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哥哥真坏

第三十章 哥哥真坏

        晚饭过后,兄妹二人收拾好一切,小鱼儿洗完了澡,又蹦蹦跳跳的跑到了二哥的房间,趴在桌子一边开口道“哥哥,明天你陪我去,去,去那个太好吃呗!”

        “没钱!有了银子也不能这样花,太好吃酒楼的菜品可不是咱们能够承受得起的。你再瞎胡闹,回来我就和大哥说,到时候有你好果子吃的!”沈七夜早就习惯了脑袋里时常天马行空的妹妹,头也不回,继续盯着自己的手中的演义小说,细细品味。

        “哼!又没让你出钱!”

        “那这个冤大头是谁呢?”

        “名震江北江南,才貌双全的金鳞豆腐花,白公子。他说要答谢我的救命之恩,在太好吃设答谢宴,请我务必赴宴。”

        “可以去,不准闹事,不准喝酒,那白豆腐花或许心是黑的。你可不要上了他的当。”

        “所以说嘛!哥哥陪我一起去!”

        “公务繁忙,无暇顾及。”

        “可万一那白公子图谋不轨呢?”

        “嗯,好,那就喊人拿他!”

        “二哥!我可是你亲妹妹!你就一点不担心我吗!?”

        “嗯,好,那就从长计议,直接不去了吧!”

        沈七夜漫不经心打回答着,手上又翻了两页,正沉迷于小说无法自拔,对妹妹的回答都是敷衍至极。几句话下来视线和身子都没动一下,都没正眼看过一次妹妹那满怀期待的小脸。

        啥?就这?

        他对可爱的妹妹的请求就这?

        小鱼儿这可就不乐意了!

        拉来凳子,小脸气鼓鼓的盯着哥哥,一副要一起耗下去,誓不罢休的样子。

        沈七夜不去看妹妹,可小鱼就偏要他看到自己的小脸。

        聚精会神看书的沈七夜猛得就觉得一股幽香扑鼻而来,似是桂花清幽淡雅,绵长久远,可又不像花香一般浓郁,可淡淡的清香席卷心神,让人不禁为之一醉。

        接着软软的一双小手就抚上了沈七夜的脸颊,用力把整个脑袋慢慢转过一侧。妹妹那一张国色天香的脸蛋也就强行闯入他的视线。

        如上好羊脂玉一般的小脸上因为刚刚洗完澡的缘故,泛起一层粉色。只是看着便可以想象其上热乎乎,软乎乎,再加上全身上下散发的淡淡体香,所谓软玉温香,便应该是如此了。而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哪怕烛光摇曳,沈七夜也清晰可见自己的影子,琼鼻樱唇,细眉小嘴,就是那鼓嘟嘟的脸颊有些不太,不太合时宜,但这气嘟嘟的样子也是别有一番味道。沈七夜怎么看都是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悸动,二人互相盯了几秒,沈七夜还是忍不住抽出右手掐上了那脸上的鼓囊囊的一小团。

        才是触摸的一瞬间,沈七夜心中就是万马奔腾,宛如夏天里一口咬在冰淇淋上一样从脚底爽到了头顶!

        啊!!!!这温度!!!这手感!!!

        令人神往的热度,无可比拟的丝滑,难以形容的细腻舒适,这感觉,简直就是绝了。手里忍不住又揉搓了下,肆意享受着妹妹婴儿肥的脸蛋,心想自己前世那些个女子天天大包小包,大盒小盒,五花八门,稀奇古怪的化妆品涂在脸上却是及不上妹妹的万分一,忍不住心里感叹一句:这或许就是生来如此,独得上苍恩宠吧。

        “哥哥!!!”小鱼儿一把打开哥哥的咸猪手,小脚气的狠狠跺地,直接就是站直了身子,一想到这坏蛋哥哥都这样了还是和自己打岔打诨,眼中水光泛泛,贝齿紧咬,粉拳也是捏的紧紧,一改刚刚的温柔深情,可爱又凶狠的死死盯着自己哥哥。

        刚刚的一下无意间激发了埋藏的兽欲,回过神来的沈七夜咳嗽了两声,假惺惺的开口道“啊?!怎么了,小妹。你刚刚说什么来的?”

        看着这架势怕是不能随便敷衍过去了,沈七夜赶紧放下手中书本,端正身体。

        这才像点样子!看到哥哥终于直视自己了,小鱼儿好受了点,但心里气未消散,双手抱在胸上,扭过头去轻哼了一声,香肩微微耸动语气更咽“唔,哼!难道,难道,那本破书体比你妹妹还要重要么!”

        一听此话,沈七夜就知道坏了,都怪自己刚刚鬼迷了心窍,也是妹妹肥嘟嘟小脸实在让人无法抗拒。

        沈七夜急忙一把把她拉到怀里,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开口安慰道“怎么会?你要知道,这天下间你是独一无二的,对于哥哥来说更是如此,你要知道,我们可以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要,但唯独不能苦了你,因为我和大哥最珍贵的宝贝就是你啊!金山银山,不如你开心一笑,我最大希望啊,就是你能一直这样和哥哥胡搅蛮缠,啊呸,是一直能和哥哥们乐乐呵呵。每日耍耍,闹闹,永远的能看着你在哥哥身边快乐的蹦蹦跳跳,那就是我们的幸福了。”

        “真,真的么?你肯定又是说好话来诨我,以前就从来没听见你这样说过。”小鱼儿仰起了小脸,小声的问道,手里紧紧抓着哥哥的衣角,眼中湿漉漉似是不愿意相信。

        看她这可爱模样,沈七夜脸上一笑,弯着食指刮了下她的小鼻子,开口道“那还能有假了,哥哥骗谁也不能骗咱们的小花猫啊!”

        听到小花猫一词,小鱼儿立马就抬手擦了擦眼角,站起身来。

        “才不是呢!小鱼儿才不是小花猫!”

        “这么说,哥哥是答应我咯?”

        来了,又来了。诶,本来以为转移下她的注意力,她就会忘了此事的。看来,是没那么简单了。

        只见沈七夜又把身体转向一边,哀叹一声,以及为难的开口道“非是二哥不愿陪你去,只是这公务在身,实在脱不开身啊!而且大哥马上就擢升白户了,可不能给他随便添乱子。”

        小鱼儿算是听出来了,这死二哥反正就是不想去。

        其实自己也是不想去的,但若是不去。那烦人的白公子肯定又会直接找上金鳞镇府司衙门来。而且,这人家是为报恩而来,还是金鳞府尹的公子,师出有名,身份地位又摆在那,想要拒绝都难!

        小鱼儿又开口道        “我会和魏大讨厌说的,白皓明白公子欲报恩情,设宴款待,所以我们兄妹二人告假一天。二哥,你待如何啊?”

        此话一出,那就已经是堵住了沈七夜所有的退路“这,这不大好吧!你知道二哥,可一向是………”

        “二哥!!!”小鱼儿这次声音又高了几个分贝,打断了阿哥支支吾吾的谎言。

        沈七夜也自知理亏,既然魏无羡那里过得去,那自己也没什么好拒绝的了。当下一拍桌子,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开口道“好!既然事关舍妹的生死存亡大事,为兄岂能前坐之不理。这俗世虚名,不要也罢!”

        小鱼儿轻哼了一声,白了一眼自己虚伪至极的哥哥,扭头就准备走。但眼睛余光还是无意间瞄到了桌子上的演义小说,心里也是好奇,这死二哥到底看的什么玩意,看着已经来回翻的有些褶皱的装订本,小手不自觉的就拿起了桌上小说。

        这边的沈七夜看妹妹拿书动作,马上就做势要阻止,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二哥!!!我要告诉大哥去,你看看你看的都是什么东西嘛!?唔!!!坏死了!!”

        ………………

        “向江南偷过瓜,笑黄狗与骏马,多情总似我………”一身白裙的小鱼儿背着小手在前面蹦蹦跳跳,嘴里哼唱着二哥教给自己的不知名小调。虽说这次应酬而来,但毕竟还是女孩子,出门人,无论如何都必会好好打扮一番。

        长裙小鞋,衣着可比白雪,灵动好似飞蝶,一路走不断引来路人回眸。

        穿着飞鱼服腰挎绣春刀的她,是名震金陵的红颜锦衣卫小鱼儿,但卸下乌沙,她就是正值年华,闺名沈小虞,是这街上最可爱的一个女儿家。

        太好吃,金鳞四大酒楼之一,是食为仙在玄武湖畔的分号,雄立湖边,举目望去可见湖对面的夫子庙,风景尚佳,位置极好。若说食为仙独得富商贵族们的青睐,那太好吃的受众人群就是文人墨客,得名大俗即大雅。再登楼观湖,纵享亭台楼阁,湖光山色,远眺蜿蜒城楼如龙伏地吸水,围绕这千古名城。那风景那意境,确实可说是长江两岸只此一家的。

        不过平日繁华的太好吃楼前今日却是极其反常,大门大开,街上行人匆忙走过,却无一人进入。至于原因是什么,沈小虞是知道的。因为前两日是白皓明的丫鬟小燕来通知要改地方赴宴的。太好吃大门前的异样再加上门口两个虎背熊腰的门卫,那必定是那白豆腐花把太好吃大楼给包场了。

        白皓明再怎么说也是这金鳞城中呼声极高的第一才子,若是他人前来包场断绝了诸多为文人们的雅兴啊,那必定是惹来一番冷嘲热讽与非议的,更有甚者就是直接作诗讽喻了。可若是才貌双全,名扬江南的白公子前来。那,可就无人可说道了。

        小鱼儿停在了长街一边,对着眼前讨厌的二哥再三叮嘱“为妹去这酒楼中赴宴,打发了这府尹公子,免去这事端。你就在此地静坐,不要四处走动!”

        兄妹二人过了街,进了茶馆。哥哥这边叫茶,妹妹忙着寻个好座位。要坐很久了,得向店家多要点干果蜜饯才可以。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小鱼儿那时觉得自己真是聪明过分,总觉二哥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哥哥终于讲定了价钱;就拿来一盘干果。他给自己拣定了靠街边的一张椅子;小鱼儿接过哥哥手里的干果,急急往嘴里扔了两颗,干果入口,甜的小眼睛弯成月牙。哥哥见此,嘱咐妹妹要小心,吃喝东西警醒些,不要噎着。又安慰说白公子也是书生一个,不会如此不堪。妹妹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表面漂亮,谁知道私下里干的都是些什么事!而且面对我这样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的姑娘,他一个府尹公子突然如此大现殷勤难道不是贪图自己的美色?

        唉,小鱼儿后来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真是笨二哥!

        沈七夜催促道:“妹啊,你走吧。”妹妹往街那边外看了看说:“我进楼赴宴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小鱼儿看那边酒楼门口外有几个虎背熊腰的正阻拦着几个想要入口的才子。走到那边酒楼,须穿过街道,须走过一段空旷无一人广场。小鱼妹是一个女儿家,走过去自然要害怕些。小鱼儿本来要二哥陪她一起进去的,他不肯,只好让她一人去。沈七夜看她背影之上小辫一跳一跳的,穿着白色长裙,外罩一件刺绣小衫,快步地跑到了街对面,慢慢停住身子,这尚不大难。可是她要穿过那酒楼前的小块空地,要经受着大街这边众人的视线,就不容易了。她用两手抚了抚胸口,咬了咬牙似是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她苗条的身子向前慢慢探出一步,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二哥看见她的背影,嘴角一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妹也怕这万众瞩目的紧张感。二哥赶紧掩去笑意。怕她看见,也怕别人看见。再向外看时,她已经走到了酒楼门前。到了门口,她先将向门口的两个家丁表明身份,等他们通报一声,再进楼去。到这时,她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她转过身来,看向沈七夜的方向。于是小嘴轻笑,微微仰起小脑袋,一改紧张神态,心里很轻松似的。那样子仿佛就是说:“我进去了,可得好好听我的信号!”沈七夜遥望着妹妹进去。便站起身来,对她远远的挥了挥手,示意道:“进去吧,哥哥就在这等着你,哪里也不去。”等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再找不着了,沈七夜便进来坐下,茶水也终于段上来了。

        不过,才坐了一会,他四处张望,却是在那湖边又看了那一个熟悉的身影。

        wap.

        /110/110192/28596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