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赤辉在线阅读 - 风谲云诡 第五十九章 林子寒的过往

风谲云诡 第五十九章 林子寒的过往

        “师团长,这里什么都没剩下,像是狩荒者的手笔。”搜查的士兵,将战场搜了一遍,除了尸体,所有有用的物资,无论是武器还是各种军用设备,都被带走。

        “像是狩荒者的做法。”唐龙杰目光环视战场,留下的尸体,从衣服上的等级来看,似乎都是低级的执法士,没有见到队长和副队的尸体。

        “师团长,这边有发现。”一阵风刮过,吹起了地上的黄沙,露出了一块石头。

        唐龙杰走过去,看到了上面刻着的字“死神夜魅”。嘴角的笑容没有忍住,笑了出来。“这小子,下手还真的狠。”

        看着巨石上的字迹,清晰可见,那每一笔,都苍劲有力,入石三分。唐龙杰甚至还能感受到,那字上残留的能量波动和未散尽的杀意,“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这么恐怖了吗?”

        “何队,我们为什么要撤,像我们这种小队,袭扰他们大部队,他们根本没办法应付。”一名狩荒者,右手把弄着手里的长刀,目光顺着刀身上的纹路,游离到刀尖。

        “要是被那些人拖住,我们就会陷入被动,他们早晚会以人数优势,将我们拖垮。”何云华说着,目光看向天空中的骄阳,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还有就是,我们不会对荒野区驻军下手,他们是这座城市的守护者,我们不应该做哪些背后捅刀的事情。”何云华说着,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

        ……

        夜幕降临,漆黑色的夜色,笼罩在这片荒野。仿佛一只野兽,将这片荒原吞入腹中。夜空中看到不到半点星光,仿佛有什么将那星光吞噬了一般。

        坐在基地顶上的林子寒,双眼之中亦是黑漆漆一片,无尽的黑夜,犹如一只沉睡的野兽,栖息在这天地之间,长眠在这荒寂之中。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曹山顺着楼梯爬了上来,手里拿着一瓶烈酒,像是伏特加之类的,另一只手拿着两个杯子。一上来,那股酒味,就随着风,吹到了林子寒的鼻翼前。

        “我……”林子寒的说着,像是有些难为情的样子,面具倒扣在铁板上,手里攥着一根棒棒糖,拇指在糖纸上摩挲。糖纸看起来有些皱了,不知道这块糖已经多久了。

        “你不是自称死神夜魅吗?难不成神也有放不下的人?”曹山打趣着说道,坐在了林子寒身边。将两个杯子放在地上,发出“当当~”的声音。

        手中的烈酒早已开瓶,随着瓶中酒的倒出,那股冲天的酒气,徐徐而生,扶摇直上。

        “诺~”曹山端起一杯满满的酒,递到林子寒面前。

        “我不喝……”林子寒的话还未说完,曹山就把酒杯塞到了林子寒手里。

        “今天难得的大胜仗,下面那些人都在狂欢,我不太喜欢吵闹,你陪我喝两杯。”曹山说着,直接闷了一口,烈酒入口,对曹山来说却像白水一般,只在嘴中溜了一圈,便顺着食道,落入胃中。

        只是片刻,曹山就已经几杯酒下肚,脸上泛起了红光,人也开始飘乎乎的。反倒是林子寒,手里的一杯酒,也才喝了不过几口。

        “你说说你,明明有大好的前程,有值的你去守护的人,你为啥还要来这,做一个朝不保夕的狩荒者。”曹山醉醺醺地说着,手搭在了林子寒的肩膀上。

        侧过脸看着双脸通红的曹山,林子寒觉着,他或许是喝醉了吧。每一句话,嘴里的酒气,都要熏到林子寒的鼻子前。

        “我只是……”林子寒刚说了三个字,曹山的大手便拍在了林子寒的背上,强大的手劲,拍得林子寒差一点断气。

        “你别说,你听我说。”曹山说着,身子还一晃一晃的,随着那阵阵吹来的风,在这楼顶上,犹如蓬蒿一般摆动。

        “你就是一个小毛孩,仗着自己有点本事,或者是年少早成,在这里故作深沉。你经历过什么,我杀人的时候,你还在戳尿窝,和稀泥呢。”曹山说着,仰天大笑。

        “怎么?我说的不对?那你说。”曹山看着林子寒的脸,自己的上下眼皮直打架,身子晃悠悠地摆动,手在林子寒的肩上一晃一晃的。

        “我所经历童年,本不应该这样。”林子寒学着曹山的样子,端起杯子,猛地干了一口,烈酒入嘴,划过林子寒的嗓子,一股辛辣刺激着林子寒的鼻腔。

        那流过的烈酒,好像是一股岩浆,灼烧着林子寒的嗓子,烧得林子寒的胃都有些难受。

        “咳咳~”话还没说完,那杯烈酒上头,烧得林子寒直咳嗽,脸上更是憋得通红。

        “我的记忆是从十岁开始的,至于十岁前的事情,我只有一个梦,一个重复了好久的梦。”林子寒说着,眼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难过与失落。

        “醒来的我是在医院里,一张病床上,医生告诉我,我有痛疾,会伴我一生,原因是我的脊柱中,有许多细微的金属。”林子寒嘴角露出一丝苦笑,那似笑非笑的样子,让人有些心疼。

        “后来我被一家福利院领走,在那里有人教我们东西,送我们去上学……

        我本以为生活会变得很美好,直到有一天,我的成绩不好,翘课。学校通知了福利院,我回到孤儿院挨了一顿毒打,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被丢进了小黑屋。”林子寒直接伸手拿过酒瓶,对着瓶口猛灌了一口烈酒。

        那股辣味让林子寒体会不到泪水的苦涩。

        “我哭着求饶,却没人愿意帮我,就连那些平日里一起玩的人,也把我当做异类,那时候我才知道,他们不过是想把我变成一个机器,一只听话的绵羊。”两道泪痕划过林子寒的脸颊,滑进林子寒的嘴里。

        “那时候我就发誓,我要离开那个地方。”林子寒说着,一滴泪水滚过落在房顶,碎成了很多瓣。

        “我想要逃出魔窟,却只会遭受一顿又一顿的毒打,直到我拿起匕首,刺进了那个人的身体,温热的血顺着匕首,流到了我的手上,那种感觉,让我体会到了快感。”拿着酒瓶,林子寒又是猛地灌了一口。

        “在之后,安全局只是教育了我几句,便放了我,甚至都没有记录在案。回到福利院,所有人都躲着我就连昔日待我最好的姆妈也是,唯独一个人不一样。

        那是我放学后的路上,我被几个小混混拦住,一番打斗下,我靠着手里的匕首,刺伤了他们好几个人,同样的我自己也是奄奄一息。

        有个蒙面的人出现,他说他会教我防身的本事,于是在每日放学,我都会跟着他训练一个小时,差不多持续了半年,他说他要走了,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办。”林子寒说着,眼角的泪水早已干涸,就连情感也收敛了起来,就像是在讲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故事,而自己也是故事外的人。

        “后来呢?”曹山玩弄着手中的酒杯,脸上的红光淡了许多。

        “后来嘛,为了生存,我需要钱,就开始去一些酒吧之类的做服务生,也是在那我接触到了珑城的地下势力,接触到了雇佣杀手。”林子寒说着,嘴角冷笑了一声。

        “杀手来钱快,虽然是危险了些,但是面对的都是些普通人小喽啰。珑城那个小城,也没几个强化者,有也都是些初级的,我身体素质本就不错,还给自己造了很多武器、暗器、防具之类的,也都应付得来。”林子寒说着,嘴角露出了一副得意的笑容。

        一个驾驭者,在利用端脑之前,就靠着身体素质,做起杀手,林子寒确实值得骄傲。

        “那你是什么时候成为驾驭者的?”曹山说着,从林子寒手里抢过酒瓶,倒进了自己酒杯之中,最后一滴酒在瓶口打了一个圈,也落进曹山的酒杯中。

        “不知道,我那次被十几个强化者围殴,不知为何就唤醒了端脑核心,至于这外骨骼从何而来,或许就和我的身世有关了。”林子寒说着,脸上是无尽的迷茫,就像是无尽的黑夜一般。

        “只不过那时的我,每一次使用外骨骼后,都会力竭,直到上次南都兽潮,我才算真正掌控了端脑。”林子寒和盘托出,毫无遮掩,似是烈酒让林子寒的话多了起来。

        “你这经历,怎么听起来,都是有些……有些怪,甚至说有些离谱。”曹山端着酒杯中残留的酒,一饮而尽。

        “酒没了,我要下去了。”曹山起身拍了拍屁股,说着走向楼梯口。

        “你还年轻,一切都才刚刚开始,你不属于这里,更不应该活在阴影里。”走到楼梯口的曹山忽的停了下来,留下一句无厘头的话。

        林子寒转过身去,看着曹山的背影。只见曹山摇晃着,嘴里哼着奇怪的调调,手里拎着酒瓶,消失在林子寒的视线之中。

        楼顶之上,只有那呼呼的风声,在重复着那句话。

        那夜过后,林子寒和曹山,谁都没有再提及那件事,仿佛那晚,两人并未见过一样。

        wap.

        /108/108352/28144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