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兄妹重逢心欢喜

第五十二章 兄妹重逢心欢喜

        一双小手温热柔软,紧紧的覆住眼睛。沈烨视线中一片黑暗,不过就算刻意压低了声调,那甜甜嗓子才是一开口他就知道这俏皮可人是谁了。

        她开心,沈烨心里也开心,他也不多有动作依旧站在台阶下,脸上莞尔一笑,张口便答道“这还要猜吗?那自然是粉妆玉彻,天仙风骨,温香软玉,芊芊柳腰,华如桃李,玲珑剔透,玉指如葱,肤如凝脂,眉如新月,桃腮杏脸,秋波流转,水灵秀气,美绝人寰的酥酥吗?”

        身后的娇俏甜脆的声音却是一变,语气重了两分。很明显,这不是她想要的回答“你再好好说一遍?!我是谁?”

        “啊这?啊~~~原来不是酥酥啊,那肯定就是我家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的小甜了?小甜甜别闹了哈,待会好哥哥就带你喝酒去”沈烨虽是语调轻松,但声音已经微微颤抖,似是很不自信的补充道。

        只是可惜,后面的小人儿依旧不买他的帐。

        “好你个沈烨!丢下家人说是来此办公,原来你在武定过得是自在啊,才几天没见,你就认识了这么多个狐狸精!!!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再让我听到别的狐狸精的名字,哼哼!我就把你扔到江里去,让你和那乌龟王八去贴贴亲亲!”耳畔听到这一句时,沈烨已经是重见了光明。只是可惜那双温润的小手此时已经是掐住了他的脖子,只要他口中说错一个字,那映入眼中所见的一切,便会是他生命中最后的画面。这下,他可是不敢大意了。顿了顿,他一把抹去了额头的汗水。

        此举看在身后小人的眼里更是显得他的无知和惊慌,宛如一瞬间自五月的天里到了十月的凌晨,甜甜蜜蜜的嗓音骤然变成了冷冷讥讽“怎么?在祈祷啊?”

        这一问可是把沈烨已经逼到了绝境,他微微咳嗽一声挺直了身子,开口道“怎么会呢?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全天下最可爱的小鱼儿啊!我的宝啊,可是想死大哥了。”

        说罢,便是转过身去一把抱起了站在三级台阶上的小妹。

        听到这一句,刚刚煞星降世誓要搅得天翻地覆的小鱼儿也是小脸一红,由着大哥抱住了自己在空中转了一大圈之后才将自己放于地上。

        看到小鱼儿与大哥胡闹结束,本来隐蔽在一旁的沈七夜也也走了出来。

        “大哥,可还安好!”

        沈烨宠溺的摸着小妹的头,回答道“什么都好啊!就是不知道,咱们这个调皮的小鱼儿有没有乖听话啊?”

        听闻大哥还是把自己当成小孩子,小鱼儿老大的不愿意,一把推开他的手,嘟着小嘴道“大哥!!!人家都十六了,又不是小孩子!

        ”

        接着她又开始“兴师问罪”“大哥才是,几天不见,就认识了这么多狐媚子!我和二哥在金鳞天天担惊受怕,这几天里更是打打杀杀的。得了信,不停蹄的过来帮大哥,结果打哥却是连自家亲妹妹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了!哼!”

        一句话,问到了点子上。沈烨摇头,极其认真的道“此话怎讲啊?我沈烨就是做了鬼也忘不了自家妹妹的。”

        一说这个就更来气!

        小鱼儿扁这小嘴道“那什么美绝人寰的酥酥姑娘,温柔可爱的小甜甜又是何人啊?听你把他们夸的这么天花乱坠的,怕不是连魂都给人家勾去了,哪里还记得家里还有个黄毛丫头在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他?”

        这话说得酸,连旁边站着打沈七夜也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示意大哥你这要是处理不好,恐怕待会得要几两银子的糕点甜品了。

        沈烨却是不慌不忙,他抓起了妹妹的小手,字字慷锵“冤枉啊!这是天大的冤枉啊!!天地良心!这金鳞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沈小虞便是我沈某眼里的酥软,心底的甜蜜,掌中的至宝啊!”

        说到这,小鱼儿哪里还不知道刚刚大哥那些的好听话都是说与自己的听的。

        倒是一旁的沈七夜看的是胆颤心惊,真不愧是大哥啊!

        要是换了自己,那肯定是没办法想这样一下子就能说出这么多漂亮话来把调皮的小妹给哄住的。沈七夜在一旁看得是啧啧称奇,但沈烨为博小妹一笑,已经是绞尽了脑汁。

        “眼里的酥软,心底的甜蜜,掌中的至宝!真有那么好吗?!大哥又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么多肉麻话?…”心里窃喜,她红着小脸,轻哼一声,一把甩开沈烨的大手躲到了自己二哥的身后。

        口中只是细若蚊蝇的一句,“大哥!!!坏死了!!谁,谁是你的宝啊!!肉麻死了,谁,谁教你这样说的……就会哄骗女孩子…”

        看着娇羞可人的是小妹,沈七夜也忍不住上去调笑一波。

        他弯下腰,把头伸到了小妹的一旁,用食指挂着脸颊,口中更是学着女孩子嘟着嘴用尖细的嗓音道“诶呀呀!!!羞羞脸!!!”

        小鱼儿正怂拉着小脑袋,二哥的脸颊近在咫尺,她如何能视而不见。只是对待讨厌的,还来取笑自己的二哥,她可没有了好脾气!

        “哼!!!死二哥!”她本抿嘴微笑的脸又鼓了起来。一声冷哼,抬起来小鞋重重一脚踩在了沈七夜宽大的脚背上。

        女孩儿心里的娇羞还没褪去,此刻沈小虞不敢抬头去看大哥。乘着沈七夜嘶声喊痛,她直接就便藏到了其身后,把二哥留在了中间。

        沈烨看得也是哈哈一笑,不可置否。眼中的甜蜜是怎么也掩不住的。

        兄妹三人嘻嘻哈哈,一阵打闹,心里是热乎乎的。但是在人家衙门嘻闹,始终是不好的,更别提兄妹二人还是赶了许久的路抹黑才到的武定道,此刻肚中还是空空的。

        三人走出了卫指挥所,向着夜市去寻家可口的小店,一路上也开始聊起来最近五日所生的一切。

        …………

        “我数到三,咱们一起放人。如此可行?”领头的黑衣仆人已然是等不了了,光天化日之下在这城头上与锦衣卫搞肉票交易,这怎么想都是疯狂至极的事。奈何事局发展边如此,容不得他们再犹豫。

        贼首一直戴着面具,沈七夜也很好奇面具之下到底是何许人也?竟然是敢行如此偷天换日之举,城中绑人,匿身于皇宫中。此行不可谓不凶,但亦是叫人好生佩服其胆识心智。

        沈七夜不去理会他们的催促,刚刚他们的表现已经证明了这被他们称作“少爷”的贼首的份量之重。

        刚刚的一踩,一踢,已经是让压在身下的人翻不起什么风浪,沈七夜腾出一只手来揭去了那三片瓦的半张面具。

        秀面红唇,嘴角染血,头发杂乱,但依旧不失其英俊面容。

        这人长相清秀,沈七夜看上去第一眼的时光印象就是个细皮嫩肉的公子哥或者是个文弱书生。

        读书人么?或许他刚刚所言不假………

        不过那边的领头的黑衣仆人见得自家公子露了相,手心里也着实捏了把汗。但看那小锦衣卫脸上无多少变化,便松了口气,他许是不认得公子的。

        “沈总旗!黄金已然奉上,你待如何?给个说法。”

        见了贼首面容,沈七夜也不再耽搁,开口回话道“你们公子可是个暗器高手?咱们一起放人,若是你家公子突然毁约,我该如何啊?”

        这一句话呛的三个黑衣人一时说不出话来。但还没等他们回话,沈七夜就已经给出了解决的办法!

        “呃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中,沈七夜拧断面具公子的另外一只手臂。接着缓缓开口道“好了!现在咱们可以交易了,离近点,三个数,一起放人!”

        “你!!!”

        “混账!!!”

        眼睛睁的看着自家公子被人拧断手臂,他们如何忍得。领头的黑衣几乎是要要将牙齿咬碎,手中却死抓住了想要冲上去的二人。

        手臂被废了,可以治,只要人能保住了就好。

        城楼居高,冷风瑟瑟吹在几人身上。那面具公子倒也确实是条汉子,虽是额头上汗水成溪流,被沈七夜拧断手臂除了刚刚哼了一声外便再不出声。

        时间在沈七夜这边,但他也怕对方狗急跳墙,真的伤到魏不依,况且城墙上的情况已经被守军察觉。城墙两个方向已经传来的金鳞镇军盔甲碰撞的声音,城中街道上也是烟尘滚滚,想来是金吾卫的骑兵和锦衣卫的夜骑已经追踪他们的位置,正向这边赶来。

        虽被废掉了双手,面具公子再难有所作为。但沈七夜还是将他身上搜了个遍。

        拿起两个装满金锭的黑色包袱,沈七夜背上也挂满了东西。两帮人步步靠近,终是在相隔一丈的位置齐齐止住。

        四目对视,彼此眼中都藏着心思。

        被擒住的魏不依眼睛哭的红肿,小脸上满是泪痕,用来扎发的彩绳已经遗失了大半,乌黑的头发有些杂乱,肩膀被那黑衣人死死抓在手中此刻也再生不出多少力气挣扎,因为不时抽泣而轻晃的小小身躯看着更是让人心疼不已。而沈七夜铁爪之之下的面具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双臂直接被废,无力的耸拉着,一路出逃本就狼狈不堪,此刻嘴角染血,虽是强撑着没昏死过去,但脸上也是煞白至极,没有了半点血色,精神萎靡到了极点。

        “数吧!数到三声,咱们一起把人放开!让他们慢慢走过去!”

        “好!一起数!”

        “一!”

        “二!”

        “!!!”

        张口的二余音未散那领头的黑衣人眼中闪过一抹厉色!直接右手弃刀,双手合力抓起小小的魏不依就往墙下抛去

        沈七夜怒目圆睁,一脚踹在面具男子身上。借力飞出,伸开双手,紧随着魏不依坠落下去。

        “二哥!!!!”驱马赶来的小鱼儿眼见到二哥坠下城墙,杜鹃啼血般的哭喊道。

        听闻贼人自东侧门突出皇城,二哥也只身一人追追出。小鱼儿便借了金吾卫的马匹,带着一队夜骑和金吾卫出了皇城,直奔朝阳门方向追来。跟随沈七夜的令箭指引,他们快马加鞭沿着街道一路狂奔,终于在离城墙一箭之遥的地方远远看到了城墙上与三个匪徒对峙的沈七夜。

        初见之时,她心里松了两分,只要二哥能拖住他们,待到夜骑合围,那些贼人就算插翅也难逃。可才是一眨眼,就见到一个小的身影从城墙上坠落,接着二哥也飞身跳下。

        小鱼儿心如刀绞,手中马鞭疾挥动,一骑当先,直奔城墙脚下而去。

        远远的她便听到一声闷响,眼泪已是不争气的流出。她急急止住马匹,纵身跃下一把抹去眼泪向着沈七夜坠落的地方跑去。

        “小依不哭啊,小依不哭啊!哥哥给你糖果哦!”

        “糖果!?糖果是什么?小依不知道。”

        “糖果?糖果,糖果,糖果就是就是,一种蜜饯啊!小依快尝尝,可好吃啦!”

        接过沈七夜递过来的的怪异小丸子,魏不依先是小嘴浅尝了一口,接着眼中闪光,一把送进了口中,开心的喊道“嗯嗯,甜甜的,真的好甜!”

        看着怀里的魏不依安然无事,沈七夜心里自然也是松了一口气。那么大的孩子,快乐来的快,悲伤去的也快。刚刚中凶险万分的情势没有给她留下不好的记忆,沈七夜也是打心底的高兴。

        “大哥哥,为什么你的脸上有很多花纹呢?你是不是大花猫变的呀?”

        “呃,为什么我是大花猫变得呢?”

        “因为小依以前问爹爹我是从哪里来的呀?爹爹总是说小依是从果树上摘下来的!所以甜甜的!大哥脸上就像大花猫一样,是不是就是大花猫变的呢!!咯咯咯!”

        “啊…………,这,不是,小依有没有看到过你家娘亲和爹爹亲亲啊?”

        “嗯,看到过,每次他们被小依看到了,他们两个脸上就会红通通的,好好玩了!”

        “对啊,对啊!大哥哥的脸上有花纹是和天上的仙女姐姐亲亲留下的……所以大哥哥可不是大花猫变的哦!”

        “哦!!被天上的仙女姐姐亲亲了就能和大哥哥一样飞来飞去吗?小依也想被仙女姐姐亲亲!”

        心提到了嗓子眼的小鱼儿一路狂奔,却见到自家二哥正坐在地上搂着魏不依闲聊,一时间也愣住了。

        再仔细一看他,虽然衣裳啊破损不堪,整个人也是灰头土脸的,但手脚俱在,面带微笑,精神也还不错。

        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一时间再止不住决堤的泪水。小鱼儿摇摇晃光的走了三步便一把扑进了沈七夜怀中大哭起来,对着是沈七夜又打又骂。

        “呜呜………坏二哥,死二哥,你吓死我了………怎么,怎么能一个追出去…呜呜…你要是有个闪失该怎么办?呜呜……你要是折了,谁来疼小鱼儿,谁来买蜜饯吃~……呜呜呜”

        “…………”怀里满是香喷喷的小人儿,一边是自己的妹妹小鱼儿一边是可爱的魏不依。如此,沈七夜却是不敢消受。

        胸口传来失意,看着哭成泪人的妹妹沈七夜心中一甜,抚着她的头发道“好了好了,这不是没事吗?别哭了别哭了,再哭就成小花猫了?待会人家小依也要笑话你哭鼻子的哦!”

        哭了一阵,小鱼儿也意识到还有别人在,自己多少有些失态了。她直起身子,抬袖拭了似眼角。开口道“这边是魏大讨厌…哦,不不,魏大人的小女儿吗?还真是可爱呢!”

        倒是魏不依得见了小鱼儿的面容,张着小嘴吃惊的不得了,拍着小手道“哇啊!!!这就是仙女姐姐吗?原来大哥哥说的是真的!仙女姐姐,仙女姐姐小依也要仙女姐姐亲亲!”

        听得孩子口中的夸赞,小鱼儿自是非常受用的。可突然又觉得不对,她一把抢过魏不依,对着沈七夜就教训道“二哥!!人家才是个孩子!!!你都交了人家什么啊?!!”

        沈七夜听得一愣,哀嚎道“??冤枉啊!!”

        一阵清脆马蹄声后,夜骑也紧随小鱼儿之女到了城墙下。看到总旗沈七夜与魏无羡之女皆是安然无恙,分了几个人手登上城墙观察,其余直接扬鞭催马,追向外城。

        ……………

        待细细诉说完了金鳞的惊天大案,兄妹三个已经是坐到街边的一家面馆里。

        金鳞突生变故,沈烨并不是不知,奈何消息闭塞传到他们这里已经大案发生的两天后了。接着又过了一天金鳞玄案就宣布告破,那他再启程回金鳞也是无甚意义,索性就继续留在武定调查手头案件。

        倒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两个弟弟妹妹,收到了书信,才把案子结了的第二天一早就匆匆的赶来武定帮忙,甚至没给魏家一个答谢的机会。

        “后面呢?”

        “后面,后面魏夫人就过来了,我们把女儿交给了她。晚上就和魏千户详说了你这边有事,需要协助。第二天一早就搭船来武定了。对了,大哥,你信还没说呢,你到底是在武定发现了什么?”

        听闻二弟的询问这边的情况,沈烨却没有急于回答他,只是给他倒了一杯茶水悠悠开口道“如今正是太平盛世,金鳞出了这么一起大案,吸引了太多的注意力。上面的那些官老爷子们指不定会拿这件事来挤兑总指挥使封大人。想来,文指挥使后面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不过好在此次咱们金鳞镇府司雷霆手段,三天之内就摆平了这帮盗匪,堵住了悠悠众口,免得事态向更坏的地方发展。”

        沈七夜端着茶杯一饮而尽,哀叹一声道“天下豪强世家,早就在猎狼逐鹿时被打断了骨头,现在虽是休养生息了几年,恢复了些许元气,但任谁也不敢做那个出头鸟,怕被朝廷给乱棒打死。大武江湖武林之中,也是风平浪静了许久了。可偏偏就这个时候,有这么一伙人跳出来说要报猎狼逐鹿的仇,还绑架府尹大人的夫人。这不明白着找事吗?本是国泰民安,现在庙堂上,江湖上众多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所有人都想看看咱们朝堂之上对这件事会是个啥反应。破案了倒还好,可这事已经生了,免不得有些人动起别的小心思想要拿我们锦衣卫说事,反正和那些书生出的口水仗是免不了的!问题就是这次皇城的金吾卫的反应实在有些让人寒心,守军那边还好说,毕竟协助寻人,外调了十之九的军士去搜罗白夫人她们的下落,城防松懈也倒有可原。可这皇城里的金吾卫可真就是………”

        说到着,沈烨也跟着叹了一口气,“但凡东侧门那边有个能站出来的人,拦住一会,搓其锋芒。那皇城中的贼人怕是一个人跑不了。如此情势,东煌那边必然会派人来协查此案,但不知会掉几个脑袋。”

        沈七夜给大哥续了一杯茶水,接话道“他们该死几个死几个,就怕也牵连到咱们锦衣卫,影响大哥升迁之事。诶,还好大哥你们不在金鳞,真追究起来,这怎么也说不到你头上去。”

        “哈哈哈,说起来,此次破获金鳞劫匪绑人大案,首功得当数二第你呀。若不是你逆行查案,偷摸进了皇城。那这案,不说要成为一个悬案,怕也不是这容易就能了结的。”

        听得大哥夸赞沈七夜,却也不怎么高兴“首功?嘿,魏大人那里才叫首功呢,毕竟他可是亲自带人救出了白夫人,那才是真正的大功一件。就算后面找不到他自己的媳妇,着急的也是他自个,反正影响不会那么大。屈屈锦衣卫,又如何能比治世文臣来得重要,咱们啊,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其实也多亏了了那些贼,让朝堂之上的大人知道咱们多少还是有点用的。”

        听着沈七夜自嘲,沈烨也是深以为然。

        曾经的锦衣卫可是受命于天子,有监察天下百官之责,有先斩后奏的权力。那是真正的文武群臣不敢掠其锋芒,猎狼逐鹿,剿匪讨贼,分兵四海以镇压世家豪强,锦衣卫名声更是到了鼎盛,一时间风光无限,诸家无不低眉巴结。民间更是有传言:白天怕见黑阎王,晚上闭门不敢大声言,测。躺到床上搂着媳妇儿,。

        只是,也仅限于此了。盛极而衰,自那以后锦衣卫就开始慢慢走下坡路,人员编制一再缩减,朝堂之上的地位也一天不及一天。民间寻常的案子都有各县府衙门处理,轮不到他们插手,渐渐的他们也越来越发的闲赋,甚至有了个别称——二衙门。

        飞鸟尽,良弓藏。沈烨也是知道的,锦衣卫势力过大,被极力打压也是正常的。这些本是属于上面的大事,轮不到他们这些最底层的人来议论。只是奈何人心难测,在衙门当差,总得看清楚风向,免得溺水亡毙而不自知为何。

        兄弟两个一言一语,倒把妹妹冷落了。

        不过,小鱼儿也不太愿意管这些个事。女孩子家家的,在这种地方,不需要那么心思,看得破就足够了,说出来了那就不好了。

        反正他有两个哥哥在前面,听哥哥们的话就够了,衙门里为难谁也不至于为难她这个吉祥物,毕竟整个金鳞镇府司衙门就独她一只小红花。

        越说越起劲,在这坐了半天,却连菜都还没叫。可把她的小肚子饿的呱呱叫。

        “说起来,这次魏大讨厌不仅同意了哥哥的想法,还是分派了几个夜骑协助调查,这还是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对咱们这么好。哼,他可是欠了咱们个大人情,也不知道以后还认不认。话说,大哥你说发现的事到底是啥啊?”一旁的小鱼儿百无聊赖的用手杵着小脑袋开口道。

        听得妹妹插嘴,两人也知道聊得有些过头了,赶忙先喊了店家要了几个小菜。

        就着等菜的时间,沈烨把发现诚王之事的来龙去脉给清清楚楚的说了一遍。

        “前晋皇族余孽潜藏于城中?!大哥,这话可乱说不得。这些都是你的推测,没有实际证据,谁也不会信的。这要是要弄错了,可是要掉脑袋的。”沈七夜眉头一皱,虽是不愿相信,但也从大哥话里发现了蹊跷之处。

        面对沈七夜的怀疑,沈烨也是一阵苦笑。“是啊!所有的事,都是蹊跷古怪,隐隐透着不寻常。可就是没有一个直接证据。最重要的是,二弟,你可还记得咱们之前来武定协助调查飞天贼入室盗窃的连环案吗?”

        “自然记得,也正因为那个我们才碰巧救下了宋家小姐。这本来是轮不到咱们插手的,只是那那飞天贼着实厉害,寻常的捕快又拿他没办法,武定的卫指挥所介入了也没有任何头绪。被盗的几个大家又天天在刘知府那里催促,不得已,武定这边才求助了咱们。可这跟诚王又有什么关联呢?”说到这个,沈七夜就更加疑惑了。

        “昨日,我查阅卷宗,发现了个以前咱们漏掉的一个疑点。这些个被盗的,都是前晋之时就在城中立足的商贾大户。虽说卷宗上没有明确的说他们祖上与诚王是否有关联。可武定一战,最后虽然开城投降,但战火摧残,城中百姓也伤亡众多。现在许多的武定居民也是后面迁补人口过来的,并非祖籍就在此处。再联想到宋家小姐被绑一事,是否觉得奇怪,后来迁户过来发家的也不在少数,贼人为何老是盯着这些武定遗民下手呢?”沈烨抛出了自己的疑问,这些都是他昨日查阅卷宗而了解到的。

        大哥的一番解惑,也愈发的让沈七夜也感到此事的不同寻常。

        他开口道“大哥,可就算是真的有关联,前进皇族余孽这么大的事,也不是咱们兄妹三人可以处理得了的。若是最后调查下来是假的,怕以后还会影响到大哥的前程……”

        说到这,兄妹三人皆是沉默了。像他们这样最底层的锦衣卫要想一步登天,那必须得有奇遇和机会。只是现在这个机会,有点太过凶险万分。他们本就是外来的锦衣卫,在武定行事多有不便,要万一真的这前皇族余孽藏身于武定城中,如此调查,要是被发现了,可就真的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沈七夜与小鱼儿皆是目光转向了大哥,他们一家人,遇到大事,向来都是大哥来做决定的,现在也不例外。

        “机会稍纵即逝,要想出人头地,那就得牢牢抓住。咱们一家三个,至今都挤在那个小房子里,可怜小妹正是豆蔻年华,却连好看的裙子也没有几条。这样的苦日子,不是咱们该过的!先不管是不是真的,咱们都要调查一番,若推测是真,那咱们上报文指挥使大人就可,不必再趟后面的浑水,这也是大功一件。若不是,咱们也没有什么损失。你们觉得如何?”

        沈七夜舒了一口气,道“那就听大哥,咱们就在这陪他们玩玩,而且上次那个飞天贼不还没逮到吗?这次来了,我倒要看看他凭什么叫做飞天贼??”

        至于小鱼儿,眼睛里面亮汪汪的,大哥二哥转过头来看她,她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沈七夜一笑,你伸手过去宠溺的摸了摸小妹的头,道“好了好了,菜来了菜来了。先吃饭!其他事明天再说!”

        wap.

        /110/110192/28596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