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观凤楼上有凤凰

第五十四章 观凤楼上有凤凰

        坐着马车出了城,小鱼儿和大哥准备坐船过江。才是上船远远就可见那气势恢宏雄踞于山顶的高楼。

        江水涛涛而过,紧临江岸的一座小山上远眺可见楼阁重叠,青山苍翠点缀其顶的是一座八边巨楼。飞檐五层,琉璃金瓦在晴空中耀眼夺目,攒尖楼顶之下每一层都是数个精妙绝伦的斗拱飞檐,八方飞檐尖顶上皆是雕琢成一只只秀美的凤凰,金瓦为羽,飞檐为体,向外伸展而出,每当清风徐来便是让人只觉这金凤正舒羽啼鸣展翅欲飞。四边套八边形体的主楼正面第五层屋檐下挂着一黑漆鎏金巨匾,上面是闪烁古今的三个大字“观凤楼!”而最底下一底层檐下则挂着由武宗皇帝亲提的四字牌匾——“气吞云梦”。

        主楼下,牌坊、轩廊、亭阁等建筑环绕,正前方的笔直的青砖大道两旁是各色各样的摆摊的小贩,行人往来,热闹非凡。

        登楼远望,九派齐流漫至天际,楼阁绵延环城千里,飞鸟穿云高唱,车马往来不歇,人世繁华之景尽收眼底,万类生长一方和谐天地,脚下青山巍峨,眼前江水横贯;清风凭栏会意,只道是一句:天下江山,此为第一!

        ………………

        “大哥,他们人怎么样?会不会嫌弃我是女流之辈啊。”小手紧攥着裙子,小鱼儿跟在大哥后面很是不安的询问道。

        沈烨一笑,开口安慰道“你就放心吧,今天宴请咱们的苗大哥他们都是好说话的人,再说了,你的名声可是比哥哥还要响亮几分喱。你未曾见过他们,他们早已就知道了你,莫要紧张,待会正常打招呼入座即可。今天啊来的都是和咱们一样当差的锦衣卫弟兄,勿需担忧。”

        得到大哥肯定的回复小鱼儿心情稍微舒缓了一些,跟着大哥开始登楼。

        苗木今日要宴请的是金鳞来的同僚,因此提前几日就已经在这边预订好了一桌酒菜,而观凤楼之盛可容不得你多有耽误片刻,稍微晚来或是席间无人那管事的就直接将其出让给其他有需要的人。楼里大到每层的隔间小到靠窗的一套桌椅那可都是有价无市的。也正因如此苗木没有下楼迎客,而是一早就过来招呼准备。

        算着时辰差不多了,他正准备让这边的小二准备拿酒上菜。却只觉得楼下突然静默无声,原本热闹的楼层一下子戛然而止,悄无声响。不仅是他如此感觉,那份诡异的安静宛若瘟疫一般瞬间感染了所有人。众人心中皆是一惊,莫非今日是来了个了不得的人物?众人探出头来,齐齐向楼梯口往去。

        凝心静听,未闻楼下有人说话。

        靠窗而坐的一布衣书生小声道“没有阿谀奉承之音,想来不是高官显贵。”

        声音虽轻可楼层不宽,众人听到了这一句的微微点头,心中应许。

        可又几步,红木的楼梯上并没有想象中那种沉闷之声,唯有轻微的脚步声,若不细听,几不可闻。

        “脚步声微,定然不是商贾富贵。难道是哪里来的才子名家?”一位老者摸着胡须又开口道。

        这话也有理,众人心中却是愈发疑惑。

        脚步声步步踏来,愈发接近,众人皆是听出可知来者并非一人,但声音却并不嘈杂,反而有些和谐一致。

        这次一位桌上横刀端着酒碗的嫖型大汉说话了“听这步伐,踏木无声且含蓄有力,行走间并不紊乱,已上四楼气息还是如此平稳,好啊,来人可能功力不凡啊,是江湖好手!”

        三人前后开口,说得皆是有理,可排除几种可能,众人还是不敢肯定来者何人。人心中的好奇一旦被勾起,那便是如蚀骨之蛆,断绝不了。众人齐齐停下了手中动作屏住呼吸目光聚集在了那平日里寻常至极的楼梯口。

        一步,两步,楼内针落有声,那脚步声仿佛是踩在了众人心头压的人无法呼吸。楼梯终是有尽头的,眼帘中最先跳出的是那如云秀发簪金钗,绝美的脸颊上若雪覆樱粉嫩可人,一双大眼灿若辰星灵动逼人,樱唇未点正与碧绿罗裙相映衬,步步登高而见全身,宛如平地生秋莲一般,浑身上下似得了这方天地之灵精,直让人惊叹好一个俊俏的瓷娃娃。然,让人更为止惊讶的是那紧随其后的男子身躯凛凛,爽朗清举,缓步而来,迎向众人目光喜笑颜开正是应了那一句“濯濯如春月柳,轩轩如朝霞举。”这一刻,座上诸人才知古人诚不欺我,原来世上真有如此俊美的男子。看他长发玉冠,再联想到此间传说更是让人不禁怀疑这来的莫不是天上的谪仙。

        楼内针落有声,隔间里,桌椅上,所有有人俱是齐齐看向这边。

        “诶呀,原来啊,这来的是一对仙童玉女哦。”

        一众人等瞠目结舌,直到刚刚那老者再次开口,才是惊醒过来。

        收回目光,众人皆是啧啧啧称奇,忍不住的夸赞道。

        “来了几次见多了达官贵人,看遍了才子名仕。这得见仙气飘飘气质斐然的金童玉女可还是头一遭啊!?”

        “是极是极,天造地设莫不过如此。”

        “………”

        仅此一面,楼内众人也是明白了为何刚刚楼下会骤然安静。这自古言才子佳人,英雄美人,可现实里那些个绝美的女子要么化为高官富楼内的金丝雀,要么深锁宫墙不见天日,要么就是高不可攀的花魁名妓。典籍故事所述,他们直到今日才算是亲眼得见!

        身上聚焦着众人炽热的目光,尤其是看他们还对自己和大哥是评头论足的,小鱼儿脸上发烫赶紧推了推大哥。

        沈烨心领神会,二人快步走过直向着苗木等人的方向走去。

        呆滞了半会的苗木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向前迎了上去。金鳞镇府司与武定卫关系非同一般,沈烨金鳞美男子之名他早有耳闻,待到亲眼见到以后更是惊叹不已,却未曾想他褪去制服更是惊为天人,且与他同行的小妹也是天精地灵一般,二人走在一块是惊艳非凡,这如何让他不为之震撼。

        “沈烨(沈小虞)来迟,还望苗大哥和诸位兄弟海涵呐!这位是家妹沈小虞。”

        “小虞见过苗大哥!”

        “哈哈哈好,苗木可是早就听闻小虞妹妹你的大名了,今日一见是惊为天人啊。快来,快来这酒菜啊刚上,快请入座。”

        ……

        几人相互一番寒暄宴席正式开始,而应着众人要求,苗木开始为来客讲起这千古名楼的故事。

        玄天十八年,黎朝边关大将齐平海,曾念新拥兵自重,于八月十五日起兵造反,破关雁门而入关内,于金城大败黎朝名将赵舒,一路东进攻无不克,掠土夺城百余,直取圣都洛阳。

        十一月十九,黎玄宗与大臣弃城南逃过江。朝野震荡,天下惊恐。叛军席卷黄河两岸,大肆搜刮百姓屠杀黎朝皇族。自陕地龙兴,万邦臣服,四海太平,繁荣强盛了近一百五十三年的黎帝国短短三月内国运急转而下。黎朝由盛转衰,元氏皇族失去了半壁江山。

        玄天十九年二月,黎帝国神都洛阳沦陷。

        六月,长江以北半数国土几近全失。黎玄宗南逃过江后立武定为新都据长江天险而守,与叛军隔江对峙。

        玄天二十一年夏,黎朝大旱,烈日灼地,四月未有雨。长江水位降三尺有余,五谷皆枯,两岸饿殍遍地。更有一日,燥热至极,城中更有中暑而毙者,江中浮鱼无数。

        六月十五,乌云压城,狂风疾呼,电光雷霆,撕云震地,碎裂穹顶。霎时,凉风袭城,漫入街头小巷,酷热尽散城中百姓无不惊喜,欢呼雀跃皆于街上,于檐下,抬头仰望,静待甘霖降下。

        午时一刻,听得一声雷鸣惊天撼地,遮天墨云中忽现一道金色流光。流光若矢自东南而来掠空而过,伴有声声啼鸣,照的乌云金黄一片。光似明日,熠亮闪耀,却又似月芒,照人无灼,目可直射,隐约可见光中为有一鸟禽之影,于武定城上空盘桓许久。声声啼鸣中瓢泼大雨降下,雨幕浓浓,依稀可见其明亮身影飞舞回旋,声声啼鸣穿透天幕,四方回响。见此异象,城中万民皆虔诚跪拜惊呼“凤凰降世,佑我黎民!”

        北方战报传来,焦急战事的黎玄宗正急切的与文武百官急切磋商帝国的未来。三月建成的临时行宫,其中处理政事的宣政殿更是处处透露着简陋贫穷,四方通亮又位居高处的殿内黎玄宗与群臣皆是亲眼目睹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亲眼看那金色之影划破天幕落雨消失在梧山上。

        凤凰天降,甘霖救世。

        上一刻,纸纸战报带来的是北方诸城接连陷落的噩耗,彼时的帝国的便如同这简陋的大殿一般风雨侵袭,飘渺无定。而下一瞬,突如其来的神迹却把将散的人心重新汇聚起来,让殿内身居高位的诸人看到了另一种可能。

        适时,黎玄宗与众臣又闻殿外一侍卫惊呼“急报!急报!隋阳无恙!隋阳无恙!太守张旭,徐源大败叛军!大败叛军!”

        神迹突显,再闻捷报,本是死寂静的大殿中众臣纷纷交头接耳,难掩兴奋之情。自叛乱席卷帝国后黎玄宗始终阴沉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喜色。

        喜色溢于脸上,他收拾仪容咳嗽一声,示意众臣肃静,然后端正于龙椅上开口道:

        “念!”

        “回禀陛下,张旭带兵退守隋阳后与隋阳太守徐源共同守城于昨日在城外大败叛军!斩敌五千,大捷!大捷!”

        “好啊!好啊!好啊!守的好啊!赏,不,传命:赐封张旭为御史中丞;徐源为待御史;………”

        也不怪黎玄宗接连三次叫好,以七千之兵对阵叛军十万之众,不仅是守城无恙,还斩敌数千,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捷。尤其是北方战事噩耗不断,这一封捷报无疑是让黎朝军民灰暗的眼中多了一丝光亮。

        封赏结束,黎玄宗又再次询问了隋阳的境况,得到的唯有二字“甚艰!”

        神迹惊显和捷报传来的喜悦过去,黎玄宗心情稍微平复后大殿內也渐渐趋于安静。

        朝臣中一位身居首位朝臣左跨一步出列躬身,禀报道“陛下,今日得见凤凰天降,可见天佑大黎,甘霖降下大旱之忧已解。前方隋阳大捷更是大挫反贼锐气,反贼大败,一时应不会大兴刀戈。此乃天赐良机,应当通告诸城效张旭之法,坚守城池,养兵蓄力,损耗反贼兵力。待到秋收之后补足军粮挥师北上一举光复北境。”

        未等龙椅上的黎玄宗开口,一老将即开口打断道

        “简直是一派胡言!陛下,此举万万不可啊!”

        朝臣意见不一,黎玄宗稍微迟疑随后开口问道“老将军有何见教,还请细说。”

        那老将得令,出列环顾,道“启奏陛下,隋阳大捷乃是,反贼统兵士十数万,意在必取隋阳,以破我江北防线,进而直下江南。隋阳北控河济,南通江淮,乃是要冲之地,此番攻城失利反贼断不会退却必会围城增兵,隋阳一城已是战局之关键。反贼倾力而攻,七千之兵,纵然兵猛将勇,但终不可能灭十万之众。若皆是守城不出,无所作为,则隋阳为孤城,纵然张旭等部仍能坚守一段时日,但城破兵败是早晚之事。届时反贼南下,那大黎国危也。因此,守城待补乃是一派胡言,实为下下之策。何况陛下今日今日得见祥瑞凤凰,此乃是天启之兆,甘霖降下我军已无后顾之忧,天佑大黎,天命在我,应当即刻出兵援助隋阳,与反贼在隋阳进行会战,一举歼灭反贼主力。陛下,隋阳,万万不可失!天命在我,我军必胜,末将愿为先锋!”

        长久以来失败让黎玄宗早已丧失了对胜利渴求,可这一句天命在我,却是激起了他身为帝王尊严。

        手拍龙椅,他站起身来喃喃自语道“天命在我!天命在我!天命在我!”接着一声大吼“好!老将军所言甚是,隋阳绝不可失。既是老将军请战,那便命你为帅,着兵部点兵遣将,即刻随你出兵隋阳。同时传我旨意,命隋阳周围守军全力援助隋阳,务必坚守城池,待大军赶到,一举歼灭反贼!”

        圣旨降下,隋阳守城一战扭转乾坤。让黎朝重新掌握平乱之战主动权,终是在三年后结束了这场涂炭生灵险些让王朝倾覆的叛乱        。

        而一切皆是源于武定城上空惊现的祥瑞凤凰,天降的甘霖逆转了黎朝国运,结束了齐曾之乱,为黎朝再续帝国辉煌,由此绵延了三百五十年的统治。帝国鼎盛,国中子民皆自称黎民,苍生黎民一词,便由此流传。为纪念天降的祥瑞凤凰,平叛结束后黎玄宗特下旨广招天下人能士于凤凰最后消失的梧山上开山拓土,修建了这宏伟的观凤楼。

        其后几朝,观凤楼屡造战火涂炭,但又屡次重建。如今武定城外的观凤楼则是武帝灭晋后下令重建的新楼,江山易主世事巨变,可观凤楼之名气与繁华却是不减反增。

        这新黄鹤楼建成后本着武宗皇帝与民同乐的旨意,一直是由武定地方官府特设一个机构在此经营的,始终对万民开放。五层的高楼除底层大厅外其余四层皆是设有屏风隔间以及桌椅木凳可供人在此喝茶赏景,宴请来客。观凤楼建成之后,武宗皇帝亲自题词揭彩并定下的规矩,观凤楼上凡饭菜面点皆不可与市价悬殊,此天下绝景当同属我大武万民。

        因而观凤楼一直都是达官显贵寻常百姓所青睐之地。哪怕是阴雨之日游人也是络绎不绝。

        不过规矩虽定,但仍然是颇有讲究的,底层大厅悬挂陈列着道道长幅其上是历代诸位名家的诗词歌赋,第二层至第四层楼则分别有记录传说故事的壁画及各位名家诗人的绣像画等装饰其中。这也是咱们寻常的商贾百姓,文人官吏机能正常登临的楼层。至于最顶层的第五层楼则非是名声显赫的文士或一方大员方可开放接待滴。

        “这,苗大哥,既然楼上饭菜茶水皆是与市价相同,而每年对于楼层及附近的亭台楼阁修缮之费是一笔不少的银子,那经营黄鹤楼的武定官衙岂不是要多有亏损?”小鱼儿歇下筷子听得津津有味,听到观凤楼的经营之道心中生疑,便忍不住开口问道。

        听到小鱼儿发问,苗木一笑并未作答,而是反问道“小虞妹妹你看,咱们桌上今日可是还差了个什么东西啊?”。

        天资聪慧的小额小鱼儿立马反应过来,惊喜的道“我知道了苗大哥,武定三绝之一就是观凤楼上的酒,这里主要卖的是酒!主要赚的也是酒钱!”

        “是咯。就是这样的,这楼里的第五层那是有名有姓方可登楼,而能登上去的那观凤楼是酒水任取,菜肴任点。而余下三楼,若是想在此间宴请来客,那一桌一椅一个隔间可都是有价无市的。这登观凤楼是不允许自带酒水的,更重要的事这观凤楼上的酒乃是一个传承百年的老作坊按照独门秘方酿造的,名曰江山醉。观凤楼啊屡毁屡建,可这专属的酿酒作坊的传承可从未断绝。这滋味,可称得上是江南一绝啊!既然来了这,那就没有理由不尝一尝的。这两个呀,才是真正赚银子的。观凤楼之盛,你们已然得见。”说到这,苗木压低声调,小声补充到“这里啊,除去修缮维护资费,除去各种本钱,那每年给武定府衙上缴的银子可依旧是大把大把的,可是咱们知府大人的掌中至宝,是一只真正的下金蛋的母鸡。”

        听完了观凤楼的故事,沈烨心中彻底明白了这宴席的价值,忙开口道“啊这,今日可是让苗大哥破费了啊。沈某惭愧!”

        苗木把却是脸一横,道“沈兄弟哪里的话,什么破费不破费的,赚了银子就是要用来花的。而且啊,这地可是咱们锦衣卫照着的,给他一万胆子他也不敢收高。诶呀,正好,咱们要的酒来了,来来来,沈兄弟,小鱼儿妹妹,今日你们可得好好品味一番这江山醉……………”

        ……………

        入夜,游人散去,繁华至极的观凤楼此时也是冷清至极,楼上虽然明灯盏盏,远在城中也可见山顶的明珠宝楼,宛若天地枢纽,独立可细看这下五层高楼里却只有负责打扫的几个佣人还在忙活。

        山下,白日里送了折扇的黑汉子马来却是跑到了观凤楼下。越过那“天下江山第一楼”的牌坊,借着夜色他几个闪身便是来到了楼下。抬眼稍微打量了下高度,凝聚内力他一脚蹬在最底层支撑的圆柱上,接力飞升直接跃到了第一层楼的飞檐之上,如此循环往复,他宛若灵猴一般,三下两步就爬到观凤楼的顶楼屋檐的飞檐之上。攒尖的楼顶上却不知何时早已经立了个人影。

        “夜半三更,人眠鸟困。咯咯咯咯,马大哥,你,可是让我好等啊!”

        wap.

        /110/110192/28596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