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赤辉在线阅读 - 风谲云诡 第十五章 真正的死神

风谲云诡 第十五章 真正的死神

        “你看那边。”陈令通过狙击镜,看到了一道冲天的血色,竟然染红了一片天空。借着那一方天地,狂风席卷,竟然落下了雪花,准确的说,是冰晶。

        袁术闻声看了过去,也看到了那道红光,感受到了那股寒意,竟然渗透过自己的皮肤,刺激自己的神经,“我竟然感受到了寒意。”

        作为实力接近王者级的袁术,竟然会感受到寒意,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自己,来自于精神上的胆寒。

        站在战场的中心,林子寒的脚,踩在了血狼王的尸体之上,一脚踏上,血狼王的尸体,竟直接结冰,冰霜刺破厚厚的皮层,原本还算柔软的尸体,顷刻化为了一具冰雕。

        那道七星阵落在了战场之上,在这整片战场上,传来了惨叫,无数血狼瞬间毙命,都未曾有一滴鲜血流出。七把飞刀,便是死神之镰,所到之处,血狼毫无挣扎之力。

        手握住那血狼的凝晶,原本暴戾的精神力消散不见,血狼王的精神凝晶,最后一道光消散在林子寒的手心之中。

        刺骨的寒意,透过血狼的皮肤,漫天飘落的冰晶,落在血狼身上,顺着血狼的伤口,一点点的蔓延到血狼全身,那原本狂暴的热血,凝固住在血管之中。

        结晶的血液,像是冰锥一般,刺破了血狼的血管,一个个血色的冰锥,从血狼的体内刺出,血狼群顷刻化为了刺猬。

        这片荒野之上,血狼群无一幸免,林子寒一人便灭杀了百余血狼。自始至终,身子都未曾离开一步之内,仅是凭借一招,便在这片战场上,降下了杀人的冰晶。

        伸出手接过一个透亮的冰晶,细小的冰晶落在林子寒的手指上,化为了一滴水,消散不见。

        在这片战场上,见不到任何一滴鲜血,只有无穷的冰晶,和大片的血色水晶,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啪~”一个清脆的响指,林子寒双眼都未曾睁开,看过一眼周围的血狼群。那冻结的血液,那漫天的冰晶,便爆裂开来,只留下了一堆残碎的尸体。

        只是这些尸体,一滴血都未曾流出,那鲜血都在爆炸之中,消散不见。残留的血,也不过是海绵中的水,附在残体断肢之中。

        原本溃散躲起来的鼠群,嗅到了空气中血的味道,再次一哄而出。疯狂地啃食干柴般的血狼肉,如过境的蝗虫一般,所到之处,竟然连白骨都未残留。

        那鼠群啃过之地,白骨都被吞入腹中,只剩下一抔黄土和满地的废墟。

        杀气内敛,林子寒环视周围的鼠群,像是黑水一般,在周围环绕奔流不停。比起当初铺天盖地的的兽潮,这黑压压的鼠群,似乎更要恐怖一些。

        兽潮的破坏力本就惊人,所到之处,墙倒屋塌,只剩下一片废墟,和满地的尸首。而这鼠潮过后,连一具白骨都不曾留下,一物不剩。

        看着满地黑压压的老鼠,这鼠潮却不敢靠近林子寒周围,只敢躲在远处啃食血狼的尸体。面对林子寒,比起血狼的围而不攻,鼠群围得更紧一些。

        原本笼罩在整片战场之上的杀意,聚拢在林子寒周围,杀气凝聚犹如实体,护在林子寒身边,凌厉的杀气,吓得鼠群不敢上前。

        仅是凭借凌厉的杀气,那贪婪的鼠群,也只敢啃食外围的血狼之肉,不敢靠近分毫,这实体化的杀意,便是林子寒对能量的控制,便是林子寒在那血狼的精神之中感悟到的战技。

        原来这能量,未必真的需要实质的载体,或许精神力,或许杀气,都可引导这股能量,化为杀敌利器。

        看来卷入血狼王的精神之中,倒也是因祸得福,那血狼王强悍的精神力,都化为了林子寒所用,本就有着超人感知的林子寒,此刻竟然可以感受到清晰地能量波动。

        立于这战场上,林子寒对这群只会啃食尸体的老鼠,眼神中没了杀意,只有不屑,来自于死神对蝼蚁的不屑。

        对于血狼群,林子寒都不曾正眼看过,此刻又怎么会正眼看这群老鼠。林子寒只是站在那里,双眼禁闭,双手插在衣兜之中,全然那不在意周围聚集的鼠群。

        这些生活在底下的鼠群,只敢躲在阴影下的小偷,也只有在血腥味如此浓重的战场之上,才会禁不住诱惑,倾巢而出,来剽窃他人的战斗成果。

        只是林子寒却不在意,这些雪狼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在意的了,也没什么有价值之物,那血狼王的精神凝晶之中,也已经浓缩了其血精。

        至于这些血狼的尸体,自己又不是荒野区的凶兽,自然也不会与这些鼠辈争夺食物。

        “就在死前,最后饱餐一顿吧!”林子寒的左手之中,七把淡蓝色的飞刀,聚在一起。一道血色的红光,落在七把淡蓝色的飞刀上,吞噬了淡蓝色的光芒。

        左手在虚空中往下一按,七把飞刀嵌入地面之中,一道气浪以林子寒为中心,轰然扩散开来。那些在地上疯狂啃食的鼠群,被这一道气浪,掀飞到半空之中。

        七把嵌入地面的飞刀,犹如入水的鲨鱼一般,风卷残云的扫过整片战场。那飞刀上的猩红,点过每一只鼠兽的腹部,留下一点血色。

        随着鼠兽的落下,七把飞刀重新回到了林子寒手里。林子寒像是托起一座宝塔一般,托着手里的飞刀,那上面原本的淡蓝色渐渐地显露出来。

        那落在地上的鼠兽,还未来的反应过来,身体便肿了起来,肚皮肿的像是气球一般。林子寒左手高举,七把飞刀光芒大盛,落在战场上的每一处。

        那“吱吱~”的鼠群,没了“吱吱”声,也没有哀嚎,只有一片连绵不绝的爆炸声,像是放鞭炮一般,从林子寒的脚下,由近及远,扩散开来。

        战场之上,鲜血飞溅,那溅出的鲜血,却没有一滴落在林子寒身上。在林子寒的周围,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那鲜血还未落林子寒身上,便蒸发的无影无踪。

        手里的七把飞刀,五把分别悬于指尖之上,两把悬在手心上。冷眼扫过战场,林子寒淡淡地看向远处的楼顶,左手一指,七把飞刀飞出。

        楼顶的断墙,顷刻间变化为了一片石砾,七把飞刀悬在楼顶之上。双脚轻点,林子寒纵身一跃,在阳台上跳了几下,便来到了楼顶。

        “滚!”林子寒站在楼顶,背对着楼顶上的人,七把飞刀回到手中。听脚步声,知道那人在起跳,林子寒左手一挥,飞刀直奔身后。

        飞刀洞穿了那人的身子,刚刚跳起的人,还未来及的跳离楼顶,便坠落在地,跪倒在地上。

        “我让你滚,没让你走,更没让你跑。”林子寒说着,走了过去,只是瞥了一眼,飞刀回到手中,像是踩老鼠一般,踩了一脚尸体,一脚踢了下去。

        而那人也在死前的最后一刻,发出了一条消息,只有短短两个字——死神。

        而此刻,收到消息的人,看着这短短的两个字,陷入了深思,死神?一个不过曙光级的外骨骼驾驭者,就算是真的有神,也轮不到他。

        踢下尸体那一刻,林子寒看到了那通讯器上的两个字,死神,既然你如此称呼我了,那我不做死神会不会对不起你的称呼。

        立于高楼上,林子寒扫视整片战场,遍地的尸体,血流成河,暗红色的血液,遍布在整片战场之上,一股腥臭味散发出来。

        在这荒野区,微生物的繁衍也是极度猖獗,更何况在鼠群之中,更是有更多的细菌、病毒和一些腐毒,这片战场上的尸体,竟然已经开始溃烂。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林芝的眼神,锁定在那腐烂的尸体上,一股绿色的浓雾缓缓地聚集在一起,凝聚出一个人形。

        那团墨绿色的血雾之中,走出一个怪物,人形,样貌却是丑陋至极,长长的獠牙,粗壮的四肢,锋利的利爪,像是野兽一般的长毛,遍布全身。

        “你怎么发现我的?”那人开口,嘴里吐出一团绿色的雾,身上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和尸体腐败的臭味。

        “即便是荒野区微生物泛滥,但是这腐败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更何况,我的精神力和杀气,还覆盖在这片战场之上。”

        七把飞刀环绕在林子寒周围,右手之中,战刀再次出现,上面也覆盖上薄薄的猩红色杀气。原本灰色的外骨骼,也泛起淡淡的猩红色,凌冽的杀气再次笼罩在整片战场之上。

        “你太心急了。”

        看着那墨绿色的怪物,林子寒实在不想多看几眼,只是看了一眼,便看向别处。

        “你到底是何人?”

        “奉命取你性命之人。”绿色的人影动了起来。在这片战场上,所到之处,尸体急速的腐烂,绿雾所及,尸块化为血水。

        那原本暗红色的尸块,化为了墨绿色的血水,竟然连白骨,都在那绿雾的侵蚀下,化为了墨绿色的粉渣。

        “这是什么妖法?竟然恐怖到这个地步?”林子寒看着眼前的一幕,双脚钉在了原地,像个木头人一样杵在原地。

        wap.

        /108/108352/28144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