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白衣公子欲折花(其四)变脸

第十七章 白衣公子欲折花(其四)变脸

        面带微笑,满是自信与从容,手工织成的白色仕子服正面迎着艳阳,更是亮丽无比。行走之间春分得意,正是一个玉面公子俊书生,自长街一边走来,不断引得众多路人驻足回眸。

        迎着她的视线,他径直的走到小鱼儿身前,也将一众女子羡慕嫉妒的目光引来。手握折扇,双手抱拳,恭恭敬敬的弯腰行了一礼。

        “在下一介书生白皓明,这厢有礼了!”白皓明胸有成竹,想好了一出场就将这没见识的小锦衣卫给镇住。用自己彬彬有礼的形象,牢牢掌握主动权。

        他弯腰下去,低头便想好了,不听到这小姑娘的回答就不抬头,好去将自己守礼文雅的书生气质表现至极。

        五个数,心想:这小姑娘定是被自己这样的绝世公子惊住了。嘴角一歪,觉得事已经成了一半。

        十个数,难道这小姑娘还是过于羞怯不敢应答?那,也罢,也就让我再主动一些。

        白皓明挺直了腰杆,似乎并未对眼前之人失礼的行为而怒。依旧是如温泉暖风,开口道:“姑娘……………………”

        这不抬头还知道,一抬头一看,白皓明肺都要气炸!!!

        眼前的玲珑小人早已经不见,只有路边摊子上的老板,呆呆的看着他,不知所措。

        白皓明急忙四方转身,在人流中寻找那人。

        眼睛却发现那人就在前面十几步远处的另一个铺子边上。

        那人原来都是根本就没搭理自己,径直的从自己旁边走过去了!

        居然把自己这么个大活人当做空气!!!

        白皓明脸上一阵红一阵青。心中暴怒,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不识礼数的女子!!!难怪只能去拿刀砍人,去做锦衣卫!!!原来是做不得女红,没有一点贤淑之气!

        这种女子,断然不配让自己费心。长袖一甩,冷哼一声,转身就准备走!

        可才转过身去就见得食为仙楼上的众人正说齐刷刷的趴在窗子面前盯着自己大笑!

        若是就这么回去,岂不是又要被他们耻笑?一想到这里,白皓明又觉得咽不下这口气。银牙一咬,生生压住心中的滔天怒火!再次走了上去!

        既然搭话不成,那就选择主动出击!

        小鱼儿正在首饰摊子前细细比对着一个个样式各异,颜色不同的发簪。挑来挑去,最后拿起了一个步摇钗:以几个红玛瑙为豆,系以银丝编成小链子,长短不一结成一小串,缀在黄金簪上,而簪身上则以碧玉为叶作为装饰。小鱼儿两只小手将其捧在手中细细观看,眼睛还时不时的偷偷瞟了几眼身后的二哥。突然的小脸酝红,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将那钗子簪在了秀发之上,接着宛如一株含羞草羞一般,低着头答答的转过身去,小手不知道应该安放在何处,紧紧的捏着衣脚,语气一扫平时里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大气,变得娇糯糯的对着沈七夜开口

        “哥哥,好看吗?”

        这一声甜甜糯糯嗓音倒是让沈七夜虎躯一震,接着就是冷汗直流。这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妹啊,你是真会给哥出难题啊,这要是答错就……………

        沈七夜咳嗽两声,一边缓缓绕着妹妹走了一圈,一边就像学堂里的老夫子一样摇头晃脑的说道

        “书中曾有诗言: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现在小妹一戴那便有了一首新诗:碧玉金步钗,红豆缀妾身。予君同心结,不负相思意!”

        “是极,是极,小哥可真有才气!这红豆缀金枝,是南国样式,寓意相思,戴在姑娘身上那可真是相得映彰,表决心意!是再合适不过了!”卖首饰的老板也是适合的搭腔一句,发自真心的赞美了一番。

        “哼!还行,算你还有点良心,知道心疼妹妹,难得说点好话。但这诗还是少念,以后每天给我念一首就可以了,我听着还是顺耳的。”小鱼儿小脸一红,取下了金钗,嘟起了嘴,给了沈七夜这番赞美一个勉强及格的评价。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口,沈七夜直接就是倒吸一口凉气,身上冷汗直冒,心道:嘶!!妹啊,你可是真的会狮子大开口啊!这红豆相思子,我家那边的诗人们都知其意,但千古起落,人才辈出,但时至今日,也就出了那么几个名句啊!你还要每天一首,那你哥哥脑子烧熟了也想不出来啊!

        心里是这样想了,可沈七可却不敢说出来,怕消了妹妹的兴致,只得一把抹掉额头汗水结结巴巴的接话“嗯,嗯,这,这是自然,二哥我,我,我定会尽力而为!”

        “姑娘,所谓前世擦肩而过百余次,只为今生可能一回眸。相逢即是缘,何况我们已然相逢三次了,何不相互认识一下,也好消除以前的误会。”一个极不协调的声音将小鱼儿心中的欣喜之情冲散。这来人正是那玉面公子——白皓明。

        见得那张让人人赞美的俊秀脸庞小鱼儿却是反感的不行。怎么又是这个人,可真的像个鲶鱼精,烦人!

        “然后呢?你要说的就只有这个?”小鱼儿看了他一眼,把步摇钗放回了摊子上,心中再没了兴致,没好气的回话道。

        “当然,姑娘与我自然不是在这闲谈。前面的茶楼小有名气,姑娘可否赏脸一叙?”白皓明稍微让开了点身子,手指远远的指着大街另一头老李头的茶馆。

        “你就只是这个态度,还有你是来请我喝茶的?哼,雨静姐姐为女子,你连她都,不,你连猫头鹰都不如。还做什么才子,读什么诗书?送你一句话,相逢何必曾相识!告辞!”说罢,小鱼儿气冲冲的就绕开这讨厌的人,脚步飞快想要离开此地。

        “什么,什么意思?你,这是何意?我哪里冒犯于你了?”小鱼儿语速飞快,白皓明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见她怒气冲冲的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白皓明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自己言语中有何错误,惹得她生了气。他站在那里百思不得其解时,沈七夜也绕过他急急忙忙的跟了过去。但走到一半却又折了回去…………

        哼,这个白公子,还说是什么金鳞第一才子,一点礼数都没有。早知道让他被马撞死得了,真是个讨厌鬼,比魏无羡那个大讨厌还要讨厌!!!

        小鱼儿气呼呼的走在街上,小手拽着锦鲤小包,就准备回家。

        “气死我了,二哥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怎么还没跟上来。”

        小鱼儿心中思绪万千,突然的就感觉左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急忙转过头去,却是见身后空无一人。心中还想这是谁的恶作剧,右肩膀却是又被人拍了一下,这下她心中更怒了,转过头去就准备开大骂!

        “叮铃!”,“叮铃!”

        清脆悦耳的碰撞声响入耳,眼帘中也映入了一个人影。但最先进入视线的是那红豆缀金枝。

        “谢谢二哥!!”小鱼儿眼中由暗变明,眉毛舒展,小嘴咧开,露出贝齿,唰一下像只小兔子一样蹦入了哥哥怀中。

        ……………

        白皓明连话都没说上两句,自然是不会再回到酒楼了。心中正怒,也没有了刚刚出门时的兴致,直接就回了家!

        一回房间,白皓明一把把扇子扔到一旁,坐在桌上就准备拿起茶壶给自己倒杯水。可更气人的是这壶里没水,这个小燕!

        “小燕,小燕,怎么没水了!他吗的,是哪个撮鸟把公子我上好的苏州龙井茶水给干没了的?”白皓明明对着外面大喊,想要把小丫鬟给叫过来。

        “来了,少爷!刚刚夫人来过,坐了一会,茶水喝没了。我这就给您泡一壶新的!”远远的自门外传来小燕那脆生生的回答。

        “……………”

        “公子,今天如何了?外出可有所收获?”小燕端来了一壶新茶水,为公子倒上一杯后乖巧的为他揉着肩膀。

        “诶,别提了。岳布群那个人,以后一定得离他远一点。太倒人胃口了!”白皓明心里念了好几句罪过,罪过,但还是忘不了刚刚的事。

        “少爷看起来有些烦心,是不是还遇到了什么别的事?小燕只是一个丫鬟,做不了什么,但少爷若是愿意,也可以与小燕诉说。城门口的王婆说过,事在心憋着是会把人给憋坏的。小燕不希望公子难受。”小燕笑嘻嘻接着话,为他再续上了一杯茶水。

        “……………王婆是谁?也罢,你说的也对,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白皓明把今日之事也完完全全的叙说了一遍,但其中也是添油加醋了一番,把自己如何彬彬有礼却被那不识礼数女子给无端拒绝好好胡扯了一番。

        “哦?!是这样吗?那,小燕倒是有一个想法,就是,就是得请公子恕我直言之罪?”小燕听完了整个故事已经是坐在了白皓明的旁边,歪着脑袋很期待的看着自家公子。

        “但说无妨,我可不是什么昏庸无道之人。听不得逆耳忠言,见不得良将忠臣。”白皓明摇了摇头,也想听听自己这个机灵的小丫鬟有什么看法?

        “其实吧!我觉得公子说的那个又矮又丑的小锦衣卫之所以生气,不待见少爷,可能是因为少爷被她所救,但却没有第一时间向人家道谢。这无礼之举,她肯定是不怎么待见少爷的。”小燕站起了身,给他分析到。

        “哦………是,是的。确实是,知恩不报与豺狼虎豹等畜牲何异?都怪我,一时太重赌约,却忘了正事,那姑娘便正该生我的气。未曾答谢,确实是枉负曾读圣贤书,不配被称书生二字。我晚上便与母亲说去,明日便带礼登门拜谢!这姑娘玲珑雪瓷做身躯,粉雕玉琢可人儿。神国画卷一点睛,心为琉璃净无暇。是公子我之罪!明镜正衣冠,我确实该骂!”白皓明恍然大悟,站起身来感慨万分。白皓明虽有陋习,但也算得上有书生义气,小丫鬟三言两语点醒了他,心中也就释然了,更是重燃了信心,绝对要把这个玲珑瓷人给抓在手里,关在笼中。

        “嘻嘻,公子你刚刚还说人家又矮又小的?”小燕捂着小嘴笑嘻嘻的看着自家公子。

        “哼!胡说,我说的是她娇小可爱。你莫要听错了!”白皓明一口否决,不去理会小丫鬟的嘲笑。

        “公子,其实吧,她是锦衣卫也是女孩子嘛?你这样直接前去搭话,人家肯定会有所警觉的,怕你别有所图。所以,公子你还缺了一样东西!”小燕止住了笑,又献上一计!

        “此话怎讲?”

        “公子缺了一个正当合适的理由!所谓:        师出有名!”

        (众位兄弟若觉得少,可先把书放书架先养着,不时进来看看,说不定哪天就已经一百章了!!!嚯嚯嚯嚯嚯)

        wap.

        /110/110192/28596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