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覆夜长明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五阴秘法

第五十六章.五阴秘法

        姜阳心中有些发急,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自己左边竟莫名地出现一丝异响。

        什么声音?

        就好像是石子落地的声音。

        但不管是什么声音,既然是有所异常,肯定有古怪!

        而且,只要不是童铃所在的位置,都没有问题。

        他也顾不上多想,直接一剑刺去!

        下一刻,他竟听见一道闷哼声。

        他心中顿时一喜,是那妖人的声音!

        他立即睁眼,只见眼前做贵公子打扮的青年人,手中拿着一柄寒光闪烁的匕首,正欲朝自己刺出。

        他此刻现出行迹来,脸上满脸狰狞与杀意,竟是宛若厉鬼一般,完全不似先前那般平静与从容。

        而自己的剑,则恰好刺在他的肩头!

        妖人脸色猛地变了变,立即抽身向后退去,紧接着再次消失在了姜阳的面前。

        此刻大殿中只传来一道沉冷的声音,姜阳听得分明,正是那青年人的声音:“谁在暗中捣鬼?”

        姜阳听到这话,心中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好像听到了一道石子落地的声音,这才一剑刺了过去。

        这石子落下,自然不可能是青年人发出的。

        莫非是有人投石暗中指点自己?

        与此同时,他只听到大殿上方传来一阵有些熟悉的大笑声:“不过是一点江湖卖艺的障眼法罢了,也敢在你骆爷爷面前卖弄?”

        姜阳闻言心中一惊,这声音难道是?

        他立即想起自己进城的时候遇到路边打架的汉子。

        自己还从他的武功中补全了自己的步法口诀来着。

        “是骆思齐骆大哥?”姜阳惊喜起来。

        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地方再次见到他。

        “哈哈哈哈!”此时大殿上方再次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透过大殿上方坍塌的屋顶窟窿向上瞧去,此时月色渐明几分,只见一道高大粗犷的身影就半躺在大殿屋顶,怀里抱着一个酒坛,宽大的衣袍被夜风吹得猎猎作响。

        他朝下方望了下来:“姜小兄弟,咱们又见面了。”

        “是啊,又见面了!”姜阳当场大喜起来。

        来得好哇!

        他原本还有些犯愁,这妖人怎么对付,没想到骆思齐一来,便破了妖术。

        “小兄弟。”骆思齐开口道,“我来帮你找准方向,你刺过去,保管他跑不了。”

        “好!”姜阳心中顿时激动起来,来了个强力队友,这下爆法术书的时候到了!

        只是下一刻,他便见到青年人在殿前现出形来,满脸阴沉,他死死盯着大殿上方:“阁下竟敢坏我好事,莫非也想寻死么?”

        “先想想你自己今天能不能活着出去吧!”姜阳脸色也随之一沉,没了隐形,今天不把你杀到裤衩子都给爆出来?

        当即挺剑刺去。

        只见这妖人当即取出一只甲马贴在腿上,下一刻,整个人竟如同奔马一般,狂奔八百里出殿去了。

        沃日!

        姜阳的脸一抽。

        别说是姜阳,显然连骆思齐也没想到这货放完狠话直接跑路。

        姜阳见到大殿之上,骆思齐就像一只大鹏飞掠而下,继而追出殿外。

        姜阳与童铃两人,也连忙随之追了出去。

        但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这妖人竟已经一路疾行,狂奔去了山下。

        只听外头一道声音传来:“你们就困死在这里头好了!”

        骆思齐这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殿外的浓雾,依旧没散,骆思齐道:“这些东西麻烦,恐怕还得废些手脚。”

        他转身看向从后方跟上来的两人:“小兄弟,你们没事吧?”

        姜阳半开玩笑地道:“差点有事,现在没了。还好骆大哥你来得及时。”

        随之想到了什么又道:“童铃,这是我之前偶然认识的一个朋友,骆思齐骆大哥。”

        童铃爽朗的唤了一声:“骆大哥好。”

        接着又向骆思齐道:“这位是我朋友,童铃。”

        骆思齐这才哈哈笑着拱了拱手:“幸会。”

        他接着又向姜阳道:“姜小兄弟你们怎么会出现在此地,竟还跟妖人过上招了?”

        “这事说来话长,童铃她们近日在查城中失踪案,正好我手里头有些关键线索,索性一起调查到了此处。”姜阳又有些疑惑,“骆大哥你怎么也会来到这里?”

        “哟,城内失踪案?”骆思齐闻言先是诧异片刻,随即再次笑了起来,“我来办些事情,没准我们办的事情还有些联系。小兄弟你们进展如何?”

        姜阳心中一愣,难道骆思齐也在查这个?

        对于姜阳来说,毕竟骆思齐帮了自己一个大忙,而且现在妖人跑了,线索也全部断了,也就没什么好值得隐瞒的了,他当即简略地讲述了一番经过,随即吐槽道:“原本我还以为,找到道观来,又杀死了这黑袍人,谜题就要解开了,哪知道又蹦出来一个妖人。”

        “现在非但没解开心中的疑虑,事情反而更加复杂了起来,唯一的头绪还跑了。”

        骆思齐稍作思索:“看来你们对这个事件的幕后知之甚少。”

        随即又乐呵呵地道:“不过我这里倒是有一些眉目。”

        姜阳心中惊奇起来,骆思齐这里莫非有些什么新线索?

        “能说说吗?”姜阳连忙道。

        骆思齐爽朗地道:“这件事情确实复杂,不仅牵扯城内的失踪案和陆家往事,还升级到了妖人所练的邪门歪道的东西上了。”

        骆思齐见姜阳疑惑,又解释道:“你们可有听说过五阴秘法?”

        “五阴秘法?这是什么?”姜阳连连摇头。

        童铃也摇了摇头,两人两头雾水。

        骆思齐见状,解释道:“这是一种极为邪门的功法,需要吸收鬼物的阴气、怨气来练功。”

        “而这门功法练至最后,更是需要搜罗阴年阴月出生的五只阴鬼,分别灌其以喜、怒、恐惊、忧悲、思七情,令其成长至凶戾无比的厉鬼。”

        “最后以这五鬼练功,功法才能步入大成。”

        姜阳闻言露出深思之色,随即开口道:“骆大哥的意思是说,城内失踪案,与陆家之事,全都与这五阴秘法有关?”

        他恍然道:“也就是说,道观里的红衣鬼,就是他们所炼的五阴鬼之一?”

        “猜得没错。”骆思齐感慨道,“想当年陆家也是苏河县远近闻名的富贵人家,又是出了名的乐善好施,可惜好人没好报,被妖人暗害,落得如今这副田地。”

        姜阳闻言心中一动,虽然当年陆家的事情,明眼人都能瞧出里边有蹊跷。

        现在看来,果然是有内情。

        他接着又疑惑道:“他们为什么会选中陆家?”

        随即想到五阴秘法的信息,反应过来:“是因为这陆家女儿的生辰,恰好符合五阴鬼的条件?”

        “正是。”骆思齐解释道,“当年陆家内院十三口,还有陆家父子,都是为妖人所害,那陆家女儿也被人布局设计,含怒而死,正应了五阴鬼中的‘怒’。”

        姜阳这才恍然。

        “好可怕的手段。”童铃道。

        “是啊。”姜阳也感到这种手段,简直令人发指。

        这样的鬼物居然还要弄五只,但凡户口本上有一页都弄不出这玩意儿吧?

        wap.

        /109/109974/28884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