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大幕将起

第二十章 大幕将起

        “恩公,外面风大,为何不进船里歇息?”宋雨静看沈烨已经在站在甲板外许久,莲步轻轻,走过来劝说道。

        “宋小姐称呼我沈烨即可,不必如此客气。”沈烨回头,转过身去,看着手提灯笼而来的宋雨静。

        “这,既然恩公如此说了,那雨静便唤你沈大哥如何?但作为交换,沈大哥也莫要再称我宋小姐,叫我宋姑娘或者雨静即可。”说完这句话,宋雨静便偏过头去,脸上直觉得热乎乎的,自己是还是第一次如此这般主动和别的男子如此搭话。好在这已是夜晚,借着夜色的掩护,她才能如此大胆。

        “嗯?哦,好的,那,宋姑娘。可是有事找沈某?”灯火微微,只是点亮一小块,沈烨并没有看到宋雨静脸上神色变换。

        “沈大哥,可是有所烦恼之事?”宋雨静走近了两步,与沈烨一同凭栏。

        “也,无甚事,只是有些担心家里。”沈烨叹了一口气,开口道。

        “可是担心令妹?”

        “是,宋姑娘怎知?”

        “呵呵,两位恩公的武艺雨静都是见识过的,都可称得上是一等一的高手。沈大哥家中就只有兄妹三人,那沈大哥你肯定是担心年龄最小的妹妹了。”

        “宋姑娘谬赞了,武学之道,没有最高,只有更高。似我们这样也只是勉强入流而已,真正的高手大有人在,只是看你能不能遇到。也不瞒宋姑娘,我们兄妹三人一路走来坎坷万分,极其不易。我的身手自保可有,至于小夜,他若是认真起来,那偌大江湖上,也许遇人打不过,但只要他想跑,那还是很难有人能将他留下来的。至于最让我头疼的小鱼儿,武功招式学了个半桶水,平日里又爱瞎胡闹,时常闯祸,做事经常不计后果。现在我又出差了,小夜对她溺爱,根本管不住她,她更是肆无忌惮了,怕是家里都给闹翻天了。”沈烨极其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祈求着回家的时候那小人儿还是那个乖乖的样子,只是他其实也知道这多半只能是奢求了!

        “咯咯咯,沈大哥说笑了。小鱼儿妹妹敢爱敢恨,心中热血,乐于助人,正是求之不得的。哪里像你说的那般不堪,而且,那天雨静登门拜访可是见得沈大哥吃了妹妹的闭门羹呢!”说到最后宋雨静又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这,那天宋姑娘来的时候是意外。都是小夜这混小子非要拉着我喝酒,结果惹得小妹不开心,这才将我们赶了出来。平日里,她还是很听我话的。”宋雨静这么一说,沈烨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急忙就把锅甩给了弟弟。

        “也是,但沈大哥你们兄妹三人感情也是真心让人羡慕。雨静是独女,家中也无任何兄弟姐妹,如此兄妹情义却是也未能感受到,却也遗憾。”

        “对了,沈某还有一事想请教宋姑娘。”

        “沈大哥但说无妨。”

        “那邪道吴道得可是与宋姑娘家里有所仇怨?”

        “并无瓜葛,在此之前雨静都不认识此人。”

        “那,宋姑娘家里在武定城可有仇家?”

        “这,雨静也从未听说过。我家中自祖父亡故后就弃官从商,不涉政事,一直以来经商买卖都是遵纪守法,并无有任何仇家。”

        “不对,莫非………”

        “停船靠岸,湖口下船的客人们抓紧时间下船啦!要搭船前往武定的客人也请及时登船!”随着船上水手的一声吆喝,二人的谈话也是戛然而止。

        “沈大哥,船靠岸了,甲班上人多声杂,咱们还是回屋叙话吧!”宋雨静见得岸边渡口上已经开始繁忙起来,陆续有人上下船装卸货物,便不愿意逗留在甲班上了。

        “好,那咱们便回去吧。”沈烨也是已经感觉到有些凉意,便也是同意回船。

        两人刚走,渡口处就传来一阵吵闹。

        “我讲你三姑爹,你他妈的坐个船就要我们十两银子,抢钱哪!”

        “呵,嫌贵就不要坐,没钱就上岸走路去!”那刚刚喊话的水手此刻正和一个黑脸汉子堵在登船,大声争吵着。

        “你个鳖孙,知道老子是谁吗?名震南召十三寨,称霸百越五十城,黑阎王马三说的就是老子我,你个十七八岁的小虫子也敢拦我!”那黑脸汉子暴怒之下就是要抽出长刀。

        但那伙计也是淡定,在长江之上跑船跑惯了什么牛鬼蛇神没见过,这大武天南地北,稀奇古怪的游侠更是多如江鱼。脸上没有半分表情,死鱼眼盯着那黑脸汉子,只是慢慢拿起毛巾把那汉子喷到到自己脸上的口水给擦了,一手掐腰,一手伸出,意思很简单,没有钱就甭想上船。

        见得这人一点都没把自己放在眼里,黑汉子牙一咬,就要抽刀动手。但同行的白面汉子一把拉住了他,开口劝道“来子,勿要与这小厮动怒。”

        说罢转过头去对那伙计抱拳开口“小哥,鄙人送外号毒公子杨二,想要搭船前往武定,刚刚我家兄弟言词之中多有冲突,还请你原谅个则。此是你要的银钱,可否行个方便?!”白面汉子杨二拿出来两块碎银,交于这拦路的伙计,言辞诚恳。

        那伙计收了钱,见对方长的还算面善,言谈举止也有礼,也就抱拳回话让开了路“不碍事,公子且请,上船以后再到甲班上再寻我弟兄,他自会给你们安排住处。”

        那马三还想再说,但那杨二扯着他就上了船。

        “莫要多事,此行非同一般,你若再这样,就像上次那样误事了。”

        “你个狗日的,你好意思说?有你这样光明正大的卖兄弟的吗?”

        “你轻功比我好,我知道你能逃掉。再说了,你这不是没死吗?银子也给你留着,何来卖你一说?”

        “呵!你他娘也好意思说,为了那该死的两百银子,咱们兄弟差点连命都丢那了。现在就还要回去?对了,那狗n养的无道德还耍了你,就给了一半。”

        二人正是那天绑架宋雨静的马杨二人,那晚马来被沈七夜一顿猛追差点就被逮到,结果脚下一滑,阴差阳错的掉入长江里,反倒是救了自己一命。修整了两天后又找到了自己那该死的坑人兄弟。

        “………我知道。这事很危险,比上次的还要危险。但,假如事成了,咱们只要得手了,那咱们一直以来的夙愿就能实现,咱们也无愧于那位大人的吩咐。来子,再相信兄弟一次,这次无论成败与否,咱们都回寨子里去,再也不踏足这江湖。”杨二顿了下,似是考虑许久。

        “………成,我答应你。希望这次路上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一提到那人,黑汉子也平心静气不再多语。

        两人也跟随着船上的伙计,与昔日仇敌住在了同一条船里。只是直到下船,双方都未能发现彼此。

        与此同时,渡口另一边的江边高崖上,三双眼睛也一直注视着停靠在江边的大船。

        良久之后

        “你们只要跟紧他们二人即可,非是万不得已,不要出手,切记要把东西带过来,莫要多惹事!”

        “是,姐姐!”那二人齐声答到,接着就自那四五十丈之高的峭壁上纵身一跃,宛若两只娇美的夜莺,凌空飞下,直扑江面的大船。

        ……………

        “父亲,咱们真的要这样么?”

        “为什么不呢?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可那毕竟是…………”

        “那又如何?我从来都不曾亏欠他们,以前是,现在也是,但是他们若是不识好歹,执意如此,选择挡在我前面,那便只有一个字,死!!!”

        “是,孩儿明白了,父亲放心去吧。孩儿在这边定会全力以赴,以待父亲凯旋,大事若成,咱们父子再与此处相会!”

        “时间,不多了。这是拖不得的,对咱们双方来说都是。”

        “孩儿,明白了!待明日打探清楚,便准备动手。”

        言至于此,父子二人再无言语,一同站立在这城中最高处俯瞰远方灯火阑珊,热闹非凡的夜景。但他们二人所立之处却是不知为何,同是精美至极,华美异常楼阁,但四周却是却了无一人,灯光惨淡,与远处的繁华之景相比大相径庭,父子宛若脚踩酆都死城仰望凡间一般。

        wap.

        /110/110192/285966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