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覆夜长明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妖人

第五十五章.妖人

        昏暗的大殿之中,一缕弯月透过蒙蒙的夜雾,投下一点点如同轻纱般的淡淡光亮。

        整个大殿暗沉沉的,隐约能够听到外头的树叶莎莎作响。

        姜阳的脸色有些发沉,他朝着殿外望去,外头的广场,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

        他拉着一旁的童铃,缓缓向后退去。

        只是这个时候,他忽然感到有什么冰凉的液体,滴落在自己的脸上。

        他手一抹,有些粘稠,猩红的。

        血?哪来的血?

        他忽然想到什么,猛地抬头!

        只见一道猩红的幽影,就倒吊在上头的房梁上,此时只伸长了手爪,眨眼间便抓住了姜阳的双肩。

        艹,原来是这个老熟鬼!

        一股彻骨的寒意,袭遍全身,姜阳只感觉浑身仿佛都不能动了。

        这种感觉,姜阳已经不是头一次体验了,简直是万分令人不爽。

        不过,现在爷可不是之前那个小菜鸟了。

        电光火石之间,他胸口绽出一抹金光!

        镇邪铜镜!

        被姜阳血液强化过的镇邪铜镜,可是完全不下于辟邪桃木剑的存在。

        金光闪耀,只听红衣鬼惨叫一声。

        但姜阳发现它竟还未松手,只是用一只手挡住了脸。

        看样子许久未见,它也比先前强了不少。

        “松手!”姜阳怒喝一声,虽然全身都不能动,但体内真气还是能动的,他立即运转真气朝着红衣鬼的爪子攻去!

        嗷——!

        这才爪子一松,朝着上方退去。

        只是此刻依旧是一副张牙舞爪,不肯善罢甘休的模样。

        “少离,回来。”忽然听见殿外传来一道声音,红衣鬼就像是收到什么指令一般,迅速退去。

        姜阳目光沉冷,果然背后还有人!

        他循声朝着殿前看去,借着殿外的月光,这才依稀看清来人。

        是一个眉目轻佻的年轻人,做一副贵公子打扮。

        红衣鬼此刻退至其身后,依旧是一副凶戾模样。

        姜阳眉头紧锁起来,紧紧盯着来人。

        他心中有些讶异,讶异眼前的年轻人。

        更讶异红衣鬼居然听他的命令。

        他几乎可以断定,此人就是在道观中布下法阵,设计自己的人。

        而他对于黑袍人的死,似乎并没有任何愤怒、不悦或者是其他情绪。

        好像对于眼前的人来说,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对方并没有再开口多说什么,而是像闲庭信步一般,朝着姜阳走来。

        姜阳目光一沉,很快便发现这年轻人,与自己的距离已经有些近了。

        下一刻,姜阳长剑出鞘!

        森寒的剑光划破夜空,便如同长虹一般,朝着对方胸口贯去!

        他却见到对方目光平静。

        甚至毫不在意,连躲闪的意思都没有。

        见到对方这样的表情,姜阳心中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铛!”

        一声震响,姜阳只感到自己就好像刺在墙壁上一般,他竟见到自己的剑,在距离对方还有一寸的位置,便被一股看不见的奇异力量挡住!

        这是什么?

        姜阳心中一惊,法术?

        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到驱符镇鬼之外的法术。

        他分明感到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东西,但他感到就像刺在一堵墙上一般,以自己的真气,竟刺不穿!

        在这一瞬间,他脑海中便只生出一个念头:一定得tm想办法把这门法术爆出来!

        他的剑毫不停留,一剑未果,立即侧步再次出剑。

        这一剑自青年人左翼袭来,但下一刻,姜阳感到还是刺在墙上似的,停留在青年人身前一寸位置,便再也无法刺进了。

        这个时候,一旁的童铃在旁边细细观察着,似乎隐约发现了一点异常:“姜阳,好像有些不对。”

        “啊?”姜阳心中疑惑,童铃作为旁观者,也许比自己瞧得清楚一些,莫非发现了什么?

        他连忙退后,揉了揉眼睛,集中精神。

        紧接着,他竟见到眼前的青年人缓缓消失,他猛地一个激灵,自己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大殿西墙的面前。

        他再朝殿门前看了一眼,那青年人甚至丝毫没有动过!

        青年人见到姜阳看过来,嘴角才咧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就像是一只戏弄老鼠的猫。

        尼玛!

        原来自己tm在被人当猴耍。

        就说怎么催满了真气都干不动,原来干了半天墙!

        这个仇记下了。

        他心念电转,这玩意儿是幻术么?

        自己是怎么中的?

        但此刻却是不敢贸然行动了,他只是在心中思索着,得想个办法分辨出真假来。

        只是就在他思索间,又听到一声轻笑声传来,他察觉到身后隐约有些异常,紧接着背心一寒。

        他一瞬间只感到寒毛倒竖,几乎想也不想,转身一剑向身后斩去。

        下一刻,姜阳只听到脚步飞退的声音,地上竟掉落下一枚衣角来。

        而这个时候,他一摸背心,竟是一手血!

        像是被什么利器刺中了,钻心的疼!

        艹!

        这个时候,他再扭头瞧向大殿前,青年人和红衣鬼都已经不见了。

        这人简直像是鬼魅一般。

        一滴冷汗从额头渗出来。

        这怎么打?简直是坐大牢。

        这tm,感觉比古墓里遇到的那头鬼还要凶险啊。

        古墓里头那头看不见的鬼,虽然不可视,但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基本上都能闻见一股奇异的香味。

        但这家伙真是无声无息,没有任何感觉。

        要不是修炼内功让自己五感有所提升,刚刚在生死关头感觉到了背后一冷,根本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另一边,见到这种情形,童铃心中也有些焦急地思虑着有没有什么破局之法。

        这妖人真是太邪门了!

        姜阳丝毫不敢大意,心中不断思索着,对方的攻击随时都有可能过来,甚至只需要一分神,自己很有可能就会殒命!

        他心中暗骂,如果这回能活着出去,无论如何也得想办法弄点破隐形的方法出来。

        这tm太憋屈了!

        打个架人都找不到!

        而这个时候,姜阳只感到心口一寒。

        什么东西,“铛”地一声刺在护心镜上!

        他心中一颤,连忙挥剑。

        但很明显,慢了几分,斩了个空!

        这一刻,姜阳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下一次妖人的会出现在哪?又会从什么地方攻击?

        肯定不会再攻击胸口了。

        这个时候,姜阳竟也想不到其他办法,只好一咬牙,对付古墓隐形鬼的办法再次用了出来。

        大风车!

        抡起手中宝剑就转了出去。

        “呵呵。”大殿中再次回荡起一阵轻笑声。

        就仿佛在欣赏着一场闹剧。

        这狗日的,居然还敢呵呵?

        姜阳停了下来,心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这隐形,难道没有任何办法破了吗?

        他心中再不想出办法,今天真得挂在这里。

        危急关头,他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之前此人急退的时候,曾发出过脚步声。

        他心中一动,声音?

        他索性闭上了眼睛,细细听了起来。

        只是很快他便感到,殿外呼呼的风声,吹得树枝莎莎作响,就算此人移动时会发出一点脚步声,但也很微弱,在风声与树声的干扰下,根本就无从分辨。

        怎么办?

        wap.

        /109/109974/288849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