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赤辉在线阅读 - 风谲云诡 第七十一章 宣战,风雨欲来(下)

风谲云诡 第七十一章 宣战,风雨欲来(下)

        “林子寒,别再这样下去了,你一个人抵不过他的,胳膊拧不过大腿,现在的军法处掌握了南域半数军力,你又何苦呢?

        若是你愿意放下过去,与军法处合作,我可以说服我父亲,让你在军法处做执法长,亦或是你愿意,派你去指挥一方军队。”袁术手握斧柄,一脚踩在巨斧上。

        手臂上暴起的肌肉,线条是那么的优美,全身的肌肉都在紧绷,他没有想到,林子寒现在的力量如此恐怖。脸色更是有些难看,短促而有力地呼吸,眼神中闪过一丝影牙。

        “我就该想到了,你袁术姓袁,他袁廷楷也姓袁,怎么会这么巧啊……”林子寒神情一松,苦笑着说道。

        “你听我……”袁术听到林子寒的话,和那渐渐疯癫的小声。

        “够了!”林子寒腰间发力,瞬间爆发的力量传递到上身,手臂,手腕,刀擦过巨斧的斧刃,一声悦耳的“锵~”声,在这荒野区上回荡,久久不绝。

        收刀转身,林子寒握着战刀,背对着袁术,缓缓地走远,刀尖在地上擦过,谱出了一曲哀伤。

        “今天开始,你我友尽,下次再见,绝不留情。”绝望地语气,林子寒说出这十六个字,心头一紧。眼前那初识时的不爽,患难时的相助,情深时的笑谈……

        这一切都历历在目,恍如隔日。现在的袁术,已经不再是林子寒所认识的袁术,没了那份孤傲,也不配再做林子寒的挚友。那个好友袁术,在林子寒的心里已经死了,现在的不过是重名罢了。

        看着那落寞离去的背影,袁术早就猜到了会是这样,若是林子寒会因为自己的话,而改变,那就不叫林子寒了。

        虽然他看起来那么的不靠谱,做起事来更是随性而为,毫无章法可言,脾气也有些善变,但他决定的事,就不会轻易改变。就是这样一个随意的人,却有着自己的规矩,不可触碰的底线。

        “少主……”那名执法长,单膝跪在地上,行的显然不是军队中的礼数,更是奴仆的跪拜礼。

        “这件事我不希望有人知道,”袁术背着着执法长,手握在巨斧的斧柄上,一脚踩在巨斧的斧头上。语气毫无感情波澜,冷冷地说道,神色更是冷淡,脸上的仅有的哀伤也烟消云散。

        “这……是…,少主。”那名执法长只敢跪倒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右膝跪地,左手扶在弯曲的左膝上,右手半握贴在左肩上,目光只敢看向袁术的脚后跟。

        “怎么,还要我替你动手吗?”袁术低声说道,整个燥热的空气都冷了下来,气压瞬间降低,压抑的气氛让身后的四人大气都不敢喘。

        “是,少主。”执法长缓缓地站起,左手化掌,犹如一柄利剑,直接刺进身后人的腹部。右手捏住另一人的脖子,轻轻一扭,拧断了一人的脖子。

        仅是呼吸瞬息,执法长瞬间将自己的三名手下亲手了断,送去见了那个死去的执法士。

        缓缓地抽出左手,暗红的机械臂上,沾上了鲜红的血迹,血水顺着机械臂的缝隙缓缓地流下,滴落在地上,执法长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奈。

        “别怪我,兄弟。”执法长屈膝,轻轻地为地上的三位执法士,蒙上了眼。

        ……

        “她呼吸孱弱,毒素虽然压制住了,但是全身血管,多出破裂积血,心脏收到毒素影响,跳动明显地减弱。”樱落抱着怀里的人,小心地处理伤口,目光看向林子寒。

        “还能撑多久?”林子寒更咽着说道,目光看向昏迷的凌芳媛,原本娇艳的红唇,在鲜血的滋润下,显得有些妖媚。

        身上的伤口随处可见,衣不蔽体,露出刺目的伤口,无数道血痕映入林子寒眼眸之中。那伤口深入血肉,皮开肉绽,早已包扎的伤口,也渗出可见的血迹。

        “若是不能及时的治疗,最多两个小时。”樱落说着,语气有些低落,看到那浑身的伤口,止不住的血,心疼不已。手下的包扎也没有停止,还在灵活而又精准的包扎,动作娴熟。

        “两个小时,赶不回狩荒基地了,这附近有没有其余的物资站,或者是军队驻扎……”林子寒目光看向远处,蓝色的天空也在林子寒的眼中,蒙上了一层血雾。

        “去南都城吧,现在赶过去,赏金联盟等一些组织,都有医疗保证。”樱落说着,目光看向南都城的方向。

        “附近似乎有个帝豪有的实验基地,或者可以联系王钦看看。”樱落继续说道,手中扯下最后一缕绷带,看向护理的人,苍白的脸上,唯一的红润便是那血迹。

        林子寒带上面具,捏紧了口袋里的通行证,“带上她,先跟我去实验基地。”林子寒没有犹豫直接戴上了面具,他可不想帝豪之中有人认出自己。

        “通知何云华,先撤回来。”

        ……

        看着那缓缓稀薄的浓烟,陆欣抱着怀里的伍可欣,缓缓地从一栋旧楼中走出。看向那最后一缕黑烟。“凌教官没有回来,袁术也,也么回来。”

        伍可欣挣扎着离开陆欣的怀里,躲在陆欣身后,脏兮兮的小手,抓住陆欣的衣服,惊恐的眼神看向那消散的浓烟,小手不安地搓了搓,衣服发出“梭梭”的磨砂声。

        那一处衣角,在伍可欣的摩挲中,变得有些泛黑,紫色的战术服上,蒙上了一层淡灰。

        “欣姐姐,他们不会有事的对吧。”伍可欣泪眼婆娑,那眼神中的悲伤,恐慌,蒙上了一层看穿现实的凄惨,像是早已看淡了生死一般,可这担忧,却是那么的真挚。

        “不会的,可欣,他们都不会有事的。”陆欣身材本就高挑,伍可欣小巧了些,知道陆欣的胸口。伸手摸了摸伍可欣的脑袋,五指小心地为她理顺头发,另一只手拍在伍可欣的背上。

        “你在这等我,我去看看情况。”

        陆欣松开手,伍可欣一把抱住陆欣,“姐姐,我不要一个人,我怕。”

        看着伍可欣慌乱的眼神,抱住陆欣的胳膊,还在微微地颤抖,陆欣有些不忍,“那好,你和我一起去吧。”陆欣的手,轻轻地拂过伍可欣的后背,顺手牵起伍可欣的手。

        虽然伍可欣已经十七八岁了,身高却还是那样的娇小,做起事来,更像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陆欣想不明白,袁廷楷怎样狠毒的心,会对这样一个小孩下手。

        两个人,手拉着手,缓缓地走过一片杂草碎石,那股热浪渐渐地清晰起来,却没有那么的燥热难耐。

        映入眼帘的,不再是一片熊熊燃烧的烈火,而是一片焦土,一片乌黑的焦土,散发着火烧之后泥土板结的香气,还飘荡着淡淡的焦糊味。

        陆欣小心地迈着每一步,三具尸体赫然出现在地上,陆欣急忙拉过伍可欣,捂住了她的眼睛。

        地上的尸体,早已经干枯,被火烤过的皮肤皱在一起,血早已不见,只有地上那滩刺目的暗红,脸上的神色虽平静,但是干皱后却显得格外的狰狞。

        除了这三具尸体,陆欣的目光环绕战场,再也没有发现,倒是有几滩血迹,和一片墙上的深坑,格外的明显。

        ……

        “你想好要怎么面对接下来的局面了吗?你这一次出手,就算是正式地和军法处,乃至现在南域半数的军事集团,为敌。”樱落跟在林子寒的身后,低声说道。

        林子寒背着凌芳媛,转身瞟了一眼樱落。平静的神色,缓和的语气,有条不紊的脚步,看不出樱落此刻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如果你想要劝我的话,那就不要说下去了,若是怕了,你也可以走,我不拦着。”林子寒说着,继续往着远处那突兀的屹立在地平线上的信号塔。

        在那是帝豪的实验基地,是林子寒最后的希望,伍剑明的死,依然让林子寒的心里,多了一道伤疤,他不允许再有人因自己而死了。

        “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只是希望你想清楚,如果需要,我可以介绍你去联邦军驻边,至少可以躲得远远的。”樱落说着,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冲到了林子寒身边。

        嘴角微微一笑,宛如盛开的樱花,淡然飘香。

        “我已经决定了。”林子寒说着,神色一凝,目光坚定地看向前方,“无论是为何,无论结局如何,这件事该有个了解了。”

        “这封战书,早就该下了。”

        “风雨欲来,南域也该有人站出来了。”林子寒顿了顿,继续说道,眼神坚毅地扫过那一方天地之际。

        ……

        帝豪实验基地的大门口,林子寒被几个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拦了下来,看起来不像是军人,手中的武器,黝黑的枪管,散发出逼人的威压。

        “让我进去。”林子寒厉声说道:“我再说最后一遍,让我进去。”

        手中攥着王钦的金色通行证,可是守卫却好像没见过一般,丝毫没有半分的缓和,枪口对准了林子寒,拦住林子寒前进的路,一排整齐的守卫,拦在基地大门口。

        守卫的身后一排土褐色的炮台,缓缓地转动,炮口对准了林子寒。

        “给我让开。”林子寒眼神中一丝杀意闪过,余光看了眼背上的凌芳媛。背上的人,神色平静,煞白的嘴唇,苍白的脸色,呼吸微弱,轻微地鼻息吹在林子寒的脖颈上。

        wap.

        /108/108352/28144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