你们道听途说的那些真真假假的事,我老李那天可是在现场的,那神乎其技的三步跃湖,铁手擒贼,老朽我可是亲眼所见的。”时值正午,老李的茶楼里,众人都是累了一早上,太阳一大便早早的进了茶楼,叫上了一壶茶,等待这一天中为数不多的轻松时刻。

        “话说这金鳞城中有这么一家,这家兄妹三个里出了个怪女娃,手指不沾阳春水,不爱女红不画画,策马扬鞭把贼抓,飞鱼服,身上装,雁翎刀,手中拿,黑斗篷飘又飒。两个眼睛是天上星,双腿堪比青骢马,二位哥哥常伴她,武艺高强本事大,夫子庙前现威力,玄武湖畔传佳话。嘿嘿,要问她的名字叫什么,沈家小鱼,便,是,她………”李老头扇着扇子,拿着紫砂壶,摇头晃脑又开始一天的活计。

        …………………

        秦淮河边的一座小宅子里

        “啊~秋~~,哼,肯定是魏无羡那个大讨厌又再说我的坏话了。”小鱼儿,摸了摸鼻子自言之道。

        停了一下,她提着着水桶从自己的房间里跑向了厨房。可一进门就看见二哥还在那里炒着那什么瓜子,就气就不打一处来。

        “二哥,你那po瓜子比你妹妹还要重要吗!!!”

        小鱼儿朝着哥哥怒吼道。

        “诶,急个啥,等哥哥成功了,你也会马上爱上它的。”沈七夜手持锅铲,来回炒着锅中的南瓜籽,头也不抬的回了话。

        “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你香香的妹妹变臭吗!!!出去,快出去啦!”小鱼儿不愿意等了,水桶往下一放,作势就要把哥哥推出去。

        “好了好了,乖啊,我把瓜子放盘里就出去。”沈七夜赶紧拿来盘子,把锅里炒的金黄的瓜籽,往盘子上一倒。顺手拿了个小板凳,急急忙忙的就跑了出去。

        出了自家大门,大哥沈烨早已经坐在台阶上。见得沈七夜来了,接过凳子,把酒壶往上一放,再把两个小碗放好,斟满酒,顺势就瘫坐在了石阶上。

        沈七夜呢,不慌不忙的顺手把门关上,一盘瓜子也放到了小凳上,也就学着沈烨瘫坐了下来。

        “大哥,尝尝我的新发明,炒瓜籽!”沈七夜抓了一把,往大哥沈烨的手上递了过去。

        可接住瓜子的沈烨却是脑子感觉和手里瓜子一样滚烫,丝毫不知道要拿这个东西干嘛?

        “哦,忘了,哥,你看我,这样拿一个,把一头放门牙中间,轻轻一咬,吃里面其中已经熟了的仁就行了。这叫,嗑瓜子!”沈七夜忘了这个朝代,长江边上还不怎么兴起嗑瓜子这种全民爱好,正宗的向日葵也还没有传进来,急忙就给大哥介绍手中一把小物件的食用方法。

        沈家三兄妹,虽然都是在镇府司当差,可三人省吃俭用,攒了很久的俸禄,也才买的一栋秦淮河南岸边上的小宅子。兄妹三人住在一起,家里不宽,三人也不富裕,但依然是觉得很满足。

        但灼热的夏天,穿着黑色黑鱼服外出巡街,回来肯定是一身大汗。两个兄弟倒是没什么,晚上河里游个泳,汗水与累意,一切皆无。可小妹毕竟是女孩子家家,比不得两个糙汉子,这种天气一不洗两次澡就是浑身难受。

        小小的宅子里,三人各住一间房,平时也是一个点睡,一个点起的。可到了洗澡这种时候就必须得讲究了,毕竟男女有别。

        所以兄弟二人就被妹妹给“赶”了出来。

        “大哥,你觉得女孩子为啥爱漂亮呢?”沈七夜喝了一口酒,转过头去,询问自己哥哥这个无解打难题。

        “她们不是喜欢美,她们大部分都是喜欢被人看的那种感觉。在我们眼中她们的美貌被称作美,可在豺狼虎豹的眼中,她们就是瘦不拉几的,连崽崽都不能生几窝。美,是相对的。所以说啊,长的漂亮,就是应该给人看的,只有给人看了,那美才有意义。遮着掩着,算个什么回事嘛!就比如说对面那几个花魁,还有我的……嘛,不过,人都是自私的,凡事都有例外。女为悦己者容,可能有的女孩,她们的美丽就只是给所爱之人绽放的。”沈烨已经开始爱上手里的小东西了,只顾着嗑瓜子,头也不回的回答问题。

        沈七夜听的大哥一本正经的瞎扯,除了最后那句比较认可以以外。其他的他什么也没听进去。

        举目望去,对岸是一座座沿河而建,繁华异常的高楼。楼上的姐姐们,无论天寒地冻,都会在楼上舞者小丝巾招揽客人,客观的说,比他们二

        人还要敬业。        不过很明显,夏天的效果要好一些,因为穿的少,再加上路过的色鬼们心里本就有一点火星,这就很容易形成燎原之势。

        而过了河的这边,却都是些低矮的民房。此时人影稀少,哪怕是大热的天大部分的人也都是外出讨生活去了。

        一桥之隔,却是两个世界。

        “哥,听你说的言之凿凿,那现在河里撑船的曾姐算的上是美人吗?”

        “万物降生之时,皆是迥然一身,无任何外物以饰。可俗话说脱毛凤凰不如鸡!凤凰身无彩羽,亦难称美成王。可知,衣着打扮,也是必须。曾姐虽有善心,相貌可佳,但一身粗布衣,戴斗笠,过于隐世,众人难见。虽有先天之貌,但无后天之饰,实难称美?”沈烨一口酒下肚,就像得城门口算命的老先生一样,摇头晃脑,说的头头是道。

        “…………那,这么说,楼上的姐姐们可称为美了?”沈七夜倒想看看他大哥还能怎么扯?

        “她们?衣着打扮皆是上佳,立于人群之中,也是极为显眼。可她们反而缺的是一颗如曾姐一般的心,无心无魂,如何为真美人?她可以对你笑,也可以对任何人笑。一笑金可买,那便不值了。她们美,但美的是外貌,因此只能称之为妖!”沈烨磕了一个瓜子,微叹一声。

        “这,那,陈夫人呢?相貌好,衣着打扮讲究漂亮,对丈夫也好,为人处事皆有口碑的。可称美人?”沈七夜指着从街角走过来的一衣裙华美的少夫问道。

        “嗯,甚好。但你不觉得还缺了一点什么吗?她的衣着打扮,人品相貌,皆是上佳,可总是少了一分让人一见便能为之铭记的气质。观其衣着打扮,看似美丽,其实都已是俗套,简单跟风而已,缺了一份自己独有的东西。………”

        “呸!下流!”沈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夫人打断了。她远远的就见那两个男子,坐相不雅,还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眼中不怀好意。

        走到近处,离的二人近了便是直接过去骂了一句,临走还不忘给二人一个白眼。

        “………”

        “………”

        兄弟二人低着头,话也不敢说一句。待到陈夫人逐渐远去,消失在街道以后,大哥沈烨才幽幽开口。

        “粗俗!粗鄙!我等乃是一片真心不染颜色,客观评价何为美。怎地到了她的嘴里就成了下流???!我收回刚刚的话,如此粗鄙之人,一点也不美!”沈烨眼睛一边一直跟随着陈夫人远去,一边愤愤不平的说道。

        “那,我美吗?”

        听到这个极其熟悉的声音,沈烨喝下了最后一口酒,头也不回的就说        “你嘛!虽然脸蛋粉嫩,娇小可人,但有点小孩子气,太过淘气。便如一花骨朵,还需雨露浇灌方可绽放颜色。”

        “哦?!是这样的吗?哥哥?”

        “这还能有假?!那还得你是我妹,要是换作别人。那我直接就是一句,就是一个还没长大小孩子,除了胸部发育尚好之外也就没啥优点了。诶?(^???^)?,这声音怎么这么近,还……………”

        “呜呜~~~沈烨,你个,大坏蛋!呜~我是,~小孩子~~,呜,我再也不要看见你~~”哭的让人心碎的小鱼儿更咽着就把已经打开的大门紧紧的关上了,本来她已经做好了饭开开心心的去喊自己的哥哥,却未曾想。。。。饿死他们算了。小鱼儿心一狠,把门死死顶住,不再理会两人的声音,径直走回了房间。

        “啊!!妹啊,小鱼儿啊,哥哥刚刚都是瞎说的。你在哥哥心就是最最最最美的,什么公主王妃都比不上你一星半点的,这人间再也没有像你这样的玲珑可人了啊!!!!”反应过来的沈烨刚想回头,就听的大门“砰!”的一声响,接着就是妹妹在里面哭泣的声音。

        不知敲了多久,但门那边人儿早已经走了。哪里会有贵姓呢?

        “都怪你!!!嗑瓜子就嗑瓜子!还要喝什么酒?现在坏事了吧?!”沈烨入门未果,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同样懵逼弟弟。

        “哈啊?!这还能怪我,酒不是你自个端过来的吗?”

        “那小鱼儿小祖宗来了你怎么不提醒我?”

        “我,我也想啊!可是,可你还没等我开口就在那自言自语的说起来了。那我咋整呐!?”

        “这酒,害人呐!!!”沈烨悲催一句,宛如挣扎着最后蹦哒了一下鱼,最后还是只能接受自己被煮的命运。他一脸生无可恋的瘫坐在了石阶上,眼中再没有了生气。

        沈七夜现在才觉得,大哥是对的。美,是相对的。善良的心是美的,天赐的容貌是美的,每个女孩子都是美丽的,收拾打扮只是让你更加光彩动人。只是这世界没有绝对的完美,若是执意追逐,反而会丧失本心。

        ………

        两个时辰前

        金鳞城外的渡口上

        一众家丁拥着一人下了船

        “小姐,慢点!”贴心的丫鬟扶住了从船上下来,还未能适应舟车劳顿的,使得落地稍有不稳的小姐。

        “嗯,翠翠。金鳞这么大,咱们真的能找到恩人吗?”宋雨静虽然来时激动不已,但真的到了金鳞城外,面对着庞大的金鳞城,心中本来的自信却是不见了踪影。

        “小姐,你不要着急。恩公他长的这么漂亮,不,是如此俊美,武功高强。在金鳞城肯定也是鼎鼎有名的。再不济,咱们就去金鳞镇府司问问去,恩公是锦衣卫,镇府司衙门里肯定知道他住哪的。”翠翠看着自家的小姐,耐心安慰道。

        一反常态的态度坚决,甚至于敢忤逆老爷。这样的小姐,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嗯!也是!”

        主仆二人带着众位家丁缓缓走入了这名都金鳞城。

        …………

        金鳞城北门

        一队来自北方的骑兵们也护着一位身背圆柱信筒役使,来到城下。但穿过城门队伍后仍然马不停蹄,直接冲入了金陵城。

        wap.

        /110/110192/285966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