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此去别离

第四十七章 此去别离

        脚步声踏破寂长街的寂静,本该热闹非凡的街道上此刻空无一人。面具男子一行人出了皇城直奔金鳞内城的朝阳门而去。

        “放,快放开我。再这样下去,咱们谁也走不了。”

        重伤的黑衣人腰上挨了一刀,被两个兄弟架在中间,但好在是锦衣卫封城,江外渔船上的另外一伙贼人又吸引大部分城中的守备力量,这才让他们没遇到任何阻挡就越过了正对东侧门的大街。

        “说的什么混话!?要死就一起死,哪里有把你抛下的道理?!你可给老子撑住了,再穿过两条街,兄弟几个再他娘的杀上城墙一次,到了外城,可就谁也留不住咱们了。”听闻受伤同伴的如此话语,架着他的兄弟直接就开口打断道。

        旁边的几人也是应声附和道

        “就是,少爷可说好的,咱们要……要,要那那个,那啥来的?那句怎么说来的来着?”

        “生死与共!!!”

        “诶,对对对,生死与共!咱们生死与共,”

        “老六,你他娘可是还欠着我五两银子的。咋滴了,还想欠钱不还啊!我他么可跟你说好了,这五两银子不还,你就是起死了老子也要追到奈何桥边把钱给要回来了!”

        “………………狗日的,五两银子的债,你要讨我一辈子啊,死了也不放过。”

        “所以说,你最好给我撑住了,否则啊,你不是说家里人少吗?可别逼兄弟我倒是候要债要到你嫂子那去。”

        “…玛德,你敢!?”

        星星点点,众人一句又一句之间已经是又带着受伤的兄弟跑过了几条街。众人的鼓励明显是有用的,几人虽是多多少少受了伤了,可一番话语之后士气不减,脚下倒是又快了几分,唯独是面具男子不发一言,依然冲在最前。

        不过,这样的温馨只是暂时的,死亡与恐惧并未离他们远去。

        一声轻鸣,那熟悉的烟火再次绽放在天空中。还不止于此,四面的天空中又紧随其后跟着绽放出一朵朵同样的烟火,专属于金吾卫的号角声也远远传来。

        危机之感倍增,面具男子终于开口道“再快点!待会锦衣卫的夜骑就追上来了!”

        他们选的出逃之路本就是离内城墙上最近的一条,只要离了主街,进了密集的居民区,纵使夜骑骑兵赶来在狭窄的居民区小街道内,也不如他们灵活。

        但还未待他们缓过一口气,梦魇一般的声音再次远远传来。

        “放下人质,束手就擒,可留全尸!!!如若不然,便让尔等做那无主孤魂永世不得超生!”脚下生风,足点屋瓦,沈七夜孤身一人向着一群人径直追来。

        不过面对他的警告,回敬着他的不过又是两把飞刀。

        武人的体魄让面具男子群人一路且战且走,突出皇城重围,奔袭几里也仍然是体力未竭。但就是这样的一群悍不畏死的人却是被一个小小的锦衣卫总旗给撵了一路。

        一人赶着一群人跑,这样只存于故事中滑稽的场面此刻确实在真实的上演着。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们,所谓武者的差距便是在于此。他们这一群人,哪怕是没有受伤,没有长途奔袭,以全盛之姿面对上沈七夜也未必会有胜算,更何况是现在正在逃命。

        大武江湖上对于武人的实力高低并没有严格的划分,因为一个武人的综合实力并不只是简单取决自身,真正对敌时,武器,地形以及天气的这些外在因素都会产生极大的影响。所以弱胜强并非是不可能的,天时地利人和,对于武人同样无比重要。不过,蚍蜉之力终究难以撼树,无论如何一把武器能发挥最高的战力,最后还是取决于用武器的人。武学之道,当到达了一定的境界和高度之后,与其他的武者就产生难以逾越的鸿沟,那是真正意义上用任何方式都无法弥补和跨越的。

        只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总不能说谁谁谁武功很高,是个高手。那这样的江湖里,你是高手,他是高手,一抓一大把的高手,可那一个个高手,到底高出一众人等多少呢?这总得有个明确的说法,因此,在前朝不知哪一届的武林大会上,大伙儿定下了个规定,将武人简单划分了为了七个段:门徒,游侠,枭雄,宗师,武魁,武圣。以此来区分江湖儿女们武学水平高低,同时也是对那些真正的武学大师的一种尊重。

        也正因如此,一群人中只有面具男子真正可与沈七夜过过招。更别提的是他那诡异至极的身法和轻功,不仅是数次轻松躲开了他们少爷那引以为傲的飞刀,还在落后他们如此之远的情况下一而再的重新追上来。要知道此次皇城突围若不是凭借他们少爷的一手“星罗满布”,带着他们生生将金吾卫阵势给冲散,打了守卫城门的金吾卫一个措手不及,要想突破皇城重围哪里有这么简单?这还是在阿力他们二人以性命为代价,将皇城中大部分金吾卫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以致城门守备松懈情况之下才勉强达成的,若是东侧门的金吾卫的数量再多少一倍,那结果或许就不一样了。

        自然,他们能顺利突围也有金鳞皇城金吾卫已经稀烂之极的原因。

        但那小小锦衣卫总旗却宛如飞鸟一般瞬间就跃过后面众多赶来的金吾卫直接冲上皇宫朱墙,中间更是不知又为何耽搁几次,一转眼却又立刻跟了上来,就仿佛如苍蝇一般,怎么地也甩不开。一众人等现在都是想的先如何脱身,看到这个瘟神再次追来,那想都不用想直接就撒丫子赶紧跑。

        高耸的城墙上道道红旗招展,伟岸的城墙守护着金鳞城中的祥和太平,但于此刻的他们而言这高大宏伟的城墙却更似是囚禁他们的牢笼。只要再跨过这一道城墙,到了宽广的外城,脱身一事便不再困扰他们。

        远处的朝阳门已是近在咫尺。但,只要甩不开身后的这个瘟神,他们哪怕跑的再远跑的再快,也是无所遁形,始终暴露在锦衣卫的视野之中,终究是难逃罗网。

        沈七夜的速度已经超出了他们所想,都是武人,他们占尽先机,一路走的皆是计划中所以安排好的最近路线,而身后的锦衣卫却是茫然一人追来,却快过了一众骑兵,最先找到他们。双方的距离不断拉近,重伤的仆人被夹在中间,随着步伐加快,气息已开始紊乱不堪,犹豫挣扎,他还是开口道“少爷,我不行了,再跑一段,我就算不死,血也快流干了。你带着兄弟们赶紧走吧!我来拖住他。”

        “老六你他娘的,都看见城门了,又说这丧气话!”

        “就是,再撑一会,咱们马上就能脱身了。”

        听闻他又言弃,一旁的兄弟又是开口相劝,然而沉默许久的面具男子这次却很意外的开口同意了“好,咱们分头走,晚上江边再见。”

        其实众人都心知肚明,带着受伤的老六,他们是绝对甩不开身后这轻功卓绝的小锦衣卫的,可他们也绝不愿意抛弃自己生死相依十余载春秋的弟兄。说分头走,这其实已经是给身受重伤的老六宣告了死亡。面具男子的开口,是帮他们卸下内心最重的包袱,却也背负了所有不义之名。

        众人沉默之中又跑了两步,老六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架着自己二人用劲往前一推。

        “少爷,众位兄弟,老六我先行一步,你们保重!”

        众人齐齐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可看他身躯微微摇晃,阵阵喘息更是粗重紊乱,众人脸色沉重,心中更是五味杂陈,竟是说不出一句道别的话来。

        一看众人的目光,老六那里不知道他们心中所想。他大笑着开口道“看看你们这怂样,咋滴啦!我可告诉你们待会儿啊,要是到了江边我还不见你们人影,嘿,那你们就一人请我一次到醉梦楼好好的喝一次酒。连一个半瘸的人都跑不过,以后啊,可别再来我老六面前吹牛逼!”

        刚刚还鼓励他的诸位弟兄现在却变成了被安慰的人,角色转变的如此之快,让一众喋血的汉子门也是心酸,可如此境况,看他依旧强颜欢笑还不忘调侃众人……………

        几人总算是挤出一丝笑容同样打趣道:

        “怎的?要是我们先到了,那你可得直接包了醉梦楼的场!是吧,少爷?”

        “那是,醉梦楼新来的那个花魁听说那是生的祸国殃民,妖孽众生。到时候,你可别见到人家就迈不动步子了啊?哈哈哈哈?        ”

        “就是,就老六那酒量见了人家花魁,人家吆喝一声,怕不是得站着出去躺着出来”啊!哈哈”

        谈及此处,老六倒是一囧,一边摆手一边慢慢后退道“嘿,行,说实话,老六我可还没真正在酒桌上与少爷交过手呢,少爷,你可得给我好好见识见识啊!”

        少爷的性格他们是知道的。一向是守礼明法,不喜玩乐,但这一次却是破天荒微笑着答应了老六的请求“好,届时,不醉不归!”

        “少爷保重!咱们另一边见。”

        简单的一句道别后,老六还是对着众人一笑,接着强忍剧痛运气飞上了一旁的屋顶,拖着重伤的身躯,独自一人遁向另外的方向。

        些许摇晃的身躯让人看得害怕,担心他一秒一脚踏空,就会直直的自那屋檐上栽下来。可临到最后了他却依旧不忘吸引追兵的注意力。

        “少爷!该走了!老六也走远了!”

        “嗯,好,你们先走,到前面等我即可!”

        “少爷,那您…?”

        “我留下来为兄弟们断后……”

        “可少爷,没有您兄弟们………”

        “放心,我不会和他死斗的,就只是简单拦一下他。我一会便会跟上来,你们留在这里只会拖累了我的速度。走吧!有父亲的金蚕丝,他纵使轻功高绝,又能奈我如何!就让我,在再最后送老六一程吧………”

        ……………………

        一行人突然分散,沈七夜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奈何距离他们还是有一段距离,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另外一人向远处遁去。

        不过他也不急,他的首要目标并非是拿下他们所有人。

        只是看到前方屋顶上止步不前,微笑而立的面具男子,他还是有些诧异的。

        他脚踩飞檐,背手而立,斗篷咧咧作响,丝丝清风舞动其衣诀,面对前来的生死之敌,他无惊无惧,面具之下,笑而不语。脸上面具虽异,但发上玉冠加上一身的衣着打扮,如此华贵气质,比之金鳞第一才子白皓明犹为更盛。

        猛的几个飞步拉进距离,沈七夜止住脚步,直直落在了他的对面。他们脚下所踩为一间民居正房,屋檐长约四丈,二人各立一边,却也不作声,只是静静的相互打量着。

        自皇城御膳房试探三招之后,一路追来,这还是二人第一次真正面对决。

        “雨燕掠地,飞鸿踏雪。阁下的轻功可谓是出神入化,卓绝非凡。”

        “你的刀,很快!也是让沈某大开眼界!”

        “我曾听闻,轻功高绝之人便是了这世间最为自由自在,阁下年纪轻轻轻功已然如此,假以时日定可为一代宗师。却何苦甘为朝廷鹰犬,自缚双翼?”

        “………我?自缚?不,是你,动了不该动的人!!!”

        一声爆喝,沈七夜飞身扑去,几丈之距宛如一步,只一瞬他已到了面具男子身前。眼见他刀光袭来,面具男子却是不急,脚下轻轻一点,如是水中小舟撑杆离岸,飘离飞檐,悠然简单,却是恰到好处的避开袭来的刀锋。

        看他悠然至极的闪避,沈七夜哪还忍得,当下便想着不再留手,丹田运气,脚下发力再次向前追去。面具男子自然不会给他近身的机会,沈七夜速度的极快,但怎会快得过他的飞刀。

        二人在周围的屋瓦之上翻转腾挪,边打边走,便似一阵袭来黑色的狂风,卷起无数屋瓦尘土。面具男子手中飞刀如雨般不断挥洒,直取沈七夜脖颈胸膛。纵使沈七夜身法灵活,可这飞刀每一把皆是精准致命,避无可避,让他只能疲于躲闪,始终难近一步。

        wap.

        /110/110192/28596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