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连环案中觅踪迹

第五十一章 连环案中觅踪迹

        江边的热让人只要稍微在太阳动一下便会湿出一身汗来,白日里最灼人的那一两个时辰,任谁也扛不住,大到一省知府小到平头百姓,大家伙也皆是躲在檐下喝着茶水摇着折扇躲避这酷暑。

        沈烨心中念着案子,没有去避暑纳凉,要了一壶茶,一头就扎进了武定锦衣卫指挥所的案牍库。虽说他现在只是一个总旗,还是金鳞镇府司的人,这般深入武定卫指挥所查看别人的案牍库于理不合,但奈何两边指挥使早已打过交道。众人也皆知他即将晋升百户,也就权当他尽心查案,不敢多少什么。

        对于沈烨来说他心中诸多猜想已然得到了证实,可毕竟这是关乎着上万条人命的事,能让整个帝国朝野都为之震动的惊天大案。

        这事属实有点太大了,大到他有点不敢面对,也害怕面对,他无法想象朝堂上的君王若是得知此间一切,该会是怎么的反应。天下至尊的诱惑力,这世间谁人能放弃?沈烨很清楚这一点。诚王一脉既然能藏身此间数十年,那必然是根深蒂固,经营许久的,更别提他既然曾坐过那个位子,体验过一回九五至尊的感觉,现在又岂会简单轻易的隐姓埋名,忘却一切而苟活于世。届时他若裂土举旗,那这安定了快九十余载的武定,必将如之前的乱世一般赤血染江,浮尸千里。

        沈烨宁愿自己没有发现这一切,依旧我行我素的当自己的锦衣卫总旗,待到日子够了直接回去当个“人敬人爱”的百户大人。

        可既然见到了,那他也无法视而不见,这是他的国,也是他的家,家里有他最疼爱的弟弟妹妹,无论如何,他也不愿意这腥风血雨席卷他们兄妹三人。

        只是连宋清风都知道诚王的存在,那帝国高层更没有理由不了解这些陈年旧事。所以仅靠一个诚王的名号和一张信纸,根本不足以引起上面的重视,这也是沈烨迟迟未曾上报的原因。

        沈烨也知道,不过一张信纸和几笔文字,还远不能坐实诚王一脉依旧存留于世。但蹊跷之处便在于这宋家小姐的绑架案,虽是抓到了背后的雇主吴道德,但沈烨又从他的口中得知了背后还另有其人,他吴道德也不过是个中间人。连这武定江湖上的老油条,子也看不出这雇主身份,这人又点名要的是宋家小姐。再结合上宋清风祖上和前晋朝的关系,这千丝万缕,难免不让人心生遐想和怀疑。

        案牍库中的诸多秘辛沈烨已是翻了不知有几,可看遍了诸多有关前晋记载的案本都未有提及诚二字。倒多的是各种大小案件,谁家公子裸死街头,原因是因为在青楼里为了一个姑娘与其他人争风吃醋;还有的就是啥外来的商贾勾搭城里的寡妇,直接被人沉尸江中,尸首到现在也还未曾找到;自然,最近几年的卷宗里出现名字最多的一个也是他最熟悉的一个就是这武定知府的公子,刘子文。

        大小案件数十起,牵扯诸多,最后却都是一不了了之。想来是被他爹给压了下来。

        刑事的卷宗翻阅了大半,有关前晋余孽的唯一一条记录还是二十五年前武当山下有人意外发现了前晋兵部侍郎韩豹之孙,韩一锦。

        一个城破之时外逃的兵部侍郎,其后人在数载之后被人举报逮捕,该抓的抓,该奖的奖,记载的一切简单顺利。相对同一时期的于猎狼逐鹿来说,这只是无关紧要的一件小事,自然是引不起人的注意,上面也没有任何沈烨所想要的讯息。正当他准备合上卷宗时,余光中一个名字却让沈烨眼前一亮。酷热的天里看书本就折磨人,密密麻麻的文字可是她看着他头疼无比几欲昏睡。

        卷宗上小小文必胜三字,却一时让沈烨来了兴趣,他左手拿起桌上已经凉了的茶壶猛灌了一口,口中一时苦涩无比,驱散困意。开始细细品读起自己顶头上司曾经的光辉事迹。

        “………是夜,百户文必胜携锦衣卫及诸兵士,于江岸三苗渔村中围捕叛贼韩一锦。然反贼先有察觉,火纵宅居,驱鸭禽入水,赶水牛冲门,诸卫所兵士及锦衣卫甚惊,韩一锦于乱中跃江,欲涉水遁逃,幸得百户文必胜武艺高强,才智过人,识破反贼诡计,寒冬腊月跃江追捕,擒贼于江中……”

        此案件已是大武建国数十年后所生的,并非什么大案。卷宗之上虽也是寥寥数笔,但可见其中的对文必胜的夸赞。沈烨也没想到原来看似胖胖的和气至极的文指挥使也有年轻热血的时候。那时的他已经是身为百户,但为了抓贼,寒冬腊月的夜里却是身先士卒,直接跳入江中追贼。

        腊月里的江水冰冷刺骨,更别提已是入夜。那种寒冷,纵然是武人也是受不住的。沈烨微微一笑,想不到这文指挥使竟是如此性子,按理说都当上百户了,这种抓贼的勾当他只用在后方衙门里指挥调度就可,坐等上报的功劳落到自己头上就可以了。却未曾想他是亲自出马带人缉拿,甚至是为了抓贼直接不顾身份第一个跳到寒冷的江水中。此等气魄,也难怪镇府司衙门里的兄弟皆是对他推崇至极,甚是喜欢。

        能在锦衣卫的行当有这样一个体恤下属,不讲身份能和衙门里每一个都能喝上酒吹上牛的上司,这也是真心难得。至于两个左右千户,处处吹捧上面为难下边………

        想到这,沈烨也是叹了一口气。

        他们兄妹三人初到金鳞时二第沈七夜苦于没有牙牌路引,一直在城中难以立足。而最后却能入职锦衣卫,这一切也全凭依了文必胜。这要是放到别的地方,那没有个一百两银子根本是办不下来的。

        而文必胜要的报酬却只是与他们兄妹三人在秦淮河边的夜摊喝了顿酒吃了两斤猪脸肉而已。

        这样对于下属的“帮忙”在镇府司衙门里还不止他们兄妹,诸多百户总旗小旗官,只要不涉及求财犯事的,那文必胜只有有门道都是慷慨相助的………

        所以自文必胜告假还乡探望家妻之后,衙门里换作了魏无羡当家,可是把一众弟兄们整得极其不自在。

        收回思绪,沈烨打起了点精神又拿来另外一本卷宗,继续搜寻自己想要的线索。

        这样不停的翻越卷宗无疑是大海捞针,可现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锦衣卫的耳目遍及大武各处,其案牍库中的卷宗记载也是最为详实可靠的,若是诚王真还在武定中只要他或者他身边的人还在活动,那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案牍库中少见日光,让人察觉时间的流逝。衙门里看管案牍库的小旗官已经关切的过来为沈烨加了几次茶水,一下午也就这么过去了。

        放下一本卷宗,沈烨揉了揉脑袋,在椅子伸了个懒腰,稍作放松,他自言自语道“几起案件皆系一人所为,一年之中先后夺财杀人有十七。那这樵夫也确实恐怖至极,这样的连环案也算是少见…………”

        “等等,连环案?!”

        沈烨心中突然一震,接着他反复念叨“连环案!连环案!!连环案!!!”

        “是了,上次和小夜过来帮忙调查的那个案子,起初不也是…………难不成和绑架宋小姐的也是一伙人所为?!”

        沈烨猛然惊起,额头上更是冒出滴滴冷汗。似是心中灵光闪现想到了关键的信息,他急忙跑向木质的书架寻找最近一段时间的卷宗……

        ………………………

        待到沈烨离开案牍库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向着管理的小旗官道声谢后沈烨径直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他的脸上无甚喜色,一个人慢慢离去,但脚下步伐相较之前略有沉重。

        折腾了一天,沈烨准备先休息一会再去寻点吃的。可刚到房门口,双手还没来得及将门推开。眼前就是突然一黑,接着一个声音在他身后,悠然响起:

        “嘿嘿!猜猜我是谁?!”

        wap.

        /110/110192/285967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