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献宝

第六十三章 献宝

        宋府

        经历了之前的自家小姐被绑架,加之刚刚才过去两日的贼人夜闯,再木然的人也知道这府上怕是被人盯上了。虽说老爷那晚之后一早就去报了官,但是衙门的捕快上门查问一番后,却又是离开了,只是会保证夜里多派些人手在街上巡逻,除此之晚便再无作为。

        如此,府上的丫鬟仆人心中更是担忧。连老爷请来的锦衣卫都没拿下的贼人,这普通的捕快更是没了办法。可那位锦衣卫也只是碰巧到府上来作客,次日就离开了,而且还负了伤。连锦衣卫的官爷都挂了彩,可知道这贼人的狠辣,谁知道这贼人还不会再来?如此,哪怕是平日忙碌的老爷也是闭门不出,宋府上下是人心惶惶。

        书房里,宋清风已经是静坐了个把时辰。身旁也没有任何人伺候,书桌上也没了平日的账本,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宋清风坐在椅上手中把玩着一块精致的玉佩。羊脂玉所制,雕刻为的一个张牙舞爪猛虎,那猛虎形象逼真,只看做工便知不是凡品。

        宋清风握着玉佩已是出神许久,他将玉佩来回翻看了几次仍是毫无头绪,哪怕是用来存放玉佩的木盒他也细细检查了一番,没有夹层也没有字符,确是一普通的盒子。自父亲临终前传给自己的确实就是一块精美的玉佩,可这一个月来所发生许多事,再联想到这锦衣卫沈烨所问,宋清风知道这多半都是因此而来的。可究其缘由,宋清风却是一无所知,父亲临终前也是未有交代。

        手中玉佩在日光下泛着别样柔和的色泽,宋清风再次细细端详了一番,长叹一声却也只得作罢,小心翼翼的将玉佩放回了木盒中。正欲起身,书房门外却是传来一声呼唤。

        “老爷,夫人过来了,请您去用膳呢?”

        门外的小丫鬟脆生生的一喊,宋清风听得赶忙拿起木盒快走两步,将放到了书架后的一个暗格。合上暗格,又将书本归位,宋清风细细查看一番确认没有异样之后,这才快步前去拉开了房门。

        合上房门,宋清风看着院子里的夫人一笑,迎上前去道“夫人久等了,雨静丫头呢?过去了没有?”

        看着夫人老爷远去,书房外的两个丫鬟心里正松了一口气,却是又突然听得老爷回头又嘱咐了一句:“你们两个守在此处可别乱走动,待会记得给书房里掌灯,老爷我用过晚膳还要回来看书。”

        “是!”

        脚步声越去越远,两个小丫鬟皆是秀手拍着胸脯长舒了一口气,身子也一下子软了下来。

        看见老爷远去,站着陪了两个时辰多的两个小丫鬟也顾不得别的,随便拍拍灰,径直就坐在了冰凉的石阶上,话匣子打开便是欢快的聊了起来。

        “诶呀,老爷这回头,可真是吓死了!”

        “就是就是!诶,我跟你说啊,小莲,你听说了吗?早上的时候大管家又把咱们在厨房帮忙干活的几个下人给大骂了一顿诶!”

        “啊!?不知道诶,大管家怎么又生气了啊?你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还能因为啥,肯定又是有人夜里去偷吃东西呗?”

        “啊!这!老爷夫人可待咱们不薄,可从来没让人吃不饱饭的,白天吃不饱不说,夜里去偷,却不知是谁干的,真不要脸!”

        “就是就是!”

        。。。。。。。。

        晚膳过后,宋清风又是一头扎进了书房里。不过这次他却是没有坐在椅子上,而是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良久以后,像是突然下定了决心一般,他打开房门对着门外的两个小丫鬟吩咐道:“你们去通知下老陈叔,立刻帮我备辆马车,我要出门。哦,对了        ,待会若是夫人过来问,就说老爷我出门去码头看货了。”

        听到老爷吩咐,两个小丫鬟齐齐应声道“是!”

        接着靠左边的小丫鬟,拿了一盏灯笼便快步跑去通知大管家了。

        盏茶功夫,宋府门外已经是备好了马车。大管家老陈叔掌着灯笼候在了马车旁。远远的便见老爷抱着一个木盒而来。

        “老爷,这城里不太平,要不还是明一早再过去吧!”晚上出门倒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以前货船晚上到岸,老爷也是经常夜里还出门。只是最近府上不太平,老管家还是关切的问了一句。

        听到管家关切,宋清风却是摇摇头道“诶,已经两日没去码头了,我可放心不下。衙门的捕快也不是说了会加派人手在街上巡逻么?生意可耽误不得!”

        见到老爷心意已决,老管家也只得点点头,亲自将宋清风扶上了车,又叫来了六七个壮实的家丁的跟了去。

        马车慢慢悠悠挑着灯火明亮的主街道走,一路上倒确实是见得衙门巡逻的人多了不少。

        出了城,街边灯火却也未曾暗淡多少,虽不及白天那般喧哗但武定的夜市却也是热闹。酒肆茶楼灯火辉煌,街上行人三三两两,时不时听得小贩的售卖宵夜的叫卖声。见得如此,宋清风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放下车帘盯着手中的木盒喃喃道“若是只为此,是祸不是宝。送出去也好啊!”

        马车又摇摇晃晃走了小半时辰,驾车的仆人掀开帘子,提醒道“老爷,到码头了!”

        “恩,知道了。你们就在这里候着吧,不必跟去了,我过去随便看眼货便回去。”

        语罢,宋清风下了马车,抱着盒子便是沿着架在水上的木道走远了。

        一番兜兜转转宋清风走到了一处木道尽头,月色皎洁撒在江面,远处还能远远听得晚间卸货的汉子们的吆喝声。换做平时宋清风定也是着急的招呼卸货,不过今日却是惬意享受着丝丝冰凉的江风拂面,因为今日他并未货物到港。

        风儿停歇,宋清风正想换个地,可才一转身,眼中瞳孔极具放大,“啊!”一声,直接是被惊得后退了两步。

        身后的木道上不知何时早已站立一人,沐着色,静静立于木道旁的固定插入水中的木桩上,身披黑色斗篷,银发飞舞,玉面覆纱,月光照耀下说不出的奇幻诡异。

        这是人?是妖?难不成真是近几日里码头工人口中的盛传的白毛妖怪!!!

        宋清风手中发汗,是惊得大气不敢出一声,定了定神,心想道:原来沈烨小友说的是真的,真的是有银发的贼人?

        那人儿静默无声,只直直的盯着宋清风,宋清风被看的心发毛,自己这个年岁,不敢说见多识广也是走南跑北过,可仍是被吓得不轻。他咽了咽口水,强行壮了壮胆,开口道

        “你,你是,你是何人!”

        可那人儿,仿佛是听不到一般,也不回答,只是目光慢慢转向了宋清风怀里的木盒。

        见她不答,宋清风更是惊慌,静默的的夜里,再无他声只余自己的急促的呼吸和扑通的心跳声。

        不过,终究是几十年做生意的心细胆大,宋清风还是注意到了这银发女子?的目光下移。

        稍微咳嗽一下,确认了还能口中还能发出声,宋清风壮着胆子,又结结巴巴的开口道

        “这,这位,这位姑娘,,,不,        不,,这位女侠!宋,宋某知道,你们欲求一物于宋某。现,现,现宋某愿意双手奉上,但求放过,放过宋某妻小!”

        用着全身力气,宋清风说完了话,便弓着身子,双手捧起了木盒,低下头去便不敢再直视眼前之人。

        “!”

        这次,那银发女子是终于有了反应,银色的睫毛微微闪动,脚下一点,便如春风里的落花般悠然的飘落于地。

        宋清风猛地就得见眼前多了一双白色绣鞋,惊得浑身一颤,心下想:怎,怎么会?那么高的木桩上下来,怎会一点声音都听不见?!难不成,这,人        ,不,这真的是那,,,妖怪!

        可还未待他想明白,就觉得手中一轻,木盒已被拿起。

        “吱呀”的一声,打破了夜的寂静,宋清风知道木盒已被打开,心脏更是急速的跳动,汗水止不住的自额头流下流入眼中,灼的眼睛生疼。

        随后,便终于听得了那女子出声“如此甚好,那皆是齐了。我们便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那声空灵清冷,如是银针落入磁盘一般击在心头。

        只此一句,再无多言,眨眼的功夫宋清风便发现身前的绣鞋消失,丝丝江风吹拂在宋清风的脊背上冰冷无比,原是那锦衣被汗水浸湿,宋清风慢慢抬起头来,四处张望,才发现那人已离去。这才如释重负一般,大口呼吸着夜里凉爽的空气。而言中的灼痛之感欲烈,方才不觉,此刻疼痛难忍,宋清风急急抬起袖子擦拭额头的汗水。虽说庆幸自己的赌对了,可今夜所见所闻,简直是几十年来的头一遭,他站了许久才缓过劲来迈步离开码头,心中仍然是久久不能平静。

        。。。。。。

        是夜,刘痴书府上

        书房里灯火明亮,刘痴书拿着狼毫逐一批改着桌上的公文。手中批好的公文还未放下,却听得旁边一声轻呼打断。

        “大人!!!”

        如此空灵之音,刘痴书不用抬头便知是来者谁人,急急忙忙就起身相迎。

        “是靛翎仙子啊,快快请坐!”

        可银发的靛翎却并不回答,只是递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

        “嘶!这是?”刘痴书不解。

        可靛翎却仍旧不开口,只是视线目光转向了木盒,示意打开。

        “难道说是?”刘痴书声音提高,急急绕开了书桌,接过那木盒小心翼翼的放于了书桌上。

        确认木盒无损,刘痴书,盒中静静躺着两枚精致无比的玉佩。其一雕刻作盘龙状的龙形玉佩,刘痴书一眼便认出是由云垂之地上好的冰种翡翠所制成,通体透亮略带浅绿,另一枚则是由产自西域的羊脂玉所制的狰狞虎形状玉佩。刘痴书大气不敢出,小心翼翼的捧出两枚玉佩,接着灯光细细观看其做工,确认毫无瑕疵之后,又将其轻轻的放入盒中。

        脸上的震惊和紧张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那止不住的欣喜。

        他转过身来对着靛翎就是深深一躬,开口道“今日寻回玉佩,刘某心中是欣喜若狂啊!一切皆是仰赖仙子所助,若无仙子,刘某纵使掘地三尺也寻不回来这四兽玉佩啊,万分感激,真是无以言表,刘某对仙子之钦佩便犹如那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刘痴书连声音都带着颤抖,老脸更是笑成了一朵花,对着眼前的靛翎就是一顿的猛夸!

        “刘大人!”

        靛翎空灵之音的声音直接打断了,正沉醉在无限欣喜中的刘痴书。

        听得仙子轻呼,刘痴书也是意识到了失态,咳嗽了两声,直起身子道“仙子多有包涵,刘某实在欣喜不已啊。寻得这四兽玉佩,我等定可打开宝藏大门啊!实在是失态失态啊!却不知,仙子是如何寻得这最后两块玉佩?”

        靛翎看了他一言,只是缓缓答道“宋清风!”

        听到这个回答,刘痴书却是有些气急的一巴拍在书桌上“好你个宋清风啊!原来两块玉佩都是在你这老不死的手上啊!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原是来两块玉佩皆是落到你的手上,难怪我们多方寻觅无果,甚至还害得我们在金鳞出了事,哼!!!宋清风啊,真是好手段,若不是这次仙子出手,这玉佩还怕真是难以寻得啊!真是想不到啊!”

        刘痴书已然是有些激动的语无伦次了。他边说边踱步到了窗边,望着武定城内的灯火万家,却是忍不住的又放声大笑。

        “还有,刘大人,那锦衣卫的身份姐姐已经调差清楚了。是金鳞镇府司的准百户沈烨,据说正是为了吴道德一案所来,他救了宋家小姐,那晚在宋府应当是偶遇,且我听闻他妹妹也前来了武定,这几日他正带妹妹四处游玩,今日还去了东湖,想来是过来的躲闲游玩的。此人,不值得担忧,只是那晚姐姐在宋府外还遇到了个轻功不错的武人,却不知是不是宋清风请来的护院。”

        听到这,刘痴书走回了书房中央,捋着胡须道“若不是此人救了宋家小姐,坏了我们的事,那这玉佩便会早些寻得。也不至于那蠢猪赵旷会出了那么个馊主意,还折损了那么多人手。此人当死!不过,眼下还有要事,便不去管他罢!至于仙子所说的宋清风的护院,我在武定许久却是未曾听说过,手下的人也未曾有人发现过,这倒是值得注意!”

        靛翎听完微微点头,“如此,主上所吩咐之事,靛翎已然完成,就先行告辞了!”说罢,便是直接转身走向了窗口。

        见她欲走,刘痴书却又急追去“等等!仙子,那么我们所商之事???”

        只是没等刘痴书问完,靛翎就已经是莲步轻点,飘然离去。

        追到窗边的刘痴书,往窗外一看,哪里还找得到其身影,他长叹一声,正欲合上窗子,却听闻空气中悠悠传来一句“刘大人放心,我们自会守诺践行!”

        听得如此,刘痴书脸上再次泛起了笑容,走回了书桌旁。

        “来人啊!去请表少爷过来!”

        wap.

        /110/110192/28596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