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请叫我

第三十一章 请叫我

        那本无一人的湖堤上,突然走来一女子。倩影孤独,伫立湖畔,如云青丝与风飞舞,纤细腰枝裙诀飘飘,身旁一株青柳。让人不禁心生疑问:到底是她似拂柳芊芊,还是拂柳如她翩翩?

        手中正握着一个红色酒葫芦,温婉柔静,眺望着高楼远山,翠湖苍云。

        一人立湖边,她赏金鳞美景,叹繁华盛世,无人扰亦无人闹,可她却不知,此刻芸芸众生眼里,她,就是那最美的风景。娉娉袅袅,山河增色,端的是国色天香乱芳华,孤鸿飞燕惊刹那!

        这边街上人流之中窜动,买饼的,喝酒的,赶路的,卖货的,形形色色,五花八门,不知是谁先注意到那佳人独立,先是几人停下动作,驻足观看,接着这湖堤一边的众人都是宛如中了魔咒一般,视线齐齐的看向同一个方向。有的挑担注视,不甚撞倒,有的斟酒倒茶,杯满溢出却是不自知。逛街到此处的女子们同样是心中大惊大气,惊的是这人,这景真是美的不可方物,恰到好处,虽然看她妆容清淡,衣裙素色,但可往那一站,却是让青山绿水再无鲜亮颜色。她们驻足观看,指指点点,小声探讨她的动作姿态,心中生出一股无名之气。那是嫉与妒,是见这佳人而自惭形秽,进而生出的妒忌之感。

        亲眼见着这只存在于画中与故事中的江山美人景,但,却是无一人敢上前打扰,生怕这红尘画卷一瞬就会破碎。

        偶有欲同来此处欲登楼喝酒的才子们,因为白公子在此包场,心中还是有些惋惜愤恼。但才回头走过几步,眼中突现此情此景,一下惊得目瞪口呆,心中皆是忍不住的惊叹:

        美,美得纯粹,美得又不真实。惊艳这方寸天地,但口中言语实在难以表达。他们所学的诗词经文中少不了对于女子的称赞之词,可现下却都是找不出一个词能以之形容,因为她美的不只是红颜身姿,她是与这玄武湖景互相辉映,镌刻入这山河画卷之中,挑不出任何一点瑕疵。

        湖光山色,裙诀青丝,酒壶柳枝,如梦如诗。

        她于这方寸天地融为一体,如是诸神持笔描绘神话卷轴,是由上苍搬山迁水,精心设计,特意摆放之景观。

        所谓意境,便是如此。

        所有见得此景的才子心中皆是跳出来了一句话:若是诗词有灵,那便是如此了!

        此情此景,可遇而不可求,甚至说是千万人来人往于此,唯独这一刻可称美之!

        茶馆里一个才子突然疯魔般的叫了起来:“啊,这!!!小二哥,笔,笔,笔,快快,快,笔墨纸砚,快拿上来!”

        他坐在茶馆内,与沈七夜一样坐在靠街边。看得是最为真切的。虽是那女子距他足有五十多丈,但这景,这人,永远定格在他心中,余下半生再难忘记。

        他脸上神色癫狂,疯狂的催促店家。好在大武朝文兴武盛,这地又靠近这名楼太好吃,来往才子众多,不时有即兴赋诗作画的才子佳人。文房四宝,哪怕与自己做的生意毫不相关,可街上店家们早已经习惯性的准备好了一两套。

        因为谁也不确定,在你店中题诗写词的会不会就是文坛之上的下一位文豪。

        而且留诗共赏,往来才子互相评比,本就是一段佳话。

        他一把抢过店小二送上来的纸笔,袖子一提,不再顾忌什么温文尔雅。推开茶杯,直接就在简陋的茶桌上摊开纸张,开始作画。

        沈七夜一旁看他神情激动不已,手中狼毫不停挥动,不时看看她身立湖边的佳人,额头上汗水流下,他挥起袖子就是一擦。但眼睛仍旧死死盯着远处佳人风景,生怕她会随时走开。

        而茶馆外的街面上,三个结伴的才子们也是收起折扇。驻足不动,交头接耳,轻声探讨该用何字词来作诗作写词,以载诵这惊艳天地的一刻。

        ……………

        沈七夜手中拿着茶杯,热气扑腾飞散,却是定格于半空,久久不动。

        心中也是忍不住惊叹:这女子,于这湖畔一站,恰到好处的山与水,楼与树,与她同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辉,互相呼应,可谓是真正诗情画意,唯美至极。

        那女子本来远望着远处高楼,站了许久之后慢慢收回了视线,轻叹一声。

        这一叹,所有人都未能其音,但心感微寒,仿佛那愁绪同样感染到了自身。

        突然的回了神,她转身向这边走来。一步一步,踏着清风走来,清风明神,也吹入众人心上,将痴迷了的众人给吹醒。

        刚刚定格的长街瞬间醒来,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的种种失态,免不了是一顿小小的混乱。

        那奋笔疾画的书生。这时也才将将把自己的画作给完成。远望着那女子就要离去,犹豫再三,终于是鼓起勇气拿着画卷走了上去。

        长街上的众人本来都是惊艳不已,但却无人敢有勇气前去。可这持画书生,身上衣服有些凌乱,手指也是沾染来些许墨汁,脸上神情紧张,却是做出了他们都不敢做的事。

        本来已经平静的街面,却又因为这一颗石子落入而再掀起来波澜。不过那可不是什么一颗小石子。

        “这是哪里来的书生,好生大胆!”

        “那,那人的样子好生熟悉,那玉佩。难道是??那是,那是四绝之一的画圣墨逆锋!!!”

        “怎么会?怎么可能,最近不是都传言他在北境边城记录我大武将士顶雪卫国疆的雄姿吗?怎么现下却是出现在了江南??”

        “错不了的!他腰上来是当今圣上亲赐的尊龙隐云黑玉佩,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一块!当年在京城,我还有幸见过。绝对是错不了的。”

        “这,这可真是不得了啊。”

        沈七夜旁边旁边桌上的几人正激烈的探讨着这将要发生的一事。其中的一人的认出了那看似放荡不羁的书生,正是大武文坛之中琴棋书画四绝之中的画绝之一,当代的画圣。

        尘埃落定,场面一下子安静了起来。

        众人都是心疏一口气又是更加惊寒,又是惊叹不已。只觉得今天这一顿酒没有白喝,这一壶茶没有白上,总之今天是没有白来的。

        “是了,幸有画圣墨逆锋芒在此,记载着惊绝天地的一刻。诶,想来也是,也只有画只有他才底气向这佳人呈上这一幅画。”

        此言一出,一桌人都是点头认同。坐下身子之后不再讨论,静观其变,准备亲眼见证,这注定载入史册的一刻。

        沈七夜这边终于把那杯快凉的温茶水,送入口中。茶水喝完,他又自盘子里拿起了一块蜜饯。

        远处的墨逆锋终于快步走去,截住了那女子。众人远远看着两人互相行礼,短暂交谈之后,墨逆锋为佳人展示画卷。可接下来的发展却并未如众人们所预料的那样,那女子也看了画卷,又与他交谈了几句。可之后两人就是一番推脱。那女子拂袖而去,可墨逆锋,却好似在后面穷追不舍。

        众人看的都是头上满满的问号。

        这是发生了甚么事?

        天下间女子,但凡能得墨逆锋亲自为其研墨作画,那必定都是可吹一百年了。这女子美貌若能得此若能得此殊,那绝对将会是名扬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代佳人!

        可为为何现在的状况却是那仿佛是反过来了一样。好像是那女子在拒绝来前来献画的画圣,墨逆锋在一旁穷追不舍,那女子却是劝他好自为之?

        这就?本该是佳人倾城入画的一段美名佳画,为何是变得如此。

        众人一旁,百思不得其解。沈七夜这边也是看得迷惘不已。好奇这人到底耍得什么妖?

        不过,事态度发展极快,容不得众人再多瞎想了。因为那女子已经快快步向这边走来。那一旁的画圣却还是追在后面喋喋不休。

        这一走可是不要紧,但这边看戏看得正爽的群众们都是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就为她让出了一条道路。

        人群之中的女性同胞们更是向着那来人射去无数怨毒的目光。

        浅蓝裙子,极为朴素,脸上也是淡妆而已,头上也无几多装饰。却是将人群之中的打扮的花枝招展,红红绿绿的的小姐丫鬟们,压得抬不起头来。

        沈七夜看着她慢慢走向这边,嘴唇蠕动,忍不住开口赞来一句:“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那女子呢,同样正苦恼着,但视线扫到这边,嘴角微微扬起,心上却是有了注意。

        (昨天回来兄弟接我,晚上喝多了点,搞得就很尴尬。写了章节但是没发出去。么,今天给大家伙补上,我特意用一小章来描写的人嘛,必然会是主角咯。总之现在出差回来了,后面正常更新。渴望支持。)

        wap.

        /110/110192/285966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