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势若雷霆(上)

第四十五章 势若雷霆(上)

        “有,有,还有柳姐姐她们。这些贼人我也只见到了几个,不知到底有还有几何?”

        “好,此地不宜久留。你可识得路,咱们快走。”

        说罢沈七夜把那黑衣壮汉尸体拖到一边,跟着李清照就冲向了宫院深处。

        自己的猜测得到证实,沈七夜心里并未有多少得意之感,反倒是比之刚刚更加紧张。

        猜测已然得到证实,这就意味这绑架大案并非简简单单的向朝廷复仇,而是还有另外一伙人假借复仇之名,混在其中,转移了锦衣卫的注意力。那这伙人潜在暗处到底意欲何为?而且他们居然还真的藏身在了这昔日皇宫中,沈七夜不敢想,这伙人能顺利藏身宫中到底是金吾卫失职,还是别有隐情。

        沈七夜走在前面脑海中细细思索着下一步,但形式所迫,随时都有可能遭遇敌人,他可不敢大意,这一边走一边就戴上自己的独门兵器。

        旁边的易安大人看得真真切切,起初还不明白他这叮叮叮当当的在摆弄个啥?可当看到他双手都戴上那玄铁护臂时,可就不乐意了。

        她止住脚步,绣花的红色小鞋重重踩在青砖之上,大声朝着沈七夜质问道“沈大哥!!!你,你这是何意?!”

        “………嗯?!易安大人,怎么了?”思绪被打岔,沈七夜转过头去看着她。

        这一问,李清照却是更加生气了,冷哼一声居然直接转过了身去不再去看这恶人。

        “你还问?你自己不清楚么?”

        李清照俏脸粉扑扑,酥胸起伏,身上怒意犹之刚刚更甚。

        ????

        看得沈七夜是满脸的问号,不知道这易安大人为啥又生气了。他无奈的开口道“哎呀!我的李姑娘,李小姐,都这个时候了,咱们可还在贼窝呢!你就别和我打哑谜了。”

        李清照也不是不知轻重,可是,可是,这恶人着实可恶,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如此,感觉这恶人就是故意来气自己的。她也知道还在贼窝,柳姐姐她们还未脱离危险,不能与这恶人多争论,便直言道“恶……沈,沈大哥,男子大丈夫,便应当多有气度与包容之心。清照,清照是女子,脸皮自然薄,刚刚确是清照不对无意间,咬,不是,是伤到了大哥,可沈大哥你,你也不至于要戴上,要戴上这铁护臂来提防于我,难不成,在沈大哥眼里清照便是如洪水猛兽一般让你害怕吗?”说到这,李清照声音小了很多,可又越想越气,便又开口道“如若不然,那沈大哥你戴这护臂,是要故意来讥讽清照么?是,不是,清照,清照是女子,你,怎可如此。反正,反正沈大哥你太过分了!!!哼!!!”

        削葱玉指,直直指着沈七夜的玄铁护臂,眼里更是已经泛起水雾,这不依不挠的架势是要沈七夜必须给一个说法。

        当然,这也不能怪李清照不讲道理,女子心思本就细腻,不像沈七夜这样的糙汉子直来直去。她们的喜怒哀乐简单却也复杂,有时候一个简单的动作都能让她们联想到许多,同样的,或许嘘寒问暖的一句也能让她们铭记于心,感动不已。

        沈七夜听的先是一愣,接着就是大脑短暂的空白。这都啥跟啥啊?!“不是,不是,清照姑娘你误会了。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这,这玄铁护臂是我自己的独门武器。不是说,不是害怕,你咬我,那,那都没啥,你再咬我多少口都没事。咱们是朋友,我都来搭救你了,我还至于讥讽姑娘你吗?哎呀,反正这真的是我的武器,秘密武器!很厉害的!”沈七夜一边观察周围情况,一边抓耳挠腮的想办法给她解释。

        “真,真是如此么?”李清照半信半疑问道。

        沈七夜一巴掌拍在胸膛上保证道“那还能有假了!姑娘你若不信,待会我便证明给你看,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听他都这样说了,李清照也不再多想,她往前迈出一小步,微微点了点头,看着沈七夜道“嗯,好,沈大哥,虽然你是个大恶人,可你不是坏人,清照信你,咱们快走吧,关押柳姐姐我们的房屋还在前面。”

        误会消解,两人又开始继续往前走,可走了两步,沈七夜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清照。

        这次轮到李清照不解了,那眼神锐利而执着,看得让人发毛,她小声开口问道“沈,沈大哥,怎么了?可是……”

        沈七夜摇头,脚下却是步步逼近。

        “李姑娘,冒犯了!”

        ……………

        “喂!!!你,我命令你和我说话!!!”

        “………”

        “哼!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上司的吗?我要去千户大人那里告你们,你们忤逆上司,不服管教,不听指令,有失职之罪!”

        “属下并未收到明确指令,何来失职一说?”

        “我刚刚可是说了,命令你们说话的!!还有,为什么喊二哥你就喊总旗官大人!到我这就什么也不喊?这难道不是看不起上司么?”

        “沈小旗官...大人,属下等不知该说什么!”

        “哼啊?!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好,我问,你们答就可以了。”

        等待是最无聊的事,可更恐怖的是还要和这些大木头一起等。

        沈小鱼是活泼好动的小姑娘,这看着二哥去了半个时辰了,还是没消息,已经是等的不耐烦了。这才又逮住了身后的夜骑聊天。

        “我问你,这贼人真的有可能藏在这皇宫里吗?”

        “确有可能!皇城之大,而贼人只需一间房就可。若真能带人入皇宫而不被发现,这确实最好的藏匿地点。”

        “嗯,好吧。那,你们夜骑到底是受谁管辖,又是如何编制呢?”

        “此为机密,无可奉告!”

        “诶~~~好吧,那你可知今年天鹰榜大比,为何提前了啊?”

        “这,属下不知。但小道消息是说,今年天鹰榜,确实不同往年。”

        说到这,沈小鱼不乐意,这些人怎么都这样?会不会聊天啊?!

        沈小鱼走了两步,躲到了一处房屋的阴影处,再踏上了旁边的大门外的三级台阶,身处阴凉,心里也是难得有一丝丝清爽,心想:终于不用再受这委屈了!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她居高临下抱着双手看着这夜骑领队,可想想又不对,赶忙止住笑意,严肃表情,以上位者的姿态气鼓鼓的道“哼!!这不废话吗?连我都知道今年天鹰榜只允许年轻一辈参加!!!”

        看到这可爱小举动,夜骑领队那藏面具之下满是伤疤的脸上也忍不住会心一笑,说是锦衣卫,其实平常时候也是和自己小妹一般的可爱女孩儿。他摇头道“非也,非也。我说的特殊,并非是这个特殊。”

        “那你说,还有什么特殊的。”

        “天鹰榜,于每年十二月在帝都召开,意在检验锦衣卫各部。且一般都是由各卫指挥使或副指挥使带队,刚好进京向北镇府司和南镇抚司汇报整年公务,并进行商讨安排下年大小工作,并传递皇帝陛下的旨意。一般来说,就是刚好检查咱们平日巡查缉捕情况,同时拟定新员的招收分配,以及核查当年财政,分配下年各卫所的预算银两。以前的这个天鹰榜大比,也只是个传统,也有奖品,但也权当个是新年彩头,各卫指挥也就嘻嘻哈哈的走个过场。但封大人上来以后,这近几年就不同了,他非常重视咱锦衣卫内部人员武力问题,为了督促引起各卫指挥所的重视,这预算分配直接就与这天鹰榜排名挂钩了。那,这可就是不得了了。”

        这边的小鱼儿已经听得入了迷,却突然听他停下了。急忙催促道“你怎么停了,快说啊!为啥不得了了呢!”

        夜骑领队却是不急,大手一挥,也让其余的兄弟也躲到这墙壁之下的阴影处。毕竟,他们也是人。这么热的天,铠甲齐全,还穿的这么黑,帅是帅了,热也是真的热。

        他甩了甩铠甲,坐在了下面一级的台阶上,抬头看着眼前的小人儿道“这干系到了自己利益的事,那,可就不再是寻常事了。这三年以来,每逢天鹰榜,各卫都是派了自家最能打的那几个进京,以前的天鹰榜大比是逢场作戏,可现在啊,都是真刀真枪的实干。那可是真正的高手对决,丝毫不亚于咱们大武武林的论道大会。不过各卫指挥所所辖不同,人员实力也各有参差,有的连续两年都拿不到好名词,分配的银子也少,这各地卫指挥所上上下下的人哪能满意呢?以前的时候咱们几个卫指挥所指挥使可都是老不愿意年底还要舟车劳顿跑京城去一趟,现在啊可都是亲自带队去,那有的时候在旁边看手下的人较量,他们也在台下也是吵的闹的,恨不得亲自下场提刀上去干一番,所以啊这比武啊,也就愈演愈烈,越来越精彩,每年大比京中大小官员,凡事有路子的都会拖家带口前去观会,前年的时候,连陛下也前去观看了。而且还亲眼见证了咱们川蜀指挥使和洛阳指挥使的巅峰一战,那可真的是一时间打的天昏地暗,差点把台子都给拆喽,啧啧啧,那场面,连云公公都是拍手叫好。所以才说啊,今年的天鹰榜只会更甚。”

        小鱼儿不知自哪里找了一个小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听到这,突然忍不住插嘴道“如此盛事,那为何今年只允许年轻一辈参加了?”

        夜骑领队听到这一问,摇头笑道“许是前年打的太厉害了,怕伤了咱们内部和气,今年就只是允许年轻一辈参加。”

        “啊,那这,这都是年轻人打架了,都没有那些老家伙厉害,那陛下还会去吗?”好奇宝宝的沈小鱼又提出了关键一问。

        “诶,这可就错了。须知,这以往大家打,都是年长一辈,功力深厚,较量起来确实是真正的高手过招,精彩纷呈,这确实不错的。不过也正因为这一点,在锦衣卫当差当久了见过了太多江湖事,那些老家伙也都是真正的老泥鳅老油条,滑得很呢。而且许多还是老熟人,还一起办过案,哪里好意思直接一脚把人家从台上踹下去?所以啊他们打归打,你看的是精彩,其实他们各自都知分寸,点到为止,都不见血,不伤身。可你们年轻一辈去那就不同啦,那都是各卫的天之娇子,是红人,本就是年轻气盛的时候,顶着的是许多荣耀,背负的又是自家卫所的期望,谁肯服输呢?你想想啊,这么一大群人聚在一起,是铁了心的要争个高低,那要是斗起狠,动起手来,可决对不会简简单单比试一番的!”

        听到此处小鱼儿放下蒲扇,长长的“喔哦!”一声,她突然觉得这些家伙没那么讨厌了,只少要比大木头要好一点的。

        虽是在查案子,但始终保持高度紧张反而会更容易消耗人的精力。这酷暑难耐,话匣子一打开,夜骑众人也坐在阴凉处开始听领队胡侃起来。

        “那,那你说,今年咱们文指挥使大人会挑选谁去呢?”

        “这,不大好说。不过你大哥沈烨,刀法精湛,遇事沉着冷静,胆识过人,众位兄弟都是极其推崇,指挥使大人和二位千户那里也是比较看重。我虽不知今年的名额情况,但你大哥沈烨决计是其中一的。”

        听到夸赞大哥,沈小鱼小脸一仰,小脸溢出微笑,极其得意的说道“那是,大哥他人品相貌一流,文采武功上乘,代表咱金鳞镇府司参战,那必须的~~~。”

        她继续问道“那二哥呢?”

        那夜骑领队松了松面具,大大的喘了一口气后道“你二哥沈七夜,轻功一绝,假以时日必能登峰造极。但,这身手,我们都未能亲见,不好枉下定论。不过就凭刚刚他的身法,那绝对是在考虑范围之内的。”

        “还有呢?”

        “还有?还有那应该就是咱们江湖也小有名气霸王枪传人吕炎吕总旗了……………”

        闲聊一会,众人听他如数家珍般的介绍了金鳞镇府司以及其他卫所的青年才俊。话题一抛出,众人也是跟着七嘴八舌的聊起天来。

        “那,,,那,那我呢?”大大的眼睛里星光闪闪,小小的脸蛋上满是期待,小鱼儿向着领队又发出了一个疑问。

        可这一问才出口,本来有些许聒噪的众人皆是一顿,止住了畅谈,几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所有的目光又聚集在了领队的身上。

        这领队的虎躯也是一颤,可话题又是自己挑起的,逃是逃不掉的。他思索一番,支支吾吾的开口道“沈,沈小旗你嘛!我敢打包票,那绝对是咱们里最漂亮可爱的那一个。对吧?”

        他转过身去目光左右巡视一番,众人急忙跟着附和。

        “那必须的!”

        “就是,这没毛病!”

        “是极!是极!妥妥的第一!”

        “…………”

        虽然知道他在敷衍,但小鱼儿还是脸上一红,她轻哼了一声,“恶狠狠”的道“别想打岔,给我说正经的!”

        众人噤声,刚刚的热情消失的无影无踪,眼睛皆是齐刷刷的盯着领队。

        反正都是要说的,重压之下领队硬着头皮还是说出了那藏在心底的答案“这个嘛!沈小旗你的实力自不用多说了,这红颜名捕的名头咱们金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那打纨绔,抓淫贼,斗奸商,御狂马,敢问谁家的女娃能这般英气?只是这个,这个,要入天鹰榜,可能,或许,还差了那么一丢丢………”

        起初还好,可越听越不对劲,小鱼儿脸上笑容渐渐凝固,接着气的小脚一蹬,站起身来就作势要打,口里还骂道“唔!!!扯那么多就是说人家不行!你个混蛋!!!”

        领队哪里还敢逗留,“哎哟!”一声,直接起身开溜。

        旁边的兄弟们见得自己大哥吃瘪更是笑作一团。

        wap.

        /110/110192/28596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