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赤辉在线阅读 - 浩劫降临 第四十二章 融合,再也割舍不断地羁绊

浩劫降临 第四十二章 融合,再也割舍不断地羁绊

        “可欣,你这是何必啊!”闽北看着脸色开始一阵阵泛红又煞白的伍可欣,心里清楚,两人的血脉相近,在相遇的一刻,血引术就结成。

        或许是血脉的过于亲近,或许是伍可欣的救人心切,也或许是林子寒龙王血脉的霸道,两人伤口相对,林子寒就如饥渴的鱼儿遇到水一般,欢快的享受着新鲜血液流入自己的体内。

        严冰小心地坐在伍可欣身后,用自己的身体环住伍可欣,把她保护在自己有力的双臂下。

        “不要逞强,他命大,没那么容易死。”严冰泪水顺着脸庞留下,滴落在伍可欣的匕首上,泪水瞬间被匕首上吸收,在匕首的刀身上流下一道泪痕。

        看着眼前的一幕,苏宇只觉得鼻子一酸,转脸看向别处,内心五味杂陈。为什么林子寒会是帝豪造出的龙人,为什么这个计划的负责人偏偏是自己母亲,是自己的母亲把林子寒带到了这个世界上,然后又狠心地抛下。

        “王钦,你和我都欠林子寒的,是我们造就了林子寒悲惨的前半生,就让我来赎罪吧,而你继续做好你的帝豪掌权人吧。”苏宇看着那一轮升起的圆月,仿佛看到了母亲那柔和地目光。

        “帮我拿一个蛇花果。”伍可欣的语气,气若游丝,就连说一句话都要喘上好几喘,脸上更是看不到一点血色,本就粉白的脸,此刻更显苍白。

        闽北拿起一颗干净的蛇花果,擦了擦递到伍可欣的嘴边,手一个没能拿住,蛇花果差点掉落在地。

        “北叔,没事的,你看我哥的脸色,是不是=好了许多。”伍可欣慢慢地咀嚼着嘴里的蛇花果,一股腥味直冲味蕾,但是伍可欣依然是细条慢理地咀嚼着,任由蛇花果的汁水充满自己口腔。

        忽然,伍可欣挣开严冰的手,扑在林子寒的身上,小嘴对上林子寒的白唇,小小的虎牙咬了上去,直接咬住了林子寒的嘴唇。

        为了让蛇花果的汁液能够更快地进入到血液中,伍可欣也咬破了自己的舌头和嘴唇,任由伤口的血涌出,血腥味弥漫在口腔,伍可欣用尽最后力量,用自己的软舌抵开林子寒的牙关。

        让自己嘴里的蛇花果混着血液,流入到林子寒的嘴中和嘴唇的两个小牙印之内,

        昏迷的林子寒贪婪地吸取着伍可欣嘴里的血液,像是瘾君子在吸毒一般,喉咙处的喉结一次次的滑动,伍可欣感觉自己嘴里的血液已经被一吸而净。

        伍可欣没有丝毫的顾虑,把自己的手腕送到了林子寒的嘴边。

        感受到鲜血滋润的林子寒,已经唤醒了对鲜血的渴望,直接咬住伍可欣的手腕,像是吸血鬼一般开始吸取伍可欣的鲜血,煞白的脸色露出贪婪地神情。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严冰觉得自己的手臂都要麻了。伍可欣侧倒在严冰的怀里,压住严冰的胳膊,安详地昏睡过去,脸色惨败的样子惹人心疼。

        经过血引术的净化,和蛇花果在血液交换时进行的净化作用,林子寒体内的毒素已经被清除的七七八八,伍可欣的血液也所剩无几,就连脉搏都变得十分的微弱。

        “我来吧!”给伍可欣包扎好伤口的苏宇,想要从严冰的怀里接过伍可欣,好让严冰休息一会。

        回应苏宇的,是严冰无力地摇头,虽然现在的严冰也有些累了,但是她看到怀里的伍可欣,只想让她一直这样舒服地躺着,直到醒来。

        “血引术一旦完成,两人都会在两个时辰后醒来,你这样一直抱着,吃不消的。”闽北说着想要抱过伍可欣,却也被严冰用摇头制止了,比起自己的弟弟林子寒,她此刻更担心这个小姑娘。

        ……

        “血引术到底是什么手段,为什么伤口接触,两个人的血就会混在一起。”苏宇看着闽北,心想,就是血脉在强悍再重要,也考虑一下血型吧,两人就这么随意地交换血液,不会出事吗?

        闽北白了一眼苏宇,这种时候血引术都已经结束了,苏宇竟然开始问这种问题。

        “血引术是一种古老的血液中杂物的清理禁术,需要神感亚种人感受血脉,依靠神感亚种人的引导,让两人见血液交换,从而清除一人体内的毒素和血脉杂物。”闽北回头望了一眼安详的两人。

        “我没想到可欣能撑住,同时忍受血脉剥离之痛,还有引导血液交换,她承受了本应两人承担的折磨。”闽北握紧了拳头,恶狠狠地剜了一眼林子寒,心中暗暗发誓,要是林子寒负了可欣,就算是龙王,闽北也要杀了他。

        “你们亚种人真的很……很妖孽,很强大,果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苏宇的眼眶不再迷茫,至少现在两人的呼吸都稳定下来,脉搏也在恢复,心跳也不再混乱,脸色也都开始逐渐红润起来。

        “你怎么在这?”林子寒睁开眼睛,看着坐在眼前的严冰,神情憔悴,脸色写满了伤心。

        与其同时,伍可欣也醒了过来,不好意思地看着严冰,眼神中满是欣喜。

        “你们醒了!”严冰看到两人同时醒来,惊呼道,这一晚严冰都不曾合眼,只有在天微亮的时候,才眯了一会儿。

        “九头巨蛇花呢?”林子寒忽然生龙活虎地跳了起来,四处打量。地上是一些枯败的枝叶,像是不知道干枯了多久,看向那一根根腐烂的花径,脑海里一片混沌,完全记不起发生了什么。

        “你真的不记得发生什么了?”赶过来的闽北,看着林子寒那疑惑的样子,自己也有些许的惊讶,这和昨晚降下血海,万千血剑的血龙王吗?

        “我应该记得吗?”林子寒脸上很是不解,看着周围一地的坑坑洼洼,像是爆发过一场大战。

        “他没事吧?”严冰看着像个失忆症的林子寒,小声地问道伍可欣,用询问地眼神看向怀里还很虚弱的伍可欣。

        “应该没事。”伍可欣想要起身,抬手的时候才想起,自己的两只手一只被自己割了,一只被林子寒咬了。

        “你怎么了?”林子寒转脸看到倒在严冰怀里的伍可欣,两人的关系可没这么好,再看伍可欣双手被缠上了绷带,还打了一个精致的蝴蝶结,在这里只有苏宇会如此强迫症。

        “她还不是……”严冰的暴脾气刚上来,想要大骂林子寒,她不知道为什么林子寒能这么冷血地问,脸上丝毫没有关心的样子,语气更是嚣张的不行,完全不是曾经的林子寒。

        “我是被巨蛇花伤了!”伍可欣抢先一步,先把话说完,然后看着严冰,摇了摇头。

        这一幕林子寒并未在意,但是苏宇却看在眼里,现在的林子寒确实变了,虽然他偶尔也会关心几人,但那更像是在完成一项任务,像是在为了证明什么,而不是有出自本心的关心。

        “我们还是抓紧赶路,尽快找到龙族遗迹吧,这里异兽多,不宜久留。”伍可欣打破了沉默安静的气氛,手搭在严冰的肩上。

        “冰姐姐,你背我吧,我可能走不了路了。”伍可欣乞求地看着严冰,抿住嘴唇,另一手耷拉在一侧,根本无力抬起。

        “要不还是我来吧!”苏宇拍打了拍打衣服,看着疲惫的严冰和虚弱的伍可欣,走上前去就要抱住伍可欣。

        “不用,我来就行。”严冰说着,右手搂紧伍可欣的腰,一个起身,顺手把伍可欣牢牢地背在了背上,然后转过脸去看向苏宇,眼神有些复杂,像是在刻意地回避苏宇。

        “走吧!”严冰说着,转过脸去,疲惫的脸上挂着微笑,看着背上的伍可欣,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嘴唇干裂,哪还有半分小公主的样子。

        ……

        一路上都很沉默,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因为林子寒的低气压,因为所有人看到林子寒那双冷淡的眼,那冰冷的语气,都清楚地感受到,站在他们眼前的和昨日的早已不是一个人。

        而在闽北的心里,他在怀疑,现在的林子寒到底是龙王,还是一个因为有着龙王意识,而被迫疯狂的人类。

        “冰姐姐,你是不是也感觉,我哥他彻底变了,变成了一个冷淡的人。”伍可欣昏昏沉沉了一路,终于开口说话了,略显暗淡的脸色,双眼如炬,看着林子寒的背影。

        “他之前从不会这么冷血,他做了多年的杀手,年纪轻轻就是闻名的杀手,却也没有因此而变成一个冷血的人,而他现在给我的感觉是冷血,无情。”严冰小声地说着,心中很是悔恨,为什么自己没有守护好林子寒,让他变成了一个这样的人。

        “其实这不怪他,我能感受到,他的内心是孤独的。”伍可欣说着,似乎是有些自责,作为神感亚种人,洞悉情感不过是小把戏,而作为龙侍的伍可欣,更是和龙王血液交融,两者一体,伍可欣怎么会感受不到林子寒内心的孤独。

        “或许是我的亚种人血脉彻底地激发了他作为龙的血脉,也或是我们的血液交融,我的那一份压抑在内心的负面情绪被他感受到了,总之这次换血或许是我哥变化的原因。”伍可欣把罪责揽到自己身上。

        只是伍可欣不知道,龙王的血脉,在那一战之中就被彻底激发,九头巨蛇花的刺激,彻底的激起了林子寒作为龙王的高傲,也让林子寒在醒来后忘记了那段狼狈的记忆,只保留着作为龙的高傲。

        wap.

        /108/108352/28144680.html